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工业遗产之杨浦滨江创意园

admin 2011-05-26 来源:景观中国网
  工业遗产的再生开发使都市中的一些老厂房、老仓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盲目开发、随意改造也令人担忧。      “在西方,工业遗产的保护性开发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模式可循。比如主题博物馆模式、公共休憩

  工业遗产的再生开发使都市中的一些老厂房、老仓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盲目开发、随意改造也令人担忧。   

  “在西方,工业遗产的保护性开发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模式可循。比如主题博物馆模式、公共休憩空间模式、与购物旅游相结合的综合开发模式、工业博览与商务旅游开发模式..对症下药,常常能起到很好的起死回生的奇效。” 北京大学艺术系的翁剑青教授介绍说,“德国的鲁尔区就是一个典型的个案。原本这里的工厂纷纷倒闭破产,但经过改造,一个死气沉沉的老工业区焕发了青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8年成立了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TICCIH)。1986 年,英国的铁桥峡谷(Ironbridge Gorge)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第一个工业文明世界遗产。到2005 年底,全球已有22 个国家的30多处工业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上海是老工业基地,工业遗产的资源非常丰富。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松说:“1989 年颁布的第一批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中,就包括了像杨树浦电厂这样的产业建筑, 1993 年颁布的第二批优秀历史建筑中,又加入了上海造币厂等10 余处。到1999 年申报第三批优秀历史建筑时,我和我的研究生们合作,考察了上海近70 处工业建筑,最终15 处入选。”  

  2006 年上海市经委计划进一步改建上海的老厂房老仓库,推动上海内环线内70 个都市产业园区的转型。莫干山路、泰康路等名噪一时的工业建筑如今成了创意园区的“样板房”。将厂房改造成办公室、设计室、酒吧、咖啡吧、画廊、展览厅、美术馆,在设计师的“妙手回春”之下,旧厂房“返老还童”了。   

  但是,在工业遗产“华丽转身” 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的同时,上海交通大学风景园林研究所所长王云教授表示:“上海本地的工业遗产改造虽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还存在着盲目开发、改造随意等令人担忧的问题。哪些工业遗产应该保护,保护的标准是什么?没有一套明确的法规予以界定。工业遗产中的历史保护建筑出租给个人或公司后,任由其对内部自由装修,算不算破坏?这些问题都摆在我们这些专业领域的工作者面前。”    


  杨浦滨江创意园:工厂边的一方桃源  

  滨江创业产业园位于“世界仅存的最大滨江工业带”,是集各种原创设计于一体的现代服务业集聚基地。 

  一个多月以前,杨树浦路2200 号—上海电站辅机厂隔壁的北面围墙被拆除,现在2218 号“滨江创意产业园”的独立入口已经开好。如此一来,进入创意产业园再也不用经过电站辅机厂大门接受门卫的咄咄盘问。这里曾是建于1921 年的美商慎昌洋行杨树浦工厂,通用电气公司亚洲第一大厂,生产电扇、冰箱、手表等金属构件。  

  建筑师登琨艳早在2000 年就打起了这片“世界仅存的最大滨江工业带”的主意。2004 年,滨江创意产业园终于进入杨树浦路2200 号厂区院内,勃勃野心中的目标建筑面积达5 万平方米。  

  由碧瓦铺就鱼鳞形的曲径深入创意产业园,绿树阴浓,楼台倒影,鸟语花香,设计工作室、仓库改成的展厅、露天聚会中庭、葡萄架、爬山虎、藤椅,走廊和尽头斜放的镜子:“反观”, 令人耳聪、目明、清心。然而扩展计划暂时受阻,与创意园区隔墙相抵的是通用电气20 年代的老厂房和另外三家仍在正常经营的合资公司。  

  近一两年来机电工业复苏,厂区内老企业外迁计划被扰乱,上海电气集团更将把核电配套设备生产线转移到电站辅机厂内。当初大量厂房徒然闲置时的状况已发生变化。  

  创意产业如果没有一定的体量则难以形成规模,滨江创意工业园短期内也只能作一方桃源卡在重生的工厂边上,虽吐气如兰,却不得扬眉展臂。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