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产业遗产多创意

admin 2006-06-13 来源:景观中国网
  提起世界遗产人们脑中浮现的往往是那些名山大川、古代建筑,很少会想到,废弃的工厂、矿山也会出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上。它们被称为产业遗产。与名胜、文物
  提起世界遗产人们脑中浮现的往往是那些名山大川、古代建筑,很少会想到,废弃的工厂、矿山也会出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上。它们被称为产业遗产。与名胜、文物等自然、文化遗产相比,产业遗产要年轻许多,有些甚至是我们的父辈曾经生活、工作的地方,但其特有的内涵,决定了它所承载的人类文明进步的信息,并不逊于某些文化遗产,同样值得人类特别的保护。

  产业遗产是人类生产活动的产物,特别是与工业生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人类文明史上,还有什么比工业革命的发端更大地改变了人类生活和自然生态的面貌?产业遗产的概念始于二次大战后五六十年代的欧洲。当时,科技革命的进步使一些传统的生产企业或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或移至他处,仅留下许多倒闭的厂房、闲置的设备,以及由此导致的失业人口增加等社会问题。如何处理它们,一时成为难题。有人主张将其彻底清除,再建新产业﹔有人则主张,选择其中一些能体现当时历史、科技、社会和建筑特色的近现代工业建筑及设备,作为产业遗产加以保护。所幸的是,后者这一富有创意的思路在许多国家得以实践,许多传统的工业城市因此成功转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则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了产业遗产的认证工作,迄今全球已有43处产业遗产。

  与自然、文化遗产的保护大多讲究原汁原味不同,产业遗产的保护给了人类更多的创意空间。它通过“复活”早期工业生产现场,结合现代娱乐消闲元素,不仅留住了一个产业乃至一个城市的历史,而且成就了一种新型旅游资源——产业遗产旅游。在产业遗产的开发利用中,最著名的当属位于德国北威州鲁尔工业区埃森煤矿的改造。鲁尔工业区曾是欧洲最大的煤钢产地,一度浓烟蔽日,煤渣遍地。如今,巨大的厂房被改造成了博物馆,昔日的矿山成为大型景观公园,废弃的矿井或被改造成为湖泊,或被建成采矿博物馆。为服务游客,许多场所被辟为各具特色的音乐厅、购物中心、体育馆、餐馆等休闲娱乐场所。昔日的工人也通过培训成为博物馆讲解员及其它场所的服务人员,实现了再就业。埃森煤矿的转型无疑是成功的,它也因此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例以近代工业为主题的世界产业遗产。笔者曾有幸参观那里,穿行在曾经繁忙的矿区,仿佛在阅读一本敞开的教科书,一种产业由兴到衰的历史变迁竟如此直观地展现在眼前。见多了将旧城改造得面目全非的故事,眼前的景象所蕴含的创意思维令人感慨万千。

  有人说,产业遗产的出现代表了人们一种怀旧情结,这话不无道理。人类文明的传承本来就是昨天、今天、明天这样一个自然延续过程,而产业建筑作为20世纪数量最大的遗产,就代表了一个城市、一种产业发展的历程,是人们体验和追忆昨天的场所。创造性地留下它们,而不是不加选择地一味拆毁,也是今天留给明天的财富之一。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