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北京应该新城旧城分开建设

admin 2001-12-18 来源:景观中国网
  —— 建筑大师贝聿铭访谈   北京西单商业区中国银行总部大厦,贝聿铭先生的收山之作。   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大厦门顶层贵宾区,记者与这位84岁高龄的建筑大师开始了
  —— 建筑大师贝聿铭访谈

  北京西单商业区中国银行总部大厦,贝聿铭先生的收山之作。
 
  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大厦门顶层贵宾区,记者与这位84岁高龄的建筑大师开始了一段关于中国建筑问题的对话。
 
  “摆一点屋顶,戴一个小帽子的办法,我不会做。”
 
  记者:你的作品为什么不像时代广场大厦有一个中国式的“大屋顶”?你在中国银行总部大厦的设计中,考虑了民族特色吗? 
  贝聿铭:当然。中国的建筑在北京应该有中国古代文化的表现。但是,这个问题非常难做,因为中国古代的建筑没有这么高的。所以新的不能硬做、给它加一个中国式的顶。像时代广场大厦那样,摆一点屋顶,戴一个小帽子的办法,我不会做。我认为做不成功,不会好的。中国的建筑一向都是矮的平房,像现在这种高的写字楼以前没有,所以我不会走以前的那种路。
 
  记者:那您是怎样处理的?
 
  贝聿铭:这个问题我们要另外想办法。民族的东西我把它做到里面,楼内有园,是空的,像四合院,四合院里面就是空的,有天井。在建筑里面做花园,国外也有,可是我们是中国的做法。我们不能每有新建筑都往外看,中国建筑的根还在,还可以发芽。当然,光寻历史的根是不够的,还要现代化。有了好的根可以插枝,把新的东西,能用的东西,接到老根上去。
 
  记者:您很看重中国的园林,比如在香山饭店您就借鉴了中国园林的手法,这与您祖籍苏州有关吗?
 
  贝聿铭:可能吧。从建筑方面看,中国的园林是世界上最好的。在中国银行的这个楼里,大厅水池子里的石头,是从云南石林的田间野地里找来的,当地人准备把它们砸碎了做石灰,我们是废物利用。为什么要找这种石头呢?因为这种石头很壮,太湖的石头摆在这里就不像样了,太细气,在这种大厅里面只能摆这种石头。
 
  “进了故宫看见高楼都围住你,故宫就破坏了。”
 
  记者:您对中国银行总部这个建筑满意吗?
 
  贝聿铭:很难说。在北京,因为考虑到故宫,建筑高度有限制,这个我不反对。同时,业主要求做很多平方米的建筑容积量,这两个有矛盾,弄不好建筑就显得很重。如果要它轻,就要挖空,从外面看进来应看到里面是空的。也许有人看到东方广场大厦挺欢喜,哦!亮!但我们不能像那样用反光玻璃,外面太亮了里面的光就出不来了。我们用的都是透明玻璃,光可以出去。大厅里的光要做得好,做得强、有力。
 
  记者:您除了在国内进行建筑设计之外,还特别关注中国的古城保护问题。您曾和吴良镛、张开济等建筑学家共同提议,要在急速发展中审慎保护北京历史文化名城,能谈谈想法吗?
 
  贝聿铭:保护北京古城很重要。吴良镛、张开济他们是中国建筑界的杰出人才,也很有经验,对中国古代建筑很有研究。他们很赞成保护、保留、保存中国古城,比如四合院、故宫附近不要造高楼。这种问题,他们和我都同意。他们在这方面比我研究得多。1978年我回来,谷牧副总理请我到人民大会堂谈话,说能不能在长安街给造一个高楼?我说不行,不敢做。做了以后,将来人要骂我。他同意我的观点,说周总理以前也说过这个话。我说好,既然你们都同意,再想办法吧。那次之后,清华大学的吴良镛先生就提议建筑高度应像一条线,从故宫向外慢慢增高,因为里面都是文物,进了故宫看见高楼都围住你,故宫就破坏了。大家都同意。所以现在中国银行这个楼我们也不能造得太高。
 
