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现  /  思想  /  正文

维持生命的社区:景观诗人安妮·惠斯顿·斯本

景观设计学 2021-01-20 来源:景观中国网
原创
“人类的生存依赖于以新的、维持生命的方式使我们不断适应周遭景观——城市、建筑、道路、河流、田野、森林,塑造具有功能性的、可持续的、有意义的、艺术化的场所,从而帮助我们感受和理解自然世界与建成环境之间的关系。”——安妮·惠斯顿·斯本(Anne Whiston Spirn)

▲ 2018年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获奖者——安妮·惠斯顿·斯本


“人类的生存依赖于以新的、维持生命的方式使我们不断适应周遭景观——城市、建筑、道路、河流、田野、森林,塑造具有功能性的、可持续的、有意义的、艺术化的场所,从而帮助我们感受和理解自然世界与建成环境之间的关系。”

“Human survival depends upon adapting ourselves and our landscapes—cities, buildings, roadways, rivers, fields, forests—in new, life-sustaining ways, shaping places that are functional, sustainable, meaningful, and artful, places that help us feel and understand the relationship of the natural and the built.”

——安妮·惠斯顿·斯本(Anne Whiston Spirn)


作者 : 沈潼

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景观设计系硕士研究生


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景观大师系列

注:2004年启动的SGJA奖是国际景观学与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s,简称IFLA)授予景观设计师的最高荣誉,最初每四年颁发一次,自2011年起每年颁发一次。该奖项旨在表彰一位在世的景观设计师迄今为止的成就和贡献,以及对社会、环境福祉,和对景观设计专业的发展所产生的独特而持久的影响。


图片

▲ 年轻时期的斯本


安妮·惠斯顿·斯本(Anne Whiston Spirn)是美国著名景观设计师、教授和学者、获奖作家、摄影师。她的工作主要致力于具有功能性、可持续性、艺术性和公正性的社区建设——即“维持生命的社区”(Life-sustaining Communities),以帮助人们感受和理解自然与人造环境之间关系。



01 生平介绍

斯本1947年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沃特伯里市,在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市长大。她曾在拉德克利夫学院(Radcliffe College)学习艺术史,在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之后,于1974年从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获得景观设计硕士学位。

从宾大毕业后,斯本在费城的华莱士、麦克哈格、罗伯茨与托德景观设计事务所(WMRT)担任景观设计师和规划设计师。期间,她参与的项目涉及不同尺度,大到区域和城市的规划,小到公园设计;其中包括20世纪70年代中WMRT事务所最具有影响力的项目,如德克萨斯州的伍德兰兹社区规划(Woodlands New Community Guidelines for Site Planning)、多伦多中央海滨项目(Toronto Central Waterfront)以及和佛罗里达的萨尼贝尔岛土地利用规划(Comprehensive Land Use Plan)等,这些WMRT事务所里程碑式的设计作品都有斯本参与其中。


图片

▲ 《德克萨斯州的伍德兰兹社区规划》 © WMRT事务所

图片

▲ 《多伦多中央海滨项目环境研究报告》 © WMRT事务所

图片

▲ 《多伦多中央海滨项目环境研究报告》中的气候分析图  © WMRT事务所


斯本于1979年离开WMRT事务所以后,开始担任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景观设计系教授。1984~1986年,斯本提出了“重塑共同的基础”(Reclaiming Common Ground)这一城市规划设计方法,该方法将城市闲置土地视作一种资源,并将城区内的社区发展与环境恢复联系起来。社区开放空间的设计是社区发展的催化剂,这种观点能帮助激发、维持和推进公众对话,从而改变城市未来的发展方向,并为二十多年后逐渐兴起的绿色基础设施、公民社会组织运动奠定了基础。斯本的这一规划设计方法在西费城景观项目(West Philadelphia Landscape Project, 简称WPLP)中得到进一步发展,并在未来三十余年间,在费城和其他城市中逐步实现。


图片

▲ 1985年,《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对斯本及其提出的“重塑共同的基础”这一规划设计方法进行了报道 © Boston Globe


1986年,斯本回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接任伊恩·L·麦克哈格(Ian L.Mcharg)的职位,担任景观设计与规划系主任,并于1996~2000年期间担任该大学的城市研究计划联合主任。2000年,斯本加入麻省理工学院(MIT)城市研究与规划系并开始任教,主要教学生态都市主义、景观素养和摄影等课程。


