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匹兹堡:一座美国老工业城市的“变脸”

admin 2009-10-10 来源:景观中国网
18世纪时,匹兹堡是比纽约更早形成大都会的美国城市,曾经是美国的时尚之都。但从1970年代之后起,匹兹堡逐渐没落,过去30年来城市人口流失了一半。不过,该市借助高科技、生物技术、医疗保健、教育等产业,实现了经济的多元化转型。目前市区已经没有钢铁厂,看不到一根冒烟的烟囱,钢铁业的就业贡献率仅为5%。

匹兹堡
匹兹堡       

  18世纪时,匹兹堡是比纽约更早形成大都会的美国城市,曾经是美国的时尚之都。但从1970年代之后起,匹兹堡逐渐没落,过去30年来城市人口流失了一半。不过,该市借助高科技、生物技术、医疗保健、教育等产业,实现了经济的多元化转型。目前市区已经没有钢铁厂,看不到一根冒烟的烟囱,钢铁业的就业贡献率仅为5%。

      匹兹堡一夜成名了。

      因为美国总统奥巴马选址这里举行第三届G20 领导人峰会,9 月24、25 日,包括20 国集团领导人会聚于此,商讨世界经济复苏道路、金融监管改革、国际金融机构改革、绿色投资与能源、重振发展等议题。

      对选择匹兹堡市的原因,奥巴马解释说:“匹兹堡是创造新就业、新产业向21 世纪经济转型的良好范例。它为我们的工作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即使在多数美国人的心目中,匹兹堡仍是一座破败的钢铁旧城。殊不知,这里的医疗、教育、金融业已经取代钢铁,成为新支柱产业。

      隔河眺望类似“小外滩”的市中心,林立的高楼大厦上挂的铭牌不是美国钢铁公司,而是匹大医疗中心(UMPC)、K&L 法律事务所等服务型企业。

      “我们就是想借G20 峰会的机会,重新将匹兹堡介绍给全世界,让人们知道新的匹兹堡是一个多么不同的城市,一个多么友好的城市。”匹兹堡市的年轻市长洛文斯特尔告诉笔者。

      从钢都到宜居城市

      一个周日的下午,弗兰克和华裔朋友林小姐好奇地驻足在一块广告牌前。弗兰克是土生土长的匹兹堡人,今年30岁,戴眼镜,精瘦,身穿一件咖啡色罩衫。

      吸引他注意力的是G20 峰会的宣传牌子。广告牌是绿底白字,用8 种文字写着“欢迎”,包括中文。

      广告牌的寓意是:绿色的匹兹堡欢迎你—来自世界各国的客人。

      弗兰克想不起来,匹兹堡上次举办世界性活动是在什么时候。他显然对牌子上的外国文字,以及即将到来的客人充满兴趣。

      “匹兹堡市过去30 年变化很大。你看那些高楼,以前都是没有的。”他指着河对岸的“小外滩”说道,“我们站的这块地方,以前治安就很糟糕。”

      如今,这里建起了安迪•沃霍尔博物馆—这位大名鼎鼎的波普艺术创始人,原来是弗兰克的老乡。

      弗兰克感到,如今的匹兹堡,除了钢铁厂,还有很多东西可以秀。比如坐落于河对岸的劳伦斯会展中心。这座白色的庞然大物,是新匹兹堡的地标,也是美国获得绿色建筑认证的第一大会展中心。它拥有自然采光、自然通风系统和废水回收系统,而且使用无毒材料建造。它独特的瓦片型房顶,借鉴了该城多桥的特点。

      会场可将阿列格尼河景一收眼底。各国领导人在这里探讨经济复苏,也许真能产生新灵感。

      城里随处可见的骑自行车人也是一景。市中心的大多数街道恢复了自行车道,跨河桥也在机动车道之外安排了自行车道和人行道。

      周末沿河骑自行车,成为深受市民喜爱的休闲活动。在阿列格尼河北岸,有一条长长的碎石子路,两边都有绿茵。如果你选择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来这里骑车,还能看到在河里训练的皮划艇。匹兹堡市的另一个别名是“桥城”。

      它发源于两河交汇处的一片浅滩,现在城市扩大到河对岸,因此发展出许多座桥梁。所有的桥都是悬索桥,颜色一律为黄色。

      “钢铁之城”的遗迹依然存在。阿列格尼河东岸的“走廊区”曾经是工厂和仓库,现在这些建筑被改造成食品批发超市和夜总会。

      干净、美丽、生活成本低、经济稳定,这些优点使匹兹堡市被《经济学人》杂志列为2009 年美国最“宜居”城市。

      矛盾的匹兹堡人

      要说匹兹堡人的性格,匹兹堡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迈克•麦迪逊(MikeMadison)用“外表坚强,内心脆弱”来形容。比如对待G20 峰会,他觉得匹兹堡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城市国际知名度提升,但又不愿表现在脸上。

      当记者询问弗兰克,对匹兹堡举办G20 峰会是否感到高兴时,他摇了摇头,说:“一想到G20 峰会,我的第一反应是城市会一团糟。”这番话是匹兹堡市民的普遍感受。笔者从当地媒体同行的口中,也听到过类似表态。

