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东京流行实验室竞赛宣布获胜者

admin 2016-10-24 来源:景观中国网
东京流行实验室竞赛的获胜者Bee Breeders发布了他们获胜方案的详细描述。竞赛是一个为了研究和生产流行文化媒体的位于东京的全新项目。

  东京流行实验室竞赛的获胜者Bee Breeders发布了他们获胜方案的详细描述。竞赛是一个为了研究和生产流行文化媒体的位于东京的全新项目。根据世界范围内的流行文化历史绘制,鼓励参赛者去探索流行文化世界范围内的迁移和革新,并检验建筑和文化之间的关系。

  在具有挑战性的流行文化面前,方案展现出一个广域的意识形态。成功入围的提交方案因为他们对流行文化的描述,简明的表达和新实验室项目日程计划的一致性而被选出。

  以下,让我们一同观赏东京流行实验室竞争的获胜者们。

  一等奖: Attilio de Palma, Andrea Longo & Enrico Nicli / 意大利

  一等奖获胜取决于它明朗的体量组合,通过强大的形式 上和概念化的定位作出回应。项目由两个巨大的位于场地对角位置的立方体组成,沿地面抬升,通过一个高架人行道迂回相接。其中一个立方体包含了项目的媒体研究部分,其他的则包含了一个“宣称”没有定义的空间,以及一个由红色气球所展现出的流行文化实验。这个立方体装饰有以全高度编织挂毯的形态的两个维度的图片,背后隐藏着一个短暂的流媒体面纱容器。在地面,一个混凝土墙将人行道和公共庭院/陈列室以及其他公共项目分开来。从街边看过来,这面墙仅提供两部分体块视角,产生一个独立和内在的世界感觉。

  重要的是,该项目并不限制流行文化于一个特定的时间或某个特定的时刻,而是旨在创建一个通用的空间和空旷建筑,大众传媒和流行文化特征的探索不断膨胀。彼此分离但铰接在一起的钢和混凝土构造,让项目成功地驾驭了现代和传统流行的雷区,巧妙地避开了预期工具。通过它的体量和构造组件,方案通过其定位,权力的立场,和稍纵即逝的图像,聚焦于“宣言”的文化推崇和永无止境的循环生产和消费批判。

  二等奖: Stella Cinzia, Leonardo Ramondetti, Marco Lagamba & Francesco Montesoro / 意大利

  二等奖是通过它的定义和对公共项目和社会活动的组织而挑选出的。图中,项目可以作为一个城市公馆,被吊起的分散的体量隔开来,形成局部活动空间。下面这些浮动的体量之间,城市的生活无缝延伸,并集成到建筑中,也许和柱廊或广场的这些先例最为相似。通过一个开放的,细致的规划考虑,该方案为大众文化打造了一个城市公共论坛。

  该独特项目颠覆了传统展览空间模型,通过将媒体空间分配到主要的公共空间里--形成一个环绕各个不同体量的流线。在每一个分散的体块中,包含了学术功能包括教室和一个演讲厅。与假设一个奇特或局限的表现不同的是,该方案建立了一个供展示,庆祝,讨论以及辩论的论坛,大众文化在其多样的表达形式中潮起潮落,并贯穿整个公共空间秩序。

  三等奖: Alina Kvirkveliya & Sacha Gengler / Switzerland

  选出的第三位获奖者有着清晰的思路和目的。该项目围绕三个概念化和程序化元素展开,包括一个扭曲的立方体,一个凡尔赛宫附近的花坛的复制品,和一个嵌套着的,无尽的白色空间。离散而切实,项目在这些元素之间摇摆不定,通过对建筑的批判和大众文化的映射描述出一种社会现象。

  该项目的占地和极具意义的形式很是奇特。一个由玻璃膜装饰的膨胀的普通立方体,对建筑周围的环境,城市和当地流行文化产生了扭曲的映射和诠释。位于场地的另一半,遮掩着一个凡尔赛花园的的复制品。毗邻的充气的立方体以及巴洛克复制品挑起了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突出的差异,前者是对当下现象的反映,后者是对历史的适当性的一种参考。室内是由一个展览室构成,物化为一个无尽的白色空间,作为个人画布,文化表达。总的来说,通过这三个元素的表达,从而适应流行文化的活力,社会现象的副作用,历史遗产,和个人的表达。

  News via: Bee Breeders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