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北京城楼市2001年抢眼建筑新闻

admin 2001-12-14 来源:景观中国网
  其实大大小小的事件总是有相关建筑相伴,要么怎么说建筑就是为人的生活而设计呢。只是,人们欣赏建筑的角度不同,对建筑的关注点不同,使用建筑的方式不同,所以有着对建筑不同的
  其实大大小小的事件总是有相关建筑相伴,要么怎么说建筑就是为人的生活而设计呢。只是,人们欣赏建筑的角度不同,对建筑的关注点不同,使用建筑的方式不同,所以有着对建筑不同的理解。不管怎样,对美好的、宜人的建筑以及城市空间的期待是共同的。
 
  今年发生的几件事情让人们对某些离自己或远或近的建筑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于是,年尾到来的时候回头一望——还真热闹。
 
  ■奥运,场馆设计促申奥成功
 
  2008奥运会的举办权稳拿之后,体育建筑颇受关注。对于举办奥运的国家来说,相关场馆的建设是至关重要的,正因为此,申奥报告中周到科学的场馆设计篇成为申奥成功的重量级砝码。 
  奥林匹克公园、奥运村以及多个新建改建的体育场馆的设计即将落在实处,国际招标即将进行。在一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时,最多亮相的建筑做了重大调整——奥林匹克公园内的世贸500米双塔将被单塔或多塔取代,夺世界第一高的打算和最初的“姊妹”创意成为历史,原因很多,其中纽约双塔的倒塌事件对颠覆“双塔”设计起了催化剂的作用。
 
  据一直参与奥运建筑及规划的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建筑师们讲,图纸和现实之间还有艰难的路要走。
 
  ■“9 11”,全世界重新审视摩天楼
 
  世贸大厦的消失让纽约人失掉了“故乡的大树”。15年前去世、亲手培育了世贸中心的建筑师雅马萨奇幸好没有目睹那一幕。在高度关注事件进展的同时,曾经辉煌的世贸中心——居世界第四、美国第二、纽约第一高度的庞然大物从出生到出事的情况成了人们的谈资。
 
  不知新的纽约世贸会是什么样,如何建造才能让美国人满意,令人兴奋的猜测已在网上传播。在这个浩大的工程开始之前,建筑界已从建筑被毁本身悟到了很多。
 
  钢结构在高温下熔化的问题不容忽视,关于摩天楼的结构、安全、维护、使用、选址问题在一次次的研讨会上被专家探究;各地的摩天楼建设计划受阻;北京亦在传说的500米高楼经过辟谣后烟消云散;CBD、金融街等区域将建的超高层建筑受到质疑;国内已经形成的摩天楼的赞成派和反对派更加针锋相对。综合比较,冷静的态度是:决不要攀比。一个不建不可能,专家和决策者应设法切合实际地分析利弊,因地制宜适度建设,当务之急是改进落后的设计规范,将防灾落到实处。
 
  不是“标志性”的建筑也需要建造者用心对待。建筑的命运掌握在人的手上,它与城市共同生长,与人朝夕相伴,毁掉一个好建筑当然是卑鄙的事情,但有机会建造一个建筑而没有全心全力把它建好也是不可原谅的。
 
  ■WTO,中国馆在日内瓦扎根
 
  当人们的眼球被中国入世的见证地多哈吸引的时候,在瑞士的日内瓦湖(莱蒙湖)畔,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团馆舍终于“名正言顺”。
 
  日内瓦是个国际城市,包括世界贸易组织总部等许多国际组织驻扎在这里。WTO中国馆所在的是湖边最后一块可用于建设的土地,正对阿尔卑斯最高最美的勃朗峰,是块令众多国家垂涎的宝地。
 
  以中国和日内瓦两地建筑师为首设计的这组建筑,以恰当的姿态融入湖畔风景中,端坐在湖畔视野最好的位置上,当地媒体评论:“它是现代化的,也是东方的。”许多当地爱好建筑的人称:“希望门前的高速公路塞车,这样就有时间欣赏它了。”
 
  ■大运,场馆、大运村为其新建
 
  素有“小奥运会”之称的大运会,它的影响力自不必说,然而各国对其场馆建设的力度大相径庭。中国为大运新建了七个场馆,这种大动作是历届少有的。这些场馆在大运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更在大运之后为丰富市民的生活做着贡献。它们是:清华大学体育馆、清华大学跳水馆、北京海淀体育中心综合训练馆、北京体育师范学院游泳馆、北京木樨园网球中心 、北京宣武区广安体育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体育馆。
 
  大运村的建设更是开了先河,之前还没有一个国家专门兴建“大运村”,运动员的生活在学校的学生公寓解决,设施齐全的大运村让大体联主席都乐开了花。
 
  ■世界杯,必经之门在仁川
 
  当世界杯足球赛分组抽签的结果表明中国队将在韩国参加世界杯分组赛时,韩国出现“中国热”。大批中国人将到仁川,因为仁川国际机场是中国队进入韩国的必经之门,这个与中国最近的城市因此而狂喜。
 
