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现  /  思想  /  正文

你真的了解生态平衡吗?公园设计新概念

布拉格向北 2021-01-27 来源:景观中国网
原创
素里州立公园是加拿大温哥华下游平原最大、最具生态意义的地区之一。基地348公顷的湿地未遭破坏,呈现多样化的生态结构。

图片

图片


地点:加拿大卑诗省

项目:素里州立公园  Surrey Bend Regional Park

设计:Space2place

年份:2016年4月完工


-01- 给景观设计师的考验

素里州立公园是加拿大温哥华下游平原最大、最具生态意义的地区之一。基地348公顷的湿地未遭破坏,呈现多样化的生态结构。景观设计团队Space2place,在初步调研基础上进行详细设计,建成后的效果使公众怀着对保护生物栖息地的敏感信念踏入公园,亲近生灵,认识自然、观赏野生动物,并能参与环境教育计划及其他季节性的休闲娱乐活动。

景观设计师最初遇到的挑战是,场地上有很多之前开发留下的建筑碎渣,不适合植被生长,对景致构成限制。为此,设计师谨慎的调配土壤比例,把新土壤跟现场碎石混合,从而允许这块场地慢慢恢复。


图片
▲ 该区域的大型绿色公园分布图|MetroVancouver
图片
▲ 基地分析|Space2place
图片

▲ 利用现场材料修复场地


公园里的这一大片湿地常发洪水,设计师巧借地势,围绕最大的湿地新开了几片洼地,之间用木栈道连接方便游人行走。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绝大部分地表径流会被留存在这些洼地里,形成小水塘,加强了场地本身的湿地特征。另外,现场还补种树木,扩大了河滩森林。

公园设计兼顾游客体验和景观功能多样化,有意安排了低维护草坪区用于家庭聚会。三个小型庇护所为野餐、团体聚会和旅游解说提供了场地。


图片

图片
▲ 公园生态修复|MetroVancouver

图片

图片
▲ 栈道及新开洼地|作者拍摄

图片

图片

图片

▲ 林中的庇护所 休息座椅|Space2place



-02- 景观设计新概念

人们与环境的互动,总是围绕着两个目的:了解自身所处的环境,并参与其中。景观设计的目的就是要帮助人们达成这两个愿望。为了让人们理解它、有兴趣探索它,并参与其中,素里公园运用了一些比较超前的公园设计概念,这些观念已经被引入北美景观建筑专业课,我结合教案按英文字母顺序把它们总结为12个公园设计概念:

供养(Affordance) :人类能从环境中获得的任何利益,都被记录下来。这些利益被统称为“生态系统服务”,可被用作公园设计方案的评价体系。

亲生命(Biophilia) :爱德华·威尔逊在他1984年的书中提出“亲生命假说”,主张人类有亲近自然环境的本能需求,爱德华将这种本能定义为“关注万物生灵生生不息的内在驱动力”,“探索与其他生命接触的欲望”。人们爱宠物就是这种跨物种情感连接的证明。物种之间深层需求的命题有“共生”现象作为支持。持有亲生命论观点的人认为,人类并不比生物圈中的其他成员出身高贵。

认知地图(Cognitive map) :一个人对所处环境形成心理图像。这种认知在探索过程中形成,并能够进一步探索参与逐步完善。

连贯性(Coherence): “观者在面对景观时,意识里会将二维图像组织成多个连贯的空间。所谓的连贯场景,就是有重复出现的主题或者纹理,观察西兰花或者望向夜空观测星星,都能感受到这种形象重复带来的连续感。因为纹理的差异有限,观者就不会感觉混乱、无法识别。典型的例子是花园,每处虽有不同,也有重复,人因此感到美和安逸。

复杂性(Complexity0 :特指视觉,从对环境的观察中,感受到视觉上足够丰富和多样。

好奇心驱动 (Curiosity-driven) :基于一种假设,即人类为了消除不确定性和无知造成的焦虑,而寻求新知。

灾害 (Hazard) :对人的安全造成各种真实或想象的威胁。

参与 (Involvement) :在精神上,人与周边环境同在的状态。心理学上,人需要通过与其他人和事开展活动、建立关系,以此确认自己的存在。充分参与、与他者互动,是身心健康的关键动力。

寻求快乐 (Pleasure-seeking) :人类会寻求刺激,让身体和工作状态达到最大的幸福感。通过精神或情感上的刺激来抵消无聊。

避难所 (Refuge) :当景观提供了一个真实或想象中的隐藏机会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它是阿普尔顿前景避难理论的一个组成部分。

浪漫主义 (Romanticism) :始于18世纪欧洲的哲学及艺术运动,崇尚情感而非理性,重视人与自然的接触。

理解 (Understanding) :指人类有对周围环境理解的需求,知道自己在空间中的位置并找到出路。可以被理解的环境,能激发人思考、绘制信息和概括。

图片

文案版权说明:以上这段文字,我参考了Mooney的书第1-4章。为了方便中国读者,我在原文基础上修改扩展。英文原文附在文章结尾处。



-03- 素里公园生态保护涉及的知识点

在你看来什么样的湖泊是生态健康的?从生态修复的角度讲,生态健康的典型表现是:当遇到洪水、干旱、物种数量突变、外来生物或人为干扰时,湖泊依然能通过自我调节,重新达到新的生态平衡状态。
很多人以为,面积大、水质清的湖泊就是健康的,怀着这种观念去设计和维护人工水面。事实证明,水质好、面积大的湖泊未必有良好的自我修复能力。大自然里面常年不受污染的湖泊,在布局上有个共同点:相对大的湖面不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湖,旁边至少有一个小河塘。别看小河塘储水量不大,对整个水域的平衡和生态多样性有重要贡献:

