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一百年以后,我想问大家,我们还有中国园林可看吗?

天才在左 2018-11-09 来源:微信公众号:一席
我们做复原研究,并不是一个唯一正确的答案,它也可能就是个假说,有可能学者会来批驳我们,说你这个模型是错的。但是必须有人去做这个事情,否则它就永远丧失掉了,不知道它在哪里。这就是我们现在做这个事情的非常迫切的动机。

陈健,浙江大学艺术学院环境设计教研室主任,古典园林专家。

这十几年来我们做了很多园林的恢复,有梦溪园、芥子园、勺园、随园,还有明代的寄畅园、安澜园、文园等等。我们做复原研究,并不是一个唯一正确的答案,它也可能就是个假说,有可能学者会来批驳我们,说你这个模型是错的。但是必须有人去做这个事情,否则它就永远丧失掉了,不知道它在哪里。这就是我们现在做这个事情的非常迫切的动机。

消逝中的古典园林

大家晚上好,我是来自浙江大学的陈健,我在我们学校负责教授景观设计专业。我们中国人对园林是非常熟悉的,但是当我们被问到,能不能给园林下个定义的时候,我们发现是很困难的。

现存的众多定义中,我本人喜欢的是《佛罗伦萨宪章》里对园林的定义。其中第一点,大意是,认为园林从词源学的角度来说,园林就是天堂,同时除了天堂之外,它还是一个时代的象征,是一种艺术风格,是一个人们休息和创作的场所,甚至还是某个艺术家创作的一个作品。

这就是《佛罗伦萨宪章》的定义,这个定义的重点就是:园林是天堂。或者说是,所有的园林都是人世间的天堂。如果这个原理成立的话,我们将发现,只要人类一天不灭绝,那么人类将永远不会停止造园。

下面我给大家放几张中国园林的图片。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苏州拙政园。

20181109_103430_000.jpg

▲ 苏州拙政园

它是苏州园林中最大的一个园,占地有70亩左右,始建于明代,它还有另外一个很大的特点,它可能是我们中国江南园林中园主更替最多的一个,前后有16个主人。

这是苏州留园,也是始建于明代。

20181109_103430_001.jpg

▲ 苏州留园

我们现在看的照片里有一个很大的石头,叫冠云峰,它是宋朝花石纲的遗石,也就是说宋朝的时候皇帝到江南来搜罗名石花草,然后有些遗漏在了江南。现在遗留下来的有四座,苏州有两座,杭州有一座,在曲院风荷,上海有一座。

这是苏州的网师园。

20181109_103430_002.jpg

▲ 苏州网师园

陈从周先生跟方闻先生把网师园里的一个院落,叫殿春簃,把它复制到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所以说我们在纽约看到的一个院落叫明轩,就是复制自网师园。网师园是目前苏州唯一一个晚上有昆曲表演的园林。

这是杭州的郭庄。

20181109_103430_003.jpg

▲ 杭州郭庄

杭州在西湖边上有非常多的园林,而且它们都不叫“园”,它们都称之为“庄”,比如说我们耳熟能详的汪庄、刘庄,还有郭庄。这个园林是我本人认为的杭州西湖边上最好的一个园林。它好在复原得非常好,营造得也非常好,它在修复之前曾经是一个公检法的办公地,是一个拘押犯人的地方,也曾做过学校。

很多人都说上海最好的园林是豫园,实际上可能不是这样。你们下次有机会去上海的话,到嘉定去看看,上海最好的园林是秋霞圃。

20181109_103430_004.jpg

▲ 上海秋霞圃

从这张画面可以看出它的古意盎然。它占地45亩,是由三个15亩的园林合并而成,而且通过我仔细地考察,秋霞圃的整个最好的山水结构非常类似于无锡的寄畅园。

20181109_103430_005.jpg

▲无锡寄畅园

寄畅园在无锡的惠山和锡山之间,它坐落在两个山的山脚,因此它的借景条件非常好。另外寄畅园还拥有我们很著名的天下第二泉,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二泉映月》里的那个二泉。

南京的朱有玠先生曾经说,如果说我们要排一排江南园林的话,他认为最好的是寄畅园。我也跟他持相同的态度。寄畅园的环境,它近500年没有改变的园主,奠定了它在江南园林中最好的这么一个位置。

很多学者都说日本园林来自于中国园林,是的,从源头上说是差不多,但是日本园林有它自己的语言,有它自己的创造。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个枯山水的庭院,它是让人们面对这个庭院来冥想的一个对象,而不是可以下去进行活动的一个地方。所以日本园林的造园士说,在日本园林中只有猫是可以进入枯山水的,人是不能进去的。

