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松亭:设计当下

2014-09-28 作者:佚名 来源:笛东联合 浏览:

 

  筑龙网:您从事景观设计这个行业有多少年了?您学这个专业之前,对它了解吗?

  袁松亭:我是1988年进入北京林业大学园林系就读,从此进入这个行业。我在高中的时候对立体几何非常感兴趣,尤其是一些具有空间感的东西,这也许为后来学习园林设计奠定了一种兴趣基础。之后偶然看到了一期《世界建筑》杂志,主要内容是介绍景观建筑的,给我印象特别深刻,也算是我建筑、景观学科的启蒙读物。高考后结合自己的兴趣进行志愿填报,也许我的名字袁(园)、松、亭三个字,更加符合园林的气质,我顺利录取北京林业大学园林系开始了学习深造。

  筑龙网:从您因为热爱而开始学习园林景观,到开始从事设计工作,有理想幻灭的感觉吗?

  袁松亭:没有。随着不断深入学习,我自己越来越喜欢园林景观设计。专业本身没有好与坏,一定要看自己喜不喜欢,自己适不适合。我的兴趣是在学习中慢慢培养出来的。小时候我对楼房、桥梁这类结构性强的东西很感兴趣,也爱动手做一些,后来学了园林,发现也有很多类似的结构性元素,就越来越喜欢。从上学第二年开始到现在,我一直把我的爱好和工作融为一体,我不是为工作而工作,我是一直喜欢园林景观设计。但是有些人还单纯认为园林就是种树,其实园林这个专业在中国起步较晚,但是中国的园林历史还是很悠久的,可以说有中国文明的诞生就有中国园林的起步。

  筑龙网:您现在不但要做设计,还领导这么大的一个公司,必然也会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压力。在这种压力之下,您是否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着设计的热情?

  袁松亭:我觉得适当的压力是必需的。如果我们把这个事情升华一下,所有伟大的东西都是压力下的产物。很多人认为创作应该是在一个无拘无束的环境里,但是实际上很多优秀的设计,都是在重重压力之下,面对挑战才能做出来的。

  对于我来说也是这样。我们没有办法完全实现所有的理想,如果单纯追求设计理想和艺术化,这不是真正的设计师——设计师必须是在解决问题的基础上才能发挥自己独特的创作和灵感。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是说设计师首先要面对压力,他要对问题进行探究,然后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去实现设计理想。我认为这才是设计师最本质的工作。

  对于设计行业之外的人,他们可能认为设计师是一个非常光鲜的职业,实际光鲜的背后都是难以承受的压力。我认为所有的设计师都一定要经过这样的锤炼才能涅槃。我觉得对于笛东的设计师来说,我们还处于涅槃的过程中。

  筑龙网:有些压力不可避免,但是有些压力则不一样。你遇到过一些现实条件比较苛刻,自己的设计想法没有办法实现的情况吗?然后这时候您怎么办。

  袁松亭:我认为这种事情是有,但是少而又少。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今天坐到这儿,你是我的客户,你要我在桌上摆一盆花。设计师A说,好,你让我摆盆花我就摆盆花,他拿来一盆花摆在桌上了。设计师B会问你摆什么品种的花,摆大花还是小花的,什么颜色什么花型。设计师C则会问你为什么要摆花,会跟你探讨摆花的原因和效果。最终,有可能你会选择不摆花了,而是在桌上放一个鱼缸,甚至什么也不放,效果反而是令你最满意的。那么究竟要做哪一种设计师呢?

  回到我们刚才的话题,客户和设计师之间纠结的原因是什么。首先,我觉得应该是专业性的问题,每一个设计师和设计机构,首先都应该提升专业性。第二,了解客户所提出来原理和要求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只有了解了原因,设计师才能去解决问题。抱怨甲方不懂设计师的设计意图,一味吐槽是没有用的。设计师就是解决问题的。

  筑龙网:您从事景观设计二十多年了,同样是这二十多年,是我们国家景观设计行业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经历这。您对二十年的发展感受最大的是什么?

