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城市并非“大而美” 万亿市场暗存瑕疵

2016-07-06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在线 浏览:

  中国经济再开动一引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在此前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公开表示,要求大力建设海绵城市,提高城镇化质量。按照每个城市平均25亿元左右的投资测算,海绵城市的建设将拉动超过1.5万亿左右的投资。
  
  自2016年3月份,国内第二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开始申报以来,各省表现出远高于去年的火热程度,“海绵城市”建设也登上了2016年的两会热点,受到广泛的关注。据公开资料,目前有超过20个省市发布推进“海绵城市”的相关规划,并启动超过数千个项目。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海绵城市”规划建设也如火如荼。如济南市共安排43个大项、137个子项,总投资79.26亿元,通过2至3年完成试点区域“海绵城市”建设任务。湖南岳阳从现在开始的三年内拟投入40亿元,推进“海绵城市”建设。湖北武汉也指出,计划到2017年,完成389个“海绵城市”建设项目,总投资155.16亿元。
  
  “海绵城市”项目扎堆启动,也引起了部分民众的担心。有专家指出,“海绵城市”的建设应该尊重科学,还要冷静思考,不应过分夸大或贬低绿色雨水基础设施的作用,不能一味地不看地质条件盲目投资。在建设后,也应避免重建设、轻管理,重投入、轻运营的做法。
  
  此外,在“海绵城市”建设中面临的资金不足的问题也值得注意。虽然国家鼓励PPP模式解决资金问题,不过有业内人士质疑,“海绵城市”的很多建设,受益的是大众,但市场主体直接得到的收益很少,因此企业的积极性不高。即便有启动资金,但之后的配套资金筹集也将比较困难。
  
  试点申报热潮
  
  事实上,从2015年起国务院先后开放两批海绵城市试点,进入试点的城市,可以获得中央财政专项资金补贴,直辖市每年6亿元,省会城市每年5亿元,其他城市每年4亿元,连补3年。
  
  从第一批试点开始,城市竞争就十分激烈。据住建部统计,当时全国600多个城市中,有130多个制定了海绵城市建设方案,江苏、安徽、辽宁等省还印发了指导意见,要求在全省范围内全面推进海绵城市建设。最终,34个城市进入初选名单,仅迁安、白城、镇江、嘉兴、重庆等16个城市列入海绵城市试点名单。
  
  海绵城市试点资质,已成为地方政府眼中的“香饽饽”。一位来自西南地区的参与海绵城市建设的人士指出,海绵城市是从上面推下来的政策,所以地方肯定有动力。诚如第一批试点城市申报时,因为材料欠缺等因素,其所在的省没有一个城市入围。后来,省里就将海绵城市作为任务层层下压,省建设厅要求,2015年12月31日之前,所有地级市必须完成特定专项规划的编制,以备申报第二批海绵城市试点之用。
  
  “穷,很需要中央资金。”上述人士坦言,除了来自中央的驱动力,海绵城市本身可以改善城市的方方面面,但地方没有足够的资金,因此希望申报以取得中央资金的扶持。“海绵城市契合现在国内城市发展的新阶段,是社会和老百姓的自然需求。”曾帮助多个城市进行试点申报的业界资深人士刘世坚说,要有高楼、宽阔马路的阶段已经过去了,现在人们更注重城市的生活品质,不希望一下雨就发大水,连地铁也坐不了。
  
  项目初期很迷茫
  
  若按照一个城市几十亿元的市场规模初步测算,全国海绵城市建设约有千亿元规模。但由于海绵城市建设的复杂性和回报机制模糊,“樱桃好吃树难栽”,巨大的市场诱惑也并非“看上去那么美”。
  
  住建部建设司水务处副处长牛璋彬曾公开表示,海绵城市的建设是一项非常复杂又非常系统的大工程。从建设内容看,有建筑和小区、城市绿地和工厂、城市水系,涉及的行业包括建筑、道路、桥梁、水利工程、园林绿化等,是一个综合的项目,涵盖的工作在专业规划的基础之后,还包括勘察、设计、投资、建设、运营等方方面面。高复杂性、项目条件不清晰、投资额巨大,因此地方政府在组织这项工程的时候也会遇到诸多挑战。
  
  首批海绵城市河北省迁安市住建局局长韦长怀在论坛上表示:“作为一个县级市,无论是金融还是工程技术方面的专业人员,以及业务水平都非常有限。在项目初期很迷茫,不清楚这项工作该从哪儿下手。”
  
  刘世坚进而指出,“中央部委在制定资金支持的政策时,考虑的是以此形成政策导向。但在地方的实施过程中,地方政府首先考虑的是把这个项目揽下来,先拿到中央的资金。但这笔钱怎么花,如何继续得到这笔钱,怎样通过住建部的考核,很多地方政府还是迷茫的。”刘世坚表示,律师或者咨询公司在海绵城市建设方面,如何设计交易结构、如何构写合同文本是没有先例可循的。“智慧城市、海绵城市,还有其他一些综合类的项目,包括土地开发、片区开发、工业园的开发,还有水资源综合治理,这些项目大量存在着地方政府没有想清楚他想要什么。”
  
  融资困境
  
  而在华中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谭术魁2015年对首批海绵城市试点中的14个进行评估对比时,谭教授发现7个试点的市政设施建设无法匹配其经济水平,需要加大海绵体建设。在他的研究中,市政设施包括排水管道长度、公共绿地面积、防洪堤长度、公园面积和排水管道密度等。
  
  但钱从何处来是个问题。中央财政专项奖补标准为:直辖市每年6亿元,省会城市每年5亿元,其他城市每年4亿元。“三年建设期的中央资金只有十几亿元,但很多试点提出的建设规模都是百亿以上。主要融资模式是地方投资平台借债,这导致本应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海绵城市建设,却增加了地方政府债务。”反城乡硬化运动发起人刘波说。
  
  7月1日,北京海绵城市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海绵控股)发起的联合体,与广东省河源市江东新区管委会签约,成立江东新区海绵城市及地下管廊的建设运营主体。在此之前,北京海绵控股联合体先后签约河北望都经济开发区(一期)、唐山高新区的海绵城市及地下管廊项目。北京海绵控股方面介绍,这些项目的战略投资协议总额达200亿元以上,2016年落地实施项目近5亿元。
  
  “北京海绵控股的市场定位为PPP模式资本金提供商。国内一个试点地区完成项目招标后却4个月无法进场,原因就在于没有准备好资本金。”北京海绵控股董事长李国栋说。但地方政府也希望通过海绵城市PPP项目获得额外效益。“PPP项目如果不和产业挂钩很难持续发展,我们去一些地市洽谈,地方政府的引资标准很现实:能给当地带来什么产业、如何形成税收回哺。”李国栋说。
  
  (参考资料: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界面新闻、中国经济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