大家从刚才这些园林的例子可以看出来,每个国家每个民族的园林都有它的特点。如何在园林之间进行比较,我总结出了一套叫“品园八项”的标准,它包括相地、立基、掇山、理水、建筑、花树、文字和主人。

这些概念很多是借鉴了明代造园家计成的概念,他写了一本叫《园冶》的书。还有一部分是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八个标准,换句话说将来如果你们看到一个园林,你们就可以用这八个指标来评判一下,是不是就可以打一个分出来。

很简单,就是我们所说的叠山。在中国古代,可以说在明代之前,叠山主要是叠一个整体的山。明代以后,中国人叠山趋于写意化,也就是说叠一个山的局部,强调的是“未山先麓”。历史上出现了很多著名的叠山家,比如说明代的张南垣,清代的戈裕良等等。

这就是戈裕良在苏州叠的环秀山庄,现在还保持得非常好。也就是在我们能够想象出来的自然中的山中间的那些沟壑、平台、悬崖,它都可以从它的一个小小的山体里头把它叠出来。

第四是理水。理水就是怎么去设计,或者怎么去安排我们的水,包括水的形状和水的形态。

第五是建筑。园林里的房子除了可以像我们平常一样的居住之外,它主要是为了让我们看景。另外房子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宁小勿大,宁散勿聚。在跟树跟石头相对应的关系中,你宁可把房子做得小一点,也不能把它做得很大。

另外,中国的建筑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不论亭台楼榭,实际上它都是同构的,换句话说我们把一个亭加上四个面,它就可能变成一个阁,把阁放大,它就可能是一个厅堂,它的构造几乎是一样的,它的材料也是一样的。

第六是花树。

很多人看中国园林都以为中国园林的植物是自然生长的,而西方园林的植物是经过人工修剪的,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我们的植物也经过精心修剪,无非是修剪的方法和标本不是几何形体,但也并非自然中的树,而是我们画谱中的树。

第七个就是文字。文字是我们中国园林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从园林的名字到里面各个景点的名字,到匾额,到对联,到碑刻,都以文字为主角。

比方说苏州的拙政园里有一个“与谁同坐轩”,当你进入这个轩,你首先看到的是这个名字,然后你就能马上联想到几百年前的苏东坡在杭州写下了这句话,这里面就有很多时间和空间的叠加。这个轩旁边还有一幅对联,出自唐代诗人杜甫的《后游》。杜工部写这首诗的时候是在四川,你就发现这个空间又拉开了。

最后是主人,从园林历史大体来看,我们可以发现,凡是由文人造的园我们可以统称为文人园,它的品格,包括它的意境,大部分是最好的,其他的人造的都要差一些,尤其是商人的园林。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看扬州的园林还比不上苏州的园林,那是因为大部分的扬州园林都是由盐商来建的,而大部分的苏州园林是由文人建的。杭州有一个著名的胡雪岩故居,它里面有一个芝园,就是一个商人园林,特别奢华,商人控制不住要去展示自己的财富。

这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品园的八项,当然这八项是我个人的八项,你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标准来,不要把它作为一个教条。

这是我去年主编的一套书的两本,这套书叫《海外中国园林研究》。我们想看看海外的学者是怎么研究中国园林的,我们绝对不能小看他们,他们研究得非常好。

我在这里简单地给大家画了一个逻辑图。怎么看中国园林对外面的影响?上面这幅图是一个中国园林,下面是凡尔赛花园,它们俩相互影响衍生出了英式园林,然后英式园林又影响了其他各地,其中最厉害的是在法国,还遍及了北美,包括今天的纽约中央公园。

这也就是说在林林总总的这些景观中,你总能够在里面多多少少发现中国园林的基因。大家可以看到,这是十八世纪在英国伦敦的丘园,丘园里就有一个非常好的中国塔,现在还保持得非常好。

20181109_103430_020.jpg

▲ 英国伦敦的丘园

下面这幅图是1742年的一个叫弗朗索瓦·鲍彻的人画的一个挂毯。

20181109_103430_021.jpg

▲ 《打扮的苏丹》,弗朗索瓦·鲍彻,1742年绘制。

我们仔细看看在这个挂毯中的中国园林的元素,这些元素包括佣人的发式、服装和亭子的样式。换句话说,英中式园林虽然产生在英国,但是不难发现,它实际上发扬光大是在法国。

以上是十八世纪中国园林对欧洲的影响的介绍,另外一个中国园林对外面影响的高潮是在改革开放以后。这就是我们1980年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所做的一个明轩,由陈从周和方闻先生共同策划,把一个苏州网师园中的院子搬到了纽约去。

大家可以看,当时潜园的石头都是开采于波鸿市郊区的山上,为这个事情市议会还专门开了一个会,来讨论允不允许开这个石头。这个石头非常类似于中国的黄石,这个是目前在美国,在海外一个最大的中国园林,叫流芳园,它仿照的是苏州的拙政园。

