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设计中的瑞士印迹》

2015-01-30 作者:迈克尔·雅各布/主编 翟俊/译 来源:翟俊新浪博客 浏览:

  说起瑞士这个宁静安逸的欧洲小国,美食爱好者们在大脑海中浮现的是奶酪和巧克力,网球爱好者们想起的是罗杰•费德勒,钟表发烧友们念念不忘的是瑞士腕表,然而,作为一名景观设计师,当提到瑞士这个国度时,你大脑中想到的是什么呢?是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脉?还是壮丽雄美的莱茵河瀑布?抑或是童话故事般的瑞士小镇施泰因?实际上,当你品读完《景观设计中的瑞士印迹》后,你就会发现瑞士景观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简单和单纯——事实上,它简约而不简单。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那就是简约、极简主义和生态意识。

  阅读此书,你会发现瑞士景观所代表的西方自然观与东方世界的自然观截然不同。以中国古代为例,道家学派的思想家们秉持着“天人合一”的思想,认为人与自然是可以和谐共处的,即人类与大自然之间并不是主体和对象的关系。相反,以欧洲为代表的西方人习惯于将人类与大自然分隔开,认为人与自然是相互对立的,而自然则是邪恶的化身。对此雅各布教授给出了他的解释:

 

诺亚方舟

自然被认为充满着邪恶和魔鬼般的力量
 

  “首先,亚当和夏娃吃下智慧树的果实后,不得不离开伊甸园,生活在严酷、恶劣甚至阴森恐怖的自然中。第二个事件大洪水之说也起着更为重要的作用,因为进入17世纪后,官方神学坚持认为我们实际上生活在大洪水后的世界里。在大洪水之前,地球上无任何褶皱、疤痕或破裂,也无任何岩石、山脉、洞穴或峡谷,它是平整且统一的。但是后来,人类不得不面对恶劣的环境(亚当和夏娃堕落以后),不得不竭尽所能地抵抗自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任何与七情六欲有关的,尤其是性欲,都被认为是罪恶的永久来源,这也解释了人们为什么把自然解读为罪恶源这一事实。在这种世界观的烙印下,不能被驯服且野性十足的自然被认为充满着魔鬼般的力量,如龙、蛇、蜥蜴以及其他怪物,它们都是恶魔的化身。只要人类在自然面前感到战栗恐惧,只要他们认为自然是魔鬼的化身,那么把自然作为值得观察或有美感的事物去接近几乎是不可能的。自18世纪中期起几乎人人称赞并渴望体验的瑞士阿尔卑斯山仍被认为是邪恶之地。”

  几个世纪以来西方人从敬畏自然再到解读自然从而把自然视为一种美学的这一过程是瑞士景观形成的大背景之一。另外,阿尔卑斯山脉这个象征着“瑞士自然”的杰作在瑞士景观的发展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从16世纪起,这个有着晶莹的雪峰、茂密的树林和清澈的山涧的大自然的宫殿吸引和激发着包括艺术家,科学家,哲学家,诗人和旅行者等各界人士来此探索游历。人类突破了对于大自然的恐惧,走进它,感受它,接触它,欣赏它,塑造它,传播它,正因为如此,不仅是阿尔卑斯山的隽美风光,还有它的文化历史,旅游产业使得瑞士成为欧洲人心目中向往的圣地,并成为欧洲其他国家的效仿对象。

  受到宗教和文化的影响,现代瑞士景观设计善于用简约的语言,表现出现代主义Less is More的思想。同时,在瑞士景观设计师眼里,景观学是一门严谨的综合性科学,需要尊重场地的历史,为自然代言而不是专注于人类本身。所以,瑞士景观自然而然的流露出场地精神,真正做到设计结合自然。这正符合现代景观致力于平衡人类与自然的追求,也是读者阅读此书想要寻找的精髓所在。

 

  例如书中的伯尔尼伊蒂根UVEK总部景观设计就是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案例,内庭中的矩形种植池使用的原生态材料有三部分组成:泥炭、黏土和层状凝灰岩板。由于材料的特性能够存储充足的水源并在背阴处创造湿润环境,从而为苔藓、草、蕨类和地衣等植物的生长提供理想的温床,在没有人工的干预的状态下,大自然完全接管了这片场地。植物在一年四季中根据自身的生命周期自然的生长,构成富有季相变化的天然景观。这种质朴的设计手法凸显了大自然的魅力和力量,展现了现代景观以生态为重的极简主义的设计理念。

  笔者希望可以通过《景观设计中的瑞士印迹》这本书的出版传递给中国读者一些不同的,国际化和多元化的现代景观设计理念,能够重新认识到景观设计的本质所在,并能运用于当今的中国景观设计的实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