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袁松亭:2013“最受大学生喜爱的景观设计师”参选设计师

admin 2014-03-03 来源:景观中国网
  关于袁松亭 Sting Yuan     笛东联合规划设计顾问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设计师   2005-2006年度中国房地产优秀景观设计师


  关于袁松亭 Sting Yuan
  
  笛东联合规划设计顾问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设计师
  2005-2006年度中国房地产优秀景观设计师
  第七届地产风云榜“年度中国最具影响力设计师”
  注册城市规划师
  美国ASLA(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注册会员
  清华大学城市规划专业硕士,北京林业大学园林专业学士

  作为2013“大学生喜爱的景观设计师”参选设计师之一,景观中国记者采访了笛东联合规划设计顾问有限公司主设计师袁松亭先生。 

  景观中国:为什么会选择做设计? 您是如何走上景观设计之路的?

  袁松亭(以下简称“袁”):选择做设计实际上是有一些必然的原因,在我上中学的时候也许受一些家里人的影响。那时对建筑和设计这个东西本身是有一些感兴趣。同时从小的时候好像就对于模型,对于这种空间本身有一个非常大的爱好。

  景观中国:您认为,设计意味着什么?

  袁:对我来说,设计实际上意味着一个梦想,那么为什么这么说呢,实际上在我接触设计以及在从事设计的过程中,我一直认为设计是在用一个人为的方式在利用着自然的元素,来从事着为人所塑造的这个空间,所以设计对我来说,它是一个为人实现梦想的一个过程。

  景观中国:您最喜欢的设计师是谁?为什么?

  袁:在我从业这么多年当中,我喜欢的设的计师相对比较多。但是一定说最喜欢谁这个事情我不太好说,因为在我的这个人生哲学里面没有最这样的一个词,所以我会喜欢一批的设计师,包括一些新锐的设计师,我都会比较喜欢,但是最喜欢的实际上没有特别多。

  景观中国:对您的设计产生最大影响的是什么?(人、事、物)

  袁:我是希望能够从每个人的身上吸取一些东西,能够为自己所用。就我来说,对于整个设计的历程,我认为对我影响最大的可能还算是一些人吧,这些人有些是我认识的,有些是我不认识的,但是我会读他们的一些作品,包括会看一些东西,我觉得这些东西对我影响比较大。但是说实话我没有一种感觉,遇到过什么人或者遇到过什么事,能够彻底对我的设计本身来说,有一个特别大的影响,我总是觉得在我的这个设计当中的过程里面,包括人对我的影响、事物对我的影响、物体对我的影响,我都认为它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这个可能也是我自己目前为止设计的一个倾向。就是不强调它一定是有一个特别激烈的方式处理一个物体。

  景观中国:一个好的设计作品的标准是什么?

  袁: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说,我认为好的作品它的标准可能会分成两个方面:第一个标准是它能不能平衡各种方面的一个元素。因为我觉得设计师设计的过程实际上永远是做一个平衡的过程,他在平衡人与自然的关系,在平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平衡自然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所以一个好设计师一定能够使得这个平衡不能被打破,同时优秀的设计必须具备在平衡的基础之上,一定要有自己个性化的东西产生。我觉得这两个看上去是一个相对比较矛盾的事情,但实际上一个好的设计作品,我认为这是应该从这个事情的两端走到一起的东西。

  景观中国:您是如何寻找设计灵感的?

  袁:对于我而言,设计的灵感往往来自于这种对于平凡事物的发现。我的特点是经常去看一些毫无相关的东西。看上去毫无相关,像大海捞针一样从这种看似平凡的东西去发现它不平凡的事情,这个往往是我获得设计灵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很多时候我可能会看一个报纸,或者站在外面某个地方发呆,甚至走在街边看着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你会发现这时是你获得灵感的时候,不是真的爬在绘图桌上去苦思冥想的时候。

  景观中国:您怎样保持自己的设计作品不断的创新?

  袁:那么,我认为这是我的设计灵感,同时这些也是保证我自身的作品不断创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也就是说,比如说我看书,我会看各种各样的书,我可能现在已经有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在看所谓的专业书。但是我恰恰认为这些所谓的非专业书,给我们的专业带来一个非常大的帮助,所以我觉得作为设计师来说,为了让你的作品不断的具有创新的意识,你必须关注的东西是非常宽泛的。我想这可能对于我而言,是我不断使自己的作品不断超越自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

  景观中国:您是否组建了自己的设计团队?您的团队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袁:到目前为止,我已经组建了一个自己的团队,对我们这个团队来说,它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我说三个字“不糊弄”,那么这个“不糊弄”代表什么样的意思呢,这是我们笛东公司到现在为止它非常重要的一个价值观“不糊弄”。这个“不糊弄”包括对于我们作品本身怀着一个积极的态度、主动的态度去解决;第二个包括对于我们作品,非常有韧性的一个认真的态度去解决。所以从这个里面,一个激情,一个是认真。所有都包含在这个的“不糊弄”的辞海里面。当然这个“不糊弄”也包含我们对于我们客户的负责,对于我们自身专业的负责,对于我们人生价值的负责。

  这些所有的理想拴在一起会形成我们对于专业的热爱、专业苦求、专业“不糊弄”。这是目前我们笛东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在对于目前的诸多的影响当中,我觉得设计师承担一个责无旁贷的角色,那么应该从所有的这里面,设计师应该站在改变、改善环境的一个前沿的位置,这是设计师的基本职责。我觉得这对于每一个设计师来说都是不可回避的话题。

  景观中国:您认为在面对环境和气候变化给社会和生活带来的诸多影响时,设计师能做些什么以改善这种状况?

