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多建筑设计师在日本濑户内海设计的盒子里的美术馆

2016-01-05 作者:佚名 来源:界面新闻 浏览:

\


  濑户内海上安静地飘浮着许多小岛,每天限定的几班小船来往于岛屿之间,来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各国的艺术爱好者,脱离了城市“盒子里的美术馆”,这里的美术馆和游客玩起了捉迷藏,每找到一个,都使人惊喜万分。

  岛屿之间的交通不便像是一场心照不宣的仪式,海浪推打带来的紧张和期待感是进入这片领土的必要过程。而隐藏在地下的美术馆、和随处可见的艺术作品全被山影海景包裹起来,不可思议又充满魅力。

\
 

  直岛

  船还没抵达港口,就远远地看到了妹岛和世设计的码头和草间弥生的波点大南瓜。它们被孤零零地放置在海边,显得格外冷清。

  直岛上展出的大多都为现代艺术作品,港口的一片冷清模样把我心中现代艺术的艰涩营造得恰到好处。

  下船,坐shuttlebus几经辗转,终于到达期待许久的BenesseHouse。其实,在直岛过夜的选择很少,除了少量且狭小的民宿或者剑走偏锋搭起帐篷,所剩的唯一选择就是住进直岛现代美术馆里。

  这所由安藤忠雄设计的建筑集美术馆与住所为一体,山腰和山顶分别座落着一栋。与安藤忠雄在世界各大城市的建筑物大同小异,混凝土墙面和干净利落的几何线条及切角是这些建筑的特点。

\
 

  住所和美术馆一体的Benesse House美术馆被安藤忠雄刻意地安排在了地下。

\
 

  为避免因美术馆的存在而遮盖住山顶的美景,安藤忠雄刻意将建筑安排在地面之下,所以这座灰色建筑看似矮矮的,仿佛只有两层楼高,其实地下自有玄机。

\
 

  逛了一圈,美术馆并不大,收藏品却十分丰富,其中基本都是90年代的名家之作,如DavidHockney,AndyWarhol,GerhardRichter等等。

  出自威尼斯双年展获奖艺术家BruceNauman之手,堆聚而成的霓虹灯闪烁者红粉蓝黄各色的挑衅警句:感受而后死,恐惧而后死……而后死。

  从美术馆踏出来,绕过两扇门,走进一坪的小露台,那里停放着一辆绿色的缆车。缆车盘旋向上通往的是山顶的住所OvalRooms。外露的山肩上隐藏着绿皮缆车专属的车道。

  在预定房间时,我们特意选择了美术馆里最别致的住房OvalRooms。仅有的六间客房围着正中央的水庭园等距离划出一个完美的椭圆,屋顶的绿地从远处望过去像一座被挖空的小山包。

  闲逛一圈,很难想象这里是上个世纪修建的,和美国的塔里埃森雷同,两者都结合自然,住所和公共空间于一体,与世隔绝却又不断传承的建筑。

  直岛现代美术馆及BenesseHouse(住所)从92年开始建设,10多年间,直岛现代美术馆的再修建还没结束。房间的每堵墙壁都是不同画家亲临现场完成,摆设的画作也全是福武总一郎的个人收藏品。

  自安藤忠雄接受Benesse集团的委托以来,安藤在直岛上还陆续完成了地中美术馆、李禹焕美术馆、安藤美术馆的修建。这三所美术馆分别散落在山野树林间,各地往返巴士班次也十分频繁。

\

\
 

  三所美术馆中最具规模的是和OvalRooms并山肩相望的地中美术馆,如字面意思阐述,安藤摒弃了立足于地面的外观设计,将美术馆的结构全部建造于地下,地下的馆内结构又被极简的线条划出了复杂的空间感,十分有趣。

\

\
 

  逛完美术馆下山,到达接近宫浦港的老居民区内,终于可以看见在山上难得一见的居民和拿着照相机到处游走的旅客。市井味道随着深入巷道而愈加浓重,“艺术之家”就藏匿于这些看似普通的居民房里。

  “艺术之家”是位于直岛町老街木村区的一项崭新的艺术尝试,超越了岛上美术馆的传统艺术形式范畴。在这里,艺术家们在7所已无人居住的家屋室内注入现代美术元素来活化传统建筑。

\
 

  角屋:艺术之家计划的第一个家。房屋本身修建于200年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