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湖南为GDP而不顾生态平衡 百万亩杨树吞噬长江之肾

admin 2005-04-15 来源:景观中国网
  种树也会危及生态平衡,这似乎超出了人们的常识。而号称“长江之肾”的洞庭湖,眼下正遭遇着这个严峻的生态现象“拷问”。   在地方政府支持下,湖区周边一批造纸企业推行





  种树也会危及生态平衡,这似乎超出了人们的常识。而号称“长江之肾”的洞庭湖,眼下正遭遇着这个严峻的生态现象“拷问”。

  在地方政府支持下,湖区周边一批造纸企业推行“林纸一体化”模式,成为洞庭湖区杨树盲目扩张的直接诱因,目前湖区种杨树面积已达百万亩,且这个数字还有不断增加的趋势。大面积种植杨树使原有的群落生态系统完全被改变,湖水流速降低,湖洲泥沙淤积速度加快。此风不止,若干年后,洞庭湖湿地生态景观将荡然无存。

  ■现象 见缝插针种杨树挺进湖中千余米

  从常德市西洞庭乘船经益阳市南洞庭至岳阳东洞庭,船行洞庭湖上,满目所见都是成片的杨树林。洞庭湖“水涨为湖,水落为洲”,是典型的河道型湖泊。暮春时节,遍布洞庭湖区洲滩、巴垸、荒地,以及湖区垸内的道路两侧、房前屋后,甚至一些基本农田,都见缝插针地种上了密密麻麻的杨树。

  据当地干部反映,湖区种杨之风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当时粮价低迷,湖区土地大量弃耕抛荒,一些地方政府为“调整结构”鼓励农民大种杨树。洞庭湖区目前种植的杨树绝大部分是耐水速生型意大利杨和美国黑杨。“每年洞庭湖涨水时,只要树梢被淹不超过7天,欧美杨就能安全度汛,它的生命力比本土任何树种都强,而且生长速度很快,5到6年即可成材。”湖区一位林业干部说。由于经济效益良好且省时省力,湖区老百姓开始砍掉原有的水杉、柳树等,大量引种欧美杨。

  “开始种杨主要是在垸内或基本农田上,在中央三令五申保护基本农田后,种杨风开始刮向洞庭湖深处的洲滩,由沿岸向深处进军,而且势头不可遏止。”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陈小健说,目前种杨风已刮到了自然保护区内,甚至连保护区核心区也难幸免。在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核心区之一采桑湖,记者看到杨树已种到了管理站的房子边,距离保护区候鸟观测点不过百米之遥。

  大量的洲滩荒地被承包出去种植杨树,承包者有农民、个体老板,也有部门和单位。他们往往肆意改变洲滩原貌,大片砍伐洲滩上原生的芦苇种树。更有甚者,用水泥桩将大片水面围起来,排水种杨。岳阳市东洞庭湖水域团洲、北湖等地,杨树已向湖深处“挺进”1200米以上。

  洞庭湖环境保护监测站监测数据显示,2002年年底湖区杨树种植面积已达85万亩,目前更呈燎原之势。据记者了解,今年仅沅江市就计划新种杨树30万亩,任务已分配到了每个乡镇,由市电视台定期公布各乡镇种植杨树的进度。常德市则将杨树种稙列入全市“五个一百万亩”的产业结构调整规划之内。 

  ■后果生态平衡受威胁湿地景观将不复

  洞庭湖是中国首批加入国际《湿地公约》的7块重要湿地之一,也是330多种鸟类、110多种鱼类和200多种野生植物赖以生存的主要栖息地。蔓延成风的盲目种杨使得洞庭湖这一动植物的天然乐园逐渐改变自然原生态,原本已十分脆弱的生态系统面临严重的威胁。

  洞庭湖环境保护监测站站长谭建强告诉记者,大面积种植单一物种,或改变原有种植的物种,会使野生生物的原生环境发生改变,抑制野生物种的正常生长和栖息。目前在湖区呈蔓延之势的欧美杨树是一种外来物种,具有喜湿、生长快、适应性强的特点,成片植于湖滩湿地就成为绝对优势种群,将使湿地植被群落的结构发生变化。

