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与扎哈·哈迪德的对谈

2016-04-07 作者:未知 来源:设计邦 浏览:

\

  世界知名建筑师扎哈·哈迪德于2016年3月31日逝世,享年65岁。她于1950年出生在巴格达,1972年进入伦敦的建筑联盟学院AA学习建筑学,之前曾学习数学。到1979年,她创立了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并开始在全球范围内享有盛名。与工作伙伴patrik schumacher合作,利用一系列创新技术经常创造出出人意料的动态建筑形式。

  去年,设计邦对扎哈进行了访谈,谈及她的教育、影响力和视觉创意。下面全文可以看到她的回答,同时也可以从先前2007年对她的访谈中获得更多的想法。

\

  DDP,韩国首尔 virgile simon bertrand供图

  最初是什么促使您想要去学习建筑学并成为一名建筑师,以及您背景和教育的哪些特殊方面塑造了您的设计原则和哲学?例如,您说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ch)是影响您作品的主要艺术家。如何——以及多大程度上——通过其他创造性的领域来继续表现您的建筑?

  扎哈:当我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就想成为一名建筑师。我关于建筑最早的记忆,可能是在6、7岁的样子,我的姑妈要在伊拉克北部的摩苏尔建造一所房子。建筑师是我父亲的一名挚友,他常常带着图纸和模型到我家来。我记得是在我家的起居室看到的模型,我认为它触发了一种东西,我完全被它迷住了。

\

  埃尔·利西茨基(el lissitzky)

  扎哈继续道:从我在AA学习建筑的第一天起,我就对破碎的概念以及抽象和爆炸的想法感兴趣,在这里我们解构了重复和大批量生产的想法。我的作品先是受早期俄罗斯先锋派影响;莫霍利·纳吉(moholy-nagy)的画,埃尔·利西茨基(el lissitzky)的“prouns”系列作品和naum gabo的雕刻,尤其是马列维奇(kasimir malevitch)的作品,作为现代先锋派在艺术与设计之间交汇的代表,他对我早期有着影响。马列维奇发现了抽象性作为一种实验性方法,可以将作品推进到一种全所未有的创造高度;这种抽象作品有着更高的创造性。

\

  马列维奇的‘tektonik’ (1976/1977)摆放在扎哈伦敦家中

  扎哈继续道:如今,通过不同的尺度和多种多样的媒介,我们与其他创造性行业合作为我们提供了表现我们想法的机会。我们将之视为我们正在进行的设计调研过程的一部分。这是双向的,我们应用我们的建筑研究并实验这些设计,但同时我们也从与其他人的合作中学到了许多,这些人都在自己的行业中引领潮流。一个杰出的设计作品总是得益于其他方面的输入。当然,在艺术、建筑与时尚之间有着许多共同性,在学科上有更多的交融,但这无关竞争,而是合作,并且这些实践和过程能够相互促进。

\

  德国莱比锡城宝马中心大楼

  您的作品范围很广,从桌椅到摩天大楼。您是否有一种非凡的方法来掌控所有的作品?您的作品往往包含了新的科技和材料形式,他们对您作品的视觉呈现有多么重要?

  扎哈:从形式的角度来讲,所有项目我都感兴趣,虽然根据每个项目的尺度和过程它们有些很大的不同。对于一栋建筑或一个事物的想法可以来的很快,但是在过程中却有着很大不同。它们全部来自于同一个源点,所有项目都以某种方式相联系。建筑的感觉不同是因为建筑是一种沉浸式的体验——那就是如何让人自身置身于空间之中,反之时尚就是你如何将事物放置在人的身上。

\

  香港理工大学的赛马俱乐部创新大楼

  扎哈继续道:确实,当我们看到其他行业科技带来新的可能性时,我们的设计变得更加的有野心。这期间有着强烈的相互关系,凭借我们更具野心的设计能够促进新数字科技和制造工艺的继续发展,同时这些新的发展反过来推动设计形式更进一步。建筑当前的状态和设计需要广泛的合作和一种学习的态度,我们继续研究并开发新的科技。

\

  北京银河SOHO

  2007年访谈——

  描述一下你的风格。

  扎哈:优雅的艺术家。两年前我专注于一处公寓,想看一下在一处给定的空间中按照相同的参数能够出现多少不同的想法。我会反复好几天来做这项工作,你看到可能在一处相同空间中会有七百种选择。这项练习赋予你一种想法的广度,以此你能够理解空间的组织,它不是无限的但非常大。

\

  罗马21世纪 MAXXI博物馆/ richard bryant供图

  您能描述一下您作品的演变吗?

  扎哈:在早期的作品中有着一些非常相似的东西,集中于图纸、抽象性和碎片化的表达上。然后就是理念的继续发展。后来它变成了建筑应该是什么,是一种更加流畅的组织形式。与其说这是“一种改变”不如说是“一种发展”。

  您最满意哪个作品?

  扎哈:“顶峰项目”(中国一处休闲俱乐部)因为那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开始。有很多项目,每次你都会有新的发现。。。我真的说不上来,因为不同的项目都以不同的方式给你一种满足感。莱比锡城的宝马中心和沃尔夫斯堡的菲诺科学中心,他们都很棒。我刚刚去看了罗马的当代艺术中心,这个项目也实现了许多我要表达的想法。

\

  梅斯纳尔山博物馆/ inexhibit供图
 
  你想为谁设计点东西?

  扎哈:为每天的生活设计物品将会非常有趣,有时这些表现出来的想法可以投入社会生活之中。作为产品,形式几乎是完成的状态,但作为建筑却不是。

  你与其他设计人员或建筑师讨论你的作品吗?

  扎哈:在办公室中当然会。但和其他设计人员。。。我不喜欢讨论太多我自己。人们讨论朋友的想法。

  你通常在哪里进行你的项目工作?

  扎哈:任何地方。我不用电脑。我画草图,非常快,在一个相同的正式研究中经常超过100张。

\

  巴库阿里耶夫文化中心/ hufton+crow供图

  每天中最好的时刻是什么?

  扎哈:它常常是深夜。。。如果我在伦敦,它会与在其他地方时不同。

  在这时,你会听什么类型的音乐?

  扎哈:古典。

  你阅读设计和建筑杂志吗?

  扎哈:我们在办公室有许多这类杂志,但是我们通常不读。

  你在哪里看新闻?

  扎哈:报纸。

  有什么衣服是你不穿的吗?

  扎哈:过时的衣服。我也不喜欢男性的样式,牛仔裤。我喜欢三宅一生。。。以及黑色衣服。

\

  伦敦水上运动中心/ luke hayes供图

  是否有以前的设计师或建筑师影响着你或你特别欣赏的作品?

  扎哈:是的,有很多。埃瑞许·孟德尔松(erich mendelsohn)、密斯、柯布西耶、构成主义者。。。

  那么当代设计师和建筑师呢?

  扎哈:许多。但是太多太受方法的困扰。它变成了一种教条。

\

  德国莱茵河畔威尔城维特拉消防站

  对于年轻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扎哈:你必须专注并努力工作,但并不是没有目标的盲目努力工作!你必须有目标。目标可以改变,但你应该有。知道自己努力去发现的是什么。

  关于未来你有什么害怕的事情吗?

  扎哈:有的,保守的价值观正在浮现,它可能不会立刻影响建筑并将会影响社会,这就是我担心的。世界正出现越来越多的细分,人们之间的不同正变得越来越大。人们不得不为一个非常开放的自由社会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