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访太平洋贝氏建筑规划设计中心贝聿恺

admin 2002-04-11 来源:景观中国网
  架起一座桥   应浙江省国际交流协会、杭州市三华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单位邀请,在美中经贸促进会会长、美国太平洋贝氏规划设计中心董事长、美国太平洋中心发展公司
  架起一座桥

  应浙江省国际交流协会、杭州市三华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单位邀请,在美中经贸促进会会长、美国太平洋贝氏规划设计中心董事长、美国太平洋中心发展公司总裁贝聿恺先生来杭讲学之机,与其进行了短暂的接触,没想到甚为投机。因他在杭日程很短,马上就要回上海,两天后返美,于是相约出国前在上海进行一番长谈。故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应邀在沪再见贝先生,便引出了正文话题。

  贝聿恺先生长期致力于推动中美间经济、文化的交流与合作,在中美两国经贸交流上架起一座“桥梁”,为协助中国的招商引资和国内企业与产品走向国际,以及在帮助国内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设备、管理、人才和产品方面做出了积极有效的贡献。难能可贵的是,当1995年中美关系因美国国内就是否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争执不休而处于困难时期的时候,他所领导的美国美中经贸促进委员会率先发起致时任总统克林顿及国会的签名运动,呼吁支持和维护中美两国间的正常贸易关系,赢得了国内外的广泛好评。在这次来杭演讲中他再次表明了心愿:希望为加强中国经济的进一步提高,融入国际经济领域多做一些工作。因为我感觉我们在很多地方还很被动,有很多事情要做。“桥梁”的工作要做,实际的项目和沟通也要做。在我们与国际还有很大差距的时候,更要提高我们的认识,包括政府、企业的认识。

  在与贝先生的交谈中,他的拳拳爱国热情溢于言表,从为促进中美贸易正常化而奔波,到正式入世后对中国经济的喜与忧,再到对两岸交流与合作的深深期盼,无不流露出他“血浓于水,同根同宗”的殷殷同胞之情。

  中国房地产市场“有病”

  中国房地产业得的是一种综合症,是长期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在政府利益与开发商利益捆绑在一起的“生态环境”中所必然要患的症状。

  记者:您是如何理解房地产在整个社会经济中的地位的?

  贝聿恺:房地产对每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它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积累社会财富的一个过程,它的有用性,及作为一个实物形态存在的长期性,使得它成为社会财富的聚宝盆。一个国家不论体制怎样,财富总是包括动产、不动产和知识产权三个方面,而在国家财产的构成中至少有一半是土地、建筑物等不动产。一个国家或个人对房地产的拥有凸显其财富性,对一个城市来说,城市房地产的发展标志着它的经济发展规模。同时它在整个社会稳定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因为从微观来说,它的寿命是所有商品中比较长的,给人以平衡、安全的感觉,从宏观来说,它有极强的关联和带动作用,能够吸收大量的就业人员。

  记者:您在杭州的演讲中提到中国的房地产业“有病”,这是什么病?病情如何?有何药方?

  贝聿恺:中国房地产业得的是一种综合症,是长期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在政府利益与开发商利益捆绑在一起的“生态环境”中所必然要患的症状,致使房地产行业在政府翅膀的保护下一次次地躲过了降价战的烽火,成为中国产业经济中的“暴利孤岛”。不过这种情况现在已经有了很大改变,土地买卖已经一步步进入公开市场,买卖关系已按照商品运行方式公开运作。由于这些“病”涉及到以前的体制、机制等问题,是长期形成的,所以需要慢慢地去改变,不可能一下子治好。另外,过去对房地产没有一个系统发展的认识,造成了各式各样情况的发生。

  至于如何治疗,我认为第一,政府要从房地产商的游轮上下来,增强法律、法规及土地招投标的透明度,透明度越大,就越增加国外资金的介入量,国外资本的介入我认为会促进中国房地产更大的发展;其次,WTO本身也是一剂药方,可以促进竞争,一切按市场规则行事,与国际接轨。

  记者:您曾说面对国际浪潮,从行业来说受到冲击最大的有房地产、金融、农业、电讯等薄弱环节。而目前国内房地产业界较普遍的看法是,由于房地产的地域性等特点,国外资本对国内房地产业的影响不是太大。您怎样看待这种认识?

