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日本2020年设计趋势是什么?GOOD DESIGN AWARD设计大奖评委现场解读

微光 2020-05-08 来源:微信公众号:日本设计小站
新商业活动设计、技术传承、防灾复兴、区域化社群设计

2020年已经过去了4个多月,在这个设计加速影响世界的年代,了解设计的最新趋势显得尤为重要。

自从关东地震之后,日本设计界就迎来了一些变化。在近几年,日本设计主要围绕四个方面,展开了讨论:新商业活动设计、技术传承、防灾复兴、区域化社群设计。针对这四个方面,日本GOOD DESIGN AWARD设计大奖的评审委员们给出了一些自己的思考。


01  新商业活动设计

新ビジネスのデザイン

在谈到这个领域的时候,首先我们要了解三个定位:Hustler(企业家)、Hacker(技术领导者)、Hipster(创意领导者)。

设计师的定义正在逐渐改变,从实现基础的设计案例到完成客户的设计需求之外,日本的设计师从一个Hipster的位置,更多的向Hustler与Hacker进行着偏移。

这是一个观念的变化。从画图的设计师开始走向经营,需要留意到哪些东西?在日本,设计师思维的变革正逐渐觉醒。



新商业活动设计对谈

SPEAC都市建筑设计师/林厚见
东京大学创新研究室教授/Miles Pennington


设计师需要更多接触经营,经营者需要更多了解设计

这样才能产出新的商业模式


林:设计师可以视为是处于Hipster立场的人。“美丽的设计”非常靠近于商业活动的价值与社会意义以及可持续性。这样一来,将设计这一语言停留在原本的范围内也具有了新的意义。作为Hipster发挥影响力的人,在Hustler的领域进行评价未必能成功。因为两者本身是不同的。

Pennington:作为设计师的我更希望设计师们能够“侵略”Hustler和Hacker的领土。能够成为CEO的大多是创业家和工程师,设计师成为CEO的例子少之又少。优秀的梦想家在设计师的领域进行着融合。将来,设计师或许也可以处于设计愿景的立场。

30年前,谁都没有想到触摸屏的图像设计会由设计师来负责。再过20年,或许进行科学发明以及作为原动力推动发明实际服务于社会的人也会被称为设计师。如今设计师的作用没有被明确定义或许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想象到今后发展壮大的样子也会令人兴奋不已。


△G Mark获奖作品-能作Office


企业经营者如果具备设计师的思维,则会通过改变企业的环境设计来去实现新的社会功能。而设计师成为企业者,则能够更多的从企业经营的角度进行设计创新。

日本富山的能作Office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它通过对工厂的办公空间、厂房、生产设施进行设计改造,除了保持原始功能——生产铸造业之外,同时开拓出旅游观光及文化传承的功能。


△G Mark获奖作品-能作Office


这种将设计视觉代入到传统工厂内部,借由设计产生对于新经营理念的理解与创新的作法,如果是不具备设计思维的企业经营者,是不可能实现的。单独作为Hustler与Hipster无法互相理解的,而只有双方的融合,才产生出了这种新的商业活动与机会。

企业老板需要理解设计,设计师也需要学着读懂经营。这在日本,已经成为一个趋势。经营与设计不可被直接割裂,将会是设计师思维的改变。



△G Mark获奖作品-MITOSAYA BOTANICAL DISTILLERY


企业将设计的思维代入到经营,MITOSAYA BOTANICAL DISTILLERY蒸馏所,成为了又一个好案例。


△G Mark获奖作品-MITOSAYA BOTANICAL DISTILLERY


由药草园重建而成的蒸馏所。对建筑和空间本身并没有做太多的改动,而是将其作为造物、交流、体验和发现的场所以及接触自然的公共空间进行重新的整合。以园区内果物、植物为原料的蒸馏酒也通过设计创造出了新的价值。

