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北京论坛(2014)城镇化专题论坛暨北京大学第十二届景观教育大会高端对话沙龙话题四

admin 2014-12-02 来源:景观中国网
现在城市景观千层一面。从园林到建筑导致了很多问题与困惑。我们要改变的首先是3种类型人的审美观。第一,市长的审美观,真正是书记的审美观。第二,大众的审美观,他们已经生活在千城一面的环境中了。第三,有自省能力的年轻设计师们的审美观。请各位专家谈谈我们到底怎么来提升整个社会的审美。
  问:现在城市景观千层一面。从园林到建筑导致了很多问题与困惑。我们要改变的首先是3种类型人的审美观。第一,市长的审美观,真正是书记的审美观。第二,大众的审美观,他们已经生活在千城一面的环境中了。第三,有自省能力的年轻设计师们的审美观。请各位专家谈谈我们到底怎么来提升整个社会的审美。

  庞伟:
  我们的发言大多都是从文明角度谈历史文化间的种种恩怨,交流或冲突,对目前中国文明我们需做一个价值判断。
  虽然中国很大,经济企业到了巨无霸程度,但我们的文明状态还处于幼稚、未根除野蛮的状态。北大论坛开了个好头,但我挺怕论坛的,因为论坛或者特别一致,照本宣科,或者一味奉承大师、牛人。真正争论的又容易不欢而散,觉得这是人格上的攻击。
  国外有罗伯特议事规则,而我们靠的是道德水准,并不是大家认同的规则。而景观的本质是什么?我今天试图从雾霾的角度谈本质,而景观的本质是一个色相,它飘忽不定,实际是一种反映。人造景观分两种,一种是有设计师,一种是没设计师。没设计师的很直接,集体劳动如都江堰,在过程中留住了集体审美。有设计师做的并不是设计师的审美,而是帮委托者实现审美。所以说景观设计都还是大众艺术,而不是精英文化。我们的委托者主要是改革开放的第1代或1.5代商人, 和官员,他们的学历并不能决定他们是浸透了文明素养的精英层。从文化素养上说,他们既不是士大夫,也不是绅士。所以这是群众的选择。正如晚清慈禧太后是文盲,并不是意味着她没水平,而是与大众特别同构,不是靠精英培养的文化。最后说启蒙,启蒙特难,第一,判断悖论需要启蒙,第二,谁有资格启蒙?中国处在一个前面容易的事都办了,现在特别矛盾的时期,经济问题不是最直接,还是文明问题,即在世界舞台上扮演什么角色?我们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小设计,小设计之所以不明朗,是因为大设计是模糊的,甚至是错误的。

  杜昀:
  我在学习德语过程中,接触了很多北大的学者,学习审美和文学,对我启示特别大。在通过审美比较后,我发现了一个很悲哀事实,中国近代史上的审美,尤其是建国后的审美,没有精英文化作为审美观的底层支柱,即我们全社会的审美是没有差异的,非常同构,这是很可怕的。因此我们是不可能做启蒙的,谁做启蒙谁牺牲。所以这个社会很悲哀,在国际论坛,我只讲唯美的东西,不敢讲现实的东西。报纸上出现的秋裤、大裤衩,这不只是对建筑师的侮辱,而是对我们人类文明的侮辱。我们社会看事物没有深度,不要说在哲学层面上,就连文学层面上,连以前意境、诗意层面的审美都没有,完全是象形的,这是很可怕的,也是中国建筑师无法走向国际的重要原因。

  李宝章:
  为什么设计前后如此一致,如此糟糕?是因为我们不配,我们没有那么高的水平去要求。是因为当我们在封建文明时候,封建文明的审美、各个制度都达到了极致,所以人的审美是完整的。而封建制度被打破后,建立一个公民文明失败了,所以我们还处在启蒙中的社会。从海南岛到东北都是一样的景观,那是我们愿意,我们不觉得这是问题,如果我们得到的启蒙是一样的景观不行,改变才会发生。因此现在我们还没有得到真正的教育,我们要回到自己,回到现在的启蒙、公民的文化,和民族现代美学的教育,包括我们全民族有限的文化认知水平。
  社会的表象是社会集合的内心反映,我们之所以有社会表象,是因为我们合起来有一个内核。所以回到我们自己,正视自己。作为设计师,我们审美可能比别人好点,要持续地启蒙别人、启蒙自己,合力扬我们的善,建我们的理想社会,我们是可以的,我们有信心,只要我们走在正确的路上!谢谢!