图片

▲ 斯本的学生在她的户外课堂上 © WPLP


斯本从学生时代起即获奖无数,包括2001年日本国际宇宙奖(Japan's 2001 International Cosmos Prize)、2007年古根海姆奖学金(Guggenheim Fellowship, Architecture, Planning and Design),以及2018年 “设计思想” 国家设计奖(National Design Award for “Design Mind”)。其中,日本国际宇宙奖表彰她“对自然与人类和谐共处的贡献”,她既是第一位获得此荣誉的女性,也是第一位获得此殊荣的景观设计师和城市规划师。2018年,她获得了由国际景观设计师联合会(IFLA)颁发的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Sir Geoffrey Jellicoe Award)。


图片

▲ 斯本在2019年IFLA大会上发表演讲,本次大会的主题是“共同的基础”(Common Ground)



02 代表性实践: 西费城景观项目

西费城景观项目(WPLP)是一个集科研、教学和社区服务于一体,且长期在实践中开展研究的系统性工程。该项目的任务是通过策略设计、规划和教育计划来恢复自然并重建社区。在1999年的白宫峰会上,该项目获得了公共生活领域的“最佳实践典范”(Model of Best Practice)称号。

斯本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一直将位于西费城(West Philadelphia)的米尔溪(Mill Creek)作为她的主要实验区域,并与附近的学生、教师和社区成员一起工作。曾经的米尔溪的洪泛区现在被城市化的硬质地表所掩埋,而斯本教授的几门课程主要研究如何重新设计邻里间的空地,以滞留雨水,提供局部开放空间,以及改善洪水和地面沉陷问题。此外,她的工作还包括促进社区发展、公共教育和就业前景等更大的主题。


图片

▲ MCC环境委员会负责人(右二)弗朗西斯·沃克(Frances Walker)和斯本在WPLP合作伙伴会议上 © WPLP


米尔溪的城市化进程在西费城并不鲜见。在城市化之前,正如它的英文名字“Mill Creek”所显示的那样,米尔溪有一条溪流。而沿溪流的纺织工厂将污水直接排入溪水,一起向东汇入思故河(Schulykill River)。伴随着大量房屋的兴建和现代化城市的建设,自然环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这条溪流的消失。在18世纪的地图上,人们还可以看到米尔溪得名的那条溪流,而在19世纪的地图上,就只有密集的房屋了。其实,不仅是米尔溪,整个费城曾经密布的水路网络都在城市化的过程中消失了。更确切地说,它们是被埋藏在了地面之下,成为了城市下水道系统的一部分。


图片

▲ 1843年的费城地图上的米尔溪位置 © Map Collection, Free Library of Philadelphia

图片

▲ 1855年的费城地图,米尔溪地区的溪流依然可见 © Map Collection, Free Library of Philadelphia

图片
图片

▲ 由费城水利局绘制的,费城河流历史地图及现状地图对比,大部分河流已经消失 © Philadelphia Water Department


但是,一个多世纪以来,埋入地下的米尔溪却造成了种种问题。当时修建所用的下水管直径约为6m,随着居民越来越多,早已达不到污水排放的需求。污水量过大时,就会压破管壁,造成路面塌陷。几十年来,沿着下水道路面发生过多次坍塌,有时连带着两侧房屋的露台也塌了进去;直接建在下水道上方的房屋则更加危险,会随着下水道塌方整体下陷。在没有塌方的地段,由于地处溪流泛滥平原,也出现地基倾斜、位移或地下室进水等问题。米尔溪位于这样一个以黑人为主的贫困地区中,以当时的社会情况很难要求政府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社区陷入了恶性循环:一系列坍塌事件让整个社区肌理变得千疮百孔,人人自危,而资金与社会资源的匮乏又加剧了贫困,造成更多的房屋和土地空置。


图片

▲1934年费城土地估价地图 © Map Collection, Free Library of Philadelphia


针对米尔溪流域和社区的历史及现状,斯本和宾大的学生与附近的苏兹贝格中学(Sulzberger Middle School)合作,围绕流域和当地社区制定了主题课程。斯本首先引导社区儿童学会用自己的眼睛和想象力以及包括旧地图、照片和税收记录在内的档案文件来“阅读”周围地区的风景。斯本的学生则向社区儿童描述了附近地区在不同时期的历史风貌。社区儿童通过查看和研究旧地图、报纸文章和规划文件逐渐了解到这一地区曾经有过一条溪流,而它现在被掩埋在下水道中,并且下水道上方存在不同程度的塌陷;也了解到社区空地以及学校周边闲置街区产生的原因。斯本和她的学生们根据场地特性设计了新社区、空地、泛洪区、社区公园等,并在社区学校旁边的空地上设计了小型高尔夫球场、水上花园和室外教室。


