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上海国际赛车场建筑设计师:灵感源于中国文字

admin 2003-06-06 来源:景观中国网
  佩安特  ●赫曼.蒂尔克是位出色的一级方程式赛道建筑设计师,上海国际赛车场“上”字型赛道正是出自他的手笔  ●他曾设计出许多惊世骇俗的赛道作品,他所创造的赛车路
  佩安特   ●赫曼.蒂尔克是位出色的一级方程式赛道建筑设计师,上海国际赛车场“上”字型赛道正是出自他的手笔   ●他曾设计出许多惊世骇俗的赛道作品,他所创造的赛车路线首先侧重安全性,但也 绝对潜伏着危险   一旦竣工,上海国际赛车场将在地表上划出一个“上”字。这个字代表宏伟远大的意思,恰恰表现出这个计划的精神,赫曼.蒂尔克指出:“一条赛道不止是柏油道路的组合。”这位48岁的设计师凭借其极富创造力的专业作品,成为当今世界上广受好评的赛道设计师。近来他的足迹可以说是踏遍全球30余条赛道,从奥地利的A1环型赛道到荷兰的ZANDVOORT,都可以见到他进行修正、调整或是原创设计的身影。   建造新赛道可是一件浩大的工程。为了切合需求,蒂尔克的工作团队通常会扩大到200人。从初期的讨论到开幕赛要花费2到5年的时间。这期间,大约有1到3亿美元投入到赛道建设。蒂尔克不只是设计跑道,更负责整体工程的规划工作。“拟定出整体计划是绝对必要的,包含赛道的设计图、维修厂房、观众席等等,都必须用心设计才能将彼此调和在一起。”   赛道设计师必须能够将国际汽车联合会(FIA),这个全球汽车赛事的主办单位所制订的严格安全标准考虑在内,这些标准包括了精准的跑道长度、宽度和坡度、起跑区及护栏高度。以一级方程式赛场为例,至少要有3.5公里,最多7公里的长度,宽度最少得有12米,起跑区的直路起伏不能超过2%。   赛道保证比赛刺激性   蒂尔克的指导原则是:“在严格的安全性要求下,赛道必须保证比赛的刺激性与竞争性,观众置身其中,视觉、听觉、触觉与味觉都投入到比赛当中。”事实上,最常见的手法是利用大弧弯来增加直线道的速度,然后在利用窄小的弯道来减低车速。而观众席则必须近可能与赛道接近,并且让车子绕场出现的频率提高。“一般而言,如果赛道场地让车手觉得好玩,那么观众也会认为比赛精彩,所以赛道设计不能是平坦或直线,一定要有变化,一定要巧妙地与当地景物相结合。”   蒂尔克认为,问题是现在的一级方程式赛车太先进了,有时候还得故意出点小差错,要不然比赛的厮杀与斗智程度就会大打折扣。可是一级方程式大赛毕竟是高风险的运动,这正是魅力之所在,也是我们这位弯道之王———蒂尔克钟情不已并忘乎生命的原因。   跑道的表面处理同样是一项极大的挑战。车手希望多一点抓地力,好应付高速度前进与短距离刹车,不过这样的话,比赛就太无趣了。另一方面,抓地力较低时,比赛的风险也就相对提高。这是为什么车队与车手会在安全性方面考虑较多的原因。多年的车手发言人又是5届年度冠军的迈克尔.舒马赫非常愿意去聆听关于赛道设计的解说,他还会提出建议或意见让设计师参考设计。   风格融入地域特色   多才多艺的项目组不仅仅要面对技术与地形等问题,还包括观众席上阳光的射入或是大雨后跑道的排水功能,以及当地的文化与建筑等,这些都必须纳入计划中一并考虑。   这在欧洲或北美的场地设计中并不多见,在中东或东亚地区新加入大奖赛行列的国家则表现得特别明显。在亚琛市的办公室里摆满各式各样阿拉伯建筑图稿,正是为了在波斯湾岛国巴林兴建一级方程式赛车新场地所进行的设计头脑风暴。这是座目前最主要的建筑工地,到2004年3月,第一辆赛车将会在这片沙漠赛道上奔驰。当地文化在设计中被可以地表现出来,例如,阿拉伯风塔样式的观众屋顶,观众的座位颜色则是以伊斯兰教的绿色为主。   这项融合地区文化与艺术行动背后的原动力,来自于蒂尔克的商业合伙人,也是工作团队中公认的美学家彼德.屋何在动笔设计之前,他和其它工作伙伴会在预定施工的地点,花几天时间去搜寻调查当地的特色。比如,在上海进行勘察活动时,他们想到以中国文字的造型来设计赛道。这座耗资2.5亿美元的新赛道,目前已经动工。2004年时,估计有20万中国人将在这里观看第一场在中国举办的大赛。   