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保障房儿童被拦在游乐场之外,英国人为住房隔离愤怒

海绵宝宝 2019-04-01 来源:好奇心日报
在房地产的世界,平等是不存在的!

20190329055620vsLtJdXbu4T1M0Cf.jpg

一家伦敦的地产开发商正深陷住房不平等的漩涡。

为缓解严重的住房危机,伦敦新建设的房地产项目大多被强制要求包含一定比例的保障性住房。于是,大量私人和保障性住房比邻的综合社区开始出现,拥有 149 户住户的 Baylis Old School 开发项目就是其中之一。

在原本提交的规划中,两者之间共享一个中心绿地和游乐场所。然而,开发商 Henley Homes 在规划通过后自行改变了原先的设计,围绕游乐区设置了树篱和围栏,保障住房一侧的儿童被禁止进入游乐场的区域。

《卫报》城市组报道,这个开发项目的计划书中承诺了庭院和开放空间,并“强调规划中的社区意识,强调公共区域可供所有居民使用”。然而当 2016 年第一批住户入驻时,就被严厉警告不许让他们的孩子进入游乐场,因为这是为富人家的儿童保留的。

大部分居民都将开发商的这个设计视为明显的隔离行为。走访中,许多住户表示他们对此的不满。社区内的许多儿童上着同样的学校,或是互相认识,却因此不能一起在游乐场玩耍。

“当我说不行,他们只会认为这是因为妈妈说了不。但我从没告诉他们这是因为他们不被允许进去,因为他们会开始问问题,而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一名保障房住户 Claudia Cifuentes 告诉《卫报》。

事件曝出后,迅速引发伦敦社会和政客的广泛愤怒和谴责。住房部长詹姆斯·布罗克希尔( James Brokenshire )在 Twitter 上写道 “仅因为住在保障住房中,孩子就被排除在同一个社区的游乐场之外是令人愤慨的。”

伦敦议会规划委员会主席尼基·加夫龙( Nicky Gavron )也表示,这种隔离“是对市长对于儿童和青少年游戏和娱乐环境标准的完全蔑视”。包括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 Jeremy Corbyn )在内的英政府成员以及儿童权利活动家都对此公开表示批评。

“这是错误的,必须终止。”——杰里米·科尔宾

但事实上,这种隔离和“双层”政策在伦敦并不鲜见,历史几乎和保障住房的历史一样长。Baylis Old School 事件很快比作“穷人的门”——这个词被用来特指为保障住户特设单独入口,以将其与其他住户分开的住宅隔离设计。媒体调查发现,伦敦价值上百万的住房开发项目都存在这种现象,尤其是在高级公寓,乃至自行车存放空间、垃圾处理设施和邮递也被分开成两个独立的系统,而政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对其视而不见。

这种做法多年来一直受到住房活动家的批评,并且最近在新政策的变化中已逐步被淘汰。然而,旧制度下产生的这种做法仍然经常被曝光出个例。住房公平活动组织 The Radical Housing Network 就指出,格伦菲尔大楼火灾的幸存者再安置时,曾被禁止使用公共的花园空间。

到 2041 年,伦敦的人口预计将达到 1080 万,到那时伦敦每年约需要 43500 个经济保障房以满足住房需求。住房慈善机构 Shelter 则估计整个英国有超过 130 万人需要保障住房。

但与保障住房所关联的,根深蒂固的耻辱感以及制度本身存在的不平等,却正在滋生出更多的问题。

尽管引发公众愤怒后开发商紧急调转了说辞,目前社区中的住户已经可以自由使用公共的游乐空间,“但对于许多人来说,在自己家中被作为二等公民的感觉,需要很长的时间才会消失。”绿党领袖西恩·贝瑞( Sian Berry )撰文表示。

大部分批评者相信,保障性住房应当以可见的,有尊严的方式存在。建筑师黛娜·波拉特( Dinah Borat )最近撰写了一份关于儿童友好型空间的报告,她告诉 BBC ,“对于儿童来说,在隔离的环境中游戏完全不自然,而且会给发出一种信号,他们是低人一等的。”

她表示,在公共空间的权益方面,儿童往往是所有层级中最为弱势的,尤其是穷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0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