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景观与文学: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莫萨德院士三次出席建筑师林江泉个展与策展人进行学术实践

观察与思考 2020-07-20 来源:景观中国网
原创
林江泉、曾东平大型个展“三个译本的景观学”在瑞典孙讷市市立图书馆举办,孙讷市是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性塞尔玛的故乡,在个展进行期间,莫萨德院士两次来到“林江泉与曾东平”个展现场并与策展人通过对话进行学术实践,一次是与后现代艺术史中代表性雕塑家马克·布鲁斯、北欧著名的架上观念艺术家Karin Broos共同出席;另一次是与北欧代表性艺术家、文学家等共同出席。

近年来,建筑师与文学组合“林江泉与曾东平”多个关于建筑、景观、文学的个展陆续在北欧举行,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瑞典学院院士吉拉·莫萨德(Jila Mossaed)先后三次出席林与曾的个展并与策展人进行学术实践,展开了重塑当代景观学、文学与艺术的新界面,更新了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交流历史和艺术观念,试图通过“深刻阅读”的全新观展模式打破语言与视觉过剩和美学滥用的时代闷局。

 

 11.jpg

诺奖评委莫萨德(中)与雕塑家马克·布鲁斯、艺术家Karin Broos出席林江泉的个展

12.jpg

莫萨德第三次与北欧年青的设计师、艺术家和作家在林江泉个展:“三个译本的景观学”


林江泉、曾东平大型个展“三个译本的景观学”在瑞典孙讷市市立图书馆举办,孙讷市是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性塞尔玛的故乡,在个展进行期间,莫萨德院士两次来到“林江泉与曾东平”个展现场并与策展人通过对话进行学术实践,一次是与后现代艺术史中代表性雕塑家马克·布鲁斯、北欧著名的架上观念艺术家Karin Broos共同出席;另一次是与北欧代表性艺术家、文学家等共同出席。期间,驻瑞典中国大使馆的一位女士也出席展览现场,她多次表达:她在该个展中找回了东亚研究的学术生涯的回忆,令她非常感动。该个展中有部分作品是林江泉、曾东平与韩国、日本的艺术家合作的平面装置作品《你在镜像中,还是活在边框上?》 。莫萨德与策展人本特·伯格的对话深入多个领域,认为林江泉、曾东平在亚洲三种语言与北欧文学中来回转换,他们来自文学,但所带来的艺术信息又在文学史上找不到视觉痕迹,有如托尼·克拉格的平面雕塑般带着非物体通往不存在的场域。莫萨德与策展人的现场对话重新给当代文学、艺术和景观学提供了一次新的思考契机。他们从更为广阔的历史、地理和政治视野出发,来探讨艺术的产出与接受等问题。其出发点是探究艺术观念如何在学科消除界限的过程中生成出新的刺激性和动力。该个展入选2019塞尔玛·拉格洛夫文学奖交互单元与孙讷七月文化事件刊物。该个展主创艺术家家庭在开展首月访问了孙纳,孙纳市政府特意开放塞尔玛·拉格洛夫故居非开放的二楼私人区域给他们参观,中国艺术家受到了高规格的礼遇。

 

13.jpg

莫萨德与本特·伯格在韦姆兰省书展现场的林江泉、曾东平“词与住宅”个展和讲座

 

林江泉、曾东平的“词与住宅”个展项目与讲座在瑞典韦姆兰省书展中进行期间,莫萨德院士出席了个展现场和访谈会,并与策展人进行对话,对话深入当代文学与建筑的领地,进一步从社会和诗人、作家、艺术家的角度分析了在普世价值与全球化意识形态下多种文化艺术状态。这次出席的还有艺术家David"Dayw"Liljemark、Anna Skagerling、Anarkisten Alkberg、Maestro Donner 、电影导演和制片人Sara Broos、画家Många intresserade、Hjärtklappning等。此前,林江泉在斯德哥尔摩的国家作家之家基金会画廊和图什比艺术家族美术馆曾展出“特朗斯特罗姆文学馆”建筑方案和绘画装置作品。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为2011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这是林江泉在北欧的实践中第一次以建筑与艺术实践进入诺贝尔奖系人物的世界。


