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可持续性与风景园林

admin 2012-01-31 来源:景观中国网
我们已经到达了每项单一活动都会影响到未来活动前景的阶段。没有哪个方案,确切的说,没有哪个风景园林设计方案是可以完全避免产生生态影响的,即使那个影响微乎其微,是间接的或者是不可预测的。可持续性凸显了诸多讨论,但是就其通属范畴来讲,这个词本身已变得很难被使用严谨。同样,“风景园林”这一术语其本身也已承担了一个非常广泛的使用。它被使用在任何能成为人类可关心,操控和建造对象的相关范围或区域,即使这个对象是间断的,转瞬即逝的抑或是精神层面上的。虽然讨论常被限制在针对物质层面场地的应用范畴中,但“风景园林”术语自身则

我们已经到达了每项单一活动都会影响到未来活动前景的阶段。没有哪个方案,确切的说,没有哪个风景园林设计方案是可以完全避免产生生态影响的,即使那个影响微乎其微,是间接的或者是不可预测的。可持续性凸显了诸多讨论,但是就其通属范畴来讲,这个词本身已变得很难被使用严谨。同样,“风景园林”这一术语其本身也已承担了一个非常广泛的使用。它被使用在任何能成为人类可关心,操控和建造对象的相关范围或区域,即使这个对象是间断的,转瞬即逝的抑或是精神层面上的。虽然讨论常被限制在针对物质层面场地的应用范畴中,但“风景园林”术语自身则是包罗万象的。

  《欧洲风景园林公约》定义的风景(landscape)是“一处人们感知中由自然和/或人类因素作用和相互作用结果为特征的场所”——换而言之,万物皆景。然而,任何事物都是关于可持续性和风景园林这一说法也许确实无误,但参与到关于精确地定义风景园林与可持续性的争执,或是去进一步发展并且试图将一方纳入另一方包罗万象的术语的尝试,却似乎是一次徒劳的奔波。另一方面,这却在基础程度上为二者提供了一种颇具成效的回顾视角,并且引发了什么是他们彼此间必须为对方提供的考虑。

  可持续性的基本问题是人类消耗的无限增长在结构上是不可能的,鉴于地球有一个有限的承载能力,他是建立在健康的地志、气候与生物(包括人类)连锁系统上。这个问题需要关于在人与人之间(如何通过时间和空间将地球的承载力分配给人们)和物种与物种之间(如何对人类与其它物种利益进行平衡斟酌)的公平探讨。这类关于公平的讨论决定结果(项目概要),随后通过技术和设计策略地使用,使得资源的价值实现最大化。必须注意到的是在任何情况下,没有关于公平问题的公开讨论并不意味着对于这一范畴考虑的缺失。这仅仅意味着一个默认的态度尚待揭露。
 
  风景园林的根本问题在于,作为自然人和社会人,我们不仅占用空间,而且这样做,我们还会通过合作和排除来占用其他生物的空间。当然占用的空间不是空的几何空间,就好像我们占用的方式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和富于自然资源一样,空间中也充满着特性,记忆与期待。这个居住空间就是我们所说的“风景”,它滋养了我们的心灵以及我们的身体。我们能以很多不同的方式来“栖息”于“风景”中;象征性如纪念碑,经济性如农业和资源开发,厨房园艺可用来展现私人活动,街道,公园与城市则体现了公共的空间尺度。并非以就探讨风景园林自身的自然属性为起点,对景观的栖息与感知才是最有价值的研究方式。

  风景园林实践中,可持续理念之所以能被运用是基于“没有一块场地是独立存在的”这一蕴涵。作为设计难题而被展现出来的所有景观只是存在于更大范围中风景园林的一部分;因此,在我们的工作中风景园林(居住空间)固有的职责是不能止步于所考虑场地的边界。对于很多专注于风景园林设计的人来说这未必是有争议的。很多人这其中也包括这样的风景园林师,他们都很好地意识到相互关联的地志/气候/生物系统位于可持续概念的核心地位。即使不是全部,仍有很多从业者意识到至少有少量的设计方法和材料可以减少设计项目对这些至关重要的系统的影响。

  然而,我们很少去经常性地关注可持续的基础性问题—公平问题的共同关注。因为可持续性基本是关于个体和物种之间的资源分配;因此,基于关于公平的范畴,在工作中我们无法将可持续性放在工作的中心并满足于仅仅通过技术来处理设计项目出现的问题。恰恰相反,我们必须参与这个基本的公正分配问题和工作,将它延伸运用到场地和项目方案之外。

  这里有两种方法是关于我们处理公平分配资源的问题,而这些资源是构成可持续性的基础。首先,在更为广泛的社会尺度上,我们可以以一种鼓励转变的设计态度,朝着形成更为合理的资源利用方式的趋势引导。当然,通过使用较低能耗的特殊材料,使用对气候敏感的植物,减少养护用水等等方法,我们可以,也应该,去减少项目的生态足迹。然而,我们能也应该能扩展工作范围,从而超越场地本身,通过场地吸引人们去减少他们的生态足迹。如果不是一个居住空间,那它的一个生态足迹是什么样的?一个鼓励生态足迹减少的具体方式是:通过安排例如社区公园、可食用性景观和农贸市场的规划设计去改进当地的食物链,而且无论何时尽可能地将这些放入我们的项目当中。通过增加低能耗集约运送的运用——使路径和目的地更有乐趣,以此我们也能鼓励人们减少能源的消耗。另一策略是通过提供更丰富、更大参与的高密度景观,专注于创出更高密度、更满意的聚落达到可持续性。除了去鼓励更低生态足迹的转变,我们也能运用关于地志,气候和生物系统与经济,文化和社会价值之间的相互影响的知识作为一个支持的基础。一些人可能会建议超越场所的工作以及尝试把类似于社区花园和自行车道带到项目中去,而这些内容是最初没有在设计纲要中要求的,这超越了专业内容的合理范围。然而,核心问题在于,作为受聘专业人士的我们必须迈向突破,成为引领的角色和有责任的知情公民。如果专注于居住空间的讨论,这个以风景园林为中心的探讨能促成居住活动场所的可持续性。文化和社会价值会让任何可持续性的讨论变得更丰富。将多种相关的经济和生物相互作用在空间角度上的考虑涵盖其中也会使这一讨论更为丰富多样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