  他说:“我们调查发现,在种植杨树的湖滩,芦苇不能生长,硕大的杨树冠下连草都不长。原有的群落生态系统完全被改变,湿地景观不再。此外,由于种杨改变了湖洲本来面貌,降低了湖水流速,使湖洲泥沙淤积速度加快。如果任由盲目种杨之风发展下去,再过若干年后,洞庭湖湿地生态景观将荡然无存。”

  一些职能部门和有识之士也感到忧心忡忡。益阳市环保局副局长卜中华说:“杨树一种就是上百万亩,一旦发生虫害,就必须大面积喷洒农药,大片的湿地就会遭到污染。”陈小健说,由于杨树根系繁密,极易造成湖洲土壤板结。“湖洲种杨绝大多数都要对土地进行翻耕,有的湖洲上被挖出了1.5米左右的深沟,翻耕的结果是大片水草基本消失,鸟类无处觅食。”被称为“候鸟天堂”的洞庭湖鸟类正面临着急剧衰退的趋势。常德市畜牧水产局局长袁翠兰告诉记者,洲滩种杨加剧泥沙淤积是洞庭湖许多天然鱼类产卵场和育肥场遭到破坏的重要原因之一,“目前洞庭湖鱼类捕获体日趋小型化、低龄化,原来的当家品种青、草、鲢、鳙四大鱼种数量锐减。”岳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卢良才则指出,目前湖区盲目种杨已呈恶性蔓延之势。“我估计以这种势头发展下去,湖区海拔高程18米以上的洲滩都会种上杨树。任其无限制地发展将是洞庭湖的又一场灾难。”

  ■质疑政府推动种树风要GDP还是要未来

  在经历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围湖造田、毁林开荒的阵痛之后,生态保护的重要性对洞庭湖区已是不言自明。可为何“好了伤疤忘了疼”?

  洞庭湖区杨树盲目扩张的直接诱因,是湖区周边一批造纸企业推行的“林纸一体化”模式。据记者调查,自上世纪末开始,为满足生产规模日益扩大对原材料的需求,以泰格纸业(原岳阳纸业)为代表的一批造纸企业纷纷以“合同订购、预付订金”等形式在湖区建立原材料供应基地,由于风险小、投劳少,见效快,经济利益驱动各色人等纷纷加入了种杨行列。原料的充盈又使造纸生产规模不断扩大,湖区种杨陷入了一种“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的恶性循环。

  在湖区种杨风中,地方政府扮演的是直接推动者的角色。尽管有许多专家和业内人士提出了种种异议,一些地方政府领导私下里也对记者表示了不同看法,但无一例外的是,湖区各县市几乎都制定了详细的杨树发展规划,采取“政府出资奖励”“典型引路”等方式“大力推广”。

  洞庭湖周边几个县市,造纸业几乎无一例外地是当地财政的主要支柱之一。“地方政府并非不知道生态安全的重要,但由于对GDP的追求和自身的财政利益的影响,官员们大多睁只眼闭只眼。”湖南省人大环境和资源委员会副主任傅玉辉告诉记者,“如果不对沿湖造纸企业进行整顿,调整相关的产业政策,洞庭湖的生态安全就难以保障。”

  “即使是地方政府想控制,在目前的体制下也很难做到。”湖南省林业厅一位负责人说,为了控制湖区杨树种植一哄而上,林业部门曾明确制定湖区杨树的“三不种”的原则,即行洪道不种、保护区不种、基本农田不种。但“仅凭一个或几个部门的力量根本无法控制”。

  林业部门认为,尽管湿地保护的重要性已越来越为人们所认知,但在国家相关法规中却没有明确将湿地作为一种土地类型。这种情形使湿地保护很难落到实处。据了解,洞庭湖洲滩既有林业部门管的,也有渔政部门和水利部门管的。“婆婆”太多,湿地管理很难协调。

  即使是在国家重点保护的自然保护区内,“产权虚置”现象也使湿地难以逃脱被蚕食的命运。尽管目前洞庭湖区已设立了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两个省级自然保护区,但由于权属不清、管理部门多、法制意识淡薄,实际上也成了地方政府眼中的“无主”资源,无论是乡镇、村场、水利部门、芦苇场都可将其发包并从中牟利,掠夺性开发难以禁止。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