尽管工作了很久,在新建或修竣完工的首场赛事,蒂尔克总是紧张得不得了,只希望起跑倒计时赶快结束。作为一名建筑师,他的表现的确是鹤立鸡群,而身为车手,他也自认是最具潜力的业余玩家。纵使他已经快50岁了,还是不断地磨练提升,希望能站上颁奖台。为此,在未来的几个月中,不论每天的行程多忙,他都坚持进行体能训练。   当我们问到蒂尔克是否曾经开过一级方程式赛车时,他透露出渴望的表情。而这个企盼至今的愿望还未能实现,“车队对于让外人开一下这高造价、高科技的竞速极品,态度是相当保守的。”蒂尔克回答的语气充满了无奈。   蒂尔克还是个彻头彻尾的摩托赛车迷,更令人吃惊的是,他的成功专业领域正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这位卓越的赛道设计师打算盖一栋30层以上的大楼。   团队成员超百人   蒂尔克的创意总部就设在亚琛市,他的团队成员包括超过100位的建筑师和设计师,全都和他的老板一样热衷赛车,就如蒂尔克所说:“设计赛道不光是脑力,还要付出全心和灵魂。”   对一名建筑师而言,他的态度一点都不含蓄。城市边缘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的沙质建筑,连绵起伏的山丘,烟雾在火力发电厂上空弥漫,入口处一块板子不经意地写着:3楼,蒂尔克有限公司。   只要踏进他位于亚琛市的办公室,就会明了这家公司的业务内容,柜台处可以看到观众看台和练习场的模型投影到墙上,办公室和会议室内随处可见赛道规划的草图。   赫曼.蒂尔克大部分时间不在办公室,通常在遍布全球的工地和客户之间飞来飞去,或者是和伯尼埃克斯顿———   F1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在一起。有些谣传说,蒂尔克的工作伙伴想要跟他说句话的最好办法,就是买张机票坐在他旁边。这可能不算危言耸听,因为蒂尔克自己说他是世界三大航空公司的常客,不过这不表示他想在飞机上设个办公室。“我无法在飞机上工作,尤其是长途飞行。对我来说,反而是休息或读书的好时机,一旦返回亚琛市,我就直接前往办公室工作。”   赫曼.蒂尔克成功地将兴趣与工作结合,纵使没那么直接。“我不是那种从小就玩火柴盒、小汽车的典型小孩,可是关键的转变发生在我16岁,表姐的男友带我到纽博格林的时候。”呼啸而过的汽车、震耳欲聋的发动机声、热情洋溢的车迷,这种欢乐狂热的赛场气氛,在他的心中深深烙下印记,至今依然鲜活。   18岁那年,他偷偷地开着母亲的大众车参加一场爬山赛。从学校毕业后,他开始努力赚钱,为的就是想买一辆真正的赛车MINICOOPER。后来进入亚琛科技大学念土木工程系,蒂尔克用很小的代价把一间破屋改成修车场,把自己对赛车的热情转化成改装和调校工作,在液压起重机上经常会看到Mini与阿尔法罗密欧停在那里。   蒂尔克现在对不同品牌的房车都有所涉猎,他会开着跑车款的宝马M3绕圈记时。而最近他参加的一次竞赛,是在秋天位于南澳巴瑟斯特的24小时赛,蒂尔克特别喜欢这种既耗时又耗神的耐力赛,他最大的企图是成为纽博格林24小时赛大奖得主。他的排名已是第4位,并陆续取得一些赛事的胜利。艾菲尔赛道是他的主场赛道,那里正是出自他的手笔,并且后续增添了新的路段。19年前,他就是在那里完成赛道紧急通路的规划工作后,决意开始蒂尔克的亲自测试。   (《宝马杂志》提供相关内容)   备注:   上海国际赛车场主赛道呈“上”字型,长约5.4公里,宽度为13至20米;其它组合赛道长约1.3公里,宽度为14至25米;赛道拥有不同长度的直道9个,不同半径的弯道16个;路面最高落差约为8米,坡顶最高落差约14米,最大下坡度达到8%;最高时速可达到327公里/小时。   它采用中西交融的建筑设计,包括中国象征幸福与权利的红黄主题色,创意于豫园、江南水乡情调的车队休息区,独一无二的空中餐厅和媒体中心以及世界上最大的主副看台。   上海国际赛车场工程建设计划在2004年3月底完成,接受国际汽联验收,该赛车场周边市政配套工程计划于赛车场同步建成,同时确保2004年秋季成功举办F1世界锦标赛中国大奖赛。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