将人与人互相结合,本是设计师最擅长的工作,将这种思维代入到企业之中,产生新的交集。新的商业模式也就此诞生。

我们是否经常抱怨无法理解老板的用意?这个问题本质上是双向的。公司经营者不理解设计的意义,而设计师也不试着从经营的角度进行调整,只是想要体现自己的思维。

在新的商业模式中,二者的统一才能带来新的商业活动,设计师需要“成为”经营者,经营者也可以“成为”设计师。隔阂需要被打破,回想优衣库、日清等日本企业,这种趋势逐渐体现的已经越来越明显。


02  技术传承、文化保护

技術伝承

一个经久流传的技术,我们是应该保存它原来的样子,让它逐渐失去社会需求成为观赏品,还是通过创新设计,使古老的技术获得新生?

这是社会观念的改变。近几年我们谈到了太多的保护,但是保护与创新究竟如何分界?

日本的设计师们是这样想的:


技术传承对谈
SOMA DESIGN.创始人/广川玉枝
电通创意总监/佐佐木康晴


设计是一种推动传承的力量
传统经由设计,应该产生不断的创新

广川:我认为设计是一种让事物向前发展的力量。本次以宽阔的视野来把握“技术·传承”时,非常期待能看到一些特别的内容。我认识到陈列在眼前的所有作品,都是传承某种既有技术的结果。不仅限于传统产业,所有的事物都是在尊重既有设计的基础上进行创新的。因此,设计是一种不局限于传统,传承技术的现象。

佐佐木:凭借着数码和科技的进化,现在很容易产生非连续性的变化。制造商们都倾向于拥抱这种具有吸引力的变化,但是“保留”和“增加”的平衡才是最为重要的本质。


△G Mark获奖作品-HIBI


火柴将要被社会遗弃吗?如果保留它形态与功能的本质,可能终有一天,它将会被陈列在博物馆里,供前人观瞻。

而HIBI通过设计则为“线香”与“火柴”寻找到了结合创新之路。将古老的播磨火柴与淡路线香,两种不同的传统技术进行结合。诞生出的“日常10分钟的熏香体验”。让传统的工艺重新焕发出新生。



中国的多少匠人成为了“演员”,多少传统工艺最终只能成为屏幕前让人惊叹的对象?他们丧失了原本的价值功能,成为了一个历史的记号。

是让它们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还是通过创新将它们重新带回社会发挥功能?究竟如何“保留”与“增加”?这可能是当代设计师们面临传承的时候,必须要去思考的事情。

设计选择保留与增加是一种需要具备未来观的行为

将传承与未来连接,不断探求,传承必然会发生

佐佐木:我们处在可以凭借科技力量为任何物品追加功能的时代,可以说设计师是能够最终选定“保留什么,不保留什么”、“增加什么,不增加什么”的重要角色。不仅颜色、造型等表面的设计,持有与至今为止不同的审美意识、预想未来的时间轴式的视点也是必不可少的。

广川:设计师时常需要具备追溯过往、探究现实、预知未来的能力。然后“传承”需要进取心、好奇心、探究心以及持之以恒的信念。由此,才可以制造出能够被人们长期喜爱的物品,被喜爱的物品也才能够被传承下去。只要不断地打磨自己所相信的事物,就能将感动传达给其他人,这样“传承”的现象必然就会产生。


△G Mark获奖作品-Little Can


这是一个可喜的中国产品设计案例。中国存钱的观念从小深入人心,全凭一个存钱罐起业。电子货币的兴起让小猪存钱罐、猫猫存钱罐更多的成为了一种工艺饰品。“存钱罐”的概念仿佛渐渐失去人心。

而设计师通过这个电子存钱罐设计,将老的物品通过设计“增加”了科技的属性,让存钱罐重新在新时代里派上了用场。

电子货币进入钱包就会点亮音效与灯光,按压一下会提示存入钱币,摇晃一下还会发出钱币碰撞的声音。让固有的“存钱罐”属性通过科技的手段进行更新,这就是“对未来的创想”。

