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ZHA掌门人帕特里克·舒马赫谈21世纪的建筑与都市主义

景观设计学 2019-05-05 来源:景观中国网
原创
2019年4月17日,帕特里克·舒马赫(Patrik Schumacher)在北京大学开展以“21世纪的建筑与都市主义(Architecture and Urbanism for the 21st Century)”为主题的演讲。

作为21世纪最伟大的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的继任者、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HA)现任领导人,帕特里克·舒马赫始终是参数化主义建筑先锋人物。2008年,他创造了“参数化(Parametricism)”一词,并出版了一系列促进参数化研究的书籍,将其确认为21世纪的时代风格。2010/2012年度,他出版发行了两卷理论文献“建筑学的自创生”。至此,帕特里克·舒马赫先生被公认为建筑、城市规划和设计领域最杰出的思想领袖之一。

20190505_141052_035.jpg

▲ 帕特里克·舒马赫《21世纪的建筑与都市主义》讲座现场

帕特里克在演讲之初,即将建筑学置于所有文化表现形式及其历史性演进的语境中,强调建筑环境必须随着社会的进步而进步。21世纪的先锋建筑和都市主义应当重新调整,以适应全新的社会进程。

作为应对复杂性日益增长的后福特主义网络社会(Post-Fordist Network Society)的解决方案,帕特里克将“参数化主义(Parametricism)”视为建筑历史中属于21世纪的时代风格(Epochal Style)。在他的理论中,参数化主义绝不是为了追求更多设计选择,也不是新技术的产物,它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640.webp.jpg

帕特里克 • 舒马赫 Patrik Schumacher:哲学博士,德国建筑学学位/英国注册建筑师,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成员/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HA)合伙人兼总裁/英国建筑联盟学院设计研究实验室(DRL)创始导师

21世纪,如何定义建筑 What Is Architecture

“你在现实世界中所遇到的一切,都是由设计师所创造的。”当前丰富的设计类目涵盖了从总体规划(Master Planning)、景观(Landscape)、建筑(Architecture)、室内陈列(Interior Furnishing)到产品(Products)等全部尺度,新时代的社会与技术条件推动建筑学范畴不断突破传统边界。21世纪,建筑应当如何定义?

帕特里克强调当代建筑环境的连接性(Connect Across Level)、连续性(Continuity)与开放性(Openness)。建筑不再被认为是一系列互相隔离的楼层与房间,电梯等传统连通系统也由内部导航空间所取代。适应性(Adaptive)、响应性(Responsive)、创造性(Creative),三者共同定义了21世纪建筑与都市主义的主要特性。

20190505_141052_036.jpg

▲ 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以下简称ZHA),首尔现代汽车总部( Hyundai Headquarters)竞赛设计方案,2015

建筑学的社会功能 The Social Function of Architecture

工程学关联技术可行性,建筑学则主要与社会功能相关。建筑学的基本功能不仅是提供有形的庇护所,而在于其独特的社会功能——利用清晰的空间秩序,使社会交流稳定而有序。帕特里克的论述包含以下要点:

A. 社会与空间秩序协同演进,社会秩序需要空间秩序(Social Order Requires Spatial Order);

B. 建筑环境作为交流界面(Building is Communicating),要求空间具备视觉清晰度与易辨性;

C. 建筑表现形式与美感本身作为社会功效的保证(Beauty As a Promise of Performance)。

01 建筑环境对社会的真正贡献在于构建和维系社会秩序The Built Environment’s Most Profound Contribution to Society:The Ordering Of Social Processes

社会的存在和发展和空间秩序同时进行,社会秩序需要空间秩序。建筑环境的精心营造是构建和维系社会秩序必不可少的条件,空间秩序进而促成更为复杂的社会进程。作为人类栖息地,建筑环境既是直接承载人类活动的物理空间,又是铭刻“社会记忆”的基质。建筑环境的结构秩序随着功能需求不断调整,并用装饰物标识和强化,最终形成了稳定的、充满语义的空间——形态系统,帮助社会参与者融入构成社会秩序的不同的交流环境中。

640.webp (1).jpg

▲ 巴布亚的面部装饰(Papua facial ornamentatio)和中国戏曲脸谱(Chinese Opera masks)都通过装饰增强面部特征,作为区分典型人物的语义媒介

世界文明的进化增加了社会秩序的复杂程度,每一个重大的时代改革都隐含了建筑环境形态的改变和调整。文艺复兴之后,空间秩序的有意构建成为建筑专业领域的主体责任,建筑理论与“理想城市(Ideal City)”模型被有意识地提出,在新型绘图-建造技术的不断进步中,新的建筑与城市形态不断突破传统形式的束缚。