  袁松亭:真的是赶上好时候了。我刚毕业的时候感觉工作机会非常少,远比不上现在。而且现在不仅仅是景观设计,整个中国的设计相关行业,都遇见了特别好的时代,我们这一代人都应该珍惜的。1997年住宅市场商品化,由原来的国家分房变成了商品住宅,极大了推动了中国城镇化的进程,对中国整个产业产生了很好的影响。所以到了2000年以后,中国的发展非常迅猛。这个突破值得中国人骄傲。我们这一代设计师,前七八年是处于积累期,所以在2000年以后产生爆发。

  为什么园林景观在过去没有得到重视的?我觉得这与我们的文化有关。园林在过去一直被定义为属于文人的东西,或者说属于达官贵族的东西,与普通民众之间有很大的距离。公园这个概念实际上是欧洲最早提出,是民主思想的之后产生的。园林应该是属于大众的,这需要使园林跟所有的人建立密切的关系。就从这个角度来看,实际上我们应该研究的是低收入者要什么样的空间。我认为现今中国园林设计的未来发展前景是非常广阔的。

  筑龙网:设计和管理工作中您觉得最大的束缚是什么?

  袁松亭:我希望按照我自己的理解去设计,这是很多设计师都希望做到的。所以我发现,大部分的设计公司都是由老板的思维决定整个公司发展的方式。这种做法过于集中在某个人的角色上。对于笛东,我的做法是:每一位设计师都可以吸收这些养分,但是不会受制于这些思维。我希望笛东的设计师的思想能够自由的绽放,并且把优秀的思想带到公司来。我们公司至今为止没有要求设计师按照某种设计想法和套路做设计。这个不是我们提不出来,而是我不希望局限大家的思维。我希望能够在公司创造一种平台,能够让所有的想法公平地一较高下。我希望给所有的设计师来一个非常大的成长空间。让每个人都有创业者的工作氛围。这种做法一直是笛东公司管理的一个原则。

  筑龙网:这种做法很有助于设计师发挥自己所长,但是会不会不利于公司的作品形成一定的风格,从而打造品牌的?

  袁松亭:我觉得这是设计师本能的缘故。对我来说商业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打造有设计思想的公司。这样的公司会给每一位设计师创造属于他自己的天地。我知道如果公司的作品能够形成统一的风格,在市场中也许会更高的成交量。但是从设计的角度来看,这不是我喜欢的做法。

  所以自从笛东诞生以来,一直到现在,都是以技术为导向。我也会考虑商业的方面。当然如果笛东的技术发展超越其他公司的话,自然会带来相应的商业表现,这是水到渠成的东西,我不会刻意为了商业而改变设计。

  筑龙网:您的这个想法也很理想化,可能实现起来也有很多难度。

  袁松亭:有难度,因为我们公司很多人都说过我过于理想,这个毛病可能也改不了,也不想改了。

  筑龙网:这是设计师的本质吧,也是设计师领导公司的一种思维。

  袁松亭:我要给设计师创造一个平台,让他们发挥自己的才华。当然我坚信,如果平台足够大,对于整个对行业来说,对设计师本身来说,都是有巨大的好处的。

  筑龙网:我还想再回到您刚刚提到的这个问题,您说是自己出来做公司,就是想突破束缚,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设计。你这个想法指的是什么?

  袁松亭:这个想法中最核心的是:首先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设计手法,其次设计师在做设计的过程中,要根据自己对设计的理解进行调配。我有一个“无设计”的观点,这是我最常用的一种设计手法。它的特点是回归,什么固定模式都没有。我实际上不太喜欢做过于复杂的东西,这个实际上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能够允许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习惯,实际上还要对自己要做进行调整。比如说我十年前的设计跟今天的设计相比,肯定会有不一样的,会随着我对社会的理解,对空间的理解而变化。甚至由于年龄、对社会环境的理解不同,设计手法都在变。这种“变”在我看来是非常积极进取的,因为它是过去的获益的体现。我一直很喜欢毕加索——我认为毕加索是一个在不断突破自我的人。而反过来看,我们看到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很多的知名设计师,他们总是在自圆其说,总是希望把设计出来的东西,形成所谓的理论体系。我觉得纯粹对设计本身感兴趣的人,不要做这种工作。坚持是一种非常好的品质,但对于设计来说,恰恰这种过于坚持,会导致很多设计落后。所以我建议进行一个适度的调整。

