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伍:“海绵城市”与行业趋势主题沙龙主旨报告

2015-04-23 作者: 来源:景观中国网 浏览:

\
北京建筑大学环境工程系城市雨水系统与水环境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车伍教授

  今天我们既然是沙龙的模式,我就不用PPT,直观地来与各位讨论一些自己的观点。首先我想响应一下韩辉的观点,尤其是最后的总结部分,我们在座很多人对很多金融、政府、市场和企业的问题不是很熟悉,但是他用婚礼和婚姻的关系来打比方,我觉得非常精辟。

  第二个响应是我的一点感触,这要先从我对今天的会场,也就是北大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的这座红四楼的感受说起。开会之前我在未名湖畔转了一圈,把我带到自己三四年前在北大学德语、在未名湖上滑冰的回忆里,看到在座的北大的学子和老师,我非常羡慕和嫉妒,不过没有恨。所以进入我们这个会场时,我看到的是一个非常的自然、朴实的建筑环境,营造出一种纯净的学术氛围。这可能就是北大景观的一种风貌,里面包含了本底自然,我想这也就是海绵城市的思想。这是我的开场白。

  我想从下面三个方面来讲讲自己的观点和体会。一是“冷眼观潮”,如何来看待当前的海绵城市热潮。二是如何来支撑海绵城市的热潮。三是如何来保障海绵城市。

  首先讲讲海绵城市的热潮。通过前面几位专家的讲解,和我最近发表的报告,大家能够感到海绵城市的博大精深,有很多未知的领域,无论企业、学者专家,或是各位学子,可能都会在其中找到研究的课题。但这其中还充满了误区和陷阱,可谓机遇和挑战并存,但更多的是挑战。现在16个海绵城市建设已经上路了。那么海绵城市到底是什么?海绵城市就是一个标签,我们现在城市已经有不少标签,而海绵城市又增加了一个,它的意义在哪里?

  刚才几位也讲到了,它的意义非常的重大。另外一个标签是生态城市,在中国已经热了很多年,这两个标签与我们在座的各位密切相关。怎么来看这两个标签?其实很多问题是我们城市化发展到今天的必然结果,不是以这种方式就一定会以那种方式。我简单用比喻形象地说明一下,既然搞生态,我就用生物做比喻。生态城市是一个多脚生物,至少有八只脚,需要很多的专业来实现。海绵城市和雨水的问题,就是生态城市的一只脚,没有海绵城市,生态城市就是瘸腿。

  我们这些年也参与了很多生态城市规划方案,全国也有几百个城市在申报生态城市,但是真正能实现生态城市的有多少?而这个时候又出来了海绵城市。目前看来,海绵城市是一个标签或符号,表达了我们对于城市的一种积极愿景,和生态城市一样,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但海绵城市是靠什么来支撑的,我们究竟该如何去落实它呢?海绵城市现在有很多的解读,而以我狭隘的理解,真正的海绵城市就是现代雨洪综合管理。习主席所讲的三个自然,自然下渗、自然积蓄、自然净化,说的就是低影响开发,就是雨水问题。我们团队和建设部主导编制的《海绵城市指南》中的核心内涵,也主要是雨洪管理。实际上,如果也把海绵城市看做一个生物,至少有两条腿。我们再把它归纳一下,其实就是灰色和绿色两套基础设施系统。

  今天在座的主力是绿色设施系统代表,像景观学院李老师,佘教授等等。但我今天也想要强调灰色系统的作用,张司长等几位包括我的背景都是灰色的,我们要走绿色的路线,但是灰色的本底丢不掉。因为在现在城市建设的形态下,面临着真正的海绵城市如何落地的问题。完全的绿色是一种理想状态,而完全的灰色是彻底的现实,既不能只有现实没有理想,也不能只有理想而脱离了现实。所以,如何解决绿灰基础设施的问题,是我们面临未来的特别大的挑战。现在所讲低影响开发、绿色基础设施,澳大利亚的水敏感型城市设计等等,都是绿色基础设施的典型,而这些不光是一种理念,关键是在一整个系统里面,整体的规划构建基础设施,这是非常大的挑战。

  其实我为这16个海绵城市试点城市捏着一把汗,因为对有些城市而言,入选不一定是好事。张司长最清楚,当初中央是准备选6、7个城市,因为短时间内很多城市还不具备条件,就是希望让有一定基础、代表性的城市来做。最后扩展到16个城市,其中有些基础不错,有些不一定有基础。但无论是否具备基础,我们都知道这项工作真正来落实的时候是如此的艰难。就简单地讲“把院子里的雨水就地留下来”这个问题,就面临着非常多的不同部门的利益冲突,不同专业的思想观念挑战等等。所以,未来的海绵城市的建设,会在两三年的时间,在15平方公里以上投入几十个亿的资金下去,这需要考虑多方面因素。也许在这种强大的财政背景下,我们能把事情做好,但是也千万不要低估矛盾和其中的误区陷阱。

