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现  /  思想  /  正文

编织异质性:场所精神的挖掘者贝尔纳·拉素斯

景观设计学 2021-08-27 来源:景观中国网
原创
贝尔纳·拉素斯1929年出生在法国沙马利耶尔。早期研究视觉艺术的他,用自己对空间的独特理解,进入了景观设计的世界。他的作品体现了他对于日常环境的思考,深刻影响了现代景观造的定义。

场所精神的挖掘者:贝尔纳·拉素斯


 2009年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Sir Geoffrey Jellicoe Award,简称SGJA)得主贝尔纳·拉素斯 (Bernard Lassus ) 


"In a world now closed on itself, it is by exploiting diversity and by respecting, constituting and taming heterogeneity that we will avoid making our life's milieu something commonplace."

“在这个越发受限的世界,只有通过发掘多样性,尊重、构建以及掌握异质性才可以让我们的生活不落俗套。”


——贝尔纳·拉素斯 Bernard Lassus


作者:陶宇恒

墨尔本大学景观设计硕士研究生


景观大师系列—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

Sir Geoffrey Jellicoe Award


注:2004年启动的SGJA奖是国际景观学与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s,简称IFLA)授予景观设计师的最高荣誉,最初每四年颁发一次,自2011年起每年颁发一次。该奖项旨在表彰一位在世的景观设计师迄今为止的成就和贡献,以及对社会、环境福祉,和对景观设计专业的发展所产生的独特而持久的影响。


贝尔纳·拉素斯1929年出生在法国沙马利耶尔。早期研究视觉艺术的他,用自己对空间的独特理解,进入了景观设计的世界。他的作品体现了他对于日常环境的思考,深刻影响了现代景观造的定义。

拉素斯对设计的思考过程以及把理论带入实践的设计方法也汇集成15册文字作品,被广泛传播。拉素斯在法国协助成立了多个景观学院,对法国以及全欧洲的景观设计教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为了表彰他对于景观设计学的贡献,国际景观设计联盟(IFLA)2009年授予他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



01  从先锋艺术到景观初探


拉素斯最初在法国美术学院学习绘画,特立独行的他在求学期间听取了艺术史学家皮埃尔·弗兰卡斯特尔(Pierre Francaste)的建议,只参与了弗尔南多·莱热(Fernand Léger)工作室以及他感兴趣的其他学院的课程。20世纪50年代,拉素斯开始涉足动态光视觉效果的实验(图1),慢慢积累了关于艺术元素和空间关系的研究和作品,并以此在法国各地四处展览,在艺术界赢得了名声,为他之后步入景观的大门埋下了伏笔。


图1:拉素斯早期艺术作品 © Bernard Lassus, The Landscape approach


20世纪60年代,拉素斯在瑞士伯尔尼和巴黎当代艺术馆展出了他的红点游戏(图2)。这一件作品对于拉素斯后来的创作思想具有里程碑意义。

这是一个简单的游戏,游戏要求参观者在一个中心有红点的纸上画图,并把它钉在墙上与其他人的画排列在一起。这样形成了一个红点的网格,每个红点都有各自的图案。这个游戏将拉素斯对艺术的多种不同理解联系起来,让参观者进行艺术创作,而不是被动地凝视艺术作品;它促进了艺术家与公众之间的互动,并要求艺术家的干预是仅需引起其他人的创造性想象,艺术家做作品尽可能少限制。

红点是一种最小干预,展示出白纸的潜力,若没有红点,在艺术展览的环境中,没有人敢做画并把它钉在墙上。有了红点,几乎所有人都感到可以随意操作,而红点没有指示任何特定的形式或含义。


图2:红点游戏 © Bernard Lassus, The Landscape approach


1968年左右,就在拉素斯慢慢建立起先锋艺术家身份的时候,他重新考虑了自己和艺术品市场、博物馆和画廊之间的联系,决定停止他的艺术追求。而在那时,拉素斯的工作和研究重点其实早已慢慢向景观倾斜。

