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顶风作案 郑州龙子湖高校园区违法占地案始末

admin 2006-10-19 来源:景观中国网
资料图片:龙子湖湖心岛规划设计方案效果图之一   利用大学城圈地现象愈演愈烈,某些地方政府以兴办大学城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不过,在龙子湖大学城非法占地案前,国土资源部并


资料图片:龙子湖湖心岛规划设计方案效果图之一

  利用大学城圈地现象愈演愈烈,某些地方政府以兴办大学城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不过,在龙子湖大学城非法占地案前,国土资源部并没有发现这一迹象。
 
  一位河南政界人士分析,涉案官员中,受处分者多因03年至04年之间的土地违法行为。多位官员在“犯法”之后升职,如两名官员皆成为省委常委,而国土资源厅厅长林景顺调任要害部门发改委

  国土资源部一位局级领导在一个私下场合表示,一些省的国土资源厅厅长也受过批评、处分,但是他们最后都提拔了,因为他们经常被看作发展地方经济的“功臣” 

  “顶风作案”

  王爱群自称这半年老了10岁。这个53岁却已两鬓染霜的河南省职业技术学院校长解释说,这是被新建的东校区愁的。 

  事实上,直到开学前三天,计划容纳一万余学生的学校才通上电,头一天晚上食堂才开伙,而至今学校没有澡堂,没有银行,甚至连围墙也还没有全部合拢。 

  2月施工,10月建成入住,王爱群以令人惊讶的速度,“顶风作案”,终于完成了一所新的大学的建筑工程。 

  之所以称为“顶风作案”,是因为7月,王爱群就已接到当地政府的停工通知——此时,龙子湖高校园区正被监察部和国土资源部联合调查组调查。同样是此时,王爱群的一座楼刚刚封顶。而“顶风作案”亦是对龙子湖非法占地案的定性之一。 

  王没理会上面的调查,而是让施工队昼夜施工。他必须赶在开学前将学校盖好,就这样,赶在10月4日开学前,5000 多名学生好歹住了进来。在此之前,王爱群心急如焚,生怕学生“闹事”。 

  在近年来扩招的政策导向下,学院的在校生由2001年的3000人骤增至目前的13500人。原来的校区已严重“超载”。而严格地讲,它现在已经不属于职业技术学院,因为它在郑州市内,也要被拆迁。 

  9月27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严肃处理龙子湖高校非法占地案。这是国土资源部成立8年来,就土地违法问题,处理官员级别最高的一起案件,王爱群的河南省职业技术学院,即为其中的13所高校之一。 

  在这起土地大案中,包括王爱群在内的高校负责人并未受到处分。 

  龙子湖,一个建在农田和鱼塘之上的高校聚集区,共占用土地1.4万余亩,令人惊讶的是,竟未到国土资源部报批。所有高校的占地,均是经过河南和郑州两级地方政府批准的——尽管它们并没有这个权力。 

  据河南省国土系统一官员透露,没有报批的原因是:他们很清楚,即使是报上去,也肯定批不下来,若不是农民不断上访和国土资源部先进的卫星遥感系统,这个高校园区很可能会顺利建成。 

  如果顺利建成,就可以依靠惯有的做法,慢慢地补齐手续,生米煮成熟饭。值得一提的是,在这片土地中,尚有6400 余亩属于基本农田。按国家有关法规,凡因建设动用基本农田——哪怕是一亩一分——也要报请国务院批准。 

  事实上,2005年2月,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局长张新宝即带队到郑州调查此案。当时已有6所院校进驻龙子湖。由于是既成事实,在河南省政府上报核查报告后,国务院同意在占地规模不扩大的条件下,依法办理这6所院校的用地手续。 

  据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副局长常嘉兴介绍,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当时上述院校的主体建筑大都已经建成。5所学校已经开始招生,恢复耕种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如果强令拆除,势必造成新的损失,引发新的问题。因此只能是完善手续。 

  然而在此之后,却是更大规模的圈地。包括职业技术学院在内的另外7所院校,很快在各自圈占的土地上填土打桩。 

  据王爱群介绍,河南省职业技术学院本来是最早确定入驻龙子湖的,资金也最为宽裕,只是因为农民青苗费补偿问题而耽误了施工,最后只能“顶风作案”。   

  在国务院同意完善用地手续之后,先期入驻的六所院校的校长们长出一口气。“这(国务院的查处)对我们而言是好事,以前不明确的现在明确了,不合法的合法了。”作为前6所院校中的一员,某大学校长对本报记者如是说。 

