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景观5问!专访全球NO.1行业期刊联合主编Joan Nassauer

景观设计学 2018-03-29 来源:景观中国网
原创
2017年8月,《景观与城市规划》期刊联合主编Joan Nassauer来访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为来自9所高校的博士生指导设计作品。诞生于荷兰的《景观与城市规划》是全球景观行业的 SSCI学术期刊的其中之一,被很多业内人士视为景观期刊的NO.1,同时也是《景观设计学》一直努力追赶的目标。

20180319_170222_351.jpg

LAF对纳索尔的采访 © LAF

2017年8月,《景观与城市规划》期刊联合主编Joan Nassauer来访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为来自9所高校的博士生指导设计作品。诞生于荷兰的《景观与城市规划》是全球景观行业的 SSCI学术期刊的其中之一,被很多业内人士视为景观期刊的NO.1,同时也是《景观设计学》一直努力追赶的目标。

我们有幸和这位笑容满面、气质出众、专业严谨的女士进行了面对面采访,作为景观学者和实践者之外的第三方,她的回答更为客观和实在。

受访人Joan Iverson Nassauer

1522289509471403.jpg

琼·艾弗森·纳索尔,以下简称纳索尔。

密歇根大学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学院教授

《景观与城市规划》期刊联合主编

*《景观与城市规划》=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访谈正文

共计3874字,预计用时10分钟


1. 您的论文《混乱的生态系统,有序的框架》[1]虽然发表于20多年前,但至今仍广受赞誉,不断启发着当代景观设计师。其中关于生态设计与公共文化之间关系的论点尤其精辟。

“健康的生态系统往往看似杂乱无章,而那些外表光鲜的生态系统却可能只是徒有其表。不论是生态学的科学理念与自然界的文化观念的差异,还是功能与外观的差异,都表明应用景观生态学本质上是一个设计问题。它需要将生态的景观转译为文化语言,将人们不熟知的、常常不受欢迎的设计形式置入人们所熟悉的、富有吸引力的包装中。”

基于这一论述,您认为景观设计是否需要迎合大众的审美喜好?


纳索尔:景观应该,也必须满足人们的需求,因为景观关乎我们的生活空间。景观设计师创作的是具有实用意义的艺术。不论其生态价值如何,具有美感的景观确实更易获得认可并得到持续保护。这也是为什么景观感知十分重要,我们应当让设计更为人们所接受,并关注景观如何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同时,景观设计师还需要评估设计如何才能为人们所接受,即景观的市场性。

如何维持景观及其生态功能、如何组织场地中的材料和能量流动,以及由谁来维护,都是设计师进行设计构思并赋予景观以可持续性的基础,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此外,诸如提高生物多样性和碳存储量、治理水体富营养化和污染以及雨洪管理等由生态系统为景观提供的支持服务也都是动态的。因此,景观可持续性的核心是维护。如果设计项目既美观又有益于环境,但却无法得到相应的维护或维护成本过高,那么这个设计本身就是不可持续的,也是不合理的。

此外,原生生态系统和野生动物栖息地的外观常常与人类社会的文化价值观相冲突。显然,生态系统服务设计应该符合文化观念,否则人们就会通过各种方式自发地去改变已有的景观,而这些方式很可能有悖于其原有的生态功能[2]。因此,符合大众认知的外观设计是对社会的一种尊重,因为维持景观长期的可持续性需得到社会的协助。

20180319_170222_352.jpg

雄性黑斑羚羊的栖息地 ©  唐芳林

20180329_104929_002.jpg

大象的迁徙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80329_104929_003.jpg

人类的居住地 © 空愁士


2. 对景观设计学科而言,实践和研究都非常重要, 您如何看待实践和研究之间的关系?


纳索尔:关于这一点,我的想法也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我曾在1985年发表过一篇文章,名为《让科学走进景观设计》。在该文中,我认为设计本身就是一种研究。但是,行之有效的跨学科研究需要新准则的引导。如果缺乏独立的社会或自然科学准则来对项目绩效进行评估,设计师就很难从一个特定项目中学到足够的知识和经验,更不用说将其推广应用于其他项目。我们从实践中学习,但却没有足够的把握将在一个项目中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其他地方。如若想要知道我们是否可以依靠自认为已知的知识进行设计,便需要运用科学的方法来加以验证,而非一味地重复设计。设计师需要采用一种有计划的、基于科学的方法,以尽可能地在设计实践中了解环境和社会。

我也曾认为,在景观设计中,如果科学工具过于复杂、指定性过强,对资源要求过高,抑或难以灵活应对特定场地的要求,那么研究本身就可能缺乏合理性[3]现在,我坚信设计能够成为科学的一部分。如果把景观设计纳入科学知识的创造体系中,我们就能够在科学与景观实践中找到共性,而作为纽带的设计环节既是一种成果,也是一种行为过程[3]


3. 与其他学科相比,您认为景观设计学科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纳索尔:景观设计既有赖于分析论证,也离不开实践经验,其最强大、最迷人之处便在于景观设计师懂得如何运用想象力:我们可以创造性地构想一些不存在的事物。令人遗憾的是,我发现景观专业人士有时似乎会忘记自身所具有的这种能力是多么独特。不同于艺术家纯粹的浪漫想象,景观设计师可以基于可靠的分析论证来构想新的事物。尽管并非所有的景观设计师都精于此道,但在生态设计中常常需要运用这一能力,所以这是一片有待景观设计师探索钻研的沃土。

以我自己为例,我最近刚刚参与了一个大型跨学科国家科学基金项目,该项目将在城市景观中引入高科技环境工程。作为一名拥有景观设计背景的科学家,我的任务是探索这一工程将对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景观产生何种影响,以及人们将如何应对这项技术所带来的景观变化。景观是一种媒介:工程、生态、水文和地质学等方面的诸多问题及其对人类的潜在影响,以及人类对上述系统的反作用都可能出现在景观中。因此,景观是我们开展跨学科研究的媒介。

可能有人会认为,想象力并不是景观设计师独有的能力,工程师也可以发挥想象!然而,虽然工程师和景观设计师都从事设计工作,但是他们想象的方式大为不同:工程师善于思考确切的关系,而景观设计师则擅长思考如何通过景观设计来改变看不见的社会关系。当我们探寻景观应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或反之为其所影响时,我们就可以发挥景观设计师独特的想象力。


4. 您对中国正在进行的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持何种看法?