1961年,法国住房和公共工程部委托拉素斯参与科西嘉岛公共住房的颜色使用研究,展现了拉素斯对环境色彩的构建能力。该项目可以算作是他和景观的初次邂逅,也可以看出拉素斯后期的景观理论来源和基础。

当时,政府的立场是为每个地区的新住房提供有限的可选颜色,以延续传统。拉素斯在了解当地情况后,认为住宅的新颜色会对当地居民产生巨大的象征性价值。同时,他还发现环境光影的动态变化无法实现政府对传统延续的目标,因此他拒绝了政府委托。拉素斯对视觉现象严谨和客观的研究、对影响人群的观察判断、不被公共机构和决策人轻易影响的态度,逐渐成为了拉素斯的设计性格。


图3:拉素斯对色彩和住宅的研究 © Bernard Lassus, The Landscape approach



02  挖掘景观本质


从前的花园 Jardin de l’antérieur,1975年

在20世纪70年代,拉素斯的设计充满了体验性的实验,探索触觉和视觉相互作用的关系。拉素斯认为空间分为触觉性和视觉性。人们通常可以通过收集环境信息使用触觉性空间,例如停车场、一级台阶等。而视觉性空间通常只可以看到却无法接触。在“从前的花园”这个项目中,拉素斯被委托为里昂附近的新城L'Isle d' Abeau规划景观(图4)。


图4:“从前的花园”场地区位图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作为新城市的规划,设计师无法在历史遗迹上获取灵感,拉素斯意在树立自然和建筑环境之间的对比和反差,突显场地原有的景观本质。为此,拉素斯结合了自己对空间体验的理解,将场地划分为反差强烈的自然区域和建筑区域,将现代和过去的概念分裂开来。自然区域面积巨大,无法通过视觉判断边界,以重现场地从前的自然状态。而建筑区域中的植物大多被种植在花池中,与人造环境同时出现,与自然区域中的植被区分,形成具有一丝荒谬意味的并置关系,但却是现代主义和自然的关系的真实写照(图5-7)。


图5:建筑区域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6:自然区域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7:自然区域中的局部景观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维莱特公园国际设计竞赛 “行星花园”

Parc de la Villette,Jardin de planets,1981年


在这个方案中,拉素斯展开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同时也展现了自己独到的景观理论,开始吸引大众的目光。拉素斯设计的“行星花园”是一个为科技所造的景观,过去和今天的痕迹应该保留在未来的感官体验中,才能打动新的人群。挖掘历史并不代表拉素斯拘泥于历史和传统的条条框框中,他认为当代的景观设计应反应当今社会的对自然的态度,并体现反思的多样性。为此,拉素斯提出将自然和人造自然可视化的设计概念,以此作为现代科学与感官世界达成和谐的方式(图8-12)。


图8:天文馆敞开通往深渊的小径 (où le chemin des alysses s’ouvre sur le planétarium)©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9:地下密室草图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10:蝴蝶中的景观草图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11:地下景观剖面图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12:植物群素描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拉素斯一开始将该项目称为“梦境花园”,旨在将景观和它背后看不见的历史串联起来。他认为,历史应该作为景观整体一同被审视,而不是被并排陈列。这种强调一层层历史逐渐叠加,从而建立起关于场地现状的思考,后来被归纳为断层理论(The Theory of Faults)。

拉素斯提出可以把场地的每一层历史看作地壳构造的层——当新的地层出现,旧的地层将不再可见,但当人们观察地壳断层面时,地壳的历史变化便一目了然。于是,拉素斯认为不同时期的景观特征应尽可能的被强化,以便吸引游客并使他们发现不同的历史时期。同时,他还要求模糊不同历史时期的对比,将具有不同时期的景观元素融为一体,这样游客就可以运用跨越式思维,超越眼前所见事物去理解整个场地的景观历史。



03 应对现代挑战


进入20世纪80年代,随着科技的发展,拉素斯开始涉足与高速公路相关的景观设计。在这种大部分设计师无法施展开拳脚的场地类型中,他继续深化和贯彻着自己的景观理论,为定义现代景观提供了一系列重要的思考。


