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央美学生改造“壁画村”惹争议 网友:这是农村,不是798!

趁微风正好 2019-03-08 来源:微信:设计清单
这些壁画就像开了一扇更明亮的窗户,开在大水峪村每家墙面上,也开在人心里。

过去,一说起“农村”

脑子里冒出的形容词大都是

“贫穷”、“落后”

鸡鸭遍地走,村里网才通…

如今,它可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壁画村

有听说过吗?

也就是从这样

变成了这样

20190308_141018_067.jpeg

光就颜值来说

不知提升了几个level

20190308_141018_068.jpg

这里原先是北京怀化的大水峪村

但因为各家搞“农家乐”定价不一

传出了“宰客村”的骂名

村委会绞尽脑汁

想出个“壁画村”的主意

把村里的主干道

改造成满是壁画的“景观大道”!

为此,他们特地邀请了

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的学生来帮忙

好主意+好帮手

绝对能为村子带来巨大收益呀!

结果是没错

但过程…可谓是相当艰难

老师的指示非常简单粗暴

“怎么野怎么来”

25个学生搭好架子

调好颜料

这下终于能大展拳脚了!

wxsync-15042394985c7ccac91b91b1551682249.gif

但他们渐渐发现

每天闲着在路口看画的人

越来越多

光看不算完

还要使劲评价和提意见

你画了个菩提树

他们会问“菩提树是啥”

wxsync-15996433745c7ccac9a3e081551682249.gif

画了个热带鱼

又要问“热带鱼是什么”

wxsync-5210669105c7ccaca5973d1551682250.gif

刚画好八戒

立马有人问“猴哥呢”

猴哥画完后

“那师傅呢”

wxsync-19736213865c7ccacb9aa421551682251.gif

好不容易师傅也给画上了

“八戒不拿耙子吗”

问的人心累

wxsync-990014655c7ccacb07fce1551682251.gif

在村民们看来

你画在我们村子里

总得告诉我画的是啥吧

而且在绝大多数村民眼里

美院学生画的都太“高大上”了

“画点普通的花花草草不好吗”

wxsync-8048799035c7ccad177a241551682257.gif

“底下一个小河,里头流点小鱼”

或者“画一个母鸡,底下小鸡”

“撒上食、吃食呢”

这些才是村民们熟悉的事物

哪样不比墙上的“牛鬼蛇神”强

学生在墙上临摹了

德国艺术家丢勒的作品《野兔》

20190308_141018_071.jpeg

大爷有话要说

“你不要画一个兔子那么孤立

能不能再添俩小崽呢”

wxsync-7054074775c7ccad3754431551682259.gif

被分到村里最大一面墙的学生

画的主题是“海神出海”

寓意挺好的呀

可依然挡不住村民的悠悠众口

“看上去像个妖怪”

而且在他们的观念里

海神怎么能黑不溜秋

还不穿衣服呢?!

640-13.jpg

住这家的王大妈

更是担心起风水来了

“孩儿啊,你别画那么多水

咱家都是小属相

属羊的、鼠的、牛的,都是不会水的

你这么弄我们还能好么?”

美院的学生们

本就倾向于一个安静的创作环境

学艺术的谁没点个性和想法

不喜欢被别人指指点点

尤其评头论足的

还是一群大爷大妈

wxsync-14436969985c7ccad4e160d1551682260.gif

于是每天的晚间聚会

变成了一场“吐槽大会”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苦水要倒

说到最后只剩无奈的一句

“你能打他呀”

wxsync-17327887885c7ccad58adb81551682261.gif

作为村委会来说

你画啥都行

只要画的好,能给村子带来经济效益

对村民来说

这是我家墙

你画的至少我得看得懂

学生则懒得跟村民解释

这是艺术,艺术怎么能解释?

20190308_141018_074.jpg


如此真实的“央美学生改造壁画村”视频传到网上

立马引来了网友的辩论

“站学生这队”的表示

众口难调

艺术本就不能迎合所有人

“壁画是吸引游客的

又不是画给村民看的”

但立马遭到反驳

吐槽最多的

就是墙上写“牛逼”的这幅

有人直言

“这群学生讲话都透着一股优越感”

更有不少人觉得

“马爷说的话句句在理”

(说别画孤立兔子的那位)

这位马爷可不是普通的村民

他在城里做过美院学生的素描模特

平常会跟马讲英文

“I go baby go”

马爷还留下了一句名言

“艺术,就是从老百姓来

再画给老百姓看”

艺术走进农村

不应该是城里人对农村文化的

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

天马行空、曲高和寡

也并非是判断艺术高下的唯一准绳

后来,经过多方沟通

学生们也意识到

艺术还是不能脱离生存的土壤

村民不喜欢的

或许游客也接受不了

他们开始从自己的坚持

和村民的喜好中寻找一种平衡

村民说大水峪村得有鱼

那就画条“锦鲤”

那副被喷“像妖精”的《山海经》

学生加上

“海神出海,万事大吉”八个字

瞬间变得大气磅礴

之前村里的“老大难”问题

——垃圾场总是臭气熏天

美院学生在墙上画了张“百元大钞”

村民立马自觉把这儿清理干净

毕竟没人会跟钱过不去~

30多位师生

经过2个月的时间

共画了24幅壁画

之后,“壁画村”果然在一众灰扑扑的村子里

脱颖而出

不少人慕名前来拍照打卡

大大带动了旅游业的发展

20190308_141018_083.jpg

20190308_141018_084.jpeg

村民每户都愿意统一定价了

再没了原先的“宰客”问题

因为谁都不想给自己村子抹了黑

过去,艺术在很多人眼里

是属于金字塔尖那些特立独行的艺术家们的

贴着“凡人看不懂”的标签

跟生活有着一定距离

尤其是农村生活

如今,当壁画艺术走进农村

它也可以毫不突兀造作

既融合民俗,又接轨未来

20190308_141018_088.jpeg

希望这些壁画

不仅能带动旅游业

也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村民的审美意识

正如央美吴啸海教授所言

这些壁画就像开了一扇更明亮的窗户

开在大水峪村每家墙面上

也开在人心里

部分图片来源于@箭厂视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 给Ta打个赏

2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