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工业遗产之北京798 工厂

admin 2011-05-26 来源:景观中国网
  工业遗产的再生开发使都市中的一些老厂房、老仓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盲目开发、随意改造也令人担忧。         “在西方,工业遗产的保护性开发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模式可循。比如主题博物馆模式、公共

  工业遗产的再生开发使都市中的一些老厂房、老仓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盲目开发、随意改造也令人担忧。      

  “在西方,工业遗产的保护性开发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模式可循。比如主题博物馆模式、公共休憩空间模式、与购物旅游相结合的综合开发模式、工业博览与商务旅游开发模式..对症下药,常常能起到很好的起死回生的奇效。” 北京大学艺术系的翁剑青教授介绍说,“德国的鲁尔区就是一个典型的个案。原本这里的工厂纷纷倒闭破产,但经过改造,一个死气沉沉的老工业区焕发了青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8年成立了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TICCIH)。1986 年,英国的铁桥峡谷(Ironbridge Gorge)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第一个工业文明世界遗产。到2005 年底,全球已有22 个国家的30多处工业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上海是老工业基地,工业遗产的资源非常丰富。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松说:“1989 年颁布的第一批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中,就包括了像杨树浦电厂这样的产业建筑, 1993 年颁布的第二批优秀历史建筑中,又加入了上海造币厂等10 余处。到1999 年申报第三批优秀历史建筑时,我和我的研究生们合作,考察了上海近70 处工业建筑,最终15 处入选。”  

  2006 年上海市经委计划进一步改建上海的老厂房老仓库,推动上海内环线内70 个都市产业园区的转型。莫干山路、泰康路等名噪一时的工业建筑如今成了创意园区的“样板房”。将厂房改造成办公室、设计室、酒吧、咖啡吧、画廊、展览厅、美术馆,在设计师的“妙手回春”之下,旧厂房“返老还童”了。      

  但是,在工业遗产“华丽转身” 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的同时,上海交通大学风景园林研究所所长王云教授表示:“上海本地的工业遗产改造虽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还存在着盲目开发、改造随意等令人担忧的问题。哪些工业遗产应该保护,保护的标准是什么?没有一套明确的法规予以界定。工业遗产中的历史保护建筑出租给个人或公司后,任由其对内部自由装修,算不算破坏?这些问题都摆在我们这些专业领域的工作者面前。”

  北京798 工厂:宛如嘉年华 

  位于CBD 和远郊之间过渡地带的798,正逐渐被繁荣的商业和发达的地产吞没。现在的798 和嘉年华相比也相差不远。 

  798 之所以被人们看作工业遗产, 不只是因为它的巨大包豪斯厂房,也不只是因为它作为一个成功艺术群落的声名。更重要的原因是,798 是北京城市性格若干个棱面的一个面,从来就不曾脱离这个城市而孤立存在。798,作为军工厂神秘莫测不为外人道,作为电子市场野心勃勃又失意连连,作为艺术群落生机勃勃后渐渐流于尘俗。它始终与其所在城市的前行轨迹紧密连接。  

  位于CBD 和远郊之间过渡地带的798,正逐渐被繁荣的商业和发达的地产吞没。艺术家们的工作室越来越精致考究。越来越多的咖啡座、餐厅、服饰店出现在这里。周围的楼盘也顶着艺术的噱头不断看涨。就连798 里面翻版CD 的行情也高过 别处,一张印刷粗糙的翻版CD 居然卖到20 元人民币,而同样的价钱在新街口可以 买到几乎堪比原版的完美版本。半职业化的导游领着外国游客成群结队地闯进 798。本地人也常有扶老携幼来凑个艺术热闹度个艺术周末。现在的798 和嘉年华相比, 不太像,但也相差不远。  

  处于繁荣顶端的798 正逐渐为声名所累。一些新晋艺术机构开始选择别的区域。 比如不远处的草场地,一个新的艺术东区正在形成之中。艾未未的家就安在这 里,路对面是做视觉概念的U 空间。这里相比798,更安静,也更便宜。历史从来就是这样在眼皮底下触手可及的。而眼皮之上,我们自己、798 等等, 只好随历史之大波而随波逐流。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