图片

▲ 被掩盖的米尔溪洪泛区上的空地 © WPLP

图片

▲ 米尔溪公园设计 © WPLP

图片

▲ 米尔溪公园设计,设计内容包括社区、空地、泛洪区、社区公园等  © WPLP


图片

▲ 宾大学生埃里克·哈斯塔(Eric Husta)和史蒂夫·萨特勒(Steve Sattler)重新设计了城市排水系统,收集洪水,重塑社区  © WPLP


另外,在该项目中,社区儿童还了解了1930年代的社会经济问题以及导致银行停止向附近的小型企业和房屋抵押贷款的政治决定。他们开始明白,今日社区的面貌是由过去发生的所有事件塑造而成的。他们拿起历史地图,将其与当前社区进行比较,发现:“哦,天哪,这块巨大的空地曾经是六个街区!”以及 “树林中间曾经有一个消防栓!” 这一过程确实改变了他们对周围社区的整体认知。


图片
图片
图片

▲ 社区儿童和宾大景观系学生一起参与西费城景观项目  © WPLP


在学习和阅读历史资料之前,孩子们很难相信他们的社区邻居会发生变化,也非常愤世嫉俗。然而,在了解到邻里社区的历史之后,他们开始认同“邻里会发生改变”的观念,并积极向家人介绍这些变化,甚至开始进一步思考,什么样的政策和行动可以导致这些变化?这就是斯本所说的培养 “景观素养”(Landscape Literacy)。


图片

▲ 斯本与西费城景观项目的支持者们  © WPLP

图片

▲ 手持地图的当地社区居民  © WPLP


此外,西费城景观项目在1988~1991年间创建了数字数据库,这项工作的复杂性和广度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这些制图技术和获取的数据在今天看来平平无奇,但在当时确是很困难的。在1994~1996年,数据库添加了新数据层和新菜单系统,以覆盖不同信息。尽管该数据库显示为静态地图,但可以对原始数据进行处理和覆盖,在项目边界内任何特定区域按照任何所需比例生成新地图。西费城数字数据库可以在个人计算机上运行,并提供信息和分析工具,这些数据信息和分析工具可以提供给个人、小型企业、大型企业,以及政府机构,这在当时是革命性的发展。


图片
图片

▲ 西费城景观项目:边界(左图)及建筑记录(右图) © WPLP

图片
图片

▲ 西费城景观项目:公共教育集水区(左图)及米尔溪流域(右图) © WPLP


西费城景观项目展示了如何在增强公众“景观素养”的基础上创建更健康、更易于维护、更富韧性、更美丽、更公正的社区,该项目也成为斯本的著作《景观的语言》一书的实践佐证。


图片

▲ 斯本与社区居民交流 © Anne Whiston Spirn, WPLP

图片

▲ 西费城景观项目被媒体广泛报道 © WPLP



03 重要著作

“我们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我们的身体、思想和栖息地都受到维持地球和宇宙的物理、化学和生物过程的影响——我的所有工作都遵循这一核心信念。我的目标是改变人类住区的设计和建造方式,这就是我为什么我写书的原因。我想讲有趣的故事,让读者分享我的激情、希望和恐惧、共同创造一个功能齐备、可持续发展、令人难忘且公正的场所。”


图片

▲ 写作中的斯本  © John Moody


斯本出版的第一本书《花岗岩花园:城市自然与人的设计》(The Granite Garden:Urban Nature and Human Design)被认为是20世纪100部最重要的图书之一,曾荣获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ASLA)“杰出贡献奖”(1984 ASLA President's Award of Excellence),并被指定为“规划师必读教材”。这本书收集、融合并运用多学科知识,以证明城市是自然的一部分,城市设计和规划可以与自然和谐共存,而非互不相容。这一具有先见的观点增进了人们对于城市本质的理解。这项开创性的工作既强调了景观诗学的重要性,也强调了景观专业的科学性,并展示了其思想深度和广度。在此书中,她将景观设计定位为一门最综合的艺术。同时,这本书也证明了伊恩·L·麦克哈格的生态和规划思想可以被应用于城市地区。


图片

▲ 《花岗岩花园:城市自然与人的设计》书籍封面


《景观的语言》(The Language of Landscape )一书认为景观是一门语言,有其特殊的语法和隐喻。在景观设计中,人类可以表达自己的目标、价值和想法。学会景观这门语言,人类就可以读懂根植于当地景观中的环境、社会、经济和政治故事,并且能够讲述新的故事。景观的语言源于景观设计的核心活动,即通过对公园、 城市的景观进行艺术改造,实现景观的功能并表达景观的意义。这一理论的基础雄厚、深沉且多种多样,更重要的是它涉及众多领域内容——人类学、地理学、地质学、生态学、历史学、艺术史、史学、语言学、景观设计学等学科。这是一种激进的理论: 它根植于自然和人类本性中最基本的元素,从本质上提供不同的视角,而非仅源于某种角度; 它要求并推动激进变革,以改变人们思考和行为的方式。


