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保护工业遗产就是在创造历史

admin 2006-11-19 来源:景观中国网
  在人们的记忆中,沈阳并非旅游胜地,而是一座带有浓重工业文明影子的城市。   但是,新华社11月18日报道,作为重工业基地,东北地区开始盘活旧有工业资源,通过保留当地的厂房
  在人们的记忆中,沈阳并非旅游胜地,而是一座带有浓重工业文明影子的城市。 
 
  但是,新华社11月18日报道,作为重工业基地,东北地区开始盘活旧有工业资源,通过保留当地的厂房、车间和管道,发展特色工业旅游,挖掘新的经济增长点。这无疑是积极步骤。但是,从长远看,沈阳的工业遗产开发,远不止是旅游问题,也不仅仅是东北一处的问题,它涉及社会对待工业遗产的历史态度和历史情感。

  必须承认,遗产代表着一种认同,工业遗产就代表了我们中大多数人所经历的时代。

  在我国历史上,农业社会留下过丰富的历史遗产,今天我们游览和保护的许多历史遗迹,在当年都是社会生产不可或缺的工具或建筑。当年戍边的长城,成为了中国的标志性景观;当年戈壁的坎儿井,如今成为了新疆旅游的必到之处。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典型特征。这些典型留传后世,就是物质遗产。工业化的大烟囱曾造就了中国现代化的快速发展,也形成了城市污染,适当保留这些工业化遗迹,我们才能创造出时代的遗产,记住我们经历的工业文明,后人也才能知道我们筚路蓝缕的创业年代。2003年,北京首度入选美国《新闻周刊》年度12大世界城市,原因之一就是798艺术区的存在和发展,它体现了北京作为大都市的活力。而这个艺术区,就曾经是北京的一个工厂密集区。

  另一方面,工业遗产的开发和保护,代表了社会管理水平和发展能力。在沈阳2004年开始拆除4000多座大烟囱后,许多有识之士就呼吁要保留部分工业遗产,进行再开发。这种再开发既节省了拆建的资金,又创造了新的文明增长点,更有助于像沈阳这样的老工业城市自然转型。现代城市规划和发展,不是拆掉旧城盖新城,而是在传统城市文化的基础上提炼新的特色。

  国际社会对工业遗产的保护也有许多共识。2003年,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协会在俄罗斯下塔吉尔召开会议,通过了国际工业遗产保护的纲领性文件《下塔吉尔宪章》。宪章说,为工业活动而建造的建筑物、所运用的技术方法和工具,建筑物所处的城镇背景,以及其他各种有形和无形的现象,都是工业遗产的组成部分。它们应该被研究,它们的历史应该被传授,它们的含义和精神应该被探究并告知公众。

  不少曾经的工业化大国,在工业遗产保护方面颇费苦心。德国著名的鲁尔工业区经过改造,成为了一处著名旅游区,游人可以在钢铁车间里听摇滚乐,在生产线遗址边喝咖啡,甚至在炼钢池改建的游泳池里游泳。日本北海道的小樽运河沿岸,澳大利亚墨尔本商业区的中心,都有早期工厂和仓库遗址。而在加拿大尼亚加拉大瀑布边上,有一座当地最早的水电站遗址,电站遗址也成为了美国、加拿大这些早期工业大国文化遗产的主要组成部分。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工业遗产资源极其丰富。我们有沈阳、鞍山这样的大型工业城市,也有云贵川三线的特殊工业文化,更有江南造船厂、汉阳钢铁厂这样的近代工业遗址。不同的工业地标,指引着人们对不同年代中国的认识。

  今天中国社会对工业遗产的认知还比较薄弱。保护和开发重点城市的工业遗产,有助于公众建立工业遗产的知识、兴趣和对文化的保护意识、创造意识,更能够从中传承那些远去年代的奋斗精神。

  文化遗产不仅仅是标志性的建筑或者审美的遗址,还有能够体现出历史、科学、精神甚至时代的物质和非物质遗存。正如北京大学学者唐晓峰所说的,如果把“我们”看作一个历史概念,那么这些遗产,其实正是“我们”的一部分。那么,就让我们好好珍惜和创造“我们”自己。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