  筑龙网:您希望每一个设计师都能够自由发挥自己的想法,形成自己的风格。那么现在在笛东,您觉得这种想法实现了吗?

  袁松亭:有突破。现在我们有一些工作组有形成的趋势。我认为这是公司未来发展的非常宝贵的财富,我相信这种做法对行业整体也有很大的作用。

  筑龙网:设计师在讨论问题时有不同想法,跟您的意见相左时您会鼓励他们吗?

  袁松亭:是赞赏,我很赞赏。我们公司的讨论,实际上是非常开放的。所有的内部评审会的会议室大门永远是敞开着的,所有人都可以进来,过程是非常民主的。包括我在内的一批公司高管,和设计师一起讨论方案。同时,最终采用哪一个设计方案并不是由我来决定,而是最后大家讨论的结果。这个是笛东一个非常好的机制。

  筑龙网:这种方式我觉得设计师的成长来说也非常有利,而且对公司拿出非常好的方案也很有利。尤其是年轻的设计师,成长的非常快。

  袁松亭:是。

  筑龙网:我原来看过您一些作品,您的理论“无设计”,可以解释一下吗?

  袁松亭:这种“无设计”理念,我自己有三个词来解释,第一个是“无为”,第二个是“无我”,第三个是“无界”。

  “无为”是指设计过程中人为痕迹尽量要少,要尽可能的发现场地本身最优秀的东西,减少对它的一些改变。我觉得我是自然主义者。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减少一些人工痕迹,就是对于生态的极大保护。

  “无我”是什么?设计师做设计的时候,很多情况下没必要把自己做的东西太过表露出来。设计师进入到设计的语境中,自己的设计元素会与其他的元素相结合——是非常谦和的把别人东西包围在自己的设计里面,还是自己的设计被别人的东西包围。就个人而言,我希望自己的作品看不到太重的个人痕迹。也就是说我希望我的作品让人感觉是整体设计氛围的延伸。尤其是在景观设计与建筑设计合作的时候,我的主要工作让这个环境更舒服,强调的是融合,而不是在与建筑师争对环境的控制权。

  “无界”的意思是指景观设计师应该在本专业之外,了解的内容更多一些,如工程,如艺术,这些都应该包含在他的设计内容之中。这样会使得他的作品感觉更美,会产生一个非常好的环境。这是我提倡的三句话。

  我说的“无设计”,不是设计师不做任何工作,而是让所有的元素在同一个视觉空间里面,变得很协调,或者说设计师整体协调环境。实际我们经常遇到的是环境已经确定,所具有的场地特点一定是我们要面对的,那么设计师需要塑造的新环境是什么?我觉得这是当下景观设计界所面临的最重要的课题。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不认为设计师是自然主义者,纯粹的自然主义者也不存在,我们也做不到。人只要存在,就会对这个环境产生或多或少的侵蚀。这不是设计师能改变了的事情。

  筑龙网:很多人都喜欢自然生长的环境。但是很多城市的高端住宅,我们经常会被要求设计法式园林、意式园林这样的空间,您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袁松亭:这种情况遇到是比较多的,理由就是市场需求。有一句话叫“活在当下”,就是说一个时代真正需要的,一定是和那个时代的技术手段、经济发展和文化水平相当的作品。过去的几千年里,我们会发现每一个作品都放映了当时的技术水平。就现在的中国而言,现在的作品是结合了中国现实的文化,和当下世界的设计进度产生的,所以我们看到的,法式、意大利式、英式,包括所谓中式的,实际上都是当时文化的反映,不能称之为“当下”的设计。