  停工很简单,后果很严重 

  后7所院校中,职业技术学院是其中惟一建起来的一所。其他几所学校的日子更不好过。河南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 简称公安高专)连买地带建设花了1.2亿元。 

  这些钱除了银行贷款,还有5000多万元是向职工集资而来。为了这次“搬家”,学校还卖了另一个校区的一块地。几年来,学校相继取消了职工们的加班费、监考费等,福利待遇事实上一直下降。 

  “砸锅卖铁,勒紧裤带”,副校长赵炳书用这句话来形容全校对建设新校区所付出的代价。在赵看来,那片土地已经没有复耕的可能,因为地基都是用建筑垃圾填充,要恢复耕种至少得四五年。而且,“原来住的农民已经拆迁到远处,谁再回来种地?” 

  赵炳书称,现在校领导的一个任务是做“思想工作”。因为资金不足,和许多高校一样,公安高专向全校职工集资建新校区,赵算了一下,这笔钱加上银行贷款,光利息每天就得还2万元。 

  现在,随着龙子湖非法占地案的查处,学校职工人心浮动,生怕集资的钱打了水漂。校领导不得不屡次安抚。 

  公安高专建新校区的一大原因是为迎接教育系统的评估,这次评估对学校面积有明确规定。只有评估过关,学校才会 “上台阶”。只有上了台阶,招生规模才能扩大,只有招生规模扩大,学费收入才能增加,只有学费增加,也才有钱支付银行和教职工们的利息。 

  对这所学校而言,“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停一天,压力就大一天。”据赵介绍,学校已经卖掉的地皮现在还有近3000名在校生,眼看合同期临近,开发商即将开发,如果新校区不能及时盖起来,地就腾不出来,学校就会被开发商告上法院。 

  更倒霉的是河南省司法警官职业学院。据相关人士介绍,在入驻龙子湖之前,这所院校本来已经在郑州的南大学城选了址,并已经投进去500多万元。但后来又不得不响应政府号召,转投龙子湖。 

  河南检察官学院值得庆幸,因为这所院校当初也计划进驻龙子湖园区,但最后因为条件不够而到其他地方选址,结果反成了好事。

  “停工很简单,后果很严重”,王爱群用这句话来概括此次查处对几所当事高校的影响,“错误一旦形成,必须进行到底才能更节约,更有利”。 

  而据河南省社科院副院长刘道兴介绍,目前郑州市大部分高校早已经建了新校区。此次入驻龙子湖大学城的高校,大都是较为薄弱的院校,他们本来已经耽误了发展时机,此次处理对他们更是雪上加霜。 

  对于因为停工造成的种种困难,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副局长常嘉兴对本报记者表示,根源在于地方政府的非法批地,由此造成的不利后果应由地方政府承担。“两害相较取其轻。” 

  郑州冤不冤? 

  近年来,利用大学城圈地现象愈演愈烈,某些地方政府以兴办大学城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不过,在龙子湖大学城非法占地案前,国土资源部并没有发现这一迹象。 

  “当地政府多次对我们表示,龙子湖大学城确实是一心发展教育,甚至许诺,连教师宿舍也不打算盖。”国土资源部执法监督局副局长常嘉兴说。 

  据了解,在龙子湖高校园区,政府通常是以8万元一亩的价格从当地农民手中购得,然后以10万或10万元一亩的价格卖给高校。由于政府承担了所有基础设施建设。因此成本价远远超出每亩地10万元(曾被测算为每亩地30余万元)。 

  这意味着单就龙子湖大学城用地而言,地方政府其实是赔钱的。“赔了钱,又挨了打。”当地政界一人士称。 

  常嘉兴称,国家对于教育用地向来是支持的,而且教育用地都应该是无偿划拨,而郑州也并不缺少建设用地,不知为何非在规划用地之外建高校园区——即使在规划用地之外建,也可以申请调整用地规划,报请国家批准。但所有这些郑州都没有做。而且更严重的是,在国务院28号令发布之后,郑州仍毫不收敛。究其原因,常嘉兴认为是“(郑州)太着急了”。 