  贝聿恺:我的看法不同,在整个国家的经济中,整个固定资产中,房地产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既然一个国家里人人都需要居住,作为最基本的衣食住行中间的这个“住”,今后还可能关着门吗?他们看到的只是眼前,而不是更远。水淹到膝盖的时候还感觉不到什么,等淹到脖子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签署WTO协议的那天,天还是一样的蓝,企业还是一样的平静,但整个中国已在彻底改变,只是一般人感觉不到而已。我碰到了许多股票市场的大老板,他们就已经开始注意到。

  关注中国入世

  中国入世后的当务之急是要加强对多国贸易体制的深入研究,改进政策的管理法则,培养具有国际知识和经验的人才。

  记者:贝先生,您一直在关注中国入世,您认为中国入世后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贝聿恺:中国入世后的当务之急是要加强对多国贸易体制的深入研究,这非常重要。WTO是一整套基于务实主义的规则,其措施和条款的应用都有严格的适用范围和特定的约束条件,所以要学会用足这些规则,全面研究如何利用WTO的数百条条款,以及对中国经济产生的影响。特别是有些企业、产业将受到冲击,可以采取什么手段,拿出什么好办法?WTO有关保障条款及例外条款到底可以用到什么程度?WTO是个动态的组织,需要在这个动态的基础上加强研究它的游戏规则。它不是一成不变的,也不是原则性的协议,而是相应领域经济活动的具体规定,这些法律文本确实不是很容易理解和掌握的。

  但最重要的还是观念的转变,要站在国际的角度上看问题,因为我们进入的是WTO这个世界组织。总之,第一要去认识WTO,第二要加强自己的信用意识,没有信用,在国际贸易中是很可怕的。

  记者:入世后中国房地产界面临哪些方面的挑战?

  贝聿恺:无可怀疑,加入WTO后首先将面对的大问题是政府的管理法规。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管理水平应该迅速从几个方面着手改进:简化项目审批程序,变各部门分割管理为“一条龙”的服务,必须增强服务的意识,变政府管理为行业化管理,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功能,建立民间行业协会并充分发挥其功能。再则要把“自制”与政府监督和法律制约结合起来:大力推广土地的一级市场出让制度,公开招标或竞拍,增强竞争的透明度,全力推进市政公用设施和公共配套的建设及经营机制的改革,以便加强城市化的经营步伐。

  记者:您多次对加入WTO后的中国房地产业如何留住人才问题流露出急迫的心情,为什么会有如此心理?

  贝聿恺:虽然中国房地产业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无论从生产率、生产规模、技术水平、管理水平、服务意识、现代化程度等方面和国际水准相比还很落后。而这一切又与人才的利用和培养有直接关系。企业的经营理念、项目的决策水平、管理模式、机制的转换等都需要企业高层人士来运筹。中国房地产业要步入国际市场,当务之急是培养具有国际知识和经验的人才。中国房地产企业如何培养和留住人才?一句话,就是要制度创新。人力是具有一般劳动能力的人,人才应该是人力资源中的典范,是具有“三高”(高品德、高技能、高智慧)能进行创造劳动的人。可以预见的是中国加入WTO以后,对人才的争夺战将如火如荼地上演,进入房地产市场竞争的不仅是国际产品和资本,更重要的是与此相适应的最先进的企业管理和运行模式。如果中国的房地产企业不能在这方面与世界接轨,则必然在未来竞争中落败。中国房地产企业应该适应全球经济一体化和新经济发展的趋势,并充分重视人才资源。

  中西文化艺术与房地产

  我们应当尽快去了解他们的文化及生活方式,这样就能进一步掌握他们的商品文化,从而就能进入他们的商场。

  记者:贝先生如何理解中西文化在房地产中的体现与融合?