如何让老物件有新创新?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强调保护,但是动用的手法往往是媒体宣传与政府支援。一门技术的传承需要的不是吹拉弹唱,更多的意义可能在于如何通过设计的力量,将技术与未来结合,使之焕发新生。


03  防灾复兴

防災復興

防灾复兴一直以来都是日本最关注的设计领域。


防灾复兴设计对谈
KESIKI INC.联合创始人/井上裕太
SALHAUS建筑设计事务所/栃泽麻利


小型区域化的自给自足系统(社区自治)

分割了重建的困难,成为大城市系统需要考虑的问题


栃泽:灾后,特别是使用政府资金时,往往会呈现出不能超越灾前状态之改善的复原·复兴倾向。但是,为了让遭受破坏的社会重生,不应只是恢复原来的样貌,更应该放眼未来,需要具备新城镇创造和经济活性化的“复兴”方案。灾害所带来的重置中势必存在着“未来型创造方法”的可能性,这时更应该发挥设计的力量。


△G Mark获奖作品-集合住宅 PRIME MAISON EGOTANOMORI


栃泽:现代都市是由巨大的基础设施支撑起来的,是一种如果一部分被破坏便会对全体造成影响的系统,这恰恰在面对灾害时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小型区域的自给自足式系统,在非常时可以和相邻区域展开互助,是一种具有高度弹性的解决方式。

井上:在实现互助的同时,还能进行适当的开放,一步一步地开放多世代社区、周边森林,这样的地方社会存在方式在防灾层面将会非常强韧。一处受灾,通过周围的支援便可恢复的自立型社会在复兴时的回复也是快速的。今后的理想社会系统或许会是,小范围区域内的能源和基础设施自给自足,并且与邻近区域紧密连接的分散型社会系统。


04  区域化社群设计

地域社会のデザイン


随着日本人口逐渐减少,日本的设计师们逐渐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没有人的地方、人群不互动的地方,是不存在商业机会的。
增加商业活动,首先选择人所在的社群,其次要“抓住社群人真正的需求”,而商业活动便会随之而来。从商业模式的角度进行设计,在日本逐渐变得越来越过时。

地域社会设计对谈
博报堂CM策划师/近藤ひでのり
艺术家 NPO法人/山出淳也


活用既有资源远比外部介入有效
能否使人幸福,是商业活动设计的判定标准

近藤:设计地方社会这一思考方法的重要之处在于,与其勉强地从外部带来些什么,不如先有效利用地方的既有资源并进行整合。

山出:在这里能否让人变得幸福,是我们活动的最大价值所在。通过我们的设计,并非简单地向他人传递价值,而是让相关人员都能认识这一价值,并且促使各种可能性从中涌出。


△G Mark获奖作品-SONY PARK


2019年,索尼将原始的索尼大楼改造成公园,即是出于对“幸福感”的理解:在大厦林立的银座,人们的精神下意识的被高楼压迫,迫切需要一座公园放松。


△G Mark获奖作品-SONY PARK


将小区域的人群聚集在索尼公园内,为人们提供了交流、休息、互动的场所。在车水马龙的银座让人们从繁忙的脚步中挣脱,提供了喘息之地。这是索尼公园设计之初的功能,而背后也有着索尼自己的商业逻辑。


△G Mark获奖作品-SONY PARK


索尼公园的建成满足了人们“对于绿色与休息场所”的需求,隐形的幸福感得以满足,商业活动也随之出现:目前,索尼公园的立体结构内,提供酒吧、音乐会、展览等商业服务;公园露天层贩卖的世界各地进口的树苗,为电商绿化零售提供了展示场。


设计为了人们的需求而存在

单纯增加过剩的产能毫无意义


山出:重要的是不从商业模式的角度进行思考。以往的产品输出型商业模式并没有抓住真正的需求。主要都是以与其他产品的区别化为动机开发的,单纯增加过剩,生产出很多多余的事物。

商业模式是其原型被社会需要时才会产生的。正确的顺序应该是最初有切实的需求,然后重要的是能以怎样的程度不将这些需求作为他人的事情,而是作为自己的事情看待,如果真的对当下社会是必要的,便自然地成为一种商业活动。

