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现  /  思想  /  正文

大地雕塑家与叙事诗人:凯瑟琳·古斯塔夫森

景观设计学 2021-04-15 来源:景观中国网
原创
大地雕塑家与叙事诗人:凯瑟琳·古斯塔夫森

图片

▲ 2019年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Sir Geoffrey Jellicoe Award,简称SGJA)得主凯瑟琳·古斯塔夫森(Kathryn Gustafson) (图片来自:Landscape Architecture Aotearoa)


“凯瑟琳·古斯塔夫森是创造具有影响力的世界级项目的领导者,这些项目是标志性项目,有助于提高人们对景观设计专业及其与当代社会的关联的认识。”

"Kathryn Gustafson is a leader in creating world class projects that have impact - iconic projects that help foster the awareness of the profess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d its relevance to contemporary society. "

——2019年杰弗里·杰里科奖评委会(2019 Sir Geoffrey Jellicoe Award Jury)


QQ截图20210415104720.jpg


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 Sir Geoffrey Jellicoe Award 景观大师系列

2004年启动的SGJA奖是国际景观学与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s,简称IFLA)授予景观设计师的最高荣誉,最初每四年颁发一次,自2011年起每年颁发一次。该奖项旨在表彰一位在世的景观设计师迄今为止的成就和贡献,以及对社会、环境福祉,和对景观设计专业的发展所产生的独特而持久的影响。



01 个人简介

美国景观设计师凯瑟琳·古斯塔夫森在国际上享有盛誉,是伦敦的Gustafson Porter + Bowman(GP + B)和西雅图的GGN(Gustafson Guthrie Nichol )两家事务所的合伙人。在过去的30多年中,她致力于各种国际项目,作品见于美国、欧洲、中东和东南亚多个国家与地区等,并获得了许多荣誉,包括英国皇家建筑学会名誉院士称号、皇家工业荣誉设计师成员和法国建筑学会奖章、1998年《建筑师杂志》简·德鲁奖、2001年克莱斯勒设计奖、2008年ASLA综合设计类杰出奖,以及2019年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


图片
图片
图片

▲凯瑟琳参与创建的GGN设计事务所于2008年获得ASLA专业组综合设计类杰出奖的作品,芝加哥千禧公园卢瑞花园(The Lurie Garden at Millennium Park)© Lynda Oyama Bryan (上);Catherine Tighe(中、下)


凯瑟琳的设计发掘了大地的雕塑性可能,通过内化场地脉络和项目要求,用大胆的形式语言设计感官体验丰富的场地,使得地形能以适合使用者身体的尺度被感知。

简·阿密顿(Jane Amidon)在《移动的地平线:凯瑟琳·古斯塔夫森及其伙伴的景观设计》(Moving Horizon:Th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of Kathryn Gustafson and Partners)一书中评价道,凯瑟琳的作品结合了当代景观的两面,即对大地景观的雕塑化呈现和抽象解读,以及通过景观要素拼贴完成的实验性叙事。她在雕塑大地景观方面的探索与成就也影响了其他景观设计师,使雕塑地景成为了当代景观设计的特征之一。


图片

▲《移动的地平线:凯瑟琳·古斯塔夫森及其伙伴的景观设计》(Th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of Kathryn Gustafson and Partners)封面。本书由Birkhäuser出版社于2005年首次出版。(图片来源:豆瓣)



02 设计风格的形成

雕塑大地的起源:凯瑟琳的成长环境

凯瑟琳1951年出生于美国华盛顿州亚基马谷的高原沙漠。那里的山体没有任何植被覆盖,山脉的沟壑和裸露的土地是当地常见的风景。凯瑟琳说,“那就像是人的身体和皱褶”。在她居住的小城里,除了一条支撑着当地农业的渠化河流外,没有其他水源。成长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中对未来凯瑟琳的景观语言产生了深远影响,亚基马谷的景观尺度中令她感到舒服,这也成了她在职业生涯中对大地的雕塑性探索的源头。

凯瑟琳童年时代最初的梦想即与景观有关:她希望自己能学会改造它们,并为自己所生活的环境赋予不同的视角与意义。慢慢地,她开始明白流水与造渠活动能够称为重塑自然地景的有力工具——通过合理设计的灌溉系统,水可以进入植物的根系、孕育出多样的农业作物和丰美的田野景观,从而在人与土地之间建立关联。在她日后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她对水这种元素的塑造力和叙述力有着深刻的理解与娴熟的掌控。


