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西蒙•斯沃菲尔德Simon Swaffield:由内而外还是由外而内?反思城市边远地区的管理

admin 2014-11-12 来源:景观中国网
他指出城市边缘地区一直发挥着重要的功能,是边缘化活动的发生场所。他在演讲中将景观服务、蓝-绿基础设施以及适应性管理相结合的基础上,探索了城市边缘地区和城市内部边缘区景观管理的框架。



西蒙•斯沃菲尔德Simon Swaffield
 

  来自新西兰林肯大学的Simon Swaffiled教授,他从城市内部与外部的角度,对城市边缘地区的管理问题做出深入反思。他指出城市边缘地区一直发挥着重要的功能,是边缘化活动的发生场所。他在演讲中将景观服务、蓝-绿基础设施以及适应性管理相结合的基础上,探索了城市边缘地区和城市内部边缘区景观管理的框架。城市边缘区管理包括从遏制到放任发展的“硬”性物质规划以及“柔”性管理方式,这些新范式虽然理论上很成熟,但尚且无法在实践中证明有效。因此教授进一步提出一种可能性,即转变城市边缘的空间逻辑,从而避免历史上城乡两极分化的思想,并聚焦在城市景观所提供的服务上。

  城市边缘地区的景观一直饱受争议。它们发挥着重要的功能,是边缘化活动的发生场所,并提供了投资机遇的空间。这些地区以快速变化为特点,并随着城市经济的增长,受城市边缘地区动态变化影响的区域正在增加。与此同时,由于经济的停滞和后工业化的衰退,一些城市区域正在经历“掏空化”。随着对由气候变化所引起的洪灾的逐步认识,滨水城市的这一进程将更加快速。因此当城市外部边界进一步向农村腹地拓展时,新的城市内部边界也正在兴起。本演讲在将景观服务、蓝- 绿色基础设施以及适应性管理相结合的基础上,探索了城市边缘地区和城市内部边缘景观管理的框架。基于新西兰和其他地区的理论和案例分析,本演讲探讨了一种将空间策略和基于价值的景观视角相结合的方法,该方法同时能应对城市动态变化。其中关键的挑战在于创建一种机制以为城市边缘地区的管理提供一种愿景和政策上的长期连续性。

  城市边缘地区是在政策上被遗忘的空间,对不同管理方法的优缺点、新兴的城市内部边界,以及就这些动态景观的显著特点所发表的新观点进行批判反思极为必要。目前,城市边缘地区的管理策略包括从遏制到放任发展的“硬”性的物质规划,以及各种形式的“柔”性管理方式。创新性的策略包括职能合作、基于绩效的管理,以及诸如景观都市主义的新概念框架。但是,这些新的范式虽然从理论上而言都很成熟,但尚且无法证明其在实践中是否奏效,可能需要利用更为传统的管理策略来巩固发展。

  一种可能性是转变城市边缘地区的空间逻辑,从而避免历史上城乡两极分化的思想,并聚焦在城市景观所提供的服务上。新西兰的基督城为城市边缘地区景观管理的方式提供了早期范例,而且表明了管理和政策上所面临的重大挑战。这些区域应该被怎样管理?以何种尺度进行?用怎样的标准来制定和监管政策?怎样制定优先顺序?作为处于变革、争论和快速变化中的场地,城市边缘地区的景观和城市内部的景观边界很少具备稳定的地方团体或利益共同体,因此管理机制也难以建立。采用一种更为清晰明确的、以景观为基础的半城市化地区管理框架,需要同时提升与之配套的景观尺度的理解和管理措施,其能够被纳入较高层级的地方政府的指令中,在由内而外或由外而内的发展过程中都能够发挥作用。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