蛇与蝴蝶人行桥 

Le serpent et les papillons, passerelle,1981年


1981年,拉素斯受委托设计一处位于法国伊斯特尔的公园,场地被一条四车道的高速公路所割裂。这意味着,住在公园一端的孩子们需要穿过高速公路才能到达位于公园另一端的学校,因此需要架设一座人行桥把公园两端连接在一起。拉素斯认为要想设计一座被充分使用的人行桥并非易事,因为人们往往因为想要省力不愿登上步行桥,依旧从其下方直接穿越公路。对孩子们而言,在车流中穿行似乎也更加有趣。因此,通过景观的手段使得人行桥的体验多样化变得愈发重要。最终,拉素斯提出的方案由两部分组成:一段40米长的隧道和一段15米长的人行桥(图13)。


图13:“蛇与蝴蝶人行桥”立面图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拉素斯希望穿过隧道的司机可以好奇为什么人行桥没有直接连接公园的两端,从而对公园景观投入更多关注。而对于孩子们和其他潜在使用者来说,精心设计和装饰的金属人行桥和巨石形象的隧道也形成了独特的反差和更丰富的空间体验(图14)。


图14:“蛇与蝴蝶人行桥”实景 © Bernard Lassus图14:“蛇与蝴蝶人行桥”实景 © Bernard Lassus



尼姆-凯萨尔格高速公路休息站 

Aire de Nlines-Carssargues, autoroute,1992年


该项目委托方法国高速公路局的要求非常简单,希望把原本作为采石厂的场地改造成高速公路休息站,并融入景观元素以作装饰。而拉素斯认为,尼姆-凯萨尔格高速公路位于地中海,连接意大利和西班牙,其休息站的设计不应该被功能性所支配,而应该突出当地的风土人情——通过在休息站简单的邂逅,让尼姆这座城市在经过的旅客心中留下特别的印象。而要实现这样的目标,他坚信答案在场地本身和它的历史中。

拉素斯后来将自己对场地本质的执着归纳为创造性分析(inventive analysis),呼吁设计师对场地进行彻底的了解,理解造成场地现状的历史因素,掌握场地的触觉和视觉特性,以设计出和历史向呼应的景观(图15)。


图15:拉素斯的设计表现图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场地坐落在一块高地的边缘,山坡下的山谷就是尼姆所在的位置。经分析,拉素斯发现采石厂下陷的地形破坏了从山坡上眺望城市的体验,对景观的本质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因此,他提议用建造高速公路时移除的土方填平采石厂,使得建成后的休息站可以瞭望尼姆的全景,成为旅客认识这座城市的窗口(图16-17)。


图16:尼姆-凯萨尔格高速公路休息站平面图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17:尼姆-凯萨尔格高速公路休息站轴测图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使用350 000m3土方填平一块场地看似与拉素斯倡导的“极少介入”理念背道而驰,实则不然。拉素斯认为,在景观设计中,“极少介入”的目的是在历史性景观中引入新层次,力求最少程度地破坏场地原有的历史记忆。而填平采石厂的目的正是试图还原场地被开采前的历史和本质。而后,拉素斯将设计范围延伸到高速公路的两侧,形成了规整的长条形景观。拉素斯认为这种景观形态凸显了一般尺度的景观对于中和高速公路所造成的影响的不足,也向参观者提出了“是景观割裂了公路还是公路破坏了景观”的拷问,反思了人类对自然景观的影响。(图18-22)


图18:历史建筑与景观相结合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19:设计融入周边环境©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20:拉素斯设计的观景台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21:观景台形态呼应当地的历史建筑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22:鸟瞰尼姆-凯萨尔格高速公路休息站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归园  Le Jardin des Retours,1987年


