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金华:有多少工业遗产让人留恋?

admin 2007-08-22 来源:景观中国网
  “发展工业旅游,还有一个重要内容是开发工业遗产旅游。”昨日见到本报刊发的《义乌明星企业兴起工业旅游开发》一文后,一些读者向记者提出了这样一个看法。 工业旅游从工
  “发展工业旅游,还有一个重要内容是开发工业遗产旅游。”昨日见到本报刊发的《义乌明星企业兴起工业旅游开发》一文后,一些读者向记者提出了这样一个看法。
工业旅游从工业遗产开始
  浙江师范大学赵浩兴博士研究旅游开发多年。他说,在国际上,工业旅游是一个广泛的概念,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是工业遗产旅游。与我市工业企业搞工业旅游不同的是,国际上的工业旅游首先是从工业遗产旅游开始的。 
  赵浩兴博士给记者举了国外一个成功例子:德国鲁尔工业区。20世纪60年代初,受国际同行业竞争等影响,鲁尔工业区内的一些工业企业出现破产、倒闭或转行等情况。企业的倒闭和转型让这个工业区出现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如区域内人口下降、城市功能衰落和区域形象恶化等。在考虑这个工业区去留时,有人开始将工业废弃地视为工业文化遗产,搞起旅游开发:破产的亨利钢铁厂被改造成一个露天博物馆;废弃铁路和旧火车车皮变成了当地社区儿童的艺术表演场地;蒂森钢铁公司则成为以煤铁工业景观为背景的大型景观公园等。随后,鲁尔工业区成为德国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典范,也成为世界各地游客喜欢游玩的工业遗产旅游基地之一。
我市工业遗产知多少
  在我市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前人其实给我们留下了不少工业遗产。这些工业遗产可以说是我市开发工业旅游的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旧时我市水路四通八达,整个商贸网络就是由几条江水联结起来的。在这些江边就留下了码头文化。像兰溪就有“三十六码头”之说。而在传统工业当中,如金华火腿、金华酥饼、永康五金、东阳木雕等,都有千年历史文化积淀,它们的制作工艺本身就是不可多得的一笔工业遗产。另外,像兰溪、武义等地,都还保留着不少旧工业基地,这些基地曾是一个地方辉煌的代名词,也是不可多得的一笔工业遗产。像武义的温泉旅游,实际上是工业遗产旅游的一个衍生产品。在原浙江东风莹石公司所在地———武义茭道乡杨家,就保留着旧时工业留下的遗迹,如废弃的选矿场所、抗日战争时期被日本鬼子奴役身亡的305个矿工的合墓等。
怀旧情绪催生工业遗产旅游
  与国际经济一样,我市的工业已开始从传统工业向新兴工业过渡。在这个时期,置身工业经济的人们会出现一种怀旧情绪。对农业文明的怀旧成为乡村游热潮的主要原因之一。同样,对过去工业文明的怀旧情绪,也会浸染旅游爱好者的心灵。
  国外工业旅游研究专家格拉汉姆曾发表过《往事不会重现:旅游———未来的怀旧产业》一文。在此文中,他就把工业遗产旅游归咎于人们的“怀旧情结”:尽管工业时代还未真正成为过去,而信息时代对传统生活的颠覆和大都市的“逆工业化”趋势等,使人们产生了对工业技术以及这种技术所衍生的社会生活的怀念和失落感,进而催生了工业遗产旅游。
  据了解,我市各地已存在各类工业遗产旅游景点,但与农业、山水景点旅游相比,不少工业遗产旅游景点还只是一盘散沙。像兰溪义乌会馆就与兰溪的码头文化紧密相连,浦江白马镇荷兰商人留下的贸易中转站———土库,也与码头文化相关。目前,类似的工业遗产旅游景点都还没有得到相应的资源整合。
  赵浩兴博士说,工业遗产旅游具有展示遗产景观、科普历史教育等功能。与我省不少地方一样,我市也是我省工业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只要充分挖掘,相信包括工业遗产旅游在内的工业旅游也会有比较好的前景。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