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访谈  /  正文

大礼堂工程顾问健在

admin 2004-04-21 来源:景观中国网
重庆晨报曾在14日报道了关于大礼堂建成50周年的系列消息后,市文化局文物保护处的吴涛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吴惠弼老先生50多年前曾担任过大礼堂的工程顾问。记者在前不久的一个晚
重庆晨报曾在14日报道了关于大礼堂建成50周年的系列消息后,市文化局文物保护处的吴涛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吴惠弼老先生50多年前曾担任过大礼堂的工程顾问。记者在前不久的一个晚上,来到位于重庆大学B区的吴老先生家,虽然需要人搀扶着从卧室走出来,但是89岁的吴惠弼精神很好,记忆力更是出奇的好,在他的讲述中,我们仿佛回到了50多年前。 [center][img]http://www.landscape.cn/upload/news/200442110831825.jpg[/img]吴惠弼在家中 [img]http://www.landscape.cn/upload/news/200442110850664.jpg[/img]大礼堂工程处写给吴老的感谢信[/center]   名师   采访时,有些清瘦的吴惠弼老人身着传统的中式服装,而据老人说,60年前他常穿的是西装。据介绍,吴惠弼老先生是我国建筑结构方面的著名专家,国务院学位委员第一届学科评议组成员。当时,国务院的学位委员我市只有两位,吴惠弼老先生便是其中之一。   吴惠弼对记者的来访很高兴,说起往事也滔滔不绝。1942年,来自四川合江的吴惠弼从重庆大学土木系毕业,漂洋过海远赴美国留学。1947年,吴惠弼头戴着美国密执安大学土木工程硕士学位和美国伊利诺斯大学结构工程硕士学位两顶帽子回到祖国,他担任了重庆大学土木系的副教授。由于教学严谨,到1950年,他所教的土木系结构专业,只剩下5个学生,这其中,就有后来参与大礼堂结构设计的蔡绍怀和黄智民。   合作   说起大礼堂,吴老的话可真不少,他很清楚地告诉记者,1950年的一天,与他年纪相仿的建筑师张家德对他说:西南军政委员会的邓小平、贺龙在重庆要修一个大礼堂,他是总工程师,想邀请吴惠弼先生和自己一起搞大礼堂设计。   吴惠弼老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当时家里生活比较紧张,自己还在外兼了职,没有时间,就婉拒了张家德的邀请。后来,张家德还多次来找过吴惠弼,就一些具体问题向他请教。大礼堂工程开始后,蔡绍怀和黄智民也经常主要就一些结构方面的问题来请教过吴惠弼。   顾问   大礼堂工程开始不久,大礼堂工程处就专门聘请吴惠弼为大礼堂的工程顾问。说到这个事,吴惠弼先生搓了搓手说,自己当时还不是很愿意当这个顾问。因为那时刚解放,自己是从美国回来的,还曾在国民党政府中任过职,因此有些担心。于是,吴惠弼对大礼堂工程处说,聘不聘的都无所谓,大礼堂的建设需要我帮忙的,我肯定要尽义务。   不过工程处还是下了正式的聘书。据吴惠弼的儿子吴涛介绍,聘书是用毛笔写在一张毛边纸上的,比一本大十六开的书还要大,上面还盖有当时“西南军政委员会”的大方印。“可惜前两年搬家,弄丢了”。   聘书没有了,吴涛拿出了一封当时工程处写给吴惠弼的感谢信,来证明吴老的确曾经担任过大礼堂的工程顾问。记者看到,信封是当年那种三角形封口的。上面写着“重庆大学吴惠弼先生”几个毛笔字,并有“西南军政委员会缄”的红色繁体印刷体。左上角靠近吴惠弼三个字的地方,还盖有一个蓝边的小方印,里面写着“最速件”三个字。   信笺是传统竖式,信笺顶上,同样有西南行政委员会笺(繁体)几个红色印刷体。信笺上,是几行漂亮的毛笔字:   我处礼堂工程已近结束,在修建期间承蒙同志在设计方面时加指导,使本工程得以顺利完工。特送上有关本工程的照片11张,以资纪念。此致吴惠弼教授十二月十八日。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