  所以简单的说,要真正的支撑海绵城市,第一是建造雨洪管理的一整套体系,那么这一定离不开灰色和绿色两套基础设施系统,离不开我们在座各位的通力合作。

  下面再讲最后一点,海绵城市如何保障。海绵城市的发展建设,不仅是思想体系、专业方面的变革、也包括管理机制体系的变革,尤其是刚刚讲的PPP模式问题。我们下一阶段的改革离不开整体的改革,有些是部门的问题,但是也涉及到我们自己的思想改革、专业改革问题。所以,一定会有跨专业的学习需要。

  无论是景观园林还是我们给排水专业,都涉及到跨学科的问题。海绵城市建设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量化指标——径流控制率。在排的问题上其实已经非常成熟了,也有排水和防涝标准。而海绵城市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内涵,就是刚才讲的减少排放。三个自然的理念怎么来体现?就是通过80%的控制率,虽然它现在不是硬性法规,就是这么一个很简单的参数,但它是海绵城市的一个核心。刚才几位老师也给了我很多的赞美,我很惶恐,我们十多年来几百个人的团队一直在努力,很多学者和研究生都做了非常重要的贡献。所以海绵城市这件事儿,也不是说习主席讲了话要做一个海绵城市,指南就出来了,而是在座的各位和很多学者通过长期的研究,积累了基础。海绵城市一开始就是低影响开发,实际上从7•21暴雨水涝以后,这个领域已经在发生重大的转折,这些年我们在全国各种会上都在呼吁。我还记得张悦司长说过,雨水的问题早晚要出事的。所以最后就出事了。研究、呼吁等等的铺垫工作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张司长最终在指挥这个事情的时候,海绵城市指南已经编了两年。后来赶上大势所趋,习主席一个讲话,把海绵城市这个 帽子扣上去了,海绵城市建设就不一样了。但习主席的讲话绝不是凭空而来,一定是有在座各位长期的研究的贡献。

  《海绵城市指南》中的分区控制指标,是海绵城市里最核心的东西,这些年我们在很多场合都在讲,这是一个在水文学上,在以后的景观设计里面最基础的理念,但是在业内推广这个理念的时候遇到非常大的阻力。包括很多专业内的雨水问题专家,都不理解为什么是这样?怎么来的?它到底说明什么?这就说明海绵城市存在基础上的薄弱环节。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这件事儿是我一个研究生的贡献。好多年前他在给水排水杂志上就发表过一篇文章专门讲这个参数怎么统计,这一次又做了拓展,把全国各个省会城市全部做了统计分析,主要是要实现对径流的总量控制,也包含了资源的利用、水质的问题等。

  改革等着我们。国家要以法治国,海绵城市的建设,也同样要依法,法规的制定是非常重要的。现在的《海绵城市指南》还不是法律性的东西。一系列配合海绵城市和雨水管理的相关规范标准正在制定,规划的规范标准都在路上,它们是海绵城市的一个支撑。但它是不是强制性的。最近大家关注的话会发现,现在国家已经在做标准体系的重大变革。现在标准太乱,太陈旧,未来标准体系会发生变化,国家和市场会共同来完善标准,国家将会更多地实行强制性标准,海绵城市建设以及解决一些环境问题,今后会以强制性的标准来实现。当然哪些东西强制还需讨论。

  除了遵照标准法规以外,设计人员也一定不要习惯于仅仅依赖规范标准,就像李老师刚才讲的。其实在发达国家并不都是看规范标准,我们的设计当中现在离开了规范标准就什么都不做,好像规定的越死越好。所以现在有些规范标准的条文写的太细,连下凹率5%都给规定了。这明显可以想到是不合理的,项目条件和景观设计都还没有,凭什么要规定5%这个标准?这些东西应该是设计人员自己来做的。规范标准是也是要很有讲究的。所以在未来的改革中,国家的强制性标准如果把不该强制的也强制了,那也会引发灾难,所以这次也是一个很重大的变革。实际上更多的要靠技术指南导则。像美国的每个州、每个县都有它的技术指南,那就要按照这个来做。而强制性的标准规范则会给一些原则性的要求。

  另外就是考虑规划。现在在雨水领域里就有好多规范,传统的排水规划里有雨水规划。因为7•21以及中央发了《指南》以后,去年要求每个城市完成排水内涝规划,那么现在海绵城市建设推出以后,规划的内涵又扩展了,那是不是要做海绵城市规划?现在很多地方在做的非点源污染规划,还有城市在做雨水利用规划,以后再做LID规划。这么一个雨水系统,要做出这么多规划。所以,我们在很多年前就讲,有在条件的情况下,在新城区这些规划还没做的时候,最好做一个雨水的专项规划,把一个流域的、市政的、水利的景观综合起来考虑,然后跟绿地、道路规划进行衔接。这是专项规划的变革。要完成灰色基础设施是必须的,但海绵城市离开了绿地,离开了土地也免谈,未来的海绵城市真正能不能落实呢?四月份《中国给排水》会发表我们四篇连续的文章出来,就是对海绵城市这个事情做进一步的分析和解读。灰色基础设施肯定要达标、要解决问题,但是只有灰色绝不是海绵城市,这是个基本的原则。三个自然的道理也解释的很清楚,我们面临着水循环、生态的问题,未来需要公园绿地的规范标准修订。绿地规划的时候,一定要考虑雨水的功能,否则海绵城市就是空中楼阁,没有办法实现。我就讲这么多。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