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梁丁:有“故居”的余大师真是实至名归

admin 2008-09-19 来源:景观中国网
  余秋雨先生真是个有故事的人,前面家乡老宅申请故居的消息还没消停,现在,“余大师”的名号,又藉由“余秋雨大师工作室”的成立而被媒体聚焦,再想起地震期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含泪劝告”事件,不由得对这个神奇的老人制造故
  余秋雨先生真是个有故事的人,前面家乡老宅申请故居的消息还没消停,现在,“余大师”的名号,又藉由“余秋雨大师工作室”的成立而被媒体聚焦,再想起地震期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含泪劝告”事件,不由得对这个神奇的老人制造故事的能力生出几许瞻仰!
  9月10日,上海市教育委员会设立的“余秋雨大师工作室”正式揭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将致力于艺术美学、城市美学建设和高层艺术创新人才的培养。静安区政府还准备在余秋雨的指导下,每年开设国际学术水准的“城市美学论坛”。
  这一事情,引起媒体热议,大家纷争不已,问题就出现在“大师”这两个字上。余秋雨究竟是不是大师呢?公众是有极大分歧的,有很多人很崇敬“余大师”,觉得他温文尔雅,文采风流,可谓大师的不二人选;也有很多人对他不以为然,觉得其惺惺作态,甚至以“余含泪”称之。这其实是好事,学术多元,思想自由,各人有各人的判断,对自己的喜好取舍做出选择,正常的很。
  当然,有论者质疑,术业有专攻,大师往往需要在专门领域有所建树,而余秋雨却并未在艺术美学,更别提城市美学上有何卓越成就,相对于朱光潜,李泽厚等实至名归的美学大师,实在有点滥竽充数。在我看来,这也不是问题的关键,余秋雨再怎么不济,到底也是研究过艺术美学的,而他曾洛阳纸贵的文化苦旅中,其中也包含了某些美学,诸如历史美学,文化美学等,总也能归类于艺术美学吧。
  其实,我想说的是,余秋雨是不是大师不重要,上海市教委作为一个政府机关,把他定为大师,才是问题之所在。
  政府权力来源于民众,通过民众授权,代表民众意愿,进行治理,这是权力机构运行的基本原则。而上海市设立“余秋雨大师工作室”,违背了这一基本原则,以自身的部门意愿,代替了民众的意愿。而民众的意愿则是,很多人认为余秋雨是高山仰止的大师,很多人却认为他是惺惺作态的“余含泪”,如此,上海市教委将余秋雨设定为大师,乃是对于后面一部分的民众意愿,具体来说,乃是这一部分的民众自身思想自由的一种强制。 而即使是前者,认可余秋雨是大师的,也并不一定认可政府机构将余秋雨设定为大师,因为每个人都有有改变自己对余秋雨的大师认定的自由。
  那为何政府还要认定余秋雨为大师呢?显然是有其利益所图的,大致上乃是依靠余秋雨的名人效应,笼络一大批的文化资源,实施城市文化的品牌发展战略。说白了,乃是一种利益交换,我封你大师,给你拨钱建楼,你给我出人出力出资源,大家双赢!而此前的余秋雨老宅申请故居,与此亦是同出一辄,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出钱出力,修葺故居,上下活动,申请慈溪市的文物保护单位,以此作为景点,带动发展,余秋雨也乐享其成,说不定还真成为坐拥“生人故居”的第一人!也是双赢。只是,加上汹涌的社会公意,纳税人的钱,政府机构的行政效率,可否实现多赢了呢?
  无疑,在桥头镇和上海市教委的眼里,有资格坐拥“生人故居”的余秋雨,位列大师真是实至名归,然而,无论“生人故居”,还是“大师认定”,所造成对民众意愿的强制,违背,却正是问责它们的理由。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