  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风格,都是属于过去的文化,我认为中国应该具有这个时代的个性。如果今天我们还做这种过去的风格,那依然产生不了当下的作品。当然这种当下的风格,会有一个很大的制约,因为设计思想的飞跃,一定是伴随着技术的提高的。我们现在实际上面临的,就是互联网和媒体时代的来临,谁能抓住新的技术手段并运用得当,那一定会产生划时代的作品。

  筑龙网:但是这样会带来一个新的问题,这个时代的文化和技术是一样的,那我们所有的城市,所有的建筑空间的反应也就都会是一样的,城市的文化、肌理、脉络等等象征着城市独特性的东西是不是也就都不存在了?

  袁松亭:这个问题应该这么理解:信息的交流越来越快,文化的交融越来越强,文化的趋同是未来发展的趋势。我们现在所做的东西,实际是创造趋同中的不同。我所说的当下的作品并不意味着要把过去几千年产生的建筑都拆除。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城市应该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体,是一个传承和渐变的过程。比如东欧的布拉格,城市不同阶段的发展进程是非常完整的,每一个时代的独特印记都是清晰可见的,这就是传承和发展共通共融的表现。


  袁松亭

  笛东联合规划设计顾问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设计师
  注册城市规划
  美国ASLA(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注册会员
  清华大学城市规划硕士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士
  2009-2010 年度中国最具影响力设计师
  2005-2006 年度中国房地产优秀景观设计师

  袁松亭先生拥有多年国内、国外设计经验,曾在加拿大及国内顶级设计公司担任高级职务,对项目的前期策划管理、城市规划设计、生态景观设计、历史文化背景及商业运作有着独特而深入的理解。基于经济、规划、景观跨界的三重教育背景,袁松亭先生善于从宏观角度入手,创造性地解决城市规划、景观设计等问题,尤其擅长城市公共空间、居住环境、旅游度假设施等领域的规划与景观设计,主持参加多项大型复杂的规划及景观设计工作,赢得多项设计大奖。袁松亭先生坚持以深厚的中国文化为底蕴、多视角多维度的思维方式、借鉴全球成功案例经验,为中国城市和企业提供解决方案。

  通过廿余年的设计实践工作理论与研究,袁松亭先生提出“无设计”理念。该理论主张在剖析问题本质的基础上,针对“使用者、环境、内心”进行设计,把握核心,在极端中迸发,在矛盾中统一,实现“无为、无界、无我”的境界。

  DDON•笛东

  笛东规划设计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DDON•笛东)成立于2008年,总部位于北京,在成都设有分公司,拥有超过200名来自不同文化和学术背景的优秀设计人员,是国内屈指可数的拥有甲级城市规划资质及风景园林工程设计专项甲级资质的设计机构,也是国内综合实力最强的专业规划与设计公司之一。

  作为研究型、创新型的规划与景观设计机构,DDON•笛东以创意景观为核心特色,胜任来自各个领域、各种类型的规划与景观设计项目。目前我们已在土地利用与新城发展、综合性地产开发与社区、商业与办公空间、酒店与旅游度假、公园及城市公共开放空间、文化及科技产业园区、生态系统与可持续发展研究等领域完成了近500项具有影响力的作品。

  DDON•笛东拥有规划、景观、建筑、生态、旅游、经济、工程等方面的资深专家团队。我们强调多种专业的交叉、串联与融合,倡导跨领域的整合设计,并擅长从多种专业角度来观察、创造人性化的环境,促进社会、经济、人文、生态的和谐发展。

  我们的规划与景观设计基于人本主义和环境共生理念,一贯以“不糊弄”的精神态度从人的行为和体验需求出发,结合严谨周密的环境功能分析与细腻精到的情境文脉研究,追求功能性、合理性、适宜性、创造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结合。我们极其重视从创意、设计、构筑到体验等完整过程的现场落实,强化相关设计及现场监理服务,以确保每个项目的实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