  袁:那么对于景观生态的方面来说,目前,尤其是近几年随着绿色建筑的推广,在景观设计当中运用生态设计的方法会越来越多。当然我们也不难看到景观设计当中生态手法的采用,远远落后于整体的绿色建筑的进程。

  景观中国:对景观设计生态方面的考虑是如何在具体项目中实施的?

  袁:在我们现在目前的项目当中。我们主要通过以下几个方面对它进行努力。

  第一点,我们力求从整个布局上来符合生态的需求,避免对环境的大的破坏和改造。包括由我本人所提出的“无设计”的这种观点,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也顺应了生态设计的这种潮流。

  第二点,我们在细部具体的材料和做法上,在推广这种生态设计的进程。包括我们节水材料的采用,包括无污染低碳材料的采用,包括在生态里面创造生物链这种连续性的采用等等。

  第三点,我们说得稍微具体一点,就是在一些植物的材料的使用方面,使得整个的维护成本,包括它自然发展的规律,更加降低维护的成本,更加适应它自然群落的发展规律。那么从另一方面也在降低整个的维护成本和费用。我们希望通过这几方面的由宏观到微观的处理手法,能够使得生态设计不是一个遥远的事情,更使得生态设计不是一个昂贵的工作。

  景观中国:您觉得中国设计师相对于境外的设计师或海归的设计师有哪些优势和劣势?

  袁:那么对于这个境外设计师和海外设计师,以及国内设计师的比较来看,相对而言,我感觉国内的设计师的优势不是非常的明确。因为从教育本身上来看,这个优势不是很明显,如果说一定要有优势的话,我觉得在处理很多项目的时候,对于客户的了解上面有一点优势;但是对设计上面本质的东西来说,包括方法、视野方面,包括对于我们刚才所提到的设计生态的推进方面,这个整体来说是远远落后于境外设计师的水平,我认为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那么这种大问题主要的原因在于两点。一个是教育本身的问题,就是我们现在,至少我以前所受的大部分,包括我们现在一些新的员工所受的教育来看,从这个观念上是需要得到一个更新。包括对于价值观的一个判断,包括对于设计灵感、设计方法这些方面我觉得有比较大的欠缺。另外一点,确国内大部分设计师眼光方面普遍要低一点,当然不排除国内的设计有非常聪明的,有非常厉害的这些人。他们在高度上面一点不输于国外的设计师。但是这个比例相对来说比较低一点。

  景观中国:您对中国城市发展和设计的感触是什么?

  袁:感触是现在的城市发展真的是快,设计真的是跟不上,我们还没有进入一个精品时代,只是一个粗放经营的时代,大量的作品实际上是处在这个贫瘠线以下的水平。

  景观中国:在从事设计的道路上,您最大的困惑是什么?

  袁:人最大的困惑,没什么太大的困惑,这个我觉得只要能够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我没有什么太多困惑的东西,慢慢做呗,没有什么好困惑的。

  景观中国:您认为设计师最不可或缺的素质是什么?

  袁:我认为设计师最不可或缺的素质就是对于极致的永远追求,一定要有激情,一定要对这种美好事物的一种追求与向往,这是我觉得设计师不可或缺的素质。设计工作给我带来的最大收获就是快乐,那么我认为设计让我快乐,我会忘掉其他很多烦恼的东西,所以我没有什么困惑。

  景观中国:到目前为止,您最满意的个人作品是什么,为什么?

  袁:那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让我自己最为满意的作品,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永远对我前面的作品不满意。

  景观中国:您经常加班么?设计师是一个工作压力很大的职业,您是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关系的?

  袁:我加班不是很多,可能我过了那个经常加班的年龄。同时对我来说,我不认为设计师是一个工作压力很大的职业,我是一个倡导快乐工作的人,所以我觉得它的工作和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多需要去平衡的地方

  景观中国:您在非工作时间最喜欢做什么?
  
  袁:我在非工作时间喜欢做的事情,不知道喜欢做什么,带带孩子,可能烧烧饭。

  景观中国:您最近阅读的一本书是什么?带给您的思考和感悟是什么?

  袁:我有一个习惯,是同时读几本书,最近在读一本书美国种族问题的一本书,实际上我是觉得它是人文主义的一本书,就是人类学方面的书,但是书里面的种族文化,对我来说还是有蛮大的启发。
  
  景观中国:如果不做设计,您会选择什么职业?

  袁:我不知道如果不做设计我会选择什么样的一个职业,我没有想过这些事情。

  景观中国:您的设计梦想是什么?它“照进”现实了么?

  袁:我的设计梦想实际上是期望能够创造经典,但是到现在为止这还没有实现,我会继续努力。

  景观中国:您未来的职业规划是怎样的?计划什么时候退休?

  袁: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退休,因为我不知道我除了设计之外我会做什么其他工作,我也不知道我除了设计之外,我退休能干什么。
    
  我觉得设计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工作,它同样是一种娱乐,谢谢!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