  庞伟:
  建筑、景观现在确实太大一统,一方面呼吁年轻人出人物,另一个是太平(录音02:05:00),不要都说一样的话,就像我提出的方言景观,希望国家有这种丰富性。这其实是对家乡的热爱,我们都热爱北上广,对家乡有自卑,但我认为要把对家乡的热爱拾回来。
  经济不太好的地方就一定要分化,我们学毛泽东,认识到基层、小城、农村的价值,同时重视思想,有思想的人才能变成火种,变成力量,变成一个个再去团结其他人的个体,这就不是群盲,不是齐齐地唱一首歌,齐齐地走一种路,齐齐地繁荣,齐齐地衰败。

  李建伟:
  千城一面是一种现象,在这个时代,我们都是参与者。千城一面的原因是什么呢?
  第一,千城一面是一种必然。短短几十年时间内,改变了整个中国所有城市的面貌,这么快的速度,这么短的时间,没有新思想与新人物涌现,设计大同小异,所以千城一面是必然的。
  第二,我们进入了设计围绕审美的误区。中国的美学、哲学在这个时期都是一统天下,变成了唯物主义,没有人敢谈维新主义与抽象。如今的美术教育依旧是写实主义,画石膏模型、静物等,使得我们无法走出模仿的怪圈。我认为设计不是从模仿开始的,设计一定是抽象出来的。过去古典的东西长时期走不出固定模式,正是由于写实;欧洲长时期建筑风格就哥特式、巴洛克,也是由于写实造成了千城一面。教育者一直没有反思,为什么教育出的都是写实的学生,重复着老师的教育,这就是我们的教育问题。
  我认为我们的美学教育和哲学思想,以及具体的写实美术,对我们设计行业是很大的摧残,我对出人才完全失望了,因为改变不了带动社会的群体。所以要改变千城一面,首先要慢下来,我们要有经济的下滑,要利用这个机会,才能有新的上升,这是非常关键的。这是一个社会群体问题,只要你找到将来行业的发展方向,改变你的想法,你的思想,你就能永远找到工作,但如果你不改变这一点,你就会被淘汰。出人才的希望存在,但我不抱太大希望,因为这是一个群体问题。

  马晓暐:
  不要如此悲观,中华名族五千年文明,民族原创力,追求精致和极致是任何民族都赶不上的。在过去二十年,市政类园林“新”,住宅园林类“贵”。一个民族在短期内发生了巨大变化,无法求新、求变,也就造成了千城一面的必然结果。 我强调美术、艺术是闲出来的,只有经济慢下来,才是艺术发展的黄金时代。艺术是一种不经意的流入,不是咬牙切齿的结果,凡是刻意做出来的设计都是垃圾,真正的好设计是直白地表达诉求,表达令人感动的纯真。
  未来的机会不在北上广的设计公司,未来机会必定在三线、四线城市,在乡里、山里等,你们在那里不是作为设计师,不是提供设计服务,而是当老板,当拥有者,要做别人做的事,让别人无事可做,而不是重复今天在北上广的设计。你们应该去拥有,当你用智慧拥有产业时,同时就获得了权利,恰恰是底层的工商资产阶级才是改变社会的最原始动力。

  李宝章:
  我们为你们呈现各种可能性,你们要用导航仪,用自己的价值观,要看到我是谁,该怎么做。

  李建伟:
  设计不是为了审美,如果用审美的眼光做设计,那结果就是一个样,因为遵循的韵律节奏等原则是一致的,如果继续按照原则做设计,将无路可走。设计一定是走心的,心灵感应才是设计,必须把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创造表达你情感体验的场所才是设计。造成千城一面现象就是因为有很多误导——追求唯美。设计可以是不美的,不美的东西表达了你的情感,表达了你的理念,就是正确的。因此要破除做最美的景观、最美的建筑的误导,这是我的观点。

  孙虎:
  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是一个社会时代发展必然的结果,随着社会发展,最后会自然回归。人性是虚荣的,喜欢崇洋媚外,刚开始做景观设计的时候为什么做西式的东西,因为大家喜欢写实的,而国外开始也在抄袭,这是个过程。我后来研究岭南园林,实际它里面有非常多西式元素,因为当时好多留洋的人受到西方艺术的影响,与中国园林兼容并蓄后,形成了独特的园林艺术。因此这是一个过程,体验以后自然会回归。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