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无锡多个人造景观沦为孤城

admin 2014-08-25 来源:景观中国网
原本籍籍无名的无锡雪浪山在这个夏天着实火了。小小的薰衣草给了它“江南普罗旺斯”的盛名,省内唯一的人工漂流水道激起了游客的无限热情,一处街道经营的3A级景区日最大客流达到5万人次,直逼同城的5A级景区,新开的漂流项目刚上马半个月,周末每天的游客量就达到了约1400人……
原本籍籍无名的无锡雪浪山在这个夏天着实火了。小小的薰衣草给了它“江南普罗旺斯”的盛名,省内唯一的人工漂流水道激起了游客的无限热情,一处街道经营的3A级景区日最大客流达到5万人次,直逼同城的5A级景区,新开的漂流项目刚上马半个月,周末每天的游客量就达到了约1400人……往年一整年的门票收入也就10多万元,今年最多的一天门票收入就达到103万元,旅游真是一个有“点子”就能撬动金矿的行业。

  然而,雪浪山的“一朝成名”也招致不少非议。小景区大客流,基础配套跟不上,服务维护有欠缺,不论是薰衣草盛开时的无处如厕,垃圾遍地,还是漂流开放仅两周就发生的游客受伤事件都让管理者反思。从最早的西游记艺术宫,到之后的唐城、三国城、水浒城、欧洲城、亚洲城、、统一嘉园、灵山,到正在建设中的万达文旅城,无锡“人造景观”从不缺大手笔之作,也曾开国内主题乐园风气之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然而一城一命运,近30年过去,无锡的人造景观发展殊途,命运不尽相同,有的稳步发展,享誉国内外,有的开局不利,沦为孤城,也有的已消逝不见。人造景观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经营得好,能为当地旅游业带来巨大亮点和可观收益,反之,清理工作又是人力财力的巨大消耗。

  舍近求远不问文化认同跟风而上筑起一座“死城”

  沿着山水西路一路向南,目光所及,一边是青葱翠绿的山岭,一边是烟波浩渺的太湖,堪称观赏太湖的绝佳路线。不管是前往三国城、水浒城景区游览还是每年春、夏、秋三季的采摘游,这条环太湖的主干道游客不断。然而每每经过三国城前面的一道弯口,眼前一只孤立的大鼎,一座废弃的空城总让人感叹,“可惜了”——这就是空置十多年的统一嘉园。

  统一嘉园初建于1994年,当时,正值央视无锡影视基地高速发展期,每年的客流量高达300多万人次。该景区的选址,就在三国城景区的南侧。其运作思路,也是“以戏带建”,希望通过为剧组提供拍摄场景服务,带动景区的旅游发展。为此,景区决策者瞄准央视当时正在筹拍的电视剧《镜花缘》,连景区名称也定为“镜花缘”园。谁知,《镜花缘》拍摄计划竟最终搁浅了。1999年下半年开始,园区定位转向两岸民间交流,在园区中引进了妈祖文化,给长三角附近台胞提供了一个礼祀妈祖的去处,园名也改为“统一嘉园”。当时决策者的想法是,台湾资本正从广东向上海转移,居住上海的台湾同胞已有35万,周边台商投资企业超过2万家,由此建成一个以妈祖文化为卖点的主题景区。可事实证明,在开园后的数年间,从上海来无锡统一嘉园参观游览的台湾游客,不过一万多人。与此同时,文化基调的改变与公园本身特质也发生了冲突。妈祖文化发源于福建湄洲岛,妈祖是海神,与太湖并没有太大关系。无锡旅游的重点应该是太湖风光与文化,舍湖近海的文化安排,让游客专程来到太湖边祭拜台湾妈祖庙,既没有必要,也不合常理。

  与之相隔一墙的影视基地一位人士告诉记者,仅就自然资源而言,“统一嘉园”可算得天独厚。在环太湖12个景区中,该园的位置与朝向首屈一指,甚至在一些方面超过了“三国城”、“水浒城”,比起“鼋头渚”这样的“太湖佳绝处”也毫不逊色,然而短短四年时间,就走向衰败,让人感觉遗憾的同时也警醒。

  2006年1月,统一嘉园强制拍卖,12分钟即宣布拍卖流标。知情人士分析,最大的阻碍应该来自统一嘉园那块地的“旅游用地”性质上。记者了解到,土地的性质一经审批是很难再改变的,所以尽管这块地毗邻太湖,属黄金宝地,但接棒者根本无法将其用于“钱”景更被看好的房地产开发等商业用途上,继续经营人造公园,显然没人再愿意,那么,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将其改造成旅游度假村。然而,将一个人造公园改成旅游度假村成本相对较高,再加上环太湖的旅游度假市场已经相当成熟,从中分杯羹绝非易事,故相当一部分投资者在咨询后犹豫了。

