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设计观点:学校不应成为未成年人的“监狱”

天空超人 2018-12-27 来源:Archdaily
教育理念的转型正在影响校园建筑设计。

Nordstjerneskolen_20130125TW__TW_154.jpg

New City School, Frederikshavn / Arkitema Architects . Image Cortesía de Arkitema Architects

根据建筑师和学者弗兰克·洛克(Frank Locker)的说法,在建筑教育中,我们会不断重复20世纪相同的公式:教师传授一种僵化的基础知识,无论学生们的动机、兴趣或者能力如何,都给与学生很少甚至没有指导方向。洛克说,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正在复制监狱,没有空间进行整体、灵活和多样化的教育。

“当你在一个有着关着的门和走廊的空间并且没有任何东西比如门铃提示你何时或者如何进入时,你会怎么想?”洛克问道。

6056624971_479816f691_o.jpg

"Marcha de los 100 mil paraguas", protesta en el contexto de las marchas estudiantiles de 2011 en Chile. Image © Rafael Edwards [Flickr CC]

全球教育模式受到质疑并进行各种形式的转型(或危机)这一事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自从法国大革命以来,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以及旧政权时期教会对教育的垄断地位的衰落。

教育转型发生缓慢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化。奇怪的是,它们通常是由那些在如今不复存在的教育体系中成长的人展开的。他们的成果将被那些甚至现并不存在的世代的人看到。无论系统是积极地还是消极的,建筑都倾向于反思而不是反抗。毕竟,建筑师国家与私人实体的愿景,并且超越了空间创造力的允许范围。

CF163614©S.Chalmeau_non_libre_de_droits.jpg

Escuela Lucie Aubrac / Laurens&Loustau Architectes. Image © Stéphane Chalmeau

因此,在信息时代(比知识时代更准确的一种描述),公民要求改变他们的教育模式,以更好地适应他们的社会和独特的特质。在我们的案例中,由Mark Wigley引领的哥伦比亚大学GSAPP受到教育的启发,该教育将解决未来建筑问题。虽然在拉丁美洲研究建筑仍然是通向社会流动性的途径,但在非洲和亚洲的诸多发展中地区,新的建筑是被迫处理缺乏基本需求,如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

学校如同监狱

2706_Kirkmichael_PS_7.jpg

Escuela primaria Kirkmichael / Holmes Miller. Image © Andrew Lee  

洛克曾在哥伦比亚评估波哥大的教育部,并为建筑师和建筑公司提供有关新型的学习模式和建议,该模式能够解决当前社会和文化的变化。凭借坚定的信念和丰富的建筑教育经验,洛克说,我们通过继续使用“监狱”模式,并依靠旧的二十世纪的教育模式,将严格和无益的知识传授给学生并无视他们各自不同的兴趣或者能力。

这位美国建筑师在最近接受哥伦比亚报纸EI Tiempo采访时表示,他对教育建筑的兴趣始于他接受了和设计传统建筑学院楼所不同的任务,他称之为“监狱模式”。当被问到为什么今天的学校设计像监狱时,洛克回答道:

“在美国,许多设计监狱的人也设计了学校。当你看到长长的走廊有着关着的门,没有许可无法进入任何一间房间,还有一个铃声告诉你什么时候进来,什么时候离开,什么时候课堂开始,什么时候结束,这对你来说这是什么样的东西?”

VERSTAS_SAUNALAHTI_1685.jpg

Escuela Saunalahti / VERSTAS Architects. Image © Tuomas Uusheimo

儿童在这种环境中体验到的空间设计和时间直接反映在教室里。在于哥伦比亚新闻媒体Semana的另一次采访中,洛克表示:“在某些文化中,人们希望学生位居老师,这种学校的布局反映了这种教育的理念。”回顾我们自己上学时候,办公室的布局、不可辩驳的权威和老师的知识,很容易使人感受到洛克的观点。

Second_Floor_Plan.jpg

Escuela Saunalahti / VERSTAS Architects: segundo nivel. Image Cortesía de VERSTAS Architects

尽管如此,这是二十一世纪的信息时代,教师不再是知识大门的守护者。随着新一代人无限制地访问英特网,教师必须扮演指导者的角色,而不是看门人,来帮助学生能沿着教育旅途前行,而不是拖着他们,对他们动粗或者吼叫。当然,教育模式的这种转变也会产生实际影响:

“这些矩形,封闭式的教室适合旧的教育模式,它们几乎不能激发和培养知识。此外,他们以老师为中心而不是以学生为中心,并没有为学生提供当今世界中引导和发展的必备技能。”

洛克表示,学校应培养一种社区感,“学生有所需的空间和工具,可以在各种规模大小的小组中聚会,参与自发的学习,学生不再匿名,避免共存的问题,这些地方是导师和教师真正了解他们学生的地方。”教室是圆形的,拥有激发主动学习的一切东西,从促进学生合作的家具到现有的电子设备再到项目实验室。

学校:流动的,教育性的,公众的和城市的

P1013401.jpg

Escuela Primaria y Centro Comunitario Legson Kayira / Architecture for a Change. Image Cortesía de Architecture for a Change

记者和历史学家Anatxu Zabalbeascoa 以及泰罗尼亚政治学家Judit Carrera指出,芬兰及其40年的尝试和所犯的错误是建筑对教育改革影响的一个例子。

Zabalbeascoa表示,“最好的学习空间是那些与每个人一起设计的学习空间,它们建立了空间与外部世界之间的关系,这是灵活的,可以重新开发的。”Carrera指出,芬兰“将学校视为城市、教育和政治的空间,因此,学校应该激发家庭的感觉。对于芬兰建筑师来说,建立一个学习中心是一个关于荣誉感和声望的问题。”当它将被用来去教育未来的建筑师,它所含的意义会更多。

尽管如此,芬兰的成功并不是适用于一切的解决方案。这不是一个可被复制的特权,也不是一个可以在世界范围实施的处方,无论它看起来多么的诱人。就像建筑课程一样……这完全取决于环境。是的,社会、经济、空间、地理和感知的环境。例如,如果不了解芬兰人在1917年从俄罗斯获得独立后面临的激烈文化压力,你无法理解芬兰模式的成功,更不用说五十年代经济困难的几年,而其欧洲邻国通过其工业化,消费主义和社会的进步城市化重建自己。

Stueplan_200_Ground_floor.jpg

New City School, Frederikshavn / Arkitema Architects: primer nivel. Image Cortesía de Arkitema Architects

“1970年,我们受过很少的教育。我们是一个贫穷的农业国家,需要教育来发展我们国家的繁荣和安全。”芬兰教育政策专家Pasi Sahlberg在最近接受一位智利记者关于历史环境的采访中回忆到大约四十年前改变芬兰的改革措施。

尽管新闻界希望将洛克的观点和芬兰的方法作为“未来的教育”,但实际上改革当前教育模式的必要性是一个当下的问题。用Mark Wigley的话来说,或许我们正在回答一些不重要的问题。因此,在考虑如何设计教育的未来(当前)空间之前,最重要的试问自己,“我们想要教什么,怎么教?”

翻译:Ezio Zhang

Nordstjerneskolen_20130125TW__TW_166.jpg

New City School, Frederikshavn / Arkitema Architects . Image Cortesía de Arkitema Architects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