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兆祯与他的学术著作《园衍》

2013-02-27 作者:铁铮 来源:中国教育报 浏览:


《园衍》孟兆祯著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古有《园冶》 今有《园衍》 

  在中国,每一个学园林、搞园林的人,不学《园冶》恐怕难成正果。因为,计成所著、崇帧七年(1634年)刊印的这本书,堪称中国第一部园林艺术理论专著。《园冶》是古代园林大家计成的园林创作、赏鉴的集大成之作,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书中既有千百年来中国古典园林实践的总结,也有计成对园林艺术独创的见解和精辟的论述,还有园林建筑插图235张。“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巧于因借,精在体宜”,作为《园冶》贯穿全书的精髓而影响后世。受此书影响的中国园林大师无数,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唯一的园林设计大师孟兆祯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孟老步入园林之门,和他从小痴迷京剧有关,时至今日,孟老依然有把京胡作伴。1951年,在梁思成先生的支持下,汪菊渊、吴良镛两位先生提议,正式设立了造园专业。对国粹情有独钟的孟老心想,考上北京的学校意味着能进京看好戏,能拜见梨园泰斗,就报考了造园专业。在众多的古代专业书籍中,使他受益最深的当属《园冶》。为了弄通《园冶》,孟兆祯先生求教古典文学造诣很深的先生,在文字上反复琢磨;结合其他古典著作,《长物志》、《闲情偶寄》、山水画论,甚至古典小说等来完善深化对古代造园理论的理解……在印证《园冶》的想法指导下,他的足迹走遍了大江南北,用双眼透视实景、证明《园冶》。他越来越感到,博大精深的中国园林艺术传统理法,放之四海而皆准。从此,传统的理法便浸透了他的设计思想,指导着他的设计实践。他特别给硕士、博士研究生开设了《园冶例释》课程。 
 
  在孟兆祯先生看来,《园冶》虽是一部开天辟地的大作,但后来者总应该在继承的基础上有所发展。所以,他特意把汇集自己半个多世纪心血的著作定名为《园衍》。 
 
  在孟先生的视野里,园林学已发展成为包含园林、城市绿地系统规划、风景名胜区以及大地景物三个层面的学科。从《园衍》的绵密描述,不难看出,孟兆祯先生的新作是对《园冶》在继承基础上的发展。 
 
  孟老是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名誉理事长、北京市政府园林绿化顾问组组长。作为我国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学科的新教学体系的构建者,孟老在这部著作中将中国传统文人写意自然山水园的民族风格、园林综合效益的科学内容、地方特色和现代社会文化休息生活融为一体,并在继承的基础上予以发展。 
 
  孟老设计生涯中佳作不断,但著述并不多。步入老年之后,他才开始为此书做准备,此举并非为己树碑,“源之于民所得,当还之于民”。他说,人类的文化知识是通过世代接力、传承和发展而积累起来的,应将学习、总结、传承视为天职。将个人滴水之识纳入百川之海的历史文化积累,造福后代,这是他的初衷。 
 
  “学科第一”是这部新作的四篇之首。文字虽然不多,但追溯了中国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这个一级学科的发展脉络,他对园林学的高卓认识浸透其中,汇集他多年的思考与沉淀。 
 
  在孟老看来,中国园林设计序列与西方相比有较大的差异。他将中国园林艺术的设计序列归纳为明旨、相地、立意、布局、理微和余韵,而借景作为中心环节与每个环节都构成必然的相互依存关系。他将园林艺术创作过程分为景意和景象,化繁为简的原则令人开窍。在“理法第二”中,他加上“问名”和“封定”之后,一一进行了阐述。 
 
  该书的第三篇为“名景析要”,并分为古代私家园林和古代帝王宫苑两部分。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先生对拙政园、留园的赏析,对圆明园、颐和园、北海和避暑山庄的精彩评介。 
 
  作为园林设计大师,孟老设计了许多佳作。“设计实践”篇,几乎占到了此书篇幅的一半,从中可以看到园林大师丰富的园林研究与建设实践。 
 
  《园衍》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了《园冶》,从中可以看到一位现代园林设计大师的思想和理念,看到一位智者和导师对事业的追求和感悟。 
 
 

  注:

  编后:中国古代教育尤其讲究“琴、棋、书、画”的研习,这是中国古代教育培养素质的重要内容,这种对艺术把握和鉴赏十分重视的教育态度和内容值得我们深思。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园林、诗词曲赋、书画、戏剧、建筑有诸多相通之处,且园林艺术是其中最为综合的艺术,表现出诗的意境、画的魅力、建筑的韵味乃至戏剧的形态,是古人也是今人追求美好生活的写照。对园林艺术的欣赏能力,国人需要补课。国人旅游有一大特点:“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对园林艺术的趣味多有缺乏,只是“到此一游”的照片成为日后展示记忆的承托者。在未来的公民——广大学生中普及园林知识,能够欣赏其中的美,以此提升个人素养和品位,是一门很有价值的“功课”,对丰富其日后的工作、学习、生活具有重要的作用。只是老师们应该先行一步,教师的品位高了,学生才会不俗。孟兆桢先生的《园衍》是对中国古典园林艺术的继承和发展,他对园林艺术的设计和欣赏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表述,通俗易懂,值得阅读。 

  本文载于《中国教育报》2013年2月21日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