拉素斯对于场地历史的敏感以及将之与设计结合的能力也吸引了其他类型以及尺度的项目。1982年,法国罗什福尔当地政府开展设计竞赛,为翻新的皇家制绳厂周边提供景观设计,重新将城市与这座包含历史意义的建筑连接在一起。在这个项目中,拉素斯再次运用了创造性分析,意在展现场地的三重历史——制绳厂时期,被遗弃时期以及现在。为了展现制绳厂时期该场地与法国航海的联系和贡献,拉素斯移除了一些原本的树木,打开了视野,在视觉上将制绳厂重新和邻近的夏朗德河联系在了一起(图23-25)。同时还重建了制绳厂后方的老城墙,从而在城墙的平台上也可以透过植被看到河流,以唤起人们对大西洋和舰队的回忆。


图23:归园设计草图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24:为了打开视野,河边部分树木被移除 © Samuel Curtois

图25:制绳厂与河流重新联系在了一起 © www.rochefort-ocean.com


除了在视觉上的干预,拉素斯还引入了大量外来植物,例如秋海棠和棕榈。这与十八世纪时航海家在美洲大陆冒险,并将在当地发现的植物带回罗什福尔的历史相呼应。此外,由于制绳厂本身是一座长达400米的大型古典主义建筑,如果配合高度正式的景观,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法国著名的城堡和宫殿的花园,从而失去了场地原有的工业时代的景观本质。因此,拉素斯设计了一条平行于制绳厂的坡道作为场地连接罗什福尔城内的媒介,且坡道的制高点能让场地中的外来植物以及远处的夏朗德河直接映入参观者的眼帘(图26)。


图26:棕榈树排列在坡道的一旁 © David Compain


在辉煌的航海时代过后,罗什福尔制绳厂在二十世纪初停产,又在二战时被破坏,期间河畔的芦苇和树木开始茂密生长。为了体现场地这段被遗弃的历史,拉素斯保留了大部分植被;同时,为了使场地更能满足当代的休闲需求,他还重建了一些桅杆和绳索,提供可供儿童玩耍的空间(图27-28)。


图27:重新设计的桅杆设计图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28:重新设计的桅杆实景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这些设计干预的目的也体现在了项目的名字里:归园——回归场地不同时期的历史,重现景观的本质。拉素斯认为,只有参透场地每段历史之间的异质性,并且利用想象力将这些层次和谐地编织在一起,这样地景观才是有意义的。(图29-32)


图29 © www.rochefort-ocean.com

图30 © www.rochefort-ocean.com

图31 © www.rochefort-ocean.com

图32:鸟瞰罗什福尔制绳厂 © Jacques Rouaux



COLAS屋顶花园

Les jardins suspendus de COLAS,2008年


除了大型的基础设施和公园之外,拉素斯还将他的设计哲学带到了更小尺度的项目中,为COLAS公司办公楼设计的屋顶花园就是其中一例。

在此设计中,拉素斯精巧的将自然和人工的景观元素交织在一起,尽力通过设计干预营造出庇护感,从而创造出逃脱城市喧嚣的可能。拉素斯设计了一系列多种颜色的装置来代表每个季节,配合水景墙的流水声和闪烁的水光和办公楼自身对声音的屏障,在水泥森林中造出了一方绿洲。拉素斯还在该项目中添加了自己标志性的创造——彩色铁质花朵。

这些花朵可以按照需求自由移动。这些人造花朵形成的花园,配以三原色的花池产生了特别的人造和自然景观元素的结合。拉素斯也正是通过使用现代材料诠释自然元素的手法,完成了环境中机械和自然元素的结合。这样的设计手法强调景观作为调和现代和自然的媒介,呼吁景观设计中过去和未来应的和谐共存。


图33:鸟瞰屋顶花园 © Colas SA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34:现代材料演绎自然元素 © Colas SA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35 © Colas SA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36 © Colas SA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37:铁质花朵 © Colas SA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世界花园 Jardin monde,2017年


