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作为城市的历史文化符号 济南工业遗产何去何从

admin 2007-02-02 来源:景观中国网
  1月23日,首都博物馆与北京日报、北京电视台等多家京城媒体联手启动北京工业文物征集活动,寻找并留住在城市现代化进程中逐渐消失的工业遗迹。一时间,“工业遗产”再次出现
  1月23日,首都博物馆与北京日报、北京电视台等多家京城媒体联手启动北京工业文物征集活动,寻找并留住在城市现代化进程中逐渐消失的工业遗迹。一时间,“工业遗产”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实际上,自去年4月起,“工业遗产”这一颇为新鲜的名词,就开始见诸媒体,广为传播。 

  2006年4月18日,为配合“4·18”国际古迹遗址日“工业遗产”主题,首届中国工业遗产保护论坛在无锡召开,论坛由国家文物局主持,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亲自到会做报告。这是我国文化遗产保护领域首次将工业遗产保护作为重要专题提出,标志着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工作正式提上议事日程。论坛通过的《无锡建议》,成为我国第一个关于工业遗产保护的纲领性文件。 

  2006年5月,国家文物局下发《关于加强工业遗产保护的通知》,指出“工业遗产保护是我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中具有重要性和紧迫性的新课题”。要求各级文物保护部门充分认识工业遗产的价值及其保护意义,推动工业遗产保护工作顺利开展。 

  2006年6月,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正式公布,黄崖洞兵工厂旧址、中东铁路建筑群、青岛啤酒厂早期建筑、汉冶萍煤铁厂矿旧址、石龙坝水电站、个旧鸡街火车站、钱塘江大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导弹卫星发射场遗址和南通大生纱厂等9处近现代工业遗产榜上有名。 

  在政府高调倡导工业遗产保护的背后,是长达近10年的民间对工业遗址自发的开发利用。北京“798”艺术区、上海苏州河南岸莫干山艺术家天地等原先都是废旧厂房,经过改建,犹如凤凰涅槃焕发了新生,成为城市的新名片。

  济南,作为中国近代工业产生与发展的重要城市之一,具有较为丰富的工业遗产。但由于种种原因,工业遗产保护工作尚未全面展开,在城市建设中,某些工业遗址、遗存在改建拆迁中消失。普及工业遗产知识,引起社会广为关注,为下一步具体实施工业遗产保护与开发铺路,势在必行。 

  工业遗产,一个全新的概念?

  从媒体得知小清河流域重点污染企业济南裕兴化工总厂将搬出市区后,住在清河北路的高先生心里很高兴,在他看来,这是一项让老百姓满意的民心工程。

  裕兴化工总厂搬迁后,旧厂将何去何从?一些专家认为,如果旧厂被全部拆除,不免有些可惜。因为,始建于1919年的裕兴化工总厂,符合成为工业遗产的标准。

  《无锡建议》中对工业遗产做出了以下界定:具有历史学、社会学、建筑学和科技、审美价值的工业文化遗存。包括工厂车间、磨坊、仓库、店铺等工业建筑物,矿山、相关加工冶炼场地、能源生产和传输及使用场所,交通设施、工业生产相关的社会活动场所,相关工业设备,以及工艺流程、数据记录、企业档案等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 

  《无锡建议》对工业遗产的定义借鉴了国际工业遗产保护的纲领性文件《下塔吉尔宪章》。2003年7月,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TICCIH)在俄罗斯下塔吉尔召开会议,通过了该宪章,经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审议后,提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正式批准。《下塔吉尔宪章》指出:工业遗产是具有历史价值、技术价值、社会意义、建筑或科研价值的工业文化遗存。包括建筑物和机械、车间、磨坊、工厂、矿山以及相关的加工提炼场地、仓库和店铺、生产、传输和使用能源的场所、交通基础设施,除此之外,还有与工业生产相关的其它社会活动场所,如住房供给、宗教崇拜或者教育。 

  有专家指出,工业遗产关注的主要历史时期是自18世纪后半叶工业革命以来至今。在中国,清末开埠通商之后国外资本工业兴建的近代工厂、洋务派官员以及民间资本家兴办的民族工业、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在中国大地上留下了各具特色的工业遗产,它们一同构成了中国工业遗产的主体。 

  在工业遗产中淘出金子

  2006年7月,“意匠351创意产业园”在济南落成。该产业园脱胎于其租用的、始建于1962年的原济南电焊机厂厂房,其创立标志着我市乃至我省迈出了工业遗产保护开发新的一步。 

