首页  /  项目   /  其他  /  正文

“嗨梯”留守儿童夏令营空间装置设计 | 一本造

老阿姨 2018-09-11 来源:gooood
  • 项目名称:
    嗨梯
  • 项目地点:
    湖北黄冈
  • 项目规模:
    60㎡
  • 设计公司:
  • 建成时间:
    2018

嗨梯诞生于2018年夏天。作为一个公益项目,它是一本造工作室和武汉种太阳社会发展与创新中心合作,在湖北省黄冈市罗田县大河岸镇汤河小学留守儿童夏令营中,带领大学生志愿者和孩子们共同创作并建造的的空间装置。

▼装置鸟瞰

19-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嗨梯的结构由20个相互独立的木梯组成。这种形式的木梯是中国乡村中最为常见且易于获取的工具,几乎每家房前屋后或村镇工厂都会有木梯备用。它往往由杉木切割/打磨制成主体;出于造价和性能考虑,制作者甚至不会采用榫卯结构,而是选择螺钉合页铆固。由于每一把梯子都拥有完全独立且相对稳定的结构,且开合角度调整幅度较大,因此20个梯子的空间组合拥有了极为丰富的可能性,即使未经建筑学专业训练的儿童也可以参与到“设计”与“建造”的全过程中来,即所谓“一个无限参与式的开放场景”。

▼未经建筑学专业训练的儿童也可以参与到“设计”与“建造”的全过程中来

10-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无限参与式的开放场景”(indeterminate participatory open ended situation)的概念由雷纳班纳姆(Reyner Banham)提出,即创造一种可以回应事件的空间(suited to what you are going to do next)。嗨梯作为一个开放的结构,通过相对稳固的结构提供了一个空间形态多变的场所,没有具体预设功能,从而可以激发或者回应里面发生的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以不确定的方式改变,不断显示新属性”的能力“change in indeterminate ways over time, continually manifesting new properties”。建筑师鼓励孩子们重新发现场地与建筑的逻辑关系,定义建筑的功能,由建筑装置的使用者/体验者(建造营的孩子们)来完成嗨梯的建造。嗨梯可以被认为是一个由未来的使用者共同策划建造的装置,这在装置所在地罗田的乡村就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传统。但是在分工细致的现代城市中,很少有使用者能够参与到建筑的设计和建设中。在这个小小的建筑装置里,我们部分地重现了这个有趣的过程,恢复建筑的全民参与的社会属性。

▼国旗下的“嗨梯 ”

25-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嗨梯:三幕空间戏剧

最终在建筑师/志愿者与孩子们的共同创作下,嗨梯成为了三幕空间戏剧的舞台,事件(嘉年华/结营仪式)在此发生。孩子们与嗨梯的互动不仅仅存在于建成结构中发生的游戏行为,更是通过自发的创作改变它。而三幕空间戏剧的设定为嗨梯增加了动态的时间维度,它作为一个容纳事件发生的“建筑”,不再是永恒的/持久的/固定的,而是一个由使用者驱动的场所,其形态与空间关系可以随使用者的需要迅速改变。甚至,嗨梯作为一个不确定的建筑,它的“空白部分”必须由使用者,也就是建造营的孩子们来填充。

第一幕:飞鸟与鱼。

由建筑师团队设计,得名于孩子们对其造型的理解——从教学楼顶楼看,下去,它仿佛一条骨节分明的鱼化石;从侧面看过来,又像一只振翅欲飞的鸟。

▼俯瞰“飞鸟与鱼”

19-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飞鸟与鱼”

12-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第二幕:琦珺

由肖思浩,李天宇,彭泽华,胡子滢,罗安琪五位同学共同创作。这组同学注意到了参加建造营的一位同学身体有异味,因此提出了双重流线的设计思路,让不喜欢异味的人随时可以离开空间但又可以向内窥探。作品起名为琦珺,是这组同学的志愿者导师的名字。

▼“琦珺”24-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孩子与“琦珺”的互动

31-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第三幕:小虫屋

由周磊,周煜,罗凯,王凌,吴钝五位同学共同创作。这组同学仿拟了“小虫”的形态,拼出触角/身体/四肢,将其定义为一个安静的可供休息和阅读的空间,给年老/身体虚弱的人使用。

▼“小虫屋”

14-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实际上,孩子们为嗨梯提出了十几个方案,甚至有一位孩子一个人就完成了十五个方案草图。在严肃认真的评图中,我们选择了其中两个作品在建造营内进行实体搭建。而孩子们对自己作品的真实出现也是反应各异,这其中甚至“惊讶”与“害羞”远远大于激动与欣喜。

▼夜晚的灯光下,嗨梯展现出美妙的色彩

7-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5-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细部

13-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日常材料的重新定义

在每天的日记中,孩子们称自己为“建筑使者”:“我们每天都做建筑使者,真正的建筑使者五年做的东西我们在一天里完成,虽然做的不是那么好,但可以感受到建筑使者的辛苦。”他们也敏锐地发现了“空间装置”有趣的地方——“用生活中常见的事物做一幅美丽的画卷”,也正是理论家威廉C赛茨(William C Seitz)所形容的:“装置艺术主要是装置起来的,而不是画/描/塑出来的,他们的全部或者部分组成要素是预先形成的天然物体或碎片,而不是艺术材料。”

▼嗨梯的主要材料全部取自日常乡村生活中的常见事物

28-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27-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嗨梯的主要材料全部取自日常乡村生活中的常见事物,如木梯,透明桌布,纸板等等;而用于创作的辅助材料,则由孩子们在田野考察中采摘获得。对于这些生长在乡间,日日与自然事物亲密接触的孩子来说,这些常见的事物在建造中被赋予了完全不同的功能,从而有机会以新的视角认识它们。

▼孩子们制作的丰富多彩的梯架填充物

18-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11-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细部

29-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建筑学作为认知真实世界的媒介

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培养未来的建筑师,只是以建筑学作为认知真实世界的媒介,引导和帮助孩子成长,让孩子们通过真实的身体参与方式回到现实世界,从而将孩子的兴趣重新带回真实的世界中。

▼“嗨梯”夜景

6-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2-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jpg

装置如同黑夜中闪耀的灯火,将孩子的兴趣重新带回真实的世界中

来自土耳其诗人Ahmet Hamdi Tanpinar的诗,十分适合作为建造营嗨梯项目的一个感性注脚:

The poem from a Turkish poet Ahmet Hamdi Tanpinar is well suited as an emotional footnote for Hi Ladders High Construction Camp project:
I am neither inside time
Nor am I completely outside of it
in the indivisible flow of an integral, extensive instant
Each shape has been aetherized
By the hue of an uncanny dream,
Even a feather on the wind
Isn’t as weightless as I am.
My head is a limitless mill
Grinding through silence;
My inner heart’s now sated
Dervish without cloak or post;
I sense a world entwined,
Its roots extending from me,
As I float at the center of
A light the bluest of the blue

▼装置透视图

21-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1.jpg

▼平面图

23-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1.jpg

▼立面图

22-Hi-Ladders-High-2018-Spatial-Installation-by-Left-Behind-Children-China-by-One-Take-Architects-1.jp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 给Ta打个赏

0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