      也许是现在的匹兹堡人习惯了平静生活,他们似乎对“出风头”的事不感兴趣。这缘于城市过去的辉煌和近代的衰落。

      据说,当年设计劳伦斯会展中心的设计师,灵感就是来自匹兹堡的象征“悬索桥”,因此在会展中心的设计上使用了悬索技术。这一尊重城市传统的设计颇受好评,但在选择建筑颜色时,设计师原本建议使用跟城里的桥一样的黄色,但委托方听后大为摇头。最后选择了摩登的白色。

      造就匹兹堡人这种矛盾性格的原因,与城市的发展分不开。匹兹堡一方面拥有骄人历史,另一方面又在后工业革命时代被抛弃。

      18 世纪时,匹兹堡是比纽约更早形成大都会的美国城市,曾经是美国的时尚之都。直到20 世纪早期,这里的富豪还邀请当时最先锋的建筑设计师弗兰克•赖特,在城郊建造了著名的“流水别墅”。

      但从1970 年代之后起,匹兹堡逐渐没落,过去30 年来城市人口流失了一半。该市抵抗经济危机能力较强的一个原因,其实是因为它的经济在危机前不受“热钱”青睐。

      不管是真的不关心,还是假装平静、内心窃喜,匹兹堡市都会借此次G20峰会重新名扬天下。据市长预测,这座31 万人的城市可能迎来上万客人。

      “我们可能从未举办过这种规模的活动。”洛文斯特尔市长一抬眉对记者说。为此,他将向外市临时借来3000名警察,并动员1000 名志愿者清扫城市、增开临时机场巴士。

      这场峰会或许能让匹兹堡人扬眉吐气。

      经济多样化

      站在悬索桥上放眼望去,笔者看不见一根冒烟的烟囱。

      “它已经不再是钢铁业主导的城市了。”洛文斯特尔市长笑着告诉我。现在,市区范围内已经没有钢铁厂,唯独郊区还有一座钢铁厂仍在开工。钢铁业对大匹兹堡地区就业的贡献率仅占5%。

      “我们发展了高科技、生物技术、医疗保健、教育等多种产业。这些公司帮助匹兹堡市经济向多元化转型。这样的直接效果就是,我们比其他城市更好地抵抗了这场经济危机的冲击。如果匹兹堡只有钢铁业的话,我们就麻烦了。”市长继续解释道。

      在位于“锈带”(美国老工业区—编注)上的城市中,匹兹堡是受经济危机破坏最小的一个:失业率低于美国平均水平,住房信贷市场也比其他城市“中毒”要浅。该市房价从去年第四季度起就出现回升。

      2009 年,布鲁金斯学会将匹兹堡列为全美百强城市经济表现排行榜上的第18 名。2008 年第四季度,这里的房价还上涨了2%,相比于美国100 个城市平均跌6.9% 来说,已经是相当骄人。“抗经济衰退能力强,要感谢本市多样化的经济结构。”洛文斯特尔市长如此总结匹兹堡的成功秘诀。

      匹兹堡市的多个支柱产业,对该市经济的贡献率难分伯仲。根据阿勒格尼县经济发展局统计,2008 年金融、医疗保健和制造业分别贡献该市地方产值的20%、14% 和11%,这个比例在30年前不可想象。那时,钢铁几乎占到全市经济产值的六成以上。

      “匹兹堡转型的最大经验,在于盘活已有资源。”麦迪逊教授说。钢铁业衰落后,匹兹堡被迫盘活已有资源。当时它最宝贵的资源,是两所百年名牌大学:匹兹堡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

      如今,匹兹堡大学医疗中心(UPMC)已经成为全美排名前十的医院,每年可以从联邦政府得到数十亿美元科研经费,而且在意大利、爱尔兰等国开设分院。该中心如今成为匹兹堡市最大的私营雇主,为该市提供了上万个就业岗位。麦迪逊指出,当地大学将科研与成果转化紧密结合,是城市高科技发展的成功之道。

      匹兹堡大学内设有技术管理办公室,专门帮助大学科研项目向企业申请经费,并在研究过程中帮助项目寻找市场落点。他们曾帮助一个生物医药组织研究,争取到超过10 万美金的经费。

      “我们经常邀请医药公司、化工公司来参观我们还在研究中的项目,与他们共同寻找研究的市场价值。”办公室负责人马兰德龙说。

      这个办公室成立13 年以来,显著帮助了匹兹堡市高科技产业的发展。现在,它每年能帮助大学孵出50到70个研究成果。尽管城市发展成就可圈可点,但匹兹堡市还称不上美国新经济的范本,顶多算是“雏型”。麦迪逊教授感到外界过高估计了匹兹堡经济的成功。“我们的城市仍在复兴中。”他强调。

      确实,该市失业率仍然不低,预计今年年底会达到8.2%。城市人口也只有钢铁业衰落之前的一半多。匹兹堡走上了复兴之路,但要重现当年辉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