  产业园的创建者、山东意匠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奎介绍,他之所以看中这个项目,在于看中了工业遗产所具备的三个特点:一是具有历史文化价值和纪念意义。走完了初期工业化历史阶段,许多当时的设施转变为纪念性景观,“工业遗产帮助我们回忆一个时代。留存它们,就是留存文化和城市的记忆,实现新和旧、过去和现代、原生和艺术的生动结合。”二是工业遗产具有建筑审美价值。工业遗产中不乏优秀的建筑式样,具有极高的审美和研究价值。如果合理地加以保护和利用,可使特定时期的工业符号相对稳定地留存,见证城市发展历程,并进一步成为城市代表符号。三是具有经济价值,带动服务业与旅游业发展。工业遗产是一个城市特定时期发展状况的见证者,是人们可以置身其中并触摸的历史,保护开发好,完全可以成为“城市的名片”,吸引大量游客。 

  此外,刘奎认为,“对工业遗产进行简单的拆除处理,势必要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也不利于城市形成永久性经典建筑。工业遗产普遍具有空间高大,内部宽敞,易于改造的优点,合理加以利用,完全可以变废为宝。” 

  不过,对工业遗产价值的认识尚未深入人心。目前,社会各界已初步认识到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性。但是“人们习惯于把久远的物件当作文物和遗产,对它们悉心保护,而把眼前刚被淘汰、被废弃的当作废旧物、垃圾、和障碍物,急于将它们毁弃。”《无锡建议》主要起草人之一、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俞孔坚在《中国工业遗产初探》一文中指出,较之几千年的中国农业文明和丰厚的古代遗产来说,工业遗产虽然只有几十年到百年的历史,但它们同样是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物证,其所承载的关于中国社会发展的信息、曾经影响的人口、经济和社会,甚至比其他历史时期的文化遗产要大得多。但是在城市化进程中,“大量工业停产搬迁,房地产开发随之跟进,许多有价值的工业遗产正面临不可逆的拆毁,大量珍贵档案在流失。”

  国家文物局在《关于加强工业遗产保护的通知》中指出,各地对工业遗产的保护存在一些问题,一是重视不够,工业遗产列入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比例较低;二是家底不清,对工业遗产的数量、分布和保存状况心中无数;界定不明,对工业遗产缺乏深入系统的研究,保护理念和经验严重匮乏;三是认识不足,认为近代工业污染严重、技术落后,应退出历史舞台;四是措施不力,“详远而略近”的观念使不少工业遗产首当其冲成为城市建设的牺牲品。 

  工业遗产保护的它山之石

  国际社会日益重视对工业遗产的保护。截至2006年8月底统计,《世界遗产保护公约》签约国共有182个,其中有23个签约国拥有43项世界工业遗产。我国共有33项世界遗产,而其中只有一项是工业遗产——都江堰水利灌溉系统。 

  最早认识到工业遗产重要性的是上世纪70年代的英国和德国。近2个多世纪以来,这两个国家都是工业革命的先锋,到20世纪后期,曾经奠定它们迈向大国之路的重工业迅速衰亡,如何处理工业遗产自然而然地提上了日程。

  在英国,伦敦著名的泰德现代艺术馆由原定被拆除的火力发电厂改建而成,目前这里已成为全世界吸引游客最多的美术馆,成为英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典范,同时带动了泰晤士河南岸地区从贫困落后的旧工业区发展为富裕的文化繁荣区。 

  位于英格兰西部什罗普郡的铁桥峡谷,以工业革命发源地名世。这里汇集采矿区、铸造厂、工厂、车间和仓库,密布着巷道、轨道、道路、斜道、运河和铁路编织成的古老运输网络,还点缀着塞温峡谷森林以及18和19世纪钢铁厂厂长住宅、工人宿舍、公共建筑等。今天,铁桥峡谷自然景观得到全面恢复,建立起各类主题博物馆,形成一个占地达10平方公里,由7个工业纪念地和博物馆、285个保护性工业建筑构成的旅游目的地,平均每年吸引30万游客前来观光游览,带动整个地区第三产业的发展。

  在德国,闻名遐迩的鲁尔工业区如今已成为世界工业遗产鉴别、保护和富有创见地再利用的典范。位于埃森市内的工业文化及矿业同盟工业景区成为文化休闲中心,不仅把具有历史价值的机器设备原封不动地保存下来,还为当地失业工人提供了再就业机会。2002年,该工业景区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据介绍,目前国外已形成了工业遗产保护与开发的四种主要模式:一是主题博物馆模式。通过博物馆的形式展示一些工艺生产过程,从中活化工业区的历史感和真实感,同时激发社区参与感和认同感,另外还可以作为艺术创作基地,开展一些艺术作品展览活动。二是公共休憩空间模式。在工业旧址上建造一些公众可以参与的游乐设施,作为人们休闲和娱乐的场所。三是与购物旅游相结合的综合开发模式。在原来的工业中心区建立一个购物中心,并配有咖啡馆、酒吧、健身及儿童娱乐场所等,集购物、娱乐、休闲于一体综合开发。四是工业博览与商务旅游开发模式。举办有主题的工业博览会,并与招商活动、商务交流和交易、旅游等融合。