  资方不确定因素项目“打水漂”“欧、亚双城”集体陨落

  不少无锡人90年代的相册里都有这样的一组照片,或是伫立于威严的宙斯神殿台阶、或是依靠在凯旋门前的欧式坐椅上。并不是那个年代无锡人都去了欧洲,而是因为当时无锡有座仿欧洲建筑主题乐园“欧洲城”红极一时,成为当时向往“欧洲风情”的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据了解,无锡“欧洲城”由中央电视台无锡太湖影视城与澳门怡联有限公司合资兴建,是“太湖影视城”总体建设规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1993年对外开放。初期游客如潮也鼓舞了“亚洲城”的上马建设。据报道,2001年澳门怡联董事长突然辞世,2002年8月怡联从“欧洲城”撤资,从此形势急转直下。

  一位当年参与过“两城”善后事宜的人士告诉记者,“欧洲城”虽然开业红火,其实一直未收回成本,而同属一家企业的“亚洲城”当时正在兴建,由于后期投资跟不上,只好胎死腹中。

  欧亚双城最后虽然得到了较好的清理,但政府也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亚洲城被作为蠡湖新城的绿化景观设置,部分融入到环蠡湖步道,欧洲城则作为“蠡湖中央公园”免费开放。虽然前市园管中心每年都投入了较大的资源试图再次提升蠡湖中央公园的人气,特别是连续几年尝试夜公园,但由于缺乏吸引人气的文化内核,蠡湖中央公园一直不温不火,更多的是担当开放式休闲娱乐功能。

  “暴富”的景区吃了亏长了智雪浪山火爆后有更多“冷”思考

  昨日,记者来到雪浪山,处于修养期的薰衣草田有着往日里难觅的宁静,夕阳西照仿佛真是一处梦幻里的田园。景区一位徐姓负责人向记者展示了关于雪浪山的整体打造方案。“目前的薰衣草田面积只达到设计规划的一半,景区北面还将开辟出大片的薰衣草田,预计将引进新疆霍城的品种。”

  据介绍,雪浪山原本是采矿废弃的宕口,90年代末采石场关闭,开始对山体进行复绿修复。一次偶然的机会,园区管理人员有了在雪浪山种植薰衣草的想法。虽然江南地区潮湿多雨,但是这种喜干燥的植物在雪浪山沙性土壤中却得以大面积存活,“再加上雪浪山脚下的地势绵延起伏,为薰衣草田景观提供了良好的地形条件。”对自然的因势利导,让雪浪山尝到了甜头,薰衣草种植的第二年就产生了极大的吸客效果,名不见经传的雪浪成为华东线上知名的赏花景点。

  今年,景区又顺势上马了漂流项目,引起了轰动,却也遭到了不少质疑。有些市民认为,出于生态保护考虑,雪浪山上不该出现一条人工开凿的水道,也有些网民晒出了浙江一些天然水道水岸动静相宜的照片,指雪浪漂流道人工痕迹太明显,“像浴缸里洗澡”。“有些人质疑人工漂流水道是开挖山体,实际上我们是结合了森林防火和农业浇灌的功能,在原本的上山土路上浇筑出了一条水道。并没有挖掘山体。”对于景区火爆后出现的种种问题,这位负责人也坦言,“火得太快,有点出乎意料,所以很多工作确实跟不上。”目前,雪浪山正在进行停车场、厕所的改造,清除景区内的零散摊点,增加薰衣草田的相关配套,统一园内指示标示,景区工作人员也将着统一服装培训上岗。一哄而上的火爆,与之后扑面而来的质疑让管理方感叹,“管理景区真是不容易的事情,并不是‘一把火烧起来’,票房大涨就完事了。”

  与动辄上亿投资的人造景观、主题乐园相比,雪浪山资金投入和园区体量都相去甚远。见微知著,雪浪山的成功有其借鉴意义,公众对于雪浪山发展的质疑也是对今后还将出现的大大小小的人造景观、园区的善意谏言。市旅游协会会长王洁平表示,10年来,全国一下子涌现了1000多家旅游主题公园、人造景观,但现在已倒闭了约80%,给中国旅游业造成3000亿元的损失,投资不慎,管理不当,资产就打了水漂。“旅游资源只有尊重自然规律,才会有生命,只有与文化相联,才能有活力。”

  在国内人造景观、主题乐园上,无锡书写了开篇浓重的一笔。1987年,一栋小楼在无锡大浮乡漆塘村的市电台战备库原址竣工,“中央电视台无锡外景基地”挂牌成立。从最初的西游记艺术宫到唐城,一个个大大超越以往的成功让世人见识了文化与旅游结合的动能。很多无锡人都记得唐城开业时游客如织的景象,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惊叹于眼前依山傍水的古代城池和身着霓裳的演员们穿梭时空的舞蹈演绎——当时,影视剧占据了国人文化娱乐生活的大部分,既亲切又神秘,人们对此抱有的无限热情被精明的无锡人一记命中。影视基地初期的成功为中国影视业提供了两把撬开市场金库的钥匙:将影视与观光结合,改变以往纯游山玩水的旅游观念,为中国的旅游业开辟了全新通道;影视剧的影响力和神秘感,可转化为巨大的经济效益,这是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潜力所在。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尝到了美味,自有后来人跟上。上世纪90年代,随着无锡影视基地在全国声名鹊起,一支支“考察团”随即抵达无锡,几年内,全国各地出现了2000多个大大小小的影视人造景观。无锡虽然是第一个掘金者,面对的却是一样无情的同业竞争。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