旱季,小水塘最早干涸,腐质土壤是各种小生灵休养生息的好地方。雨季,小河塘周围的植物首先复苏生长,这期间植物密布的小水塘是大量昆虫、蛙类、鸟类和小型哺乳动物繁殖 藏身的好去处,而且小河塘里的蛙、鸟、鱼、虫和大湖经常不同类。洪水来时,大湖水涨,湖水满溢,旁边的小河塘就像一个个辅助存水的泡泡,像水獭、蜻蜓、蝌蚪和鱼卵这样的生物也随洪水被冲进小河塘,重新开启一轮生命繁衍和物种平衡。


图片

▲  枯木上新生的苔藓|作者拍摄

图片
▲  冬日小荷塘|Space2place

图片

图片
▲  公园的大片湿地|作者拍摄
图片

▲  公园入口|作者拍摄


一提到湿地公园,有人就联想到人迹罕至、无人干预的野生环境。实际上地球上目前除了北极少数冰川地带和大西洋太平洋上为数不多的小岛,到处都早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公园景观的规划设计,核心目的是为人服务,而不是隔绝人、单纯被动式的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素里公园也不例外,公园内有一条路穿过,路尽头是住宅区。

对于园中植被的维护,设计团队采纳低干预策略:林间死去而倒下的树木被留在原地,树茎为苔藓提供了附着面,藓类非常好的透水功能渐渐让树木表皮分解、松动,成为小昆虫觅食、藏身的栖息之所。树皮脱落,滋养土壤……这些低干预景观手段节省维持成本,但是需要有经验的生物学家定期检测监督,记录动植物生长、水质、土壤的变化。



总结心得

公园设计有点像展示魔术:各环节之间需要有一定连贯性,容易理解,但又不能让观众一眼看穿答案。

设计要围绕人的体验安排平面。这种体验最好带点挑战,比如让游客在几种参观主题、游览长度和难度有区别的参观路线中作选择,这样人们就会想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访一座公园,探索之前没走过的路。人们探索环境,是为了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理解上的欠缺会令人不舒服并引发焦虑。这就好比魔术师给错讯号,观众没有感受到他们期待中的意料之外的结果,无法理解为什么是这样,或者早早失去兴趣,这些都会造成魔术失败。所以,不要过份挑战人的心智,那样会令人困惑。

公园设计师,如果能在心里排练观众可能的预见,并配合着这些期待设置路径、参观主题,并留出能放松 可以停留的据点,会有助于人们在心里形成对环境的看法。

别忘了,人们总是更喜欢他们熟悉的东西,更接受他们能够理解的场景。

从现在起,用心观察和体会,了解生命的真相,了解自然运作的原理。



尊重生灵 传播善意

图片

▲  温哥华地区大型公园清单|MetroVancouver


参考文献

Mooney, P. (2020). Planting design: Connecting people and place.


名词解释(英文原文)

Affordance: Any benefit that humans may derive from their environment.

Biophilia: The proposition of a deep human need for connection with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put forward by Edward O. Wilson in his 1984 book of the same name. He defined it as “the innate tendency to focus on life and lifelike processes” of a tendency to “explore and affiliate with life”.

Cognitive map: A mental image of the layout of some portion of one’s environment. It is formed in the act of exploring and supports further exploration and involvement.

Coherence: One of four components of Stephen and Rachel Kaplan’s preference matrix. It includes anything that allows the viewer to mentally organise the two-dimensional view into a number of coherent zones. A coherent scene has only a few distinct areas, repeating themes and textures, and limited contrasting textures.

Complexity: One of four components of Stephen and Rachel Kaplan’s preference matrix. It refers to the visual intricacy of diversity of visual richness within the view of scene.

Curiosity-driven  : A hypothesis that humans seek out new knowledge to remove the uncertainty and the anxiety associated with not knowing.

Hazard : A component of Appleton’s prospect refuge theory; any real or imagined threat to one’s safety.

Involvement: The state of mentally processing our environment.

Pleasure-seeking: Based on the understanding that humans are stimulus-seeking creatures who seek to offset boredom by becoming mentally or emotionally stimulated.

Refuge  : This occurs when the landscape provides a real or imagined opportunity to hide. It is a component of Appleton’s prospect refuge theory.

Romanticism  : A philosophic and artistic movement that began in Europe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 It emphasised emotion over reason and intellect and placed a high value on human contact with nature.

Understanding  : This refers to the human need to comprehend one’s surroundings, to know where one is located in space and to find one’s way in the environment. It is supported by anything that makes the environment easier to comprehend, to map and to summarise.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勿以景观中国编辑版本转载。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打赏
  • 给Ta打个赏

0

发表评论

您好,登录后才可以评论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