2017年,当巴黎蓬皮杜中心开展致敬展览,并且邀请他本人设计位于第五层的花园时,拉素斯再次运用了色彩以及用现代材料代替自然元素的隐喻手法,塑造出巴黎空中一个富含趣味又引人联想的空间。面积达到21平方米的彩色纸板排列出森林的意境,将视线引向巴黎圣母院和埃菲尔铁塔。一旁的水池映着树叶和彩色金属的光泽,让人暂时忘记身在喧闹的巴黎城中。转身一看,一个貌似巨型蚊子的装置安放在水面。对此装置,拉素斯希望访客们有自己的解读,又体现了贯穿他设计生涯中,穿插意义模糊暧昧的元素以鼓励人们思考,得出自己的结论的意图。


图38:人工森林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39:多彩的艺术装置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图40:景观勾勒出的巴黎天际线 © Bernard Lassus工作室



04 景观的异质性


结合拉素斯的代表作,不难看出他对还原景观本质的执着。而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拉素斯提倡根据设计场所过去和现在的多种文化,建立景观异质性。因此,拉素斯提出了一种新的设计方法——heterodite,即“异质化”。它强调被割裂的地块的并置关系,而设计师应当并列审视它们,发掘它们的不同。每一段历史都有自己独特的特质,参观者根据景观设计的文化暗示,能够找寻到这种存在。

这种景观设计是为了唤起人们对场所的文化历史、一些重要历史时刻和与之相关的不同群体的兴趣。因此,一个地块的景观化可以引发人们从另一个层面对这一场所进行认知,并将其看作是多种文化历史的串联体。1993年,在一篇名为《场所的新精神》的文章中,拉素斯说:“景观是一种文化解读,它更新了我们四周环境的具体空间,忘记这个解读的时间因素实在太容易了。”

拉素斯把景观作为一种联系现在、过去与未来的文化构成,因而能为高速公路、公园、住宅和城市更新,以及新型的居住组团做出大量创新项目。这些项目意义重大,同时他的手法对于景观设计史也有显著意义。他提出了理解景观设计的新形式,即更多地关注景观项目潜在使用者的主观性和当代城市中不同视觉文化的共存。

其次,他启发了景观设计师对于在以下三个方面改变现有的建设实践的思考:保护场地的历史痕迹,让使用者能够与过去对话,并畅想未来。最后,他提出了新的景观设计研究领域:理解视觉世界文化认知的流动性、歧义的重要性,以及互动在建立一个共同的场所文化中的作用。


参考文献

[1] Lassus, B. (1994). A landscape approach: Constituting and taming heterogeneity. Ekistics, 61(364), 80-89.

[2] Bann, S. (1983). The Landscape approach of Bernard Lassus. The Journal of Garden History, 3(2), 79-107. doi:10.1080/01445170.1983.10412429

[3] Bann, S. (1995). The landscape approach of Bernard Lassus: Part II. The Journal of Garden History, 15(2), 67-106. doi:10.1080/01445170.1995.10412515

[4] Jacobs, P. (2000). Playing with time. Studies in the History of Gardens and Designed Landscapes, 20(4), 325-339. doi:10.1080/14601176.2000.10435631

[5] Wu, X. (2010). Landscape Artist and Theoreticia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 151-159. doi:10.14085/j.fjyl.2010.02.006

[6] Conan, M. (2010). Landscapes of Heterogeneity.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 167-172. doi:10.14085/j.fjyl.2010.02.009

[7] Bernard Lassus Papers. (2009). Contemporary Landscape Design Collection, 2001-2009. Retrieved from https://www.doaks.org/research/library-archives/inventories/ms-gl-002-08

[8] Spens, M. (2008, July 23). The Hanging Gardens of Colas: Bernard Lassus. Studio International. Retrieved from https://www.studiointernational.com/index.php/the-hanging-gardens-of-colas-bernard-lassus

[9] Lassus, B. (2020). Introduction: The Ground. In P. Florence (Eds.), Thinking the Sculpture Garden: Art, Plant, Landscape. London, England:Taylor & Francis.

注:除标注外,其余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勿以景观中国编辑版本转载。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info@landscape.cn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打赏
  • 给Ta打个赏

0

发表评论

您好,登录后才可以评论哦!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