  20多年前,我曾对清华大学的老师作了一次演讲,我说,故宫金碧辉煌的屋顶上面是湛兰的天空。但是如果掉以轻心,不加以慎重考虑,要不了五年十年,在故宫的屋顶上面看到的将是一些高楼大厦。但是现在看到的是多么壮丽的天际线啊!这是无论如何都要保留下去的。怎样进行新的开发同时又保护好文化遗产,避免造成永久的遗憾,这正是北京城市规划的一个重要课题。
 
  记者:有学者提出,北京应该像巴黎建德方斯那样,把新的建筑都拿到外面去盖,您对此有何评论? 

  贝聿铭:这是最好、最理想的办法,即里面不动,只进行改良,高楼建在旧城的外面。四合院应该保留,要一片一片地保留。不要这儿找一个王府,那儿找一个王府,孤零零地保,这个是不行的。四合院不但是北京的代表建筑,还是中国的代表建筑。
 
  记者:您的观点与梁思成先生很相似,50年前梁思成先生就提出在旧城外面建一个行政中心区,把长安街两边的新建筑都拿到那儿去建,从整体上保护古城。 

  贝聿铭:是的,城墙你不要拆呀!城里面保留,高楼做在外面,这个最理想,巴黎就是这样做的。我跟梁思成先生没有谈过这件事,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见过北京。大概是在一九四七、四八年的时候,梁先生在联合国作建筑顾问,我跟他见过面,他说你应该回来,帮帮我的忙。那时候我回不来了,拿不着护照了。
 
  1950年,北京失去了一次很好的机遇。政府放弃了梁思成等学者提出的新旧分开建设的发展模式,而是简单地以改造古城为发展方向。在这个过程中,拆除城墙修建环路,使城市的发展失去了控制与连续性。这是错误的。如果城墙还在,北京就不会像今天这样。 
  “对北京古城的保护要着眼于整体。”
 
  记者:您对北京城市建设有何评价与建议?
 
  贝聿铭:北京古城是世界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杰作,是中国历代都城建设的结晶。目前,古城虽已遭到一些破坏,但仍基本保持着原来的空间格局,并且还保留有大片的胡同和四合院映衬着宫殿庙宇。一些国际人士建议北京市政府妥善保护古城,并且争取以皇城为核心申请“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可见,古城虽已遭到一定破坏,但仍应得到积极的保护。北京古城最杰出之处就在于它是一个完整的有计划的整体,因此,对北京古城的保护要着眼于整体。
 
  北京古城举世闻名,但它的很多美的东西现在看不到了,它们被大量丑陋的新建筑遮挡和破坏了;现在的天际线已遭到相当程度的破坏。北京应以故宫为中心,由内向外分层次控制建筑高度。中心区的建筑高度要低,越往外,从二环路到三环路,可以越来越高。应该把高楼建在古城的外面,像巴黎那样,形成新的、有序的面貌。
 
  北京的发展很快,总是在变化,每次回来,都在变。但是,北京只有平面的城市规划,没有立体的城市设计,这样建筑就很难搞好。必须把城市设计搞起来。
 
  北京申奥成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奥运会的比赛场地应该达到世界水准,还应该有舒适的运动员村。北京还要特别重视绿化。走在长安街上,两侧看到的不应该都是房子,首先看到的应该是树。
 
  记者:前不久,有报纸称您反对拆除您在上海的祖宅,是这样吗?
 
  贝聿铭:那幢房子不是我家的,是我叔公的。我没有在那里住过。我只是说了一句话:有价值的老房子应该尽可能保留下来。于是,有人说我在保护我家的房子。后来,他们拿照片给我看,周围都拆光了,只是它孤零零的一个,既然这样,就拆吧!我一直强调,老房子,包括北京的四合院,应该一片片地保护。一个王府,周围都没了,怎么办?!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