20181109_103430_027.jpg

▲ 流芳园,位于美国,是目前海外最大的中国园林。

有很多学者认为中国园林很厉害,因此他们有这么一个提法,叫中国是世界园林之母,实际上这个提法是很有问题的。最先这一提法来自一位叫威尔逊的植物学家,他写了一本书,书名是《中国,园林之母》。

哈佛大学派他到中国来干什么?说得好听一点叫采集植物,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把中国的植物偷到国外去,他一个人偷了差不多五千种植物,主要采集于中国的四川、云南、贵州等地。

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他说,在植物的丰富性和对西方园林的贡献这个意义上,他认为中国是世界园林之母,而不是说中国园林是世界园林之母,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我们千万不要盲目地自大。我认为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有园林,都有它自己自身的特点。

我和我的团队这些年来主要是在做什么呢?就是做消失的园林的复原研究。我在这里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复原研究,就是通过图像资料,通过文字资料,通过实物,通过基地的勘察,把一个已经消失了很多年的园林尝试着恢复起来。

园林复原的目的有两个。第一,园林是我们人类所造的东西里最容易消逝的。跟桥梁、建筑、宝塔、长城相比,园林是最容易消逝的。在明代很多学者发现了这个问题,因此王世贞说“园以文存”。也就是说只有诉诸于文字,我们才有可能把这个园林保存下来。后来又发展了绘画,比如说界画,还有木刻和山水画,把园林画下来以后就可以保存下来。

第二,现存的古典园林,你们今天看到的我放的那些照片上的园林,基本上都是清代,甚至是解放以后慢慢地改造出来的。你很少能看到一个原汁原味的,比如说一个明代的,或者说一个宋代的园林,更不要说一个唐代的园林,这就给我们留下了很大的遗憾。

第三个是我们前几年做的一个明代的寄畅园复原。明代寄畅园的复原得益于一本书,就是明代松江画派的一个中坚人物叫宋懋晋,他有一本《寄畅园画册》,长时间没有人发现,后来一个华侨把它了献给中国。这个画册中有50个景,这50个景就让我们能够非常好地来了解寄畅园。

寄畅园有很多非常好的特征,我刚才也说过,其中最大的特征就是它的基地特别好,也就是它的相地特别好,它在两个山的中间,然后可以把两个山的景色都借到。

寄畅园原来是一个寺庙,在明代有一年失火了,后来人们在重新建庙的时候就在里面做了这么一个东西,堆了这么一个案墩。

这个很重要,有了这个案墩以后,这个地形就变成了这么一个折叠地形。这也就是说,在寄畅园和惠山中间还有一块巨大的看不到的开阔地,里面有很多居民,但是我们看不到,我们把这个地形称为“2.5D的地形”。

大家可以看,这个凹槽里的内容完全是看不见的,看上去好像这两个面是延续的。这个很重要,这是得天独厚。这里面很明确,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园林里的树梢,这个后面是惠山的树梢,但是你不仔细看,你会觉得这两个树梢是连续的,实际上这两个山尖相差好几百米。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地形的塑造的重要性。

20181109_103430_038.jpg

▲ 从锦漪汇东岸看惠山

20181109_103430_039.jpg

▲ 从惠山看惠山寺

第二个就是它的泉,自从陆羽命名了天下第二泉以后,这个泉所受到的命运就是,各种人,从皇帝到官僚到文人,全国各地的人,都用车拉船载到二泉来把水拉回去喝。

你们只要去看一看李日华的《味水轩日记》就会发现,他会告诉你今天拉了几十坛二泉水,从无锡拉到嘉兴。从宋代的皇帝开始,到了明清之交的时候,我们发现寄畅园里的二泉已经枯竭了,那怎么办呢?就由原来的曲涧变成了今天的八音涧。

这是张岱,绍兴人,在他写的《陶庵梦忆》里,他说在寄畅园对面有一个园林叫愚公谷,他去的时候愚公谷已经荒废了。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邹迪光用二泉的时候是多么地浪费,用它来做溪、做瀑、洗脚、做饭、洗澡,甚至用它来冲马桶。然后他最后一句话说,“故居园者福德与罪孽正等”。这么浪费,它肯定有用完的那一天。

这是我们做了恢复以后的明代的寄畅园的概况,它跟今天的寄畅园有非常多的区别。

比如说石头,在宋懋晋的画册里有一个景叫石丈。

这个石头今天还在,但是放的位置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根据我们的复原研究,它原来的位置是在大门口进去的围墙边上,是在北边,现在的石头已经放在了东边。

20181109_103430_051.jpg

▲ 芙蓉堤复原模型

在明代的时候,我们可以看这张图,因为那个时候二泉特别充沛,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人都是走在地面上,这个曲涧、河上面架了桥,地上还放着很多大石头,像这样的我们称之为孤置的太湖石,而今天所有的人都是走在沟里。