图片

▲美国华盛顿州亚基马谷的高原沙漠,山脉、土地及渠化了的河流



将艺术融入景观

凯瑟琳早年在纽约时装学院学习,于1973年获得设计学位后踏上穿越大西洋的旅程,定居巴黎担任时装设计师。随后,她结识了景观设计师雅克·斯加德(Jacques Sgard),参观了他的作品,并受此影响入读凡尔赛的国立高等景观学院(Ecole National Superieure du Paysage)学习景观设计学,于1979年毕业。求学期间,她经常参观凡尔赛宫苑周边的法国古典花园,这也成为了她的景观美学启蒙。

凯瑟琳曾多次在她的讲座中提到,艺术对她的设计方式有着很深的影响。画家们在古典油画中描绘的风景启发着她,使她能从艺术的视角学习空间的组织和氛围的营造。在马蒂斯的画作中,她看到了光影对人行为的引导;在莫奈的画作中,她看到植物配置如何营造有安全感的氛围。


图片
图片

▲古典油画的构图方式和创作主题等对凯瑟琳后来的设计都有着深刻影响。如凯瑟琳团队的作品之一、为被誉为“建筑界七大现代奇观之一”的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的Kogod庭院的玻璃天花板,即是希腊古典建筑与现代景观设计的典型结合。(图片来源:凯瑟琳·古斯塔夫森2017年在GSD的演讲)


凯瑟琳还从许多现当代艺术家身上汲取创作的力量。例如丹尼斯·奥本海姆(Dennis Oppenheim)对早期大地艺术运动边界和突破和对新技术的尝试为她带来了创作理念上的新启发;波兰艺术家伊戈尔·米拉托杰(Igor Mitoraj)则帮助凯瑟琳提升了创作黏土雕塑的技能,他的作品也启发了凯瑟琳对景观地形的塑造。在后来作为景观设计师的职业生涯中,黏土模型一直是凯瑟琳推敲设计的重要方式。她的设计风格中还流露出一种对自然造物有机形态的敬意和赞美,这种特质也可以从艺术家野口勇的一些生物抽象派雕塑作品中发现端倪。


图片

▲丹尼斯·奥本海姆作品《休息室》(Waiting Room)的粘土模型照片(图片来源:凯瑟琳·古斯塔夫森2017年在GSD的演讲)



03 设计特色及代表作品

 大地雕塑:对景观系统丰富性的解读

1980年至1997年期间,凯瑟琳在法国工作,期间曾为壳牌、埃索能源和欧莱雅等企业的总部进行景观设计。她在法国城市埃夫里(Evry)设计的人权宣言广场是全球最早的利用喷水器创造出灵活空间的公共景观项目之一。


图片

▲壳牌(Shell)石油公司总部景观设计,法国巴黎,1990年 © Kathryn Gustafson

图片

▲人权宣言广场(Rights of Man Square),法国埃夫里,1991年© Kathryn Gustafson


凯瑟琳认为景观设计是多种系统(要素)的叠加,比如自然、使用者需求、场地的自然历史与人文脉络、客户需求、预算和时间安排、美学价值等等,不能满足所有方面要求的作品就称不上是好作品。她作为景观设计师的第一个作品是位于法国卢瓦西恩布利(Roissy-en-Brie)一个农场的“莫布拉斯会合点”(Morbras Meeting Point)。正如其名字所示,这个项目的地形来自于两组对立形态的融合,兼具明确、强烈和流动、暧昧的特点,体现了凯瑟琳独特的雕塑设计语言。

项目的所在地春季雨水很多,因此这个项目需要具备雨洪管理的功能。计算表明,为了排干雨季的雨水,需要移动30万立方米的泥土,于是凯瑟琳用这些土方塑造了周围的雕塑地形。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这个设计的雕塑感变得更为柔和,融入了当地景观。


图片
图片
图片

▲从上到下依次为:“莫布拉斯会合点”(Morbras Meeting Point)的设计模型与建成后的实际景观效果(图片来源:凯瑟琳·古斯塔夫森2017年在GSD的演讲)


凯瑟琳后来参与了许多基础设施设计,项目所涉及的系统变得愈发复杂,但她仍然用她的大地雕塑手法举重若轻地实现了多种系统的叠加与融合。“城市雕塑门户”(Sculptural Entry for City)是一个位于法国马赛郊外的高速路雨洪管理项目,建于1993年。场地位于多条高速路交界处,分别通往巴黎、巴塞罗那和马赛市中心。如同20世纪60年代的大多数高速路一样,这些交错的道路割裂了土地,周围的农田、松树林、岩层肌理变得碎片化。马赛政府希望该项目成为马赛的未来城市门户,同时合理利用在隧道开挖过程中产生的100万立方米泥土。