图片

▲ 《景观的语言》书籍封面

▲ 《景观的语言》书籍精选段落配乐视频  © LAF


《花岗岩花园:城市自然与人的设计》和《景观的语言》 这两本书所倡导的思想被广泛纳入到世界各地的景观设计、城市规划和建筑学课程中,因此很多学生都受到了这种设计思想的启蒙。

在之后撰写的书籍中,斯本继续发展“景观素养”的概念。她的获奖书籍《大胆寻找:多萝西娅·兰格的实地照片和报道》(Daring to Look: Dorothea Lange's Photographs and Reports from the Field)展示了伟大的摄影师多萝西娅·兰格(Dorothea Lange)于1939年在野外拍摄的照片和撰写的报道,并反思了她在大萧条中看到并记录的事物至今仍然塑造着美国的生活和景观。


图片

▲《大胆寻找:多萝西娅·兰格的实地照片和报道》书籍封面


斯本的最新著作《眼睛是一扇门:风景、摄影和发现艺术》(The Eye Is a Door: Landscape, Photography, and the Art of Discovery)也着眼于将摄影视作一种认知和思考风景的方式。这是一本关于如何将相机作为发现风景故事的工具的指南。她提出,摄影能够激发人们对事物的表面进行深入研究,超越风景本身,展示景观如何塑造人类生活、社区和地球本身的过程, 所以拿起相机并使用它来观察、思考和发现风景是非常重要的。斯本为这本书开设了官方网站,并举办了展览。


图片

▲ 《眼睛是一扇门:风景、摄影和发现艺术》书籍和网站  © Anne Whiston Spirn

图片

▲《眼睛是一扇门:风景、摄影和发现艺术》展览现场 © Anne Whiston Spirn

图片

▲ 在史密斯学院所举办的《眼睛是一扇门:风景、摄影和发现艺术》展览(瑞典部分)



04 结语

斯本一直认为风景中充满了故事:有关于某个地方的地理位置、气候和植被的自然故事,也有政治故事、民间故事,以及有关记忆和崇拜的故事。所有这些故事都嵌入在景观中,可以被阅读。作为景观设计师,具有阅读和讲故事的能力是基础。斯本将摄影作为她的学术研究方式之一,其摄影作品着重于如何“阅读”风景 。


图片

▲ 摄影是斯本的学术研究方式之一

图片
图片

▲ 斯本的摄影作品着重于如何“阅读”风景 © Anne Whiston Spirn


斯本期待人们可以通过“阅读”风景,更加了解他们的社区和身处的环境,进而采取更为积极的行动。和其他景观设计师相比,斯本似乎更向前一步——她承担起了更多社会教育的责任:气候变化、全球化,以及很多年轻人无法获得教育和就业机会的问题促使斯本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一直致力于恢复城市的自然环境、重建城市社区、并教授青少年如何“阅读”风景,从而赋权那些无法获得正规学历的年轻人以更为多样的知识,并提升他们的社会素养。正如斯本所言:“高质量的‘知识’将使年轻人为参与社会事务做好准备,而这也是我将奋斗终身的事业。”


图片

▲ 户外工作中的斯本



出版书籍

1. Spirn, A. W. (1984). The Granite Garden: Urban Nature and Human Design. New York, USA: Basic Books.

2. Spirn, A. W. (2000). The Language of Landscape. New Haven, USA: Yale University Press.

3. Spirn, A. W. (2009). Daring to Look: Dorothea Lange’s Photographs and Reports from the Field. Chicago, USA: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4. Spirn, A. W. (2014). The Eye Is a Door: Landscape, Photography, and the Art of Discovery. Fleetwood, USA: Wolf Tree Press.


参考文献

[1] Spirn, A. W. (n.d.). Anne Whiston Spirn. Retrieved from https://annewhistonspirn.com/home.html

[2] Raver, A. (2018). Anne Whiston Spirn’s Legacy in Philaderphia. Landscape Architecture Magazine, 108(10), 112-139. 


注:除标注外,其余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于景观中国网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景观中国网立场。如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稿,需注明“文章来源:景观中国网”。如有侵权,请与发布者或我们联系。

投稿邮箱:info@landscape.cn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打赏
  • 给Ta打个赏

0

发表评论

您好,登录后才可以评论哦!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