640.webp (2).jpg

▲ 左图- 文艺复兴理想城市(Renaissance Ideal City built)▲ 右图- 巴洛克理想城市(Baroque Ideal City built)

20190505_141052_037.jpg

▲ 巴西利亚:现代主义理想城市(Modernist Ideal City)- 基于分离(Separation)、专门化(Specialisation)、重复(Repetition)的社会秩序

02 所有的设计都是交流的设计 Building is Communicating

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曾说,“房屋是生活的机器(House is a Machine for Living)”对帕特里克而言,建筑则是交流的容器。建筑环境作为由各不相同的地域空间组成的复杂矩阵,是一个巨大的、可操作的、信息丰富的交流界面,向潜在的空间参与者发出交流和互动的邀请。

建筑与城市环境通过指示(Indicating)和标明(Designating)来构建社会互动 (Social Interaction)。帕特里克借由马克拉斯·卢曼(Marklas Luhmann)的社会系统理论,衍生出一种基于普遍社会理论的普遍建筑理论——建筑自组织系统理论(Autonomous Network)。这一理论把社会理解为一个交流系统,一切建筑设计相应地成为交流系统的设计。

城市将在参数化主义下形成新的有机身份,克服近几十年来因建筑陈旧、交流能力不足而造成的视觉混乱。银河SOHO被设计为后福特主义网络社会的360°交流界面,无数景点展现于一个“同时性的空间(Space of Simultaneity)”。

20190505_141052_038.jpg

▲ ZHA,北京银河SOHO,2009   © Hufton+Crow

03 基于设计和美感的功能品质 Performance-Based Design & Beauty

为实现交流,不同社交活动的潜在参与者要高效地在建筑环境内确定自己的方向,找到彼此的位置,并自动分类为活动组群。这要求建成环境具备高度的视觉清晰度与易辨性。

20190505_141052_039.jpg

▲  ZHA,维也纳经济大学图书馆学习中心(Library and Learning Centre at Wirtschaftsuniversität Wien) ©Iwan Baan   位置恰当、表达清晰的空间可以让人们参与到特定的交往情境中

20190505_141052_040.jpg

▲ ZHA,北京新机场航站楼设计方案,在建 / 机场等大型、高性能基础设施项目中,参数化主义手法在复杂性环境中保持易读性的优势被凸显出来

这种空间认识引导我们打破固有狭思,不再将外观和性能、表现形式和实际功效看作对立面。相反,“美作为性能的承诺(Beauty as a Promise of Performance)”外观不仅预示和体现建成环境的社会功能,清晰易辨的外观还在很大程度上发挥着决定性作用。因此,建造技术需要不断提升为一种建筑语言与表达媒介,以应对建筑学中首要的社交功能。由此,帕特里克认为,基于实用功能、标准化与可复制性的现代主义已过时,参数化主义将成为21世纪划时代风格的最佳候选。

参数化主义——21世纪的划时代风格  Parametricism: Epochal Style Of 21st Century

01建筑历史:时代风格Architectural History: Epochal Styles

“风格(Style)”在帕特里克的理论中,并不仅是一个设计外观概念,而是把建筑的美学功能和使用功能整合起来的必要系统。“时代风格(Epochal Style)”的概念与社会经济时代的历史发展一脉相承。建筑的自组织系统在近600年的进化历程中已经产生了4个时代风格:文艺复兴,巴洛克,新古典主义/历史主义和现代主义。

640.webp (3).jpg

▲ 左图- 本土化:中世纪城镇(Vernacular,Medieval town)▲ 右图- 文艺复兴:新帕尔玛城( Renaissance,Palmanova)

640.webp (4).jpg

▲ 凡尔赛宫,巴洛克(Chateau de Versailles, Baroque)

20190505_141052_042.jpg

▲ 左图- 现代主义:光辉城市(Modernism: Le Corbusier, Ville Radieuse, 1924) ▲右图- 参数化:伊斯塔布尔规划(Parametricism: ZHA, Istanbul Masterplan, 2007)

作为组织和厘清复杂性日益增长的后福特主义网络社会的一个解决方案,帕特里克认为参数化主义将成为建筑历史中第5种、属于21世纪的时代风格。

下表体现了参数化主义的时代定位:

20190505_141052_043.jpg

▲ 来源:帕特里克·舒马赫,韩苗.美的力量,参数化的未来与中国建筑崛起[J].城市环境设计,2014(11):20-27.

