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美国媒体关注乡村经济发展:乡村该不该成为缩略版城市?

Cecile 2018-12-28 来源:好奇心日报
或许也可以为中国的乡村发展提供借鉴

201812270518355flCYrtoW87u2Qa9.jpg

《纽约时报》不久前发表了一篇该报经济记者 Eduardo Porter 的评论,《试图“挽救”乡村经济的严酷事实》,对复兴美国乡村经济持悲观态度,引发了一些讨论。

文章首先指出,美国有五分之一的人生活在乡村和小镇,总计约六千万人。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个世纪,这部分美国面对的是持续的经济衰落。在 80 年代,乡村的就业机会和收入水平还比大城市差不了太多。而在 2008 年经济危机之后的四年恢复期,人口少于 10 万人的郡失去了 1.75 万家企业,相比之下,人口超过 100 万人的大郡则增加了 9.9 万家企业——主要的就业增长都集中在拥有众多人口的城市地区。

一个结果是,乡村人口不断减少。1990 年以来,美国总共增加了 7500 万人,而乡村减少了 300 万人,增长都集中在城市和郊区。人口的减少反过来又加强了其经济衰败,形成恶性循环。

乡村的衰败,不仅造成了犯罪和鸦片类药物滥用问题的恶化。而且众所周知的是,特朗普的当选,与这部分选民的支持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他们试图为自己的困境找到出路。在此之后,相当一部分美国公众如梦方醒,开始关心乡村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们愿意支持如此糟糕的一个候选人,以及应该做什么来挽救乡村经济。

可是,“没人知道该如何恢复乡村经济”,Porter 写道。州、市和联邦事实上已经花费数以十亿计的资金来为经济发展停滞的乡村地区创造经济发展机会,但是成效不佳。作者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些举措没能吸引高科技企业的入驻。因为这些科技公司极为看重所谓的聚集(agglomeration)效应,坚信只有地处大城市,靠近其他创新企业,才能实现创新,保持竞争力。这种聚集思维在过去 30 年中塑造着美国的经济格局,使得“一片低生产力部门中”出现了一批“超级巨星群岛”。而政策制定者也相信这一点,因此不愿意采取会逆转聚集效应的城乡政策。

而且,即便有政策(比如税收减免)鼓励企业前往小城镇,还有另外一个问题——高科技企业不需要低技术水平的工人,而他们恰恰构成乡村劳动力的主要部分。

与此同时,对于想要前往大城市寻找工作机会的人们来说,城市的房价已经太高了。

正是基于以上种种理由,作者认为乡村的问题十分棘手,目力所及没有可以“挽救”的方案,它的政治后果令人担忧。

对此,《大西洋月刊》旗下的城市议题网站 Citylab.com 发表了一篇针锋相对的文章,题为《美国乡村在如何自救》,作者为密歇根大学信息学院的博士候选人 Jean Hardy。他认为美国乡村缺乏人才并非天生如此,而是一系列外部原因造成的,包括州级拨款削减、强调大学教育而忽视职业教育、以财产税为公共教育主要资金来源因而导致资金不足等等。

同时他认为,发展地方经济并非只有吸引高科技公司入驻一条途径,这一点太被强调为一条衡量经济成功程度的准绳了。他认为,事实上乡村并没有坐以待毙。一些地方已经通过地方营造(place-making)将地方休闲资源转化成旅游产品创造就业,或是通过培训和建立联合办公空间,来帮助居民成为远程 IT 客服人员,分享高科技产业发展的果实。甚至,正是因为城市房价高企,乡村可以接纳想要离开城市的高技能劳动者。因此,与其谈论乡村是否可以吸引高科技企业,不如问该如何向身在乡村的远程劳动者提供更好的支持。

文章最后提出,应该反思什么是“经济成功”。文中引用的一项研究显示:从人口比例上来说,乡村比城市拥有更多的企业家,而他们往往在认为能够满足家庭所需的时候,就认为自己取得了“成功”,而不是像城市的企业家文化那样,崇尚永无止尽地积累财富。作者认为,探讨乡村的复兴,也需要考虑乡村的文化优势,比如紧密的社会联系,而非拿城市标准生搬硬套。

《纽约时报》专栏作者、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也关注到了城市聚集效应与乡村被锁定败局之间的关系。他在 Twitter 上转发 Porter 的文章的时候评论道:“有一点我觉得很有意思:大概二十年前,有一场辩论是关于信息技术是否会增进还是缓和城市集中(urban concentration)……目前这一点是肯定的:IT 加强而非缓和了集中。即便一些人搬到乡村远程办公。但是真正的(乡村)复兴不太可能。可能搬往大城市可能会帮助很多个人,但是那些不能搬或不想搬的人会吃很长时间的苦。”

《杂食者的两难》等书的作者、著名作家迈克尔·波伦(Michael Pollan)在推特上转发了用户 Leah Douglas 的评论:“仍然令我震惊的是经济学家可以对衰落的乡村经济写上成百上千字,而不需要使用哪怕一次‘兼并’(consolidation)这个词。”

美国农业的兼并整合,这个斯坦贝克在《愤怒的葡萄》中就书写过的主题,一直持续至今,原本的家庭农业不断被垄断性的大型农企替代,而最近美国媒体上热议的另一个关于乡村的话题,是大型“一美元店”(dollar store)连锁企业的扩张几乎垄断了乡村食品零售业。

Leah Douglas 的后续推文也认为不顾乡村现实,而认为复兴乡村只有吸引高科技公司入驻一条途径的想法非常荒谬。

《纽约时报》的那篇文章得到了一千多条评论,署名为“Laura”的一则评论截至发稿时有两百多人推荐并被纳入编辑精选。评论显然对高科技产业成为衡量经济成功准绳的观点非常不满,而且认为城市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导致乡村的衰败,它写道:

“如果气候变化让这些在没有水和电的情况下不知道如何生存一天的人情绪崩溃的话,我会感到好笑。如果没有食物,而你们的饮用水被咸水淹掉的时候,祝你们的高科技工作技能好运。在不远的未来,会有一个时候城市和乡村的美国人会需要彼此。留意你们在把什么桥烧掉。”


题图为人们在观看格兰特·伍德的名画《美国哥特》,来自 Flickr 用户 Kevin Dooley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