  机场位于距汉城52公里、黄海之滨的仁川,是在原来的一片潮淹区上建起的,总共占地5617公顷。它的设计由英国建筑师泰瑞·法瑞爵士及其领导的TFP建筑事务所完成,它恰好位于东京及北京两个城市连线的中心,自北京起飞两小时左右即可到达。
 
  ■建筑界,洋设计、土设计、海归派三分天下
 
  自从开发商把建筑师的出处放到广告的显要位置之时,建筑师从幕后走到了台前。这一年的设计比拼下来,业内外将建筑师们分了几类:洋设计、土设计、海归派。
 
  有一阵子,没有洋设计参加的楼盘都很难找,不管是挂个名还是施展真本领,洋设计多多少少带进了新鲜空气。
 
  本地建筑师也呼吸到了这阵空气,突然变得警醒了,一方面用批判的眼光审视着外来者、呼唤着平等的竞争机会,一方面加紧手下的工夫,发挥本土设计熟练驾驭规范、了解生活习惯的优势。
 
  在国外研读了建筑又重出江湖的建筑师们被称为“海归派”,有国外的实践,又有本土的根基,他们显得游刃有余。开发商们也觉得他们很好用,带着洋气、善解人意。
 
  尽管这是业内的竞争,但受益的是使用者。已经有很多人学会了体会设计的好坏,学会了冷静地分析建筑,这就离我们找到自己的现代建筑文化不远了。
 
  ■大剧院,年底正式开工
 
  虽然今年发生的大事太多,人们对国家大剧院依然念念不忘。大剧院至今已进行了四年多的前期准备工作,今年中,建筑师安德鲁曾做过报告,深入讲解大剧院设计。随着完善和深化设计等工作的完成,初步设计已经国家计委批准,如今大剧院已正式开工。
 
  虽然对大剧院的褒与贬是永久的话题,但这已退到其次,人们今年更加关注的是它的建设进程。据了解,大剧院的各种设备招标工作正在进行,业主方聘请了各路专家,包括建筑专家、建筑设计咨询顾问、剧场技术专家、造价管理顾问、艺术管理顾问等。设计方面已转入施工图设计阶段,施工现场一片繁忙。
 
  ■文化建筑,今年此起彼伏
 
  首都博物馆、美术馆改造均经过了招标阶段,还有若干博物馆、艺术馆、展览馆建筑在计划中,这对于文化建筑缺乏的北京真是好事。
 
  提及文化建筑,自然联系起教育建筑。今年的学校不约而同成了建筑师们施展本领的空间,在这个商业感不强的天地里,建筑师似乎更从容。两院院士吴良镛领先设计了中央美院;建筑师齐欣设计了国家会计学院;建筑师崔恺完成了北外逸夫楼;美国MKB事务所完成了外国孩子的“京西学校”……学校建筑再也不是那副呆板的嘴脸。
 
  ■新天地,旧城改造令全国关注
 
  城市更新、保护发展是全世界普遍关心的问题。在旧弄堂、小洋楼基础上改造出来的上海新天地以其挟古纳今的风范大出风头。今年,上海的亮点是新天地,众多建筑师、旧城保护倡导者、国内外游客乐于谈论的对象是新天地,它的成功之处为每一个面临旧城改造工作的城市带来了灵感。
 
  上海市中心的一片旧城区,紧邻一大会址,包含了上海弄堂建筑的典型特征,而这一切经过整合、修补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承载着传统意味的时尚街区、酒吧、时装店、画廊、音乐餐厅、饰品店,什么时髦有什么。同一空间里,老墙老窗、旧门楼散发着沉寂多年而复生的韵味,浸润着现代化的人和物,这种现代是充实饱满的。
 
  新天地的启示在于:旧建筑旧街区是我们生活场景中的一部分,现代化的同时对它们该宽容一些。旧建筑的再利用是一种极富挑战的行为,在旧建筑外壳中植入崭新的功能是保护老建筑的良方。
 
  ■怪建筑,获吉尼斯奖 

  今年最让大家瞠目的建筑是用福禄寿三星像做外形的天子大酒店,前不久,它以“最大象形建筑”获“2001年吉尼斯最佳项目奖”。
 
  天子大酒店位于北京城以东30公里的燕郊开发区天子庄园度假村内,据说所在位置是昔日皇帝东巡时的御驾行宫。建筑高41.6米,共10层,容纳普通客房、豪华客房及办公室。
 
  很久没有一个小型的、普通的建筑像天子大酒店这样备受争议了。有人说它是对建筑设计的侮辱,有人惊异于设计者的胆量和开发商的魄力,有人说它是喜闻乐见的房子。无论如何,它已经存在,好在不在市区,在燕郊。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