图片

▲“城市雕塑门户”(Sculptural Entry for City)实景图,法国马赛,1993(图片来源:凯瑟琳·古斯塔夫森2017年在GSD的演讲)


凯瑟琳通过重塑大地,满足了这个项目多个系统更复杂的功能要求,包括引流高速路径流雨水,减缓流速,导入收集池,实现高速路雨洪管理;在场地坡度陡峭处设计台地,种植乡土植物及农业作物,新种植的橄榄树林连接了原先残余的松树林斑块,延续了场地的肌理和记忆。在这个项目设计开始的那年,也是凯瑟琳人生受到创伤的一年。她在两年内接连失去了两个兄弟和两个好友。于是,她在这个创作中也注入了个人情感,用4种不同色块分别象征这四个男人,以表达自己的对他们的怀念。


叙事诗

除了大地雕塑以外,叙事性是凯瑟琳的设计不可忽视的另一个特质。她自己也曾说:“果决的理性和丰富的情感是塑造维度丰富的景观设计必不可少的要素。”她对场地和历史有着敏感的察觉,并擅长用水和石头将这一切“写成景观的叙事诗”。从英国王妃戴安娜曲折的人生,到非洲裔美国人的历史,她总找到最恰当的比方,通过拼贴景观要素拼贴的完成叙事,让其在人尺度的景观设计中变得可读。


图片
图片

▲“城市雕塑门户”的设计平面图(展示了四种具有象征意义的颜色)与黏土模型(图片来源:凯瑟琳·古斯塔夫森2017年在GSD的演讲)




黛安娜王妃纪念喷泉

The Diana, Princess of Wales Memorial Fountain in London

图片
图片

▲GP + B事务所设计的黛安娜王妃纪念喷泉(英国伦敦,2004) © Jason Hawkes(上);Peter Guenzel(下)


黛安娜王妃纪念喷泉建成于2004年,位于英国伦敦海德公园内。它融入了场地自然倾斜的地形,向外散发它的能量,同时吸引人们向内。纪念喷泉呈环形,两端有近3米的高差。水源从位于九曲湖(Serpentine Lake)旁的厂房进入山顶,顺着地形从两边分别流下,在最低处汇合。环形亲水的纪念喷泉对前来观赏的使用者们非常友好,而非像其他纪念碑一样仅供人瞻仰,正如黛安娜王妃包容、亲和的品性,以及一生关心人民并为之奔走的善行。

这一景观由545块来自康沃尔郡的花岗岩组成,并利用极对偶原理赋予石材以不同的肌理,使整个圆环状喷泉中集合了“梯级”(Steps)、“摇滚”(Rock and Roll)、“旋风”(Swoosh)、“山林小溪”(Mountain in Stream)、“沸腾”(Bubble)和“察打”①(Chanddar)等6处不同“质感”的水景,水流与石块的交互急缓不一,以比喻黛安娜人生的不同阶段。


图片
图片
图片

▲喷泉石材雕刻近景(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 Hélène Binet  注:“察打”(Chanddar)是传统蒙戈尔花园中一种借着水流经过精心雕凿的石头表面所产生的独特水景。


在接手这个项目之前,久居法国的凯瑟琳并不关注黛安娜王妃的新闻。但王妃去世的消息传来时,她的一位平素颇有些自负的英国园艺家朋友大为悲痛,这种不寻常的强烈情绪震动了她。随着凯瑟琳对黛安娜的了解一步步加深,她开始将身为女性的同理心融入到设计中。在接受英国记者关于该项目的采访时,她表示:

“我读了很多关于她的资料,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像我们一样,她会经历喜怒哀乐,对我来说的一些小麻烦,对她而言,由于身为公众人物,可能就变成一个强大的压力,而她却一直熬过来了。她的内心世界,她的内在自我和她的完美将永远伴随着她。这就是为什么我把这个公园设计成一个椭圆形。这个设计是现代的,也很女性化,流畅而亲切,就像她本人一样。”

这个项目也是古斯塔夫森波特曼事务所在数字化设计领域的首次尝试。团队在德国对黏土模型进行扫描倒模,在爱尔兰对花岗岩进行CNC数字切割,从设计到施工在当时都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图片
图片

