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褚冬竹:中心、边缘还是节点─建筑学教育在重庆

admin 2014-11-13 来源:景观中国网
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褚冬竹教授激情演说了《中心、边缘还是节点─建筑学教育在重庆》,他在重庆发展面临的机会与困境中,表达了对江北城格式化的深度惋惜,以此提出重庆建筑学教育的使命与突围,实施从基础—扩展—综合(2+2+1)的过程实践,加强对可持续内涵、设计生存逻辑与方法的认知等,从宏观认知转向对微观现象的关注。

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褚冬竹教授
 

  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褚冬竹教授激情演说了《中心、边缘还是节点─建筑学教育在重庆》,他在重庆发展面临的机会与困境中,表达了对江北城格式化的深度惋惜,以此提出重庆建筑学教育的使命与突围,实施从基础—扩展—综合(2+2+1)的过程实践,加强对可持续内涵、设计生存逻辑与方法的认知等,从宏观认知转向对微观现象的关注。

  城市化也好,城镇化也好,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不能仅仅局限在一个宏观理论,或者是一个宏观话题的探讨,必须要走到任何一个城市也好,城镇的一个具体的地域性的问题。

  在我们国家的建筑学教育里,有一个说法,这个说法不一定是这八个学校是最好的,但是的却是建国初期就已经建立起来的八个建筑学建筑的老的学校,我们一般叫为中国建筑教育的老八校,实际除了重庆和西安之外,其他的学校全部是在东部地区,东部地区也是我们今天相对经济更发达的地区。但是我们如果说西部是边缘的话,在2010年的时候,建设部有一个中国城镇体系规划纲要,突然把重庆当成了确认为中国的五大国家中心城市,于是八个学校和五大中心城市之间有了有趣的叠加,突然发现重庆开始变得有点中心了。

  和中国的绝大部分省份城市和直辖市相比,其实重庆在49年以后,经过了几次比较高低起伏的跌荡,现在又是国家的中心城市,蓝色区域是五大中心城市,红色区域城市,老八校基本分布在这些中心。

  对于中心而言,我们知道中心往往代表着趋同,代表着国际化、全球化,这也是所有的城市和所有的城市领导梦寐以求的方向。我们知道学校在面对中国的中西部建设的大的版图中,所具有的一个责任,我们看到中国的这么大的版图上面我们真正有力量的教学、教育的推动是很匮乏的。

  前面也提到了,我们应该分析每一个学校所在的区位特点,不能把所有的学校和北大相比,不能把所有的学校和剑桥相比。我们看看重庆这座城市,这是我们理解我们教育,理解我们的文化的基础。

  如果我们的建筑学,我们的城镇发展这样的理念仅仅是去谈大关系,大口号,不去关注这些微观的现象,我们的教育是不合格,我们的教育是不负责责任的。

  我想提出两点:使命与突围,突围是我们身处西部,没有特别好的信息和知识资源,使命就是我们刚才看到了,中国的大西部的版图中我们应该怎么思考。

  当我们从城镇化以及整个城市空间的发展,宏观的理念,慢慢走向了微观探究的时候,我们的建筑学、城市规划,景观设计,以及我们还要整合我们的市政交通设计,我们的整个城市就是有希望的。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