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灾难降临城市如何抵抗 建筑安康设计不容忽视

admin 2003-07-11 来源:景观中国网
  建筑物的安全应该说一直是规划设计界关注的,无论是规划师、建筑师、工程师一直实践着按国家规范及设计标准完成项目设计,常规条件下项目设计是安全的。然而对于人们尚无准
  建筑物的安全应该说一直是规划设计界关注的,无论是规划师、建筑师、工程师一直实践着按国家规范及设计标准完成项目设计,常规条件下项目设计是安全的。然而对于人们尚无准备的、尚不知晓的灾害来临时,过去已有的规范可能是欠缺的。进一步讲,由于城市化的进程,大城市已愈发显得脆弱,过去安全的系统可能会失衡,较早的设施可能成为不安全的,继《如果灾难降临,城市如何抵抗》一文之后,本版此次涉及的是建筑安康设计的话题。   ■警惕室内生物污染设计需要组织室内气流   中国灾害防御协会副秘书长金磊一直对城市及建筑的安全问题做着大量工作,近日,他提出了建筑安康设计的概念。在2003年3月1日实施的我国《室内空气质量标准》中,把室内生物性污染与化学性污染、放射性污染共同列为室内环境三大污染物质。加拿大一项调查表明,室内空气质量问题,有21%是微生物污染造成的。据我国室内装饰协会室内环境监测中心调查,有50%的过敏性皮炎患者都是由于室内空气中的螨虫引起的。室内环境中的生物污染包括细菌、真菌、过滤性病毒和尘螨等。这类污染物种类繁多,且来自多种污染源头。从调查看,在目前写字楼和家庭中,可以引起过敏性疾病及呼吸道疾病等健康损害的室内空气生物污染因子主要有:霉菌、尘螨、军团菌、可吸入颗粒物等。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指出,建筑环境状况与人的安康密切相关。而我们的建筑设计有不够注意卫生要求的缺陷,许多新建房屋很不利于通风。按卫生标准,室内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应在1‰以下,测试表明早上打开居室门窗,在低风速条件下,若有“穿堂风”,2~8分钟室内空气即达到卫生标准,若无对流则需至少40分钟。所以,建筑设计要尽量组织气流,尤其在居室门窗上部要有方便开户的窗,同时封闭阳台的窗也应开户。统计发现,我国在20世纪50~60年代的房屋,门窗上部都有可开户的窗,而在20世纪80年代迄今的大量住宅中,这种可开户的窗都没有了。现代化的写字楼、饭店、商厦玻璃窗都是封闭的,换气通风均靠空调系统,问题在于空调的新风系统容量够不够,是否符合卫生标准尚未引起注意,并未从安康角度予以量化保障,室内小气候令人担忧。   ■楼宇结构不合理会使病毒传播更为便利   必须从楼宇安康系统的整体去考虑安全卫生设计,从此种意义上讲,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迫切地需要安全健康住宅。金磊认为,作为一种启示可提出如下技术对策:对于带有“天井”的住宅,要关紧“天井”的窗户;“堵”好所有地漏,严防下水管道形成的“空气倒流”;现在不少塔楼的消防通道(楼梯)从一层到顶屋都无对外窗,要尽量不走“黑”楼道,减少楼内因“拔风”作用形成纵向的污染;按建设部的设计规范要求所有楼顶平台出风口应在1.8米~2米,但事实上不少项目的出风口做得很低,宜远离楼顶平台出风口;封闭空间中的循环式集中空调十分有害,要另考虑新方案;虽然目前国家住宅设计标准建设各种管道不穿楼板,但绝大多数住宅沿用旧的做法,必须查清厨卫是否有渗漏的问题。由此再一次联想到现在日益增加的摩天梦的事故隐患中又多了一个室内污染及如何通风问题,使人类如何应对“不明传染病”流行的困惑显得更加明显。   我们过多地考虑了住宅的美观及流派,在居家安全健康上考虑不周,建设部《住宅设计规范》编制组的专家认为,反映在住宅建筑中的问题由多种因素相互制约。目前的应急措施不能作为长期的技术法规和标准。例如应急措施中要求自然通风应最大限度地开窗,但节能、节地、防噪却成为其制约因素;应急措施中要求空调具有最大的新风量,但这却与节能、保护大气环境的要求相矛盾;应急措施中要求消毒、停止中水利用,这又与节水、环保的要求不一致;最大限度的日照要求与节能、节地的要求也是相违背的。面对“非典”冲击,加速提高居住建筑建设标准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提高住宅性能质量必须遵循客观规律,采用长期可持续发展的综合措施。如用“安全健康观”去重审住区规范很必要。必须承认我们过多地考虑了住宅的美观及流派,在居家安全健康上考虑不周。   众多城市大规模、高密度、单一化的建设模式使安全、健康设计困难加大,之所以强调安康设计,因为它是比健康设计更全面的概念,它已超出了卫生设计的范围。金磊指出,城市化进程中大规模、高密度、单一化的建设模式居多,使疫情更易扩散。中国传统文化强调的人与自然的交融才是居住的理想境界。但如今不少城市过于注重“中心区”的建设,功能单一,造成交通堵塞,空气污染严重等。从目前的户型来看,高层建筑在设计上有一定局限性,缺乏室内直接通风。当前各地纷纷建造占地面积广、容纳人口多的大型商场、饭店等,空气污染很难处理,尤其是地下场所,紧邻排污、下水等众多管道,一旦出现疫情,这些场所就有可能成为扩散源。   目前,任何产品都有标准,但几乎都是使用性能标准,而缺少安全环境标准。以火车为例,且不说火车行驶过程中产生的排放污染,如烟尘、噪声和废水,火车车厢作为一个产品,只有使用性能的标准,而没有安康标准,如乘员密度、座椅朝向、补风换气、垃圾储藏方式、厕所排泄方式等,这些环节与使用性能关系不大,因此用使用性能标准来衡量也许反映不出问题,而用现代安康标准来衡量,就会暴露出很大的隐患。还有医院的选址与建设,在规划环节没有环境标准,特别是医院废水和医院垃圾处理或储运,如果没有环境标准,医院就会忽视环保基础设施的建设与运转。   ■城市发展需要预留可“呼吸”的清洁空间   城市要安康地生存与发展,特别要预留可“呼吸”的清洁空间,它正如同城市防灾需要公园及城市疏散空间一样。   阳光普照、空气流通是阻断传染源的最佳手段,但不少城市为了“有效”利用土地,竟然降低了日照标准。住区内提供足够的绿地与健身设施也是保障健康的措施之一,需注意树种的选择和水系的流动,否则花絮飞扬或污水滞留能造成病菌的传播或繁殖。追求过高的容积率和建筑密度与安康人居环境是不相容的。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