14.png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文学馆,地点:韦斯特罗斯,建筑师:林江泉、曾东平,建筑师在文学馆设计中重现瑞典的自然景观系统

 

从上个世纪末期开始,瑞典学院院士的作家比例逐渐超过半数,其中不乏杰出的作家和诗人。除了为人所知的哈瑞·马丁松(Harry Martinson),还有女性版图中的Katarina Forstenson和Kristina Lugn。其中,莫萨德是有着现当代艺术管理工作背景的小说家和诗人,她在艺术和文学两个界别中施予语言魔法,来来回回地折叠时空。她的作品中反复出现流亡的主题,包括语言层面,以深刻的意象反思世界上的各种制度,反对失职的语言。她的作品《我是如何被想念的》的隐喻成为了现实的参考方案,令读者无法区分神圣与尘埃。她的女性意识在离别故土中发出强音,带来即时的感动和后发的震颤。

莫萨德是瑞典的伊朗裔小说家兼诗人。1986年,她带着两个孩子从家乡德黑兰移居瑞典,当年她38岁。她坦言,人到中年要学习一种新语言并非易事,况且还要学习用瑞典文写作。她说:“我38岁时来到瑞典,40多岁开始用瑞典语写作,我用瑞典语写作逾二十载。”莫萨德曾经在瑞典持续性从事艺术与策展工作,她自称是自由思想者,她说:“我有自由选择是否戴头巾,我有自由决定穿哪件衣服。”穿着和头巾似乎是她关于自由的能指与所指。30多年前,她跨越纬度,启用一门陌生的语言在西海岸展开崭新的创作生涯,就是为了追求自由的要义。虽然故乡对她来说是遥远的记忆,但波斯语世界的哈菲兹似乎就在她身边。


15.png

吉拉·莫萨德在书房

 

莫萨德1948年出生于德黑兰。她出版了大量波斯语书籍,并用瑞典语出版了七本诗集,她被认为是20世纪伟大的诗人之一。在瑞典,莫萨德的诗歌和小说获得了许多声望很高的奖项,包括古斯塔夫·弗罗丁奖(the Gustav-Fröding Prize),诺德施泰特作家奖(Nordstedt's Author's Grant),瑞典科学院诗歌奖(a poetry scholarship from the Swedish Academy)、Aftonbladet文学奖、吕勒奥(Luleå)艺术与文学双年展书籍和视觉奖颁发的Erik Lindegren奖等。她的作品已被翻译成多种语言。2017年,她的诗集被翻译成荷兰语出版。2018年,她被任命为瑞典科学院院士。莫萨德在她的诗歌中将流放视为痛苦的经历和艺术表达的可能性,从而有可能处理政治和宗教压迫的真实创伤。她的诗通过言语,诗歌以及作为诗人和女人的地位来反映她的生存。她在社会坐标轴之中观景辩景,作品禀具人性深度,比如她通过记录自己喂鹿的过程来反思我们身处的现实与社情。在她的诗学中,北欧的极简主义遇到了富裕而感性的波斯抒情传统。


16.jpg

莫萨德在诺贝尔文学奖现场


2018年,瑞典文学院希望通过选出两名新院士重建声望(另一名是法官),确保文学院能够恢复诺贝尔文学奖评奖职能。瑞典评论家说:“莫萨德不需要瑞典学院,但学院需要她。”莫萨德发表就职演说的时候说:“照顾好你的痛苦,它是一只会唱歌的鸟,只为你...”评论说她的演说带来了“光的字母”(ljusets alfabet)。经历了挫折的瑞典学院,如今终于佳期如至,诺贝尔文学奖复颁,由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及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分别夺得2018年及2019年度的文学奖,被称为是莫萨德诗中的啼叫出现的高光。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投稿至景观中国网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景观中国网立场。如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稿,需注明“文章来源:景观中国网”。

如有侵权,请与发布者或我们联系。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打赏
  • 给Ta打个赏

0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