▲黛安娜王妃纪念喷泉石刻的数字化建模过程  © Texxus@pinterest



史密森美国非洲裔国家历史和文化博物馆

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merican History and Culture, Washington, DC

图片

▲史密森美国非洲裔国家历史和文化博物馆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文化景观中心地带,稍远处就是著名的华盛顿纪念碑,因此具有非同一般的社会意义。 © GGN


博物馆的设计师们认为,人们必须正视非洲裔的历史在整个美国历史中的重要性,因此并不想将它打造成一座只面向非洲裔观众的博物馆。凯瑟琳认为公众性对这个项目显得尤其重要,所有公众对这块场地都有自己的观点。这个项目并非设计师的个人创作(“It is on longer about you”),相反,设计师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一个属于所有人的正确答案。她力求使这一项目成为一个记录全体美国公民共同故事的透镜,并力求使所有人群都能理解并沉入这个故事中。《纽约时报》评价这一设计的创意是“伟大的克制”,凯瑟琳本人对此十分认同。

凯瑟琳在主入口设计了两个水面:沿着进入博物馆门廊的方向,水首先从一面斜坡上流过,斜坡上还模拟鸟群运动的方式设置了若干凸起,在均质的流动水面上制造出异样的纹理,以唤起观众的焦虑感;它的底端连接着一个静水池,它像镜子般倒映出游客的身影以及远方的国家象征——华盛顿纪念碑,两者互不干扰。不同的水的动态比喻了历史上非洲裔美国人的经历——被奴役和歧视的恐慌和不安,以及面对困难境况时展现出的冷静、团结与坚韧。


图片
图片
图片

▲ 博物馆主入口的动-静水池景观 © Catherine Tighe(上);GGN(中、下)



从“雕塑地形”到“雕塑城市”

凯瑟琳的法国同事们曾评价道,她所擅长的景观尺度远远比凡尔赛的花园尺度大的多。她凭借自己出色的作品赢得了更多国际实践机会,并将项目尺度扩展至城市,在越来越多陌生的文化环境中开展工作,但她一直没有放弃雕塑景观的尺度,以及对场地脉络的敏感观察,而是将这类大尺度的景观设计项目变成了自己不同时期设计特征的集合体,越发让人印象深刻。


新加坡海湾公园(东段):“让我最着迷的是,新加坡的温度基本上是你的体温。”

Bay East, Singapore

图片

▲新加坡海湾公园景观 © GP + B


新加坡的滨海湾公园是其“花园城市”形象塑造工程中非常重要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凯瑟琳的设计不仅植根于城市的生态与历史,更融合了当代和未来的图景,将她的雕塑地景手法在更大尺度上进行了展现,并集中了自己早期项目中的优点。

凯瑟琳非常喜欢新加坡。新加坡热带植物在高密度建筑群中竖向生长,形成了多层次的城市景观,于是她想到用“棕榈叶”作为塑造项目的元素。滨海湾公园承载的是新加坡人的生活,是新加坡人的“身体”,无论你想要做什么——骑车、吃饭或跑马拉松——都能在这个公园找到合适的的场所:公园通过地形塑造风廊,经过水面的风被冷却,带来宜人的微气候;地形以标志性的“热带棕榈树叶”为基础形态,餐厅被设置在“叶片”的荫蔽处,以创造舒适的使用体验。

凯瑟琳在接受《居住》杂志采访时曾说:“眼下景观与城市以及每个人的居家生活空间的关联都变得越来越紧密。”从人们踏出家门的那一刻起,无论是购物还是上班,其实都在与景观进行互动。她说:“天空是我的。”这片天空下的任何事物都是景观设计的命题。在城市中,并不是公园才称得上是“景观”。每一个打动人的设计都可以成为城市景观的一部分,并对其产生影响。


图片
图片
图片

▲滨海湾公园棕榈叶地形的来源和生成(图片来源:凯瑟琳·古斯塔夫森2017年在GSD的演讲)



“重新设计巴黎埃尔菲铁塔广场”竞赛方案:OnE

Site Tour Eiffel "OnE", Paris, France

图片

▲GP + B方案设想的广场中轴绿地景观 © MIR


在2019年的“重新设计巴黎埃尔菲铁塔广场”竞赛中,GP + B事务所的方案OnE脱颖而出。它通过绿色中心主轴,重新组织了特罗卡德罗广场的圆形剧场、耶拿桥的再生绿色长廊,形成慢行绿轴,体现了法国古典主义花园的形式特点,以及具有艺术实验性的法国园林气质。该方案试图为广场找回公共空间本来的意义——促进城市的健康,以对抗目前主导着广场的、以经济利益为导向的过度开发。