  一个被广为接纳的说法是,吸引高校进驻大学城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增加郑东新区的“人气”。   

  龙子湖高校园区,其实是郑东新区规划的6个功能区之一,被誉为“郑州浦东”。作为全国人口第一大省和GDP第五大省的河南,其省会郑州,人口和面积,在全国省会城市中皆排在20名以外。 

  2001年,随着原市委书记李克的上任,一个新郑州的蓝图开始绘制。按照日本建筑设计师黑川纪章提供的规划方案,位于郑州东部的这一区域,面积达150平方公里,几乎相当于再造一个郑州,这便是郑东新区。 

  2002年,河南省政府也对郑东新区提出“三年出形象,五年成规模”的建设目标。之后,随着“中部崛起”战略提出,郑东新区地位亦越发突出。一度有“中部崛起看河南,河南崛起看郑州,郑州看郑东新区”的说法。  

  然而,郑东新区建设以来,人气问题一直未能解决。而早在2001年,河南省社科院副院长刘道兴曾“上书”省委、省政府,希望在郑州高新技术开发区建设新的“大学城”,并以此推动河南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和升级。 

  而刘的“上书”却提醒了很多人,很快,西大学城在郑州建成,并有效带动了周边房地产业的开发。最终,郑州出现了四个大学城,龙子湖即是其中之一。 

  龙子湖大学城占地问题,早在规划时就已埋下隐忧。据悉,由于需要占用大量建设用地,郑东新区规划一直面临一个束缚:用地指标。 

  常嘉兴表示,龙子湖大学城违法占地案与郑东新区规划密切关连。而这也是全国城市规划的一个顽疾:城市规划与土地利用规划严重脱节,导致城市发展非法占地难以遏制。 

  从时间上看,郑东新区迅速开发的4年,也是中国土地政策收紧的4年。2003年3月,龙子湖园区开始实施非法征地拆迁。2003年6月,省里同意8所高校搬迁至龙子湖园区。 

  边违规边提拔 

  与其他土地大案一样,龙子湖高校园区之所以惊动国土资源部,当地村民上访举报是重要原因之一。 

  据悉,在龙子湖高校园区,除了圈占近万亩耕地外,还占用了原来的十几个村庄。不过,据国土资源部一位官员透露,相对而言,龙子湖高校园区的村民赔偿安置工作还算成功。 

  随着核心区迅速开发,职业学院成为新区最大“钉子户”。人工运河和一条主干道修到学校戛然而止。院长王爱群称,他曾为搬迁的事与当时主管郑东新区的一位副市长大吵一架。 

  这位副厅级别的院长还声称,非让搬的话就从刚盖好的楼上跳下去——搬迁之前,这所学院刚刚盖了7万余平方米的楼房。另一个让他们不愿搬的原因是,这里的地价已涨到100万元一亩。然而,政府的理由却是,如果学校不搬迁,原来规划中的管网就得改道。 

  最后,为了顾全“大局”,在郑东新区管委会同意支付2个多亿拆迁补偿费的前提下,河南省职业技术学院答应在今年7月31日前搬迁,拖延一天即付1000元违约金。如到8月31日仍未完成搬迁,则一天付一万元违约金。 

  职业技术学院至今未完成搬迁。王爱群不知道,国务院对龙子湖大学城的查处算不算协议中规定的“不可抗力因素” ,学校还要不要交违约金。 

  在龙子湖大学城非法占地案中,多名官员受到行政或党纪处分。在业内人士看来,处分最重的分别是河南省发改委主任林景顺(原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和郑州市副市长兼郑东新区管委会主任王庆海,他们分别受到降级处分。 

  而据一位河南政界人士分析,涉案官员中,受处分者多因2003年至2004年之间的土地违法行为。值得一提的是,多位官员在“犯法”之后升职,如两名官员皆成为省委常委,而国土资源厅厅长林景顺调任要害部门发改委。 

  国土资源部一位局级领导在一个私下场合表示,一些省的国土资源厅厅长也受过批评、处分,但是他们最后都提拔了,因为他们经常被看作发展地方经济的“功臣”。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