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青山周平 : 未来的家是什么样子?

紫罗兰主人 2019-04-22 来源:微信公众号:SMART
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共享成为可能,我们对很多东西的需求和选择正在逐渐被压缩,城市将逐渐成为一个超大的共享空间。青山周平说,他在胡同里发现,人们很喜欢把自己的一些小家具物品放在外面,比如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一把雨伞,一把扫帚等等,它们放在外面其实就变成了半公用半私用的东西,自己可以使用,别人使用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这其实就是最初形式的共享观念。

分享人:青山周平  B.L.U.E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主持建筑师

20190422_143405_066.jpg

未来的家是什么样子?未来的城市又是什么样子?当我们还在为现在买不起房子而焦虑的时候,青山周平已经开始在北京的胡同里设计下一代的房子了,下一代的房子是什么样子?是家具、是盒子。青山周平在北京的胡同里已经住了十三年,他说,他关于未来的城市生活,未来的家的概念都来源于在胡同里生活的时候获得的灵感

20190422_143405_067.jpg

20190422_143405_068.jpg

在北京胡同里生活的这十三年,青山周平都住在一间非常小的四合院房间里,他的房间因为太小,所以容纳不了太多的东西,有厨房却不能容纳一个大冰箱,但是他说在他住的胡同周围有很多卖新鲜蔬菜的地方,对于他来说,这些地方就是他自己的第二个厨房,或者说是第二台冰箱,第三台冰箱。他自己的客厅也是很小,但是在胡同里有很多不同的公共空间,老北京人都喜欢坐在这些地方与左右邻居交流,而这些地方就变成了他的第二个客厅,第三个客厅。因为房子小,当然也没有专门的餐厅,但是胡同里有很多的小餐馆,这些小餐馆就变成了自己的第二个、第三个餐厅。

20190422_143405_069.jpg

至于咖啡厅、酒吧这些场所,也都在他的房子周围走几分钟就可以到的地方,于是这些场所便成了他平时会客、工作的地方。通过这些年在北京胡同里的生活感受,青山周平说,房子和家的模糊概念让他觉得,房子是很小的,家的范围却大得多,他也越来越明白了房子和家的真正关系,所谓家其实是一个人平常生活时间最多的一个范围。有一天,青山周平以他所住的房子为中心画了一个圈,把他平时的生活半径画出来以后,他发现所标注的那几个点都是自己平时经常去使用的各种空间,而自己住的房子只是其中的一个点而已。所以他发现,家的概念应该比房子宽泛很多才对于是便让他产生了盒子,社区,共享这种关于未来的家的概念。

20190422_143405_070.jpg

说到中国家庭的不断演变,青山周平说,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社会都是由一个个的大家庭所构成和主导的,所谓大家庭就是一个家庭是由很多代人构成,随着城市文明的发展,这样的大家庭在后来便分裂成了一个个小的家庭,到现在,更多的是一家三口的家庭,或者两个人的家庭,未来,构成一个家庭的越来越多的则是单独的个人。在1.0的家庭时代,我们需要四合院这种房子,在2.0的家庭时代,我们更多的是选择住在小区的房子里,而在3.0的家庭时代,我们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在一个人为主的家庭时代,那么我们该住在怎样的房子里呢?现在,一个人的家庭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的家庭,而以前那种几代同堂的大家庭已经变成了很小的一部分。青山周平认为,如何去设计下一代的房子,去思考未来的城市是一个怎样的生活空间?这是一个建筑设计师需要思考的问题。

大家生活在北京就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现在的城市生活密度越来越大,每个人的生活空间也越来越小,同时,人们对共享的空间需求也会变得越来越多。

20190422_143405_071.jpg

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共享成为可能,我们对很多东西的需求和选择正在逐渐被压缩,城市将逐渐成为一个超大的共享空间。青山周平说,他在胡同里发现,人们很喜欢把自己的一些小家具物品放在外面,比如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一把雨伞,一把扫帚等等,它们放在外面其实就变成了半公用半私用的东西,自己可以使用,别人使用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这其实就是最初形式的共享观念。我们现在有了共享单车,也有了共享的滴滴汽车,共享的餐厅、厨房、咖啡厅等等,这是大家都可以看到的共享,未来或许有更多更小单位的共享会实现,比如厨师,咖啡师,茶艺师,园艺师等等。共享的观念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让下一代的家与社区的实现成为一种可能。

青山周平说,现在房地产开发商的房子设计修建得也越来越小,只有二三十平米了,为什么我们现在还要公认这种模式呢,还要花几百万去买这些房子呢?房子是否也可以像共享单车一样,想要它的时候要就好了,使用这种模式呢,越来越多的空间和东西成为了共享,这就是我们在城市里生活态度的转变,或许会改变我们对家的观念。

20190422_143405_074.jpg

这种他在北京的胡同里生活的体验所形成的关于共享的家的概念,也被青山周平运用在了他最近在北京胡同里改造的一座四合院上面,改造后,这座很小的四合院拥有了一个家、社区的完整功能和共享的舒适体验。青山周平说,虽然大部分四合院都在北京的中心区域,但是现在大多也只住着老年人,年轻人都很少住在这里。他改造的这个四合院原来住着7户人家,其实就是一个大杂院,每一户都需要有满足自己需求的空间,因此有很多违建的厨房、卫生间,在改造之前其实是没有院子的状态。

20190422_143405_075.jpg

北京有很多这种很小的四合院,房间大多也很小,不太可能在住的房间设置太多的功能,所以,在他的设计改造里,咖啡厅的设计实现了院子的对外开放性,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对外开放的咖啡厅,院子就会变得很封闭,就无法实现共享,与之前的状态就会一样。咖啡厅变成了共享的会客、办公的空间,屋檐下也有可供共享的沙发长凳,还有共享的露台与餐厅等等。同时,在设计改造的时候,青山周平希望这里是一个可以互相交流的空间,所以他采取了开放性和私密性交互的设计方式,比如,办公的地方,读书的地方,这些被别人看到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而睡觉的地方,上厕所的地方是不愿意被别人看到的。所以,落地玻璃和横向的推拉门的设计可以将这种交互与私密的感觉很好的实现。

在福建泉州,青山周平的团队开始动工改造一个废弃的三层楼的菜市场,这让他的家、盒子、共享的空间理念获得了实践。

20190422_143405_076.jpg

青山周平说,在中国的南方有很多这样被废弃的大空间,像服装,箱包,化妆品的车间厂房等。他希望自己从北京胡同里的生活体验获得的这种关于盒子社区的概念,可以在更多的这种地方获得实践,成为年轻人的一个可以真实生活的空间。他说,每一个盒子都可以在家具厂里实现定制完成,定做好的这些盒子只需要托运到这些空间里即可实现自由的组合。盒子的空间相对来说比较小,以满足一个人的基本居住条件为目标,盒子外面的共享空间相对来说就要大很多,共享的桌子,椅子,沙发,晾衣服的地方,咖啡吧,酒吧,餐吧等等。如果需要更大的空间举办比如音乐会,舞会这样的活动的时候,人们可以很轻松的将这些盒子进行移动,以挪出更多的空间来共享和使用。

最后,青山周平说,他这次在SMART峰会上所讲的这两个关于未来的家,以及未来的城市生活的另一种可能的设计,都来源于自己在北京的胡同里这些年生活的灵感和想法,他希望这些想法可以在我们思考如何在未来解决城市里人们的居住与生活问题的时候,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 给Ta打个赏

0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