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 A. Birnbaum:2015年景观设计行业什么事是值得纪念的?

2016-01-04 作者:Charles A. Birnbaum 来源:huffingtonpost 浏览:

\

  对于破碎、荒废和未充分利用的城市区域来说,2015年是美好的一年。在北美城市如芝加哥、洛杉矶、费城、多伦多等等,景观设计师通过精良的设计、周详的城市规划和预知性的环境管理助力城市复兴。斗志昂扬的滨河发展项目正在占据各大头条,而且喜爱汽车的城市正在发展以行人为主的规划方案。这是连接与反思的阶段;但是也因特定索取、征用公共信托持有的开放空间为公共所用而受到破坏,如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设计的绿地。下面回顾一下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什么事是值得纪念的。

\

  连接
  人们对多伦多滨水区世界级发展的新设计印象深刻。另外,最近公布的方案是在嘉甸拿高速公路下面建造一个线性花园,受到了广泛的赞誉,而且Evergreen Brick Works期望重新正名奥姆斯特德传统意义上波士顿翡翠项链中该城市的河流网——-The Ribbon at the Lower Don。同时,其他一些雄心壮志的设计都能在休斯顿中找到,如SWA Group事务所设计的布法罗河散步道公园(Buffalo Bayou Park),最近开放了。设计、修复、防洪和环境管理的综合设计只是一个独特的发展项目组合的一部分,但如果没有市民的强烈支持和私人慈善资助是不可能完成的。

\

  芝加哥滨河道的第2阶段在去年夏天开放,有Sasaki Associates事务所、Ross Barney Architects事务所、Alfred Benesch Engineers公司和Jacobs/Ryan Associates事务所联合设计的空间,以及由Michael Van Valkenburgh Associates事务所设计的麦姬戴利公园在千禧公园附近开放——这些新的区域经常举办活动,充满活力。另外一个新设计是Bloomingdale Trail,也被称为The 606,是在4.3千米(2.7英里)长的火车道上发展而来(是纽约高线公园的2倍长),由芝加哥市、芝加哥公园区以及公共土地信托联合完成。
  在其他滨河新闻中,费城新3.8公顷(9.5英亩)节庆码头(Festival Pier)的一半区域要由OLIN事务所设计公共空间,而在加利福尼亚,一个吸人眼球、头条报道以及极具争议的方案就是将洛杉矶河沿线的82千米(51英里)区域转变成公园、通道和多功能发展区。对于喜车城市来说,这会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改变;但根据报道,这有许多环境和财政问题,建筑师Frank Gehry为设计师的任命以及缺乏公众参引发许多评论声音。
  反思
  今年早些时候,纽约市公园和休闲局的米奇•西尔弗(Mitch Silver)让我看了这个有趣的新创意概述,称为“Parks Without Borders”。正如在The Atlantic's CityLab中详述中的一样,西尔弗提议降低栅栏的高度,增加长凳、桌子和其他设施,减少公园的物理和心理障碍,让它们更加受欢迎以及更好地与社区融合。同样地,公园管理局(NPS),以标志性的野生花园如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和科罗拉多大峡谷而闻名,正在执行其“城市日程”,努力创造更多的公共参与、增强城市公园的意识,作为2016年百年庆典的一部分。像西尔弗一样,公园管理局(NPS)官员想要让这些公园更加受欢迎。

\

\

  取代
  可悲的是,如今的公园呈现出一个令人失望且蓬勃发展的国家趋势——征用公共信托持有的土地进行新的建筑项目。当其他可行的选择存在时,这就很麻烦。芝加哥人和其他人正在等着看该城市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卡尔弗特•沃克设计的2个历史性公园中的哪个能抽出约8.1公顷(20英亩)区域容纳奥巴马总统图书馆(其中一个是华盛顿公园,位于国际历史名录中),而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Lucas Museum of Narrative Art)存在法律障碍,它将被建在河流沿线,而现有的区域是一个停车场,表面上让该博物馆方案看起来很漂亮,但它受公共信托信条保护,放置该区域进行发展。在新泽西,提议为拉维滨河公园(Rahway River Park)建造一个体育建筑,这个公园是奥姆斯特德兄弟设计,会被列入国家历史名录中,并且也是一个重要公园组合中的一部分。新奥尔良城市公园一个3.2公顷(8英亩)的部分区域(展现出20世纪20年代的一个设计,大部分由Bennett, Parsons & Frost事务所设计)现在正为路易斯安那州儿童博物馆早期学习村让路。

\

  潘兴的命运
  同时,华盛顿和洛杉矶命名为潘兴公园命运还未定夺。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大道上一战国家纪念碑的5个决赛作品会摧毁由景观设计师蒙•保罗•弗理德伯格(M. Paul Friedberg)设计的一个最著名的作品。这些设计最近被呈现到美国国家美术委员会,对这个项目做出批准决定。几个委员表示担忧,其中一个人提议设计竞赛评委不应该选择其中的任何一个作品。其他机构已经同意,但对弗里德贝格设计的最后影响还没有决定。但在洛杉矶,Hanna/Olin事务所和建筑师Ricardo Legorreta设计的后现代主义的潘兴广场的日子已屈指可数。这些后现代早期项目唯一的解决方案只有留白吗?

\

  命名
  另一个颇受争议的芝加哥区域是延斯•延森公园(Jens Jensen Park),以丹麦的景观设计师命名,其创造出景观设计中的草原风格,并在一些城市公园中经常看到。因为延森(1860——1951年)曾经发表过种族主义言论,所以他们要重新命名该公园。但问题是延森的言论是被摘取的,使其遗产的广泛、民主的本性被遮蔽。
  学识
  鉴于景观设计的短暂性,学识变得异常重要。今年发表了3本书:《Frederick Law Olmsted: Plans and Views of Public Parks》 ,由Charles Beveridge、Lauren Meier和 Irene Mills编辑,重要的是奥姆斯特德的方案集,这是很有有价值的参考;《Women, Modernity,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由Sonja Dümpelmann 和 John Beardsley编辑,介绍全球主要的女性现代主义者;以及《Th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of Richard Haag: From Modern Space to Urban Ecological Design》,由Thaisa Way著作,是第一本一位最具影响力的实践家的自传作品。
  去世
  最后,2015年Peter Lindsay Schaudt突然离世,他是那个年代最受人尊重和喜爱的实践家之一。从哈佛毕业之后,他与丹•凯利一起工作,之后定居到芝加哥,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以Hoerr Schaudt 景观设计事务所而闻名。

\

  高银锋/译
  原文链接:http://www.huffingtonpost.com/charles-a-birnbaum/making-and-taking-2015s-n_b_8702876.html
  版权声明:如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稿,须注明来源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