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江西古村探秘:从普通民居到艺术殿堂(图)

admin 2005-02-01 来源:景观中国网
丰城白马寨村 吉安庐家洲村 赣县白鹭村 宁都黄陂村   留连于江西文化底蕴厚重的古村,我把比比皆是的雕刻看作古村最主要的表达手段,最重要的语言形式。这是


丰城白马寨村   
 
吉安庐家洲村   
 
赣县白鹭村   
 
宁都黄陂村   
  

  留连于江西文化底蕴厚重的古村,我把比比皆是的雕刻看作古村最主要的表达手段,最重要的语言形式。这是以砖、石、木等硬材料为介质的艺术语言,是古村建筑的思维和情绪,眉目和神色,为我们描画出历史生活的精神气韵。同时,它又超然于历史,不屑于陈述和再现具体的历史事实,甚至连时代背景也被隐匿得需要专家来考证,这就使得它的表达既生动又神秘。

  然而,我们对江西古村雕刻艺术的鉴赏和研究却是十分薄弱,能见到的大多是驻足于一般的介绍,对作品的文化内涵少有观照建筑整体的考察,而且是把作为艺术的雕刻一概视同于那些“死”的文物来证明历史。所以,那样的介绍文字,是无法捕捉其间所蕴藏的鲜活的思想、丰富的感情的,即便其中间或流露出一些艺术品评的企图,大致也不过是感官直觉的粗疏印象;倘若停留于直觉印象,我们的艺术审美极可能被其所蒙蔽。

  比如,在江西古村民居中常见用以驱邪止煞、逢凶化吉的吞口,人们形容这类“辟邪物”,无不以“狰狞可怖”一言以蔽之,极少有更为细腻的感受。我看过流坑的吞口,镇守在大门上方,对比其他古村的类似面具雕刻,流坑的吞口几乎都以人的形象为基础,只在局部作了怪诞化的处理,我感觉更重要的区别在于,它融汇了兽性和人性,体现出强烈的中庸意味。有意思的是,这种意味在其他各种雕刻雕塑作品中也能读到。比如镇守宗祠、宅第门前的圆雕石狮、木狮,往往通过对其脑门、鼻头等细部的夸张,突出它的憨态,威风凛凛中竟有和风习习,使其雄强威猛的形象变得温厚可近,有的甚至是慈祥可亲的。

  乐平素有“中国古戏台博物馆”之誉,近年公布的普查数据称,此地共有戏台412座,其中不乏明清建筑。有民谣唱道:“深夜三更半,村村有戏看,鸡叫天明亮,还有锣鼓响。”昔时乡间戏剧活动之盛,由此可见一斑。我一直认为古村建筑及其艺术,充满了表现欲望和炫耀意味。乐平民间的戏剧活动和戏台建筑也不例外。

  异彩纷呈的乐平古戏台,均以传统木构架为主结构方式,台面为牌楼式,三楼五楼不等,因此在这里荟萃了木雕艺术的佳作。几乎所有的木构件都逃不过艺匠的刀笔,斗拱、斜撑等处祥禽瑞兽呼之欲出,琼花瑶草摇曳生姿,游梁、随枋、三架梁、抢头梁、穿插枋上遍饰戏文浮雕,最常见的内容有魁星点斗、九老天官、八仙过海、麻姑献寿等等。这些飞金上漆的雕刻与气宇轩昂的飞檐翘角、艳丽华美的天棚藻井浑然一体,成为光宗耀祖的排场,氏族精神的象征。

  在乐平的塔前,有个叫下徐的小村庄。村中有些老房子据说是明清建筑,斑斑驳驳的白墙和古朴庄重的门楼、门罩,依稀透出婺源民居的风格韵致。但是,走在其中我的心境决不似在婺源那般宁谧,也不似在流坑那般从容,竟有些莫名的惶惑和紧张。那是雕刻得如傩面似的斜撑,它们张挂在屋后的檐下,或者是虎,或者是鳌鱼,或者是什么怪兽,面对村后山林里的影影绰绰,表情却决不暧昧,它们的眼睛尤其夸张,怒目鼓突,慑人心魄,有的甚至将两三个不同的形象组合在一起,强化它的威武凶猛,不知它们企图镇伏的是怎样的邪恶。

  在这座村庄的另一栋老房子里,透雕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