  在国内,北京、上海走在了保护和开发工业遗产的前列。北京正在将即将搬迁的首钢大片厂区规划为重要的文化区域。北京798工厂曾是大型国有军工企业,如今它已成为闻名遐迩的国际文化艺术区。这里汇集了众多来自国内外的艺术家,由前苏联和德国设计,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造,老旧却朴素稳重的砖墙以及随处可见的旧标语,与陈列着的新潮油画和雕塑,形成时空和审美的强烈反差。2003年,北京首度入选美国《新闻周刊》年度12大世界城市,原因之一就是798艺术区的存在和发展体现了北京作为大都市的活力。 

  上海在国内较早制定了保护工业遗产的相关法规,《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第九条规定:建成30年以上,在我国产业发展史上具有代表性的作坊、商铺、厂房和仓库,必须列入优秀历史建筑,并实施有效保护。 

  在保护的同时,上海对工业遗产进行了大规模的开发再利用。苏州河沿岸艺术仓库、上海城市雕塑艺术中心、滨江创意产业园等都是利用老厂房、旧仓库改建而成。据报道,上海近百万平方米的工业遗产都要走改造利用之路,其对工业遗产的改造已形成社会多元参与的格局。 

  济南应该如何应对

  济南作为近代以来北方重要的工商业城市,工业遗产资源丰富。市社科院研究员荣斌举例道:山东机器局(山东北方现代化学工业有限公司)、济南津浦铁路工厂(济南机车工厂)、泺源造纸厂(山东造纸厂)、振业火柴公司(济南火柴厂)、成通纱厂、成丰面粉厂、东元盛印染厂、裕兴化工厂、济南机床一厂、济南机床二厂、济南汽车总厂、济南铅笔厂、济南钢铁厂、济南重型机械厂等企业都在近现代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 

  山东机器局成立于清光绪元年(1875年),是济南第一家大型工业企业,也是我国早期著名军火工业厂家之一,该厂至今还保留着的老厂房和水塔,无疑是济南近代工业发展的最好见证。俞孔坚整理的《近代工业产生阶段潜在工业遗产点清单》上,山东机器局便占有一席之地。

  创建于1913年的济南机车工厂,是我国早期著名机车修理工厂之一,也是中国工人运动发源地之一。早在1920年,王尽美等即在该厂宣传马列主义,1921年该厂成立了工人夜校,并且成为济南共产主义小组的主要活动基地。在济南中共党史和革命史上,济南机车工厂的工人运动,具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义。

  “这些工业遗产是我们城市的历史文化符号,它们向当代人们传递的历史文化信息,是任何文字记载和图像记录都有所不及的。”荣斌如是说。

  尽管我们不乏工业遗产资源,但对工业遗产概念与价值的认识却还有待提高。作为我市唯一致力于利用工业遗产开发创意产业园的人,刘奎感到有些孤掌难鸣:“我们对时尚、前卫文化不敏感,需要一个强大的引导和推动力量。”

  据悉,我市究竟有多少工业遗产家底,尚有待权威评估。“意匠351创意产业园”所在的片区极有可能被划入了旧城改造的范围内,这让刘奎忧心忡忡,担心好不容易建起的产业园被拆迁。“北京、上海走的都是一条民间推动、政府关注的道路,我们完全可以借鉴它们已有的经验,缩短政府作为旁观者的阶段,推动工业遗产普查,迅速开展保护开发工作。”刘奎说。

  对此,省文化厅文物处处长由少平指出,今年将开展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对工业遗产的普查。利用这个契机,我省将积极开展对工业遗产的调查摸底工作。不过,由少平也说,国内目前还没有制定明确的、权威的工业遗产评定标准,普查程序也尚未规范,此外我省尚缺少这一领域的专家与技术人才,贸然实施“欲速则不达”。

  市文化局副局长崔大庸说,工业遗产保护是全新的课题、系统的工程,牵涉面广,需要社会各界通力合作。“在国家及省里的统一安排下,我市将积极开展工业遗产的调查摸底工作,并进一步实现有效保护和合理开发。”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