02 21世纪的时代风格:参数化主义 Parametricism As A New Epochal Style

作为一种新的时代风格,参数化主义最显著的外部特性是复杂和动态的曲线线形——借由连续的、差异变化的元素群聚般的繁殖得以强调。计算机辅助参数化设计技术对它的实现至关重要,并创造了全新的设计过程和工作方法。“建筑元素和复合体都是参数化可塑造的”,这意味着建筑学内基本构成要素的一个基础、本体的转移。相较于古典主义、现代主义所基于的理想几何形体——立方体、圆柱体、四棱锥、(半)球体等,参数化的基本要素则是动态的、适应性的、互动的样条曲线(Spline)、非线性曲面(Nurbs)、细分表面(Subdivs)。相比旧有块状几何体,新的动态系统以“发丝”、“织物”、“水泡”、“变形球(Metaball)”来替代,这些系统和吸引子相互作用,通过程序脚本相互呼应。

640.webp (5).jpg

▲ 古典/现代本体(Classical/ Modernist Ontology, Additive - Substractive, F. Ching)

640.webp (6).jpg

▲ 参数化本体(Parametricist Ontology, source: ZHA)

▲ ZHA,Appur总体规划/ 参数化通过样条曲线(Spline)、非线性曲面(Nurbs)、梯度群(Gradient swarm)显著提升了自由度;通过脚本或基于代理的关联逻辑(the Scripting Or Agent-based Emergence of Associative Logics)极大扩展了体系结构的排序能力

帕特里克将参数化主义分为4种次级风格,褶皱式(Foldism)、泡状流体式(Blobism)、集群式(Swarmism)、建构形态式(Tectonism),这也成为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在建筑造型和空间形态上的理论指导。

20190505_141052_045.jpg

▲ 由ZHA设计的广州歌剧院(Guangzhou Opera House)、北京银河SOHO(Beijing Soho Gallaxy)、斯特拉斯堡停车场(Strasbourg Parking)、利雅得研究中心( Riyadh Research Centre)等展示了参数化主义的4种次级风格

03 参数化符号学与代理人模拟 Parametric Semiology & Agent

帕特里克视“组织(Organization)”和“清晰(Articulation)”为建筑的核心功能,后者细分为现象学(Phenomenological)和符号学(Semiological)两种表现。他认为,一个建筑环境的“意义”在于其场地内可能会发生的事件类型或社会互动,因此,新的工具将建筑符号学重建为参数化符号学(Parametric Semiology)。就像是交通信号灯,马路上各种不同的交通线,都是在人为地设定规则,而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地遵守,这就是一种最直白的符号。

▲ ZHA,斯特拉斯堡-豪恩海姆(Strasbourg-Hohenheim)泊车转乘计划(Park & Ride Scheme),2001

▲ ZHA将宫殿(Palace)设计成一簇贝壳,外壳体形式、内筋和射孔方式都基于结构优化算法(Structural Optimization Algorithms)/这种设计方法提供了各种连接,用来表达符号学的连接和中央入口大堂、宴会厅等各种空间的特征;一些棱纹图案也作为内部方向线,表示主要入口点和空间中心点

参数化符号学中,一个关键点是通过对“代理人(Agent)”的模拟,来不停地自我进化,以达到更加合理优化的空间。人群模拟(Crowd Simulation)早已应用于分析交通流线和选择最佳紧急疏散出口位置,帕特里克的模拟远高于此。他理想中的模拟过程是建筑上首次实现对生活过程的建模,并将其整合进设计构想中。这一方法主要通过计算机人群建模技术来实现。

640.webp.jpg

▲ 左图- 分化人群(Differentiated Crowds)▲右图- 具有基于知觉的行为启发的认知群体(Cognitive Crowds with Perception Based Behavioural Heuristics )

20190505_141052_050.jpg

▲ 该项目演示了架构配置如何排列社会交互场景(How Architectural Configurations Order Social Interaction Scenarios)——基于代理人的生命过程建模,允许设计师跟踪新的符号学意义系统的微妙含义,而不依赖于熟悉的主题

20190505_141052_051.jpg

▲ 该项目演示了大讲堂如何逐渐变成了一个休息区(How the Lecture Theatre Morphs Gradually into a Lounging Area)——基于代理人的生命过程建模,使设计师能够推测不同寻常的建筑形式的社会意义

04 参数化主义的真正目的 The Essential Purpose of Parametricism

参数化可以提供无穷无尽的形式,不过,如何通过建构有序且空间关系清晰明确的系统,对社会进行革新,从而实现对社会的持续调整与重新安排,才是参数化主义真正关注的。

20190505_141052_052.jpg

▲ ZHA,武汉泰康区域总部(Taikang Regional Headquarters) / 全面交流的实现(Total Communication),几乎每个空间对其它空间都是可见的

