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松亭:京津冀要空间、经济、生态一体化

2014-09-28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浏览:

\

 

  “京津冀一体化规划更应立足产城一体化。若要保证规划实施落地,必须设有超越三地之上的机构统一协调,否则还是会出现各自为政的问题。”曾给京津冀多个项目做过规划设计的笛东联合规划设计顾问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设计师袁松亭,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建议,河北各地应与北京实行错位发展,定位是“北京没什么,我有什么”,这才是这些区域发展的机遇所在。谈及新型城镇化规划出台后出现的一些新变化,他告诉记者,“最大的变化是地方政府对生态环境越来越重视。以前是重视修路,现在重视种树”。

  中国房地产报:新的京津冀一体化规划即将出台。事实上,京津冀一体化并非新概念,这一概念提出的渊源是什么?如今的规划立点与以往相比会有哪些变化?

  袁松亭:京津冀一体化最早是做规划的人提出,在城市规划中,有一个概念叫区域城市。早前是提城市带,从国家发展看,若干年前确定了未来发展的几个城市群,京津冀、环渤海圈是重要的城市群之一。区域城市就是在城市群概念上的提升,更讲究各个城市协同发展,在一定区域内有相互分工和联系,共同形成一个集群的结构。京津冀一体化是对区域城市概念的一个提升。

  现在提京津冀一体化与十年前的提法不同之处在于,现在的出发点更多是立足产业本身,但直接的由来是与生态环境有关。我们在找生态环境根本原因时发现,实际上之前的京津冀一体化没有做好产业一体化。若干年前,北京市把粗放的产业外移天津、河北,但实际上,在一个生态环境不好的区域内,没有一个城市可以幸免,这个问题现在越发受到重视。

  中国房地产报:您在给京津冀三地做项目规划中,感触最深的是什么?河北如何在现有条件下,借助京津冀一体化把当地的经济搞活?您对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有哪些建议?

  袁松亭:京津冀一体化是空间、经济、生态等方面的一体化。在三地的发展中,河北承担了与京津不同的功能,河北北部地区为京津冀地区提供了生态屏障,河北的东南部分则承载了京津产业转移的功能。实际上,河北的发展要充分挖掘地方特色,河北在环境上具备难得的资源,若能把这些资源转化为优势,带来新的旅游度假人口,对于河北当地的经济发展而言,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建议这些区域应该与北京实行错位发展,定位是“北京没什么,我有什么”,这才是这些区域发展的机遇所在。

  现在的京津冀一体化规划更多是自上而下的带动,但要把三地真正融在一起,实施起来难度不小,这会牵扯到很多深层次的问题。以前做规划,跨区域的规划是很少的。现在的大北京概念,就是要有超越各区域的顶层设计,这就需要有一个机构,能够在三地之上,做好三个地区之间的统一协调。若没有统一协调,还是会出现各自为政的状况,京津冀规划还是难落地。

  中国房地产报:在新型城镇化规划中,更强调产城融合。如何做到产城融合?

  袁松亭:事实上,产城融合不是新概念。从城市规划角度看,没有一个时代不强调产城融合,城市的规划是分为几个部分的功能。但为什么产城融合现在会成为一个大问题?主要是近几年国内冒出的问题,实际上,这与经济的发展是有关系的,房地产越来越疯狂地发展,人们发现住宅是最好卖的,回钱也是最快的,而近几年制造业比例下降,资金逃离制造业,涌入房地产业。随着房地产热,城市规划也被扭曲改变,造成了城市和产业的割裂。

  事实上,从规划本身讲,过去和现在都在强调产城融合。出现产业和城市分离,这是目前特定阶段的问题。

  产城融合是要实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如果只是住宅的话,城市缺少维系发展的经济来源。产城一体后,减少了对交通的依赖,就地解决生活、居住,减少了大量的能源排放,这是一个一体化的过程。

  中国房地产报:我们看现在城市的发展中,出现最大的问题是千城一面。这个问题如何改变?
袁松亭:城市发展同质化的趋势不单单是中国面临的问题,国外也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只是有的国家表现明显,有的国家表现不明显。要改变这种千城一面状况,中小城市在发展中就要充分考虑对生态环境的尊重,结合城市自身特点做规划,真正实现“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要做到这几点,就要保持城市原有的山水结构,从尊重自然机理上做的话,没有一个城市会是一样的结构。另外,如果能够把一个地区的特有文脉在一个城市实现传承和贯穿,就可形成城市的特色,小城市的面貌就一定会千姿百态。但对于超大城市而言,这不容易实现,因为超大城市对自然环境的改变更多,且尺度更大。

  目前中小城市在发展中有其有利条件,但发展形势也很严峻,经济活力和经济拉动力相比大城市要弱。在发展中,应该建立中小城市的文化认同感,在城市风貌上真正体现出本土化的东西,但目前更多的城市是把目标瞄准了现有的大城市,对本土文化不自信,这是两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中国房地产报:最近在做地方性的城市规划中,你感受到现在出现了哪些重大的变化?

  袁松亭:最大的变化是地方政府对生态环境越来越重视。以前是重视修路,现在重视种树。这也是新型城镇化不同于过去的发展模式的变化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