如今的许多公园和其他景观设计都被赋予了盈利的使命,而凯瑟琳认为,景观设计需要具有“公民性” (civicness),倡导并非所有设计都应该从经济角度出发。城市中的公共景观空间是阻止城市扩张、实现可持续发展和人类与地球和谐共处的唯一途径,也是回应人们对生活在自然之中,享有健康、愉悦、游憩及自我反思的空间的渴望的手段。




图片

▲GP + B方案中黎明时分的华沙喷泉 © MIR

图片

▲GP + B方案中从特罗卡德罗广场看埃菲尔铁塔的视野 © MIR



04 结语

凯瑟琳的设计风格带有强烈的个人印记——无论是亚基马谷的高原沙漠,还是早年艺术和雕塑的学习。她发掘了大地的雕塑性可能,用大胆的形式语言设计感官体验丰富的场地,用景观的元素记叙着场地脉络。她在雕塑大地景观方面的探索与成就也影响了其他景观设计师,使雕塑地景成为了当代景观设计的特征之一,也拓展了当代社会中景观设计的边界。

凯瑟琳的设计结合了许多看似对立的特质,如宽广与精微、粗犷与纤细、厚重与轻盈、力量与情感,但又使它们最终达成富有故事性的统一,向世人展现出了景观设计这项活动所蕴藏的丰富可能性,也从另一个角度描绘了一幅自然与人类共存的图景:在这个愿景之中,达成和谐的关键并非仅仅在于操控土地的的精妙技术和机械力量,也在于景观设计师与土地进行诚挚对话的渴望。如果过去的景观设计师更多以人与自然之间理性协调者的身份出现,凯瑟琳的成就则表明:不要放弃主动诉说的心灵——或许人类与自然和解的最终道路,就隐藏在设计师写下的景观诗篇之中。



参考文献

重庆风景园林学会. (2014). 戴安娜纪念公园——凯瑟琳•古斯塔夫森. 获取网址: http://www.cqla.cn/chinese/product/productview.asp?id=709

高若飞,那钦,高欣.海德公园中的水石项链:戴安娜王妃纪念喷泉解析[J].风景园林,2007,(3):78-83.

姜珊. (2011). 凯瑟琳-古斯塔夫森设计语言研究[J]. 风景园林, (5):108-113. 

http://www.youthla.org/lajournal/201105-2/108-kathryn-gustafsons-design-language/

Amidon, J. (2005). Moving Horizon: Th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of Kathryn Gustafson and Partners. Boston, MA: Birkhäuser. 

Archdaily. (2017, February 15). Diana, Princess of Wales Memorial Fountain / Gustafson Porter + Bowma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archdaily.cn/cn/804756/lun-dun-hai-de-gong-yuan-dai-an-nuo-wang-fei-ji-nian-pen-quan-gustafson-porter-plus-bowmanshi-wu-suo

ASLA. (2008). ASLA 2008 Professional Awards: General Design Award of Excellenc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asla.org/awards/2008/08winners/441.html

Santamaría, M. (2021, January 14). Kathryn Gustafson, the Emotional Gardener.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orcelanosa-lifestyle.com/en/kathryn-gustafson-the-emotional-gardener/

Green, J., & Gustafson, K. (n.d.). Interview with Kathryn Gustafson, FASLA. Retrieved from https://www.asla.org/ContentDetail.aspx?id=26846

Gustafson, K. (2012, February 29). Being Local When You're Not [Lecture at Harvard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Desig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D7i6kWR6aw

Gustafson, K. (2015). Landscape Architect Profile. Retrieved from http://ladprofile.weebly.com/kathryn-gustafson-1951.html

Gustafson, K. (2017, April 18). Influence [Lecture at Harvard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Desig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wPZXZk_yEw&ab_channel=HarvardGSD

JOMO. (2018, April 29). Kathryn Gustafson: Designs for Body, Mind & Soul. Retrieved from 

https://www.biophiliarts.com/post/2018/05/01/kathryn-gustafen-designs-for-body-mind-soul

http://www.gp-b.com/kathryn-gustafson

注:除标注外,其余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勿以景观中国编辑版本转载。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info@landscape.cn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打赏
  • 给Ta打个赏

19

发表评论

您好,登录后才可以评论哦!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