参数化主义探求的普遍目的,是在后福特主义网络社会最先进的领域如何组织和明晰社会制度以及生活中日益增长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例如,在特定社交情境下,如何通过组织建筑空间秩序使相关参与者在一大群形形色色的人中找到彼此,进入特定的相关集群。以此为任务,参数化主义试图建立复杂多样的空间秩序,通过与智能体群聚模型的结合,在设计过程中具体实现交流系统的设计。

▲ ZHA,巴库海达尔·阿利耶夫中心( Heydar Aliyev Centre in Baku) ©Hufton+Crow/ 参数化主义在新的社会条件下发展了方法和适应性的形式词汇,环境秩序作为交流秩序的反映,对社会秩序的创造和稳定具有重要影响

独家专访 Exclusive interview

LAF:您怎样理解“景观”(Landscape)的与“景观都市主义”(Landscape Urbanism)?

Patrick:景观是一个重要的话题。我们的工作对象很少面向自然景观(Natural Landscape),而是基于高密度城市环境(Dense Urban Environment)。口袋公园、绿色空间、花园广场、屋顶花园,这是我能够直接想到的高密度城市中的景观类型。接下来我们谈一下何为景观设计。早期阶段,爱国主义的设计语言和艺术作品(Design Language of Patriotism and the Work of Art)常以自然景观为灵感;而当前,“景观”一词常被用于谈论人造景观(Artificial Landscapes)。现代人造景观以多样的色彩丰富了单一的绿色,以人工艺术材料替代了植物与土壤,但它们时常比“自然景观”看起来更像是一道风景。我赞许这种软过渡(Soft Transition)的概念。

LAF:您有没有在项目中考虑过生态系统?

Patrick:这是一种环境工程逻辑。在建造中考虑遮阳、通风等,这些都需要在项目中结合实际去应对。建筑与环境之间存在合作,但生态本身并不是目的。讽刺的是,人类社会目前正以环境本身作为某种目标。在为特殊的社会目的寻找场地时,先行设计,再使场地生态化,这非常困难,也不正确。我对生态感兴趣,但我必须承认,生态是我设计的第二个标准,我的首要标准仍是人的需求。有时,我们不得不在美国的生态问题上做出妥协。例如,联邦法律规定能源消耗的最大值是X;不管大楼的用途是什么,都必须开窗…我对此不以为意。我认为,建筑能耗管理应当通过调节能源价格或者碳交易的方式去解决,而非法律强制。

LAF:当前景观设计学应用到很多拓扑学(Topology)知识,这是否是参数化主义(Parametricism)的发展方向?

Patrick:“从类型学(Typology)到拓扑学”是早期定义参数化主义的当代建筑学倾向的关键口号之一,它的意义在让建筑构成具有弹性。类型学的思考方式是低效、僵化的,只保留其形状特征,例如,景观中一条河流会不断改变它的路径,但在类型学中却始终恒定,其特征表现为分叉点的数量。正确的思考逻辑应该具有可变性。我赞同结构工程学的拓扑分析,尤其是它表现形式——建构形态学(Tectonism),与建筑的参数化主义风格是一致的。不过,这适用于工程灵感与建筑风格,而河流等景观并未包含在以上讨论中。

LAF:你在十年前曾谈到,参数化的局限在于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局限。现在是否有所改变?

Patrick:参数化主义的原则仍然不变,但我们现在已吸纳了更多的技术性知识(Technological Intelligence),已更为成熟。参数化的进步对想象力总是有要求的。当前,创造力在一定程度上被转移到了机器系统中;建筑师的角色更像是清教徒的选择——带来了理性以及制度的合理。算法系统的最初选择在于创新;运行算法同样也是创造性行为,我们不怕说,越来越多的“创造力”来源于机器,但我们控制并管理着机器。如果机器有“想象力”,人类应当感到开心。

LAF: 您如何评价中国的参数化设计现状?比如一些活跃的中国建筑师事务所?

Patrick:中国有很多人和机构在推动参数化进程,比如朱锫、高岩、同济大学的Archi-Union。我看到了很多很好的作品,看到中国的参数化设计在成长、壮大,并在世界范围内变得有影响力,我感到兴奋,也很感激。

20190505_141052_055.jpg

▲ 帕特里克·舒马赫和俞孔坚教授合影留念

* 本文根据帕特里克·舒马赫4月17日在北京大学的主题演讲《21世纪的建筑与都市主义(Architecture and Urbanism for the 21st Century)》内容整理而成。插图来自官网(http://www.patrikschumacher.com)及演讲现场。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于景观中国网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景观中国网立场。如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稿,需注明“文章来源:景观中国网”。如有侵权,请与发布者或我们联系。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打赏
  • 给Ta打个赏

0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