20181109_103430_052.jpg

▲ 曲涧

今天的这个涧叫八音涧,张鉽,作为一个非常优秀的设计师,他改造成曲涧的一个很大的制约条件是什么呢?就是二泉的水已经没了,水没有了以后,要把一个干枯的沟变成现在的峡谷,而且很多专家都认为这是我们江南园林中一个很大的创意。

这是曲涧复原的模型。

通过复原我们得出了哪些结论呢?第一,张南垣的侄子张鉽主持修改的寄畅园,整体上来说要比明代的寄畅园好,至于为什么好我们今天不展开,因为内容特别多。这充分说明,并不意味着明代的东西都比清代好,明代的东西也是参差不齐的。

第二,八音涧作为寄畅园的一个创新的设计,它的一个重要的来源,或者说理由,是因为二泉的枯竭。我们查到的那些水文资料也可以佐证。

第三,寄畅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这个园林到今天为止,近500年没有更换过主人,都是属于秦家,就是我们所说的惠山秦氏,秦少游的后代,这跟刚才所看到的拙政园完全是两回事情,它一天到晚都在换人。

最后一个案例是在我的老家,是江苏南通的文园。这也是我用心最多,且目前有可能劝说当地政府把它恢复出来的这么一个园林。文园有几个非常好的特点,第一,文园是由清代著名的造园家戈裕良设计的。此园曾经跟如皋的水绘园齐名,“扬州八怪”那些著名的人物都多次来过文园。

丰利古镇,它原来是一个运盐的繁华的古镇。这是我们看到的今天的文园的旧址,这个是我们做的文园的模型。

从模型里头我们可以看到,原来整个丰利古镇是非常漂亮的,而且是风格极其统一的这么一个很繁华的镇。在镇中间有庙,有园林,有祠堂,还有其他不同的建筑。

这是现在的遗址,曾经被用做丰利小学,现在变成了一个幼儿园,荒废在这里。正是因为这块地还荒废在这里面,因此有可能政府会同意投资把它复建起来。但是我们也建议在做文园复原的时候,也同时把它的历史街区复原起来。

20181109_103430_060.jpg

▲ 文园旧址现状

20181109_103430_061.jpg

▲ 文园复原模型

对着这张图我们想说的是,我们做这些复原研究,它并不是一个唯一正确的答案,它也可能就是个假说,有可能后来不同的学者会来批驳我们,说你这个模型是错的。但是必须有人去做这个事情,否则它就永远丧失掉了,不知道它在哪里。这就是我们现在做这个事情的非常迫切的动机。

最后我们谈一谈怎么去保护现在的园林。这是我们拍到的苏州拙政园的一个平常日子的游客情况。

20181109_103430_062.jpg

现存的园林我觉得有四个问题要注意,一个是我们的园林单位还在或多或少地在修改古典园林,按照《佛罗伦萨宪章》和国内的遗产条例,这是不容许的,但是我们还在修改,包括杭州的郭庄,包括苏州的园林。比方说他们办一个什么节,他们就会把桥拆掉,把驳坎改掉,这个是绝对不容许的。

第二,我们现在习惯于在园林里做很多指示牌。中国园林本身的特点就是一个迷宫,指示牌什么意思呢?指示牌就相当于剧透。我站在这儿,你就直接告诉了我前面是什么后面是什么。

中国园林的核心它就是一个迷宫,你根本不知道下一个点是在哪里,而且可能你要走错了要再走回来。现在弄了那么多指示牌,这里是厕所,这里是北入口,这里是售票处。我觉得这完全是两回事,这就是叫剧透,剧透式的指示牌。

第三点,你们去过以后你们去听听看我们的导游是怎么解说的。他们根本不了解或不尊重园林的历史,胡编乱造这个皇帝看到这个美女,这个鲤鱼跳龙门,这个升官发财,就是这些东西,那么园林在哪里呢?

第四,我们的游客人数从来没有有效的限制,去过日本园林的朋友们都知道,参观日本的园林是要提前很长时间预约的,它必须控制每天的人数,这个我们要好好地去借鉴。

如果说这些东西我们都不注意的话,长期以往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在一百年以后,我想问大家,我们还有中国园林可看吗?非常危险。

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 给Ta打个赏

16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winky89:  1、赞同古典园林中路标指示牌的误用,看红楼梦刘姥姥进大观园迷路迷宫式的,便可得知古典园林重在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奇趣。2、也赞同限制游客数量,以便保护好这些古典园林。3、另外古典园林中的房屋有冬暖夏凉的舒适。4、应鼓励营造古典园林。
2018-11-13 08:59:0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