  贝聿恺:我们生活的地球是一个大家庭,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多民族的世界,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朝夕相处并拥有自己的历史和文化。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多年的文明史,这是中华民族的荣耀。从另一个侧面来看,地球上的其他民族也有他们的历史和文明。在当今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随着中国经济的急速发展,我们定将加速融入到世界这个大家庭中去。特别是目前我们已经加入了WTO,就应该去了解及认同其他国家与民族的文化,相应的他们也会认同我们的中华文化。西方文化将逐步进入中国,我认为无论是从人类有商品交易时开始,还是到现在世界高科技发达的时代,多表现为文化是商品的灵魂。世界上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多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有自己消费的理念和要求。从长远看,我们应当尽快去了解他们的文化及生活方式,这样就能进一步掌握他们的商品文化,从而就能进入他们的商场。房地产商品应当在商品中属于高档次、高层次、高消费的一类,那么就更体现了房地产商品文化的重要性。

  我认为房地产开发商开发房地产项目首先要有正确理念的引导,贝聿铭先生说过“建筑是土木工程,但最高层次的建筑是艺术,中国的建筑要有中国的面孔,要贴近人们的生活,中国人的生活与西方人不同,中国建筑要看中国建筑的历史文化,不能完全照抄西方的,中国建筑走哪一条路?应该是走中国的路,要走现代化发展和国际相融合的跨世纪的中华之路”。

  记者:现在国内,特别是杭州出现了一股别墅开发热,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贝聿恺:别墅究其原意应该是建于山林幽静的滨海湖畔,专供富裕阶层短时间消闲、赏景及度假的憩所而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住宅。别墅从总体上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也就是我前面讲的这一种豪华型的,在规划设计中考虑包括面积、环境、设备、用材、地域多属于高档次、高品位的;第二种是大众别墅,每幢别墅面积大约在1~2亩左右,故目前大家称之为“花园别墅”的实际上是“小院别墅”。别墅艺术首先考虑的是周边的环境,如何创造一个优良的艺术环境。人们现在要求更多的是回归大自然的空间,那么人们对空气、水、声音的要求越来越高,对周边的环境要求也越来越高。他们要求的是一个良好、舒适的生活环境,新颖别致的建筑艺术造型,外加艺术和生活相结合的要求。那么用人性艺术尽可能去掌握他们的心灵,针对人们对眼、耳、嘴、鼻、脑的享受需求,用高品位的设计理念来完善,完成对作品设计硬件和软件的服务。

  记者:您认为中国城市及房地产规划当中应注意哪些方面?

  贝聿恺:城市建设需要超前的科学总体规划,首先规划要从城市本身的历史、文化、体育、金融、经济、商贸、地理位置、交通枢纽、自然环境、自然风貌,以及整个国家与城市的综合经济发展来考虑。贝聿铭曾经说过建筑是一种社会艺术的形式,所谓社会艺术既指建筑,同时也显示与绘画、雕塑等门类艺术的区别。后二者特别注重作品的内涵,也非常强调艺术家自身的个性在作品中的体现。建筑并不是不重视其中的内涵和个性,但有很大的不同,主要表现在建筑设计师的工作是要为人们创造生活、工作和娱乐的环境,以及人们的居住与出行。从为很多人需要的大空间到为个人所使用的小天地,建筑设计师会受到来自于社会、经济、技术等方方面面的制约,这些制约要比艺术家们所遇到的问题多得多。

  贝聿恺

  英文名Kennethpei,祖籍江苏苏州,爱好古典音乐、艺术,尤其是建筑艺术。1945年10月1日生于四川宜宾,因为此时正值抗战胜利不久,故父母取其名“恺”,意为快乐、欢庆。贝先生父亲贝祖远在贝氏家族中排行第六,与三哥贝祖诒(贝聿铭之父)相差23岁,仅长贝聿铭1岁。

  贝聿恺先生自幼习琴,有很好的小提琴技艺。他1951年在上海私立协进小学读书,第二年进入宋庆龄创办的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小伙伴艺术团”,1960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1979年中美建交后赴美。1990年联合美国商界的华人成立了中美文化、科技、贸易促进会,1992年该会改组为美中经贸促进会,自此任会长至今。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