近藤:正因如此,基于“真的需要吗”、“真的能让人幸福吗”的强烈想法和意愿而展开的设计才可以获得众人的共感,促使商业活动成功的时代已经到来。


△G Mark获奖作品-チョイソコ


作为“满足了最基础的商业需求”的成功商业模式案例,日本的チョイソコ老年人运输服务项目成为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它提供如同嘀嘀打车一样的服务,而目的并不相同,他们更专注于:将地域内出行不便的老年人进行区块划分,将几个不同住处的老年人的需求整理整合,规划最合适的路线将老年人集合并一一送至目的地。


△G Mark获奖作品-チョイソコ


老年人通过电话预约车辆(这是因为老年人不太会使用智能手机APP导致)并提出需求,通过大数据整理获取最适合路线。看似非常原始的商业模式,成为了最适合本地化的商业活动。这都是因为“需求”被直接满足产生的结果。

通过以上的对谈内容及案例,我们可以看出在现今,日本的设计师将关注设计大环境转移至关注社区,从社区最基础的需求出发,提供了不过度的设计输出。


05   结语

おわり


与其说是2020年设计趋势解读,日站君其实想要告诉大家的,是日本设计师与日本经营者对于设计的思维。我们可能有的时候过度注重设计产品,画一张图、做出一个模型,但是其实设计并不仅仅是设计产品而已,它的背后包含了更多人文的思考、经营与商业的概念理解,以及对于“幸福度”的解读。

设计师在未来可能不再是设计师,他们更多的参与到社会活动中,亲身实地的与需求层交互,蜕变成为经营者与活动家思考新的商业模式,这是设计的未来趋势,也是日本设计目前正在迈入的领域。



今年,GOOD DESIGN AWARD正在面向全世界征集好的设计产品参评,在充分理解世界设计趋势后,我们期待中国的设计师们能够拿出更精彩、更富有人文情怀的作品,给人们带来更多的“幸福感”!


-关于GOOD DESIGN AWARD-



1957年创设,以当时通商产业省所创设的“优良设计商品选定制度(G Mark制度)”为母体。来自45个国家、地区的参与,每年举办一次,至今为止已经收到来自45个国家、地区的报名,是具有国际性的设计奖项。

日本国内认知率83.6%

日本国内GOOD DESIGN AWARD的认知率为83.6%,G Mark的认知率为81.0%。是日本家喻户晓,具有高度影响力的设计奖项。

※2020年2月 网络调查2100s



100位评审委员

邀请100位活跃于设计一线的设计师、建筑师等国内外专家作为评委进行评审。

GOOD DESIGN AWARD 2019评审委员会


特别奖的种类

在GOOD DESIGN AWARD的获奖作品中,能够启发未来的优秀设计将被选定为Best100,此外,还将在Best100中评选出以下的特别奖项。

○Good Design Grand Award(优良设计大奖)

○Good Design Gold Award(优良设计金奖)

○Good Focus Award [New Business Design](优良设计焦点奖[新商业活动设计])

○Good Focus Award [Design of Technique& Tradition](优良设计焦点奖[技术&传承设计])

○Good Focus Award [Design of Community Development](优良设计焦点奖[地域社会设计])

○Good Focus Award [Disaster Prevention & Recovery Design](优良设计焦点奖[防灾&复兴设计])

无论有形或无形,所有被设计的事物均有参评资格。

随着设计这一词汇和其作用在社会中的不断渗透,社会重要度也与日俱增,报名对象和报名者的属性也变得更加宽泛。产品、建筑、室内等传统领域自不必说,社会、地域的课题解决和新交流的系统、媒体及商业的展开等也可以报名参赛。无论有形或无形,只要是为了人、社会和环境而创造出来的,称为设计的事物都可视为评审对象。


更多报名信息,请至官网:

https://www.g-mark.org/?locale=zh_CN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 给Ta打个赏

0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