纳索尔:目前,中国的城市人口和GDP的增长幅度和速度都远超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当时美国颁布了多个基于环境保护的法律法规,如《清洁水法案》和《清洁空气法案》等,以减缓城市的快速发展并充分考虑城市建设对环境的影响。城市规划师、工程师和景观设计师也被要求放慢脚步,思考已有的设计方案是否可行,或是否需要提出新的方案。出台这些法律法规的重要意义在于它们建立了一种卓有成效的“高速刹车”机制,以推动社会经济基于环境要求而发展。

发展和保护往往很难两全。据我所知,在中国,如海绵城市建设等新政策的发布与项目落地之间的时间间隔很短。这意味着要在更短时间内完成规划以及众多干预措施的协调工作。未经长远规划的快速建设可能会导致一系列的后续问题。也许是时候放慢脚步,去重新思考如何发挥设计的作用,使之能够为人类和环境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640.jpg

《景观与城市规划》封面&内页 © 2018 Elsevier B.V. or its licensors or contributors

期刊PDF下载地址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journal/01692046/172


5. 作为景观设计领域高质量学术期刊《景观与城市规划》的联合主编,您如何理解媒体在行业交流中所起到的作用?


纳索尔:我从事编辑工作的时间并不长,初衷是想要为全世界的年轻学者服务,我希望世界各地的学者都能参与到学术讨论中——而不仅仅局限于美国、欧洲或澳大利亚—成为学术活动的切实参与者。编辑期刊也有利于我个人知识的拓展。每年,我都可以从数以百计的投稿中学习到新的知识。即便是那些未被采录的文章,也让我对世界其他地方的景观和城市有所了解,我亦希望这些地区的学者的研究能够日益精进。

我也发现,对学术期刊而言,消除研究与实践之间的隔阂是非常重要的。美国的学术期刊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好。对研究质量的让步可能会削弱学术期刊的可信度,我们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与此同时,这种双向盲审的审稿模式也有利于从业人员加入到学术讨论之中——这要求我们的期刊不仅要在内容上通俗易懂,而且在价格方面也要能够为从业人员所接受。

《景观与城市规划》是一本颇具影响力的学术期刊,它于1973年创刊,并于1986年推出了同步电子版期刊。虽然该期刊已发表过数千篇与景观设计和规划有关的科学论文,但从业者并未能充分了解到这些内容。很多从业者迫切地想要获知以下方面的研究成果:例如,规划城市绿地的有效手段是什么?有哪些可以有效降低城市热岛效应的景观形态?雨洪管理如何改善水质并减少洪流?屋顶绿化能否改善城市栖息地?居住在不同区域内的人们如何从城市绿地中获益?基于这一现状,我个人未来5年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就是让从业者更容易获取这些知识。

20180329_104929_004.jpg

纳索尔发表于《景观与风景》杂志上的文章 © Joan Iverson Nassauer

 

我不确定《景观与城市规划》的呈现形式对于从业者来说是否通俗易懂。我发现《景观设计学》是一本非常注重视觉传达的期刊。我最近为加拿大的景观设计期刊《景观与风景》[4]撰写文章,这本期刊也同样非常注重视觉传达。文章发表后不久,我得到了很多从业者的评论和反馈,其关注度甚至超过了我的那些被全世界学者广泛引用的论文。显然,不同的交流与呈现形式所带来的结果的确存在较大差异。

此外,对于已颇有学术建树的资深学者而言,通过撰写更多通俗体裁的文章,可以让他们接触到更多的读者群体,特别是年轻读者。这对于专业知识的普及亦大有裨益。

 


注释

了解更多作者研究成果,请访问www.joan-nassauer.com.


References

[1] Nassauer, J. I. (1995). Messy ecosystems, orderly frames. Landscape Journal, 14(2), 161-170.

[2] Gobster, P. H., Nassauer, J. I., Daniel, T. C., & Fry, G. (2007). The shared landscape: what does aesthetics have to do with ecology? Landscape Ecology, 22(7), 959-972.

[3] Nassauer, J. I., & Opdam, P. (2008). Design in science: Extending the landscape ecology paradigm. Landscape Ecology, 23(6), 633-644.

[4] Nassauer, J. I. (2017). Messiness: community, care, and complexity in sustainable landscapes. Landscapes Paysages, 19(2), 20-22.


原文出处

琼·艾弗森·纳索尔. (2017). 以景观为媒介. 景观设计学, 5(6), 42-47. doi: https://doi.org/10.15302/J-LAF-20170605

Joan Iverson NASSAUER. (2017). Landscape as Medium. Landscape Architecture Frontiers, 5(6), 42-47. doi: https://doi.org/10.15302/J-LAF-20170605



更多学者、实践者关于“景观”的“见解”

就在《景观设计学》2017年第6期

“景观评论”


点击  这里  即可概览期刊内容

扫描下方二维码立刻抱走新刊

6401.jpg

20180329_104929_008.jpg

打赏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