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工业遗产:谁来拯救正在消失的“金矿”?

admin 2007-02-25 来源:景观中国网
  拥有百年历史的重庆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重庆钢铁集团将举家搬迁出重庆主城区,大批遗留下来的老厂房和旧机器却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在老工业基地之一的重庆市,和这些老厂
  拥有百年历史的重庆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重庆钢铁集团将举家搬迁出重庆主城区,大批遗留下来的老厂房和旧机器却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在老工业基地之一的重庆市,和这些老厂房命运相同的还有大批曾经辉煌的国有大型企业破产或搬迁后留下的遗迹,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却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名字--工业遗产。

  然而,由于意识淡漠和保护落后等原因,我国工业遗产面临着诸多危机。中国工业遗产保护论坛去年4月在江苏无锡举行,首次在我国将工业遗产保护作为重要专题提出。工业遗产这一记载历史的“金矿”正在逐渐吸引着社会各界的注意力。

  消失的老厂房、旧机器

  工业遗产是具有历史学、社会学、建筑学和技术、审美启智以及科研价值的工业文化遗存,包括工厂、车间、作坊、矿场等不可移动文物,也包括机器设备、工具、档案等可移动文物,还包括工艺流程、传统工艺技能等非物质工业文化遗存。鸦片战争以来,中国民族工业、国外资本工业,以及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工业,留下了各具特色的遗产,构成了中国工业遗产的主体,反映了中国工业化时代的特征。

  然而,由于城市工业重心转移使得城内的旧工业区逐渐被废弃、拆除,不少企业破产关闭,而这些企业和工业区遗存的厂房、机器以及建筑遗址等又没有列入文物保护范畴,正在迅速地消失。

  即将搬迁的重钢集团记录着中国工业发展变迁逾百年的历史。其前身就是创立于我国清代,开启民族工业的洋务运动,即1890年9月湖广总督张之洞创办的汉阳铁厂。1938年3月,在抗战的烽火硝烟中,为坚决抗击日本侵略者,保存我国仅有的民族基础工业,国民政府将汉阳铁厂、大冶铁矿、上海炼钢厂等的主要设备拆迁,抢运内迁至抗日大后方重庆大渡口地区,完成了逆江而上、迁渝建厂的悲壮历程,设立为国民党军政部兵工署第二十九兵工厂。新中国成立后,重钢曾先后更名为西南工业部一零一厂、西南钢铁公司、重庆钢铁公司、重庆钢铁(集团)公司,1995年6月,改制为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百废待兴的建国之初,重钢轧制生产出我国第一根铁路重轨,铺筑了新中国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在重钢这片热土上,中国共产党三代领导核心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都曾在重钢留下了视察的足迹。

  作为老工业基地之一,重庆有着许多和重钢一样历史厚重的老企业老厂房。然而,随着企业的搬迁或破产,零落的断壁残垣替代了昔日火热的生产气象。

  曾经位列全国前三甲的重庆罐头厂于1997年破产,前苏联援建的重庆木综厂2001年因经营不善破产。80多岁的老人袁泽普说,自己1952年到木综厂,第二年来了前苏联专家,建成了制材车间,让大家第一次见识到机械化的木材加工设备,江边的原木通过铁铰链传到运木沟,再进入制材车间,通过电锯改成木材。如今厂子没了,那些曾经先进的机器也都成了没人管的废物了。

  沈阳铁西区大片旧厂房被拆除、搬迁,区内沈阳冶炼厂中的几根百米大烟囱,在争议声中还是被开发商拆除了。

  日益高涨的保护之声

  有关专家指出,像重庆这样的老工业基地,有着很多大型企业,包括许多在我国工业发展历史上占有主要地位、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企业,如机械、兵工、啤酒、纺织等近代工业遗址。这些老厂房、老设备等工业企业具有大量有价值的历史记忆和工业生产、建筑、美学及其他人文信息,它们记录着城市的“历史足迹”,也是城市个性的有力注解。

  去年4月,华侨城集团总裁任克雷带队考察重庆旅游资源。该集团欢乐谷旅游发展公司总经理吴斯远曾说:“你们眼中这些破破烂烂的房子和脏兮兮的废铁,在我眼中却是一个完美的工业主题公园原型。把它清理一下,恢复一下就非常有意思了,这里是我们这次考察中看到的最好的资源。”

  “老机器、老厂房也是一种文化,记录着重庆的历史,体现着城市特色。”中国民盟重庆副主委蒋维认为,不论是弃置或是将它们全部拆除,都将会是重庆文化的一种损失,旅游资源的一种浪费。

  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在中国工业遗产保护论坛上表示,当前各地工业遗产保护存在的主要问题有:重视不够,工业遗产列入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比例较低;家底不清,对工业遗产的数量、分布和保存状况心中无数;界定不明,对工业遗产缺乏深入系统的研究,保护理念和经验严重匮乏;认识不足,认为近代工业污染严重、技术落后,应退出历史舞台;措施不利,工业遗产首当其冲地成为城市建设的牺牲品。

  “工业遗产不是垃圾,虽然陈旧过时却不应该不留痕迹的退出历史舞台。”不少社会界人士认为,在传统工业区域产业衰退的过程中,实现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再利用将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政府在城市规划中应该保留一些有代表性的老机器、老厂房,将其开发为旅游资源。中国工业遗产保护论坛通过的《无锡建议》提出“尽快开展工业遗产的普查和评估工作;将重要的工业遗产及时公布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或登记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编制工业遗产保护专项规划,并纳入城市总体规划;区别对待、合理利用工业废弃设施的历史价值”等具体的措施。黄崖洞兵工厂旧址、中东铁路建筑群、青岛啤酒厂早期建筑、汉冶萍煤铁厂矿旧址、石龙坝水电站、个旧鸡街火车站、钱塘江大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导弹卫星发射场遗址和南通大生纱厂九处近现代工业遗产入选了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金矿”发光有待合理开发

  在钢铁车间里听摇滚乐,在生产线遗址喝咖啡,在炼钢池改建的游泳池里游泳.....有专家指出,如果能采取合理模式进行开发,重钢搬迁后留下的老厂房也能成为像德国著名的鲁尔工业旅游区一样的主题公园。

  业内人士指出,个性化的遗产旅游具有广阔的空间,可以将遗址改造为主题公园、体验式购物中心、游憩商业中心、艺术展览地等,工业遗产能很好地与时尚、怀旧等要素结合,迎合都市人群的品味。“工业遗产旅游”有可能真正帮助衰退中的老工业区“变废为宝”,缓解地区衰落和就业难的困局,真正有利于工人和他们的后代实现“重新在公园中就业”的梦想,实现城市发展中形象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

  截至2005年底,共有22个国家的34处工业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占到现有812处世界遗产的4.2%。但目前,中国还没有一处工业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尽管如此,中国目前仍有众多人士和城市正在作出在工业遗产保护方面的努力。

  在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发祥地之一江苏无锡,上世纪初荣氏家族创立的茂新面粉厂正在保留原址和原貌的基础上被改装为中国民族工商业博物馆;广东中山歧江公园改建于1953年成立的广东中山粤中造船厂,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公共性景观;天津、广州和江苏等地都开展了针对工业遗产的调查,并作出了保护的详细规划。

  从国外经验来看,许多工业化大国都在工业遗产保护方面作出了许多有益工作。德国鲁尔工业区是最成功的范例之一,通过产业转型,工业区内的旧工厂改造成了展览馆,起重架的高墙和煤渣堆被改造成攀岩训练场,旧的炼钢厂冷却池成了潜水训练基地,废瓦斯槽被改造成富有太空意境的展览馆;日本北海道的小樽运河沿岸,澳大利亚墨尔本商业区的中心,都有早期的工厂和仓库遗址,工业遗产已成为美国、加拿大等早期工业大国文化遗产的主要组成部分。(来源:新华网重庆频道)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