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还可以再规范一些——由深圳前海概念设计国际竞标引发的思考

admin 2016-12-08 来源:景观中国网
对于这次投标我有三点感触:组织投标还需要再规范一点、应该再多给国内公司一点机会、建立中国价值观评价体系刻不容缓。

还可以再规范一些
——由一次投标引发的思考
白 林

  对于这次投标我有三点感触:组织投标还需要再规范一点、应该再多给国内公司一点机会、建立中国价值观评价体系刻不容缓。

  2010年6月,深圳市政府发布了广受瞩目的深圳《前海地区概念规划国际咨询》竞标结果。从结果看,只有前3名的排名,后面的6家没有排名。我们是唯一一家自愿参赛的设计单位(没有保底费),也是国内唯一单独参赛的单位,因此比较关心这件事情,也引发了一些思考。

  关于程序

  深圳还可以再规范一点

  深圳确实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是陈旧观念最少、最有活力、最具创新精神和探索精神的城市。应该说,他们的组织比较规范,大概是国内第一次在竞标文件中列举出了评委名单,有矶崎新、严迅奇、马清运、唐子来、全永燊等。这是一个相当高水平的评审团。但非常可惜的是,他们中的大多数没有到场。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竞标组织方更改了评标的时间,而按照这些大腕级人物的习惯,约定时间都是需要提前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确定好的,临时变更就意味着:你不要来了。

  公布的大部分评委没有到场,这就不得不让人质疑评审的公正性。竞标的目的是为了保证公平公正,为此制定了严格程序,程序公正是结果公平公正的前提。我想,不按程序走有三种可能:一是认识不足,该情况的可能性不是太大,因为政府对程序的重要性是最了解的;二是的确有特殊情况,但约定了评标时间就应该严格遵守,既然公布了名单就应该严格执行。没有遵守和执行,那么是否应该给公众和投标人一个详细说明呢?但遗憾的是没有。在中国当下有太多的不规范操作,操纵评审团,控制评审结果,这是国内许多地方政府竞标组织者常用的手法。越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就越是要公开、透明,严格按照程序执行,否则就会给人家留下很多联想;三是故意为之,我相信他们没有想操纵评审的打算,但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想。对此我的建议是,组织者出来做个解释会增加政府的透明度和公平公正的形象,给政府形象加分,有利而无害。

  深圳给人的印象是中国最年轻最开放最按照规则做事的城市,应该给其他的城市作出表率。我非常想听到这个解释,更希望今后深圳组织竞标能更加规范。这样有利于更多的优秀建筑师和规划师参与深圳的竞标,有利于深圳的城市建设。我想,深圳的原意是想做好的,却没有达到这个目的。至少我有点质疑,也许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质疑。

  关于规则

  应该更创新一点

  竞标其实就是竞赛,竞赛必须公平公正,保证公平公正的关键是规则的执行。违反竞标规则的设计者却获了奖——荷兰的大都会设计事务所(库哈斯联合体)。竞赛规则中,用红绿色字体清晰地标明了不得改变的条件和允许调整的部分。红线是规划设计的范围依据,这个依据也被随意突破。当然,参赛者为了争取好成绩可能违反规则,但是裁判员却不能视而不见,不但不将其宣布为无效方案,还让其获奖。我们认为这种做法欠妥,是不甚公平和公正的评审结果。我们也体谅组织者鼓励创新的用意,但是在操作上是否也可以有更加创新的做法?比如,另设一个特别奖鼓励其创新之举。这样既鼓励了创新,也维护了规则的严肃性。对违反规则者还给予奖励,这种做法实在难以服众。

  关于评审标准

  应建立中国建筑价值观评价体系

  我参加这次竞标的最大体会是中国迫切需要建立中国城市与建筑的价值观评价体系。前海被说成是深圳最后一块地,规划设计非常重要,无论从宣传深圳的知名度还是向全球征得一个好的方案,选择国际竞标都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组织者称,全球有60多个公司报名,通过筛选有8个设计单位入选正式参赛,2个备选单位。正式参赛的8个单位中只有1个中国公司——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还是和2家国外公司组成的联合体。我们有幸成为了备选单位,后作为自愿参赛单位。虽然自愿参赛不进入前3名是没有费用的,但我们还是觉得机会难得。参加大赛是最好的学习机会,我们通过这次竞标确实达到了学习和提高的目的。

  老实讲,参赛当初我们还是抱着肯定能进入前3名的心理参赛的。为什么会这么想呢?因为不久前我们刚参加了一个国际投标,投标者都是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和德国等国家的知名大公司,而我们获得了第一名。我们思考发现我们获胜的原因之一在于我们运用的设计方法与他们有非常大的不同。简单地说,我们运用的是中医的系统思维方式,而国外的这些大公司运用的是头痛医头、脚疼医脚的西医思维。具体说,就是我们的方案不仅注重解决地块内的问题,更注重地块外的问题,地块与周边和与其它要素之间的系统性关系的处理问题。而国外的方案是就地块说地块的事,地块之内做得非常好,而地块与周边的关系,与当地的经济、文化、产业、环境、社会、生活方式等的关系缺乏系统而全面深入的联系。我们能够获奖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评委是中国的评委,他们对中医的系统思维方式、价值评判标准比较熟悉和理解。也就是说,中国的评委会用中国的价值观体系和评判标准体系来评判方案的优劣。假如评委全是国外专家,我想我们是不会获得第一名的。

  这一次我们运用了同样的手法,但是却没有成功。当然,竞标的成败有太多的因素影响,不能一概而论。但是我想这与参赛单位几乎都是国外公司和主要评委都是外国专家不无关系。评委一定会用西方的思维方式思考问题,用西方的评判标准评价方案的好坏。如果组织方不能够请到有思想、理论水平较高的评委,不难想象其结果只能是国外专家掌握着主动权,其他国内评委只是人云亦云地跟从而已。

  因此,我认为必须建立中国城市与建筑的价值观评价体系。在别人的价值观体系、评判标准体系下,你不可能是好的、对的。建筑是思想文化的容器,文化是一种价值观的反映。没有中国的现代建筑思想体系和文化价值观体系,就无法做好中国的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的评价工作。一味地用西方的价值观评价我们的建筑设计、城市规划、建筑文化、建筑美学,那我们一定是错误的、站不住脚的、被淘汰的。中国需要国际视野,需要学习国外先进的东西,但是不是需要完全扔掉我们自己的价值观、建筑观、审美观,扔掉我们自己的文化价值呢?

  对我们来说,虽然是一次没有结果的竞标,但是深圳能给我们参加国际投标的机会,应该说已经是一个进步了。一些地方政府完全不给中国人机会,他们瞧不起中国人,崇洋媚外的心理很严重。从这个意义上讲,深圳是先进的代表,起到了表率作用,也希望深